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2020年12月17日,嫦娥五號返回器攜帶月球樣品,安全回到地球。嫦娥五號帶回了1731克的月球樣品,目前已經正式交接,即將開展進一步的地面科研活動。在我國之前,美國、前蘇聯都曾將月球樣品帶回地球,這其中又以美國為最。

美國還曾經將1克月球岩石樣本贈送給我國——相比起我們現在擁有的1731克來說,實在是讓人感慨萬千。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在北京天文館展出的0.5克月岩樣本

感慨之餘,不由得好奇:美國為什麼要贈給我國這1克月岩樣品?這一克月岩樣品又有什麼來歷,有什麼故事?美國人還給誰贈送了月岩樣品?別的受贈者是怎麼用月岩的?

從月球到地球:編號70017的Goodwill

阿波羅17號是美國阿波羅載人登月計劃的最後一次任務,中國獲得的月球岩石標本就來自於這個任務。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阿波羅17號宇航員正在月球車旁進行采樣,地面上深色的腳印顯示了宇航員的活動路徑

在17號結束出艙行走之前,指令長跟地面進行了一次通話——(翻譯自http://www.collectspace.com/resources/moonrocks_goodwill.html,長文警告)

Eugene Cernan(阿波羅17號的指令長,目前最後一位踏足月球的人):「休斯頓(阿波羅任務中地面控制站的無線電呼號,對應的,阿波羅的呼號是鷹),在我們即將結束月面行走之際,我們了解到,今天正有很多在美國旅行的青年聚集在休斯頓。這些青年分別來自不同的國家,在整個美國游覽。他們有幸觀看了阿波羅17號的發射,也許還有機會和我們國家的青年進行了交流。所以首先,我們想說,歡迎!希望你們在這里呆得愉快!

「其次,我認為,當我們思考阿波羅計劃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它為我們開啟了一項未來的挑戰——這里的我們,指的是整個世界。門已經打開,但是未來將應驗在年輕人的身上,不僅僅是美國的年輕人,而是全世界的,學會了共同生活,共同工作的年輕人們。我們都需要為未來努力,而為了提醒全世界各個國家的人們這一點,Jack挑了一塊別有含義的石頭,一塊我們所在的Taurus-Littrow山谷的很典型的石頭。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Eugene Cernan正在月面上飆車。當然,事實上這輛車的速度並不快,看起來夸張的揚塵主要是低重力和無大氣環境造成的。

「這塊石頭包含着很多碎片,這些碎片大小、形態不一,很可能來自月球的每一個角落,很可能已經經歷了數十億年。然而,這些形態大小不一,甚至顏色也不同的碎片,結合在一起,成了一整塊岩石,一起在太空中存續,緊密、和平地生活在一起。當我們帶着這塊石頭,或者類似的石頭回到休斯頓,我們想將這塊石頭的一片,分享給全世界許多的國家。我們想讓它成為一個象徵——象徵着我們此時此刻的感受,象徵着阿波羅計劃的意義,象徵着人類:我們可以和平和諧地生活在一起。」

Harrison Schmitt(阿波羅17號着陸器駕駛員,科學家):「這塊石頭的一部分,將會被送給在場的這些年輕人們祖國的一處展出機構或者博物館,我們希望——這些年輕人和這塊石頭——能夠帶上我們的美好祝福,祝福新年,也祝福他們和他們的國家,以及人類的未來。」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最後的三個月球人」,分別是指令長Eugene A。 Cernan(前),指令艙駕駛員Ronald E。 Evans(右),着陸艙駕駛員Harrison H。 Schmitt(左)

單從上面這段話來說,美國確實閃耀着「人類燈塔」的熠熠光輝。不過,到目前為止,不管什麼年代的探月活動,都有着無可否認的,重大的政治意義。宇航員的一言一行,也不太可能是出自於一時突發奇想。這段話,或者至少是這段話的基本框架,據筆者的推測,應該本就是阿波羅17號政治任務設計好的。

拋開其政治宣傳任務不提,我們還是回來看看阿波羅17號帶回來的樣品。

根據NASA官方公布的信息,阿波羅17號共帶回756件樣品,其中的188件都超過了100克。這其中有一塊樣品非常特殊,那就是編號為70017號的「Goodwill Moon Rock」。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這塊樣品,相對來說很大。其全重達到2957.00克,在阿波羅17號公開的樣品中排第六名。它是一塊玄武岩,成分是鈦鐵礦。

那讀者朋友們可能要疑惑了,這塊樣品這麼重,跟中國那1克的月球樣品不太搭啊?

是的,因為這一塊樣品,正如Eugene和Harrison說的,分發給了許多國家。

環繞地球:千言萬語「寄」明月

從1969年到1972年,阿波羅系列任務共採集了約382千克的月球岩石、岩心標本、礫石、沙土和塵埃,共分為2200個樣品保存。

這些樣品中,真正進行了大規模國際贈送的只有兩次:第一次為1969年,在美國總統尼克松的要求下,美國給135個國家(不包括中國)和一些美國的屬地、州贈送了共250份月球塵埃樣品。每份樣品包含了0.05克月球塵埃。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暫時還未獲得聯合國大會的合法席位,這份樣品實際上贈給了中國台灣地區的國民黨政權。

第二次則是從1972年阿波羅17號回到地球後開始,尼克松再次命令向135個國家(或地區),以及美國的50個州和4個屬地贈送,也就是至少贈送了189份。這次贈送的樣品,全部都是從前面說到的70017號樣品上拆下來的,每塊樣品重1克,封裝在丙烯酸塑料小盒里,安裝在紀念匾里,紀念匾上還會附上受贈國的國旗,這份國旗也是曾被阿波羅17號帶上月球的。這些樣品於1973年被陸續送出。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NASA拍攝的贈與澳大利亞的月岩樣品。其他國家收到的月岩樣品基本也都是以這種形式裝裱的。

那細心的讀者又要問了——不對呀,美國明明是1978年才向中國贈送月岩樣品的啊?

沒錯,華生,你發現了盲點!

筆者很認真地數了三遍,受贈國家(和地區)名單並非135個,而是恰好多出一個——中國受贈的那一克月岩樣品,並非是這135個國家里的一份!實際上,中國是第136個月岩的受贈國!中國的國旗也沒有被阿波羅17號帶上過月球。此外,出於某種考量,中國台灣依然是這135個國家和地區內的一員。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所以,小兔子非常重要!非常光榮!

除此之外,受贈阿波羅11號月塵樣品的135個國家與受贈阿波羅17號月岩樣品的137個國家不完全一致。例如,巴哈馬、巴林、孟加拉國、斐濟、所羅門群島(當時還是英國的海外領地)、莫桑比克(當時是葡萄牙的海外領地)、卡塔爾、湯加和阿聯酋,這九個國家,就沒有收到過阿波羅11號的樣品,只收到了阿波羅17號的樣品。

聯合國也收到了0.05克的月球塵土樣本。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挪威受贈的阿波羅11號月塵樣品

收到樣本,中國政府和科學家對這1克的珍貴樣品非常重視,取了其中0.5克進行了深入、細致但又非常節省地研究。另外0.5克則放在北京天文館展示,以激發年輕人探索太空的熱情。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1978年,歐陽自遠(現任院士)在地化所實驗室內砸開聚丙烯酸球,取出阿波羅17號月岩樣品。

但並不是每一份樣品都是這樣的好命。

缺了一角的月亮:流失的月岩樣品

常常有人說,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們更十分明白一個道理,不勞而獲,常常無法學會珍惜。

美國政府兩次向全世界贈送月岩,合計超過了270份,然而,其中的約180份樣品,如今已經音訊全無。這是因為,美國在贈送月岩的時候,就規定送出的樣品不再受到美國的追蹤,受贈國可以自行處置這些樣品,當然最好是在博物館等機構中展出。然而,很多國家的樣品從此就石沉大海了,現在已經沒有了這些樣品的線索。

還有一些樣品在展出或保存過程中,遭遇意外事故損毀,例如收藏在愛爾蘭都柏林的丹辛克天文台的阿波羅十一號月塵樣品,就在一次火災中損壞了,現在掩埋在丹辛克廢墟之中。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愛爾蘭都柏林的丹辛克天文台

更為嚴重的是,有一部分樣品,目前已經確認被盜或者丟失,甚至曾被走私販賣,被官員私藏。目前已經確認有12個樣品丟失案件和14個樣品失而復得案件,包括阿波羅11號的月塵樣品紀念牌和阿波羅17號的月岩樣品紀念牌。

洪都拉斯共和國在1973年獲得尼克松贈與的阿波羅17號紀念牌(包含月岩樣品),曾將其展示給自己的國民。然而,一名退役上校,Roberto Agurcia Ugarte見財起意——他偶然得知蘇聯的0.2克月球樣品,賣了超過44萬美金。在1993年至1995年間的某個時間,他設法偷竊了這塊樣品及紀念牌(目前尚不知道其具體方法),並用紙遮掩了上面的國旗。中美洲有很多國旗的上方和下方的配色都是藍色,他認為這樣可以避免被追蹤到洪都拉斯。隨後,他開始尋求出售。

一個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水果商人,Alan Rosen,注意到了Ugarte的「貨物」。他深思熟慮了一年,終於決定買下這件價值不菲的紀念牌。在這一年間,他首先確認了美國政府並不將已經贈送給洪都拉斯的紀念牌視作國家資產,然後又通過哈佛大學,確認了這件樣品的真實性。Rosen非常明目張膽,在這個過程中,他根本沒有刻意掩飾自己的行為。

他最後聲稱,他是以5萬美金的價格買下了這塊紀念牌。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左為Rosen在其網站上打廣告出售紀念牌時使用的圖片,右為NASA贈送紀念牌前拍攝的照片。可以看到洪都拉斯國旗中間的圖案被遮掩了

1998年,FBI開展了一項釣魚執法行動,在報紙上開高價收購「月球樣品」,試圖抓捕那些偽造月球樣品的人。然而,荒誕的是,Rosen注意到了這條廣告,並且真的上鈎了。他開價500萬美元出售這件真品——然後被警察當場沒收。這成為了所有遺失的月球樣品中,第一件通過執法行動找回的樣品。

更為離譜的則要說說送給塞浦路斯的紀念牌的失而復得事件了。

2009年,一名NASA的退休官員透露,曾經送給塞浦路斯共和國的阿波羅17號樣品紀念牌,2003年突然在黑市上尋求出售。

這很蹊蹺,因為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這件樣品已經損毀了——這件樣品曾被認為收藏於塞浦路斯總統府中,而在1974年,當地發生暴動,總統府被付之一炬,這件樣品似乎也沒有被搶救出來。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曾送給塞浦路斯的月岩樣品。這是網上碩果僅存的一張圖片,小編盡力了。

進一步追查人們發現,原來,這件月岩紀念牌,從來就沒被送給塞浦路斯的任何一屆政府!

月岩紀念牌1973年被美國政府送出,之後,因為當地政局不穩,安全起見,暫時保存在當地美國大使館中。這件紀念牌預定的展覽環節也因為當地的動亂而推遲了。結果,在1974年的暴亂中,美國駐塞浦路斯的大使被殺,美國使團人員全部撤離,一片混亂中,大家都以為紀念牌已經丟了。

29年後,2003年,這塊紀念牌突然出現在黑市上。一路追查下去,才發現是當年美國大使的兒子。執法部門迅速介入,然而當年美國大使的親戚們,一夜之間又神秘消失了,就像當年神秘消失的紀念牌一樣。

2010年,NASA聲稱這塊牌子又找到了,並且正准備重新送給塞浦路斯——只是,目前還沒什麼新的動靜。

月岩樣品都去哪兒了?

在美國約翰遜太空中心(JSC)的月球樣品保存設施中,三名工作人員正在操作月岩樣本。小編強烈懷疑兩張圖里的兩位女士是不同年齡拍攝的同樣兩人。

此外,還有監守自盜事件——例如西弗吉尼亞州的前州長Arch A。 Moore Jr。,在任時將月岩「借給朋友觀察」,然後就一路轉手了不知多少人。幸而最後是找回來了,如今收藏在西弗吉尼亞州博物館。

如此珍貴的樣品,科學價值極高——而被偷走的樣品,出於其不能見光的贓物特性,幾乎不可能作為科學研究的用途,而僅僅是成為一些人的私藏玩物,甚至被丟棄浪費,實在是可惜可嘆。

斗轉星移,近50年匆匆而過,美蘇太空爭霸的時代恍如隔世,如今輪到我們中國,去主掌這些來自異星球的珍貴岩石、砂土。

當年阿波羅17號指令長所說的,那波瀾壯闊的未來的挑戰,時隔50年,重新在我們的面前鋪開。也許,當年意氣風發的美國如今已經稍顯暗淡,但夢想是相似的——全人類,一定可以和平、和諧地生活在一起,成為一個命運的共同體。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