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主病故,網暴繼續

趙上上喜歡唱歌和健身,投籃也很準。她在美國讀了幾年書,再有一年就要開始賺錢。24歲,趙上上確診肺癌晚期。她化名「卡夫卡松餅君」在B站和微博上製作vlog。第一期,她對着鏡頭講了5分鍾,語氣溫柔且平淡地告訴大家拍視頻的緣由和確診的過程,滿屏的「加油」和「可愛」彈幕遮住了她年輕的臉。很快,她上了B站熱門。

只過了一個月,贊美她的彈幕被另一層覆蓋——咒她去死的「R.I.P」(安息)、諷刺她的「財富密碼」「醫學奇跡」和「祝你早日被病魔戰勝」。

UP主病故,網暴繼續

圖片來源於網絡

1

起因是「小肚腩」。

2019年8月,趙上上正在學校,課間開始咳嗽,咳了「一手的血」。確診時,美國醫生告訴她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肝髒和骨頭,樂觀情況下能活5到10年。

趙上上在視頻里說,自己生病以來唯一一次哭是確診時,「白人護士小姐姐」拿着結果沖過來抱住她,哭得厲害,她也跟着掉了淚。「她沒把病情想得那麼重,可能未來有新藥,這個病就不算什麼了。」趙上上的舅舅易立民說她天性樂觀。

2019年跨年,她是在美國的醫院度過的。那一年,她拿到了第一份正式的實習,大四獲得了院長獎,榮譽學生畢業,拿到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7月中旬入學,8月底確診癌症晚期,9月底做了第一個視頻,得到國內脫口秀演員的支持,觀看量100萬。

「我就是個普通小姑娘,喜歡的小哥哥不喜歡我,我也是會哭的。」網友能感受到她的灑脫和可愛,劉一鳴在每個視頻下給她「一鍵三連」,點贊、收藏、投幣(虛擬幣)。劉一鳴出生於2002年,在中國地質大學讀大一。他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她帶給我們的永遠是陽光燦爛的笑容。大家的第一印象是,這麼年輕怎麼得了這個病,很惋惜。」

「滿屏的彈幕和評論都給我加油,真的很壯觀」「微博和B站的私信都炸了,完全看不完。」趙上上在接受自媒體「故事FM」采訪時說,她上午健身,下午看私信,愣是一周都沒看完。私信有要聯系方式的,說不給就要去跳樓;有個姑娘說自己想尋短見,看了她的視頻重新振奮;還有家里長輩跟她得了一樣的病,看她的視頻打氣。

「我覺得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大家說得那麼好,不管是對我外貌上的評價也好,還是對於我精神層面的表揚也好,我都是受之有愧的。」趙上上表示。

她在咨詢了醫生意見以後,仍然保持着健身的習慣。2020年2月3日,她健完身,在微博上發了一張全身自拍照。在湧入的鼓勵和夸贊評論里,有這麼一條留言:「松餅君好像有小肚腩哦。」

「我本來心情特別好,突然看到這麼一條評論,瞬間有一種一瓢冷水澆在頭上的感覺。」 趙上上對「故事FM」說。當天晚上,她特意為這條評論製作了一期視頻,像是臨時起意,鏡頭對着床腳,光線很暗,全程沒有露臉,語氣是從未有過的不客氣:

「我真的就覺得女生把自己P成錐子臉也好,整容也好,就是被這種人施加壓力去做的。我覺得這個社會對於女生真的是有太多的一種外形、外貌上的壓力。人家小姑娘發個照片,你不喜歡你別看對吧?你一定要湊上去指責一句,好像你就有高貴感了,是吧?你就覺得我能挑刺,不錯了。可把你能的,你是有腹肌咋的,八塊腹肌拿出來。我也不是生氣,我就覺得這種人真的就是在朋友圈,你發張照片在底下說胖了,沒 P 好,線歪了,就這種人的存在,特別討厭!如果沒有人罵過你,我今天就要罵一句,你真的是我特別討厭的男生類型。討厭你討厭到,我想發支視頻來罵你!That』s it。」

UP主病故,網暴繼續

圖片來源於網絡

2

2019年10月,趙上上肺部的腫瘤已經從5厘米縮小到3.2厘米,肝髒的腫瘤從4.2厘米減到0.9厘米。後來,她還幸運地拿到了靶向藥,醫藥費由當地保險負擔,無需發愁,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

但互聯網的世界里正相反。小肚腩事件視頻下有人回復:「和你第一支視頻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好像電視劇里的叼嘴婆婆。」她也不示弱:「連我媽都說我脾氣不好,不要對我有什麼很溫柔之類的錯誤幻想。」「我有小肚腩這句話單拎出來不是什麼惡毒的話,甚至是事實。但我選擇把它發出來,沒P圖,用你來說嗎。」

她以前在低緯度的佛羅里達州上學,堅持打太陽傘,不理會身邊同學嘲笑,秉持的態度是「反正最後又不跟你結婚,我管你怎麼看我」。

很快,她又做了一期視頻,標題是《網絡噴子走好不送》。有網友評論:「姐姐還是好好治病吧,不要把B站不舔你的人都拉黑啦,都吐血了還不住院的嗎?脾氣這麼怪,真的把自己當小公舉(主)了,家里面當小公舉(主)就行了,放網絡什麼也不讓別人說其他的話,只能誇你、贊同你真是奇了怪。」

這一次,「卡夫卡松餅君」准備好要說的話,面對鏡頭回懟:「咒人住院,你是多有父母生沒父母教?對,我父母就是願意把我寵成小公主……我高配頂配天仙配。我知道你道歉了,可道歉有什麼用,你也 19 了,是個成年人了,成年人是需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任的,說出口的話就要有不被原諒的准備。」她把那條評論沒打碼掛了出來,「我也不認為一個人攻擊了我,我還得幫他做掩護,不讓大家知道他是誰。」

「卡夫卡松餅君」的粉絲很快攻陷了被掛之人的微博,又人肉出他們的姓名、學校、照片等,逼得對方不得不刪號。趙上上曾在微博解釋自己並不是在意小肚腩,「只是當被掛的風險被更多人知道的時候,噴子說話才會稍微過點腦子,稍微保持點做人的善意。」

那段時間,趙上上的粉絲大漲,大批B站用戶發現了她。緊接而來的是反轉。在嘉興讀大一的某男生從網上認識的好友那里聽說了她,組隊去評論區罵她,「因為網友一兩句話就煽動粉絲網暴一個路人,我覺得是心眼小。」對她的指責逐漸延伸到用癌症賺錢和病歷造假,vlog里的趙上上跑步擼鐵,沒掉頭發,「刻板印象里這種絕症患者應該沒法這樣活蹦亂跳」「我感覺是挺不齒的一件事,用自己絕症來賺錢」。

「會獨立思考的人應該都會對她的行為感到氣憤吧。」這位大一學生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

他還跟網友一起加入了反對「卡夫卡松餅君」的QQ群,曾經至少有145人在線,他們PS她的遺照和裸照,人肉她的學校、家庭住址等信息,群名叫「快樂向前沖」。她的視頻也被拿來惡搞,她成了B站的一個梗。

另一位在山東讀書的大學生對她的第一印象是「恰爛錢的病人」,他發布了一些侮辱性的言論。「我5年的B站賬號都被那些粉絲搞沒了。」他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

還有人給趙上上的B站私信,滿屏的「還沒死呢?」

一夜之間,趙上上從抗癌的樂觀UP主成為網暴路人的惡人。

呂品覺得,「卡夫卡松餅君」的風評急轉直下是因為自己做的視頻。2020年3月的一個凌晨,他在網上閒逛,點入了「卡夫卡松餅君」的vlog,「了解了全過程」。「我們同情你是弱勢群體,但我們一樣不能容忍你縱容自己粉絲網絡暴力,一臉自以為是,嘴硬掛人的態度。別人說她小肚腩,她不爽就把別人掛了,還要自信滿滿告訴大家『我接受不了,所以我就讓大家罵他』,那我接受不了這樣掛人、網暴的行為,我是不是可以叫所有看不慣的網友一起罵她?」

很快,他寫了腳本,製作了一期視頻,說「卡夫卡松餅君」是「財富密碼」(指靠絕症賺錢)、「醫學奇跡」(晚期還能健身擼鐵)、「穢土轉生」(死人復活)。

有人說趙上上並未直接參與網暴別人,呂品則認為「粉絲行為正主埋單這也很常見吧,何況她還是鼓動粉絲去集中攻擊別人」。

呂品是一名陝西的高中生,即將高考,夢想考入四川大學。他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卡夫卡松餅君是脫離了廣大人民群眾,走了邪路了。」

支持「卡夫卡松餅君」的劉一鳴為她辯解,生病的人心理可能會扭曲,你可以批評她掛網友的行為,但是發R.I.P(安息)就過分了。「咱們都是生人,誰會好端端希望人死呢?」他發了一條評論:「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是假的;如果是假的,我還是希望是假的。」許多人罵他是「孝子」。

這句還有其他版本:「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是假的;如果是假的,我希望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你全家都有。」

3

2020年2月28日,趙上上曬出病歷,「這兩天住着院,莫名收到大量有組織的攻擊,自詡正義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的行為對別人可能造成傷害?」

2020年1月底,她來中國探親,回美國前拍了一張照片,舅舅易立民已經看出她的臉色不好。剛到美國,她差點進了ICU,左右手兩個留置針,尿管也插了,心率、血壓不穩。醫生從她的右側胸腔抽取了600毫升積液,夜里又抽取了900毫升,「大可樂瓶,抽了一瓶」,易立民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趙上上的床頭有一個可以自己控制打止疼藥的機器,她笑稱「真是一鍵掌握痛苦人生」。

就在這時,她打開自己的賬戶,鋪天蓋地的罵聲襲來,在病情和惡評的圍攻下,她哭了一個小時。

3月,她對粉絲說:「雖然說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但還是請我所有的粉絲朋友們不要去人肉那些傷害我的人。他們這麼傷害我終究會有報應的,但我不希望自己成為那個施行者,也不希望你們成為那樣的人。」但這並不能平息戰爭。

曬完病歷,她專門做了一期視頻,邀請自己的醫生證明病情,但仍然有許多人不相信,「假的吧,病歷連公章都沒有」「手部動作太多,明顯在撒謊」「演技不合格」。一位一本學校的研究生專門給醫院發了郵件,詢問是否有這名醫生,「當時回復是沒有這個stuff(員工)」。後來他得知「聯系的官方貌似沒有醫生名單。」

呂品發了那個視頻後,局勢很快不受控制。他制止別人人肉趙上上的信息,看到了就舉報,「我討厭把個人行為上升到家庭,說不定真有人敢線下找她麻煩。牽連別人一家是不好的行為,而且相較於網暴已經大大地嚴重了,可能會影響到社會現實。」

他把現實和網絡世界做了區分,他從初二開始寫網文,科幻玄幻都市靈異奇幻,「網上那點事有什麼成就感可言,不會給我的履歷增光」。當被問到生活中有沒有「卡夫卡松餅君」這樣的人時,呂品的答案是「真沒有,優越感太濃,不是一般人模仿得了的」。如果在現實中遇到趙上上,呂品說「她肯定不會理我,一個高中生突然出現在她面前,雖然我很想讓她公開道歉,她只會把我當神經病。」

呂品說,朋友是朋友,陌生人是陌生人,更何況這些人還是網友,「她可能根本不在乎網友的態度吧」。

有人在豆瓣上說,夏天去趙上上家留宿時,凌晨,她曾尖叫着醒來,哭着大喊「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她在一期vlog里說:「我從來就沒有讓大家給我募捐過,為什麼你們要罵我恰爛錢?為什麼在我被你們逼着出示了病歷之後,你們還有那麼多的藉口和理由說這是假的?為什麼要這樣傷害別人?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我躺在床上有多痛苦?」

趙上上的舅舅易立民是法律工作者,他在2020年3月收到幾次外甥女的求助,「這些人有組織地進行人身攻擊,可不可以告他們。」易立民生於上世紀60年代,沒用過B站,他說網絡上一些人就是吃了飯沒事做,計較不完,就當做沒看見。

從法律層面,他覺得「告不過來」,對名譽權侵權的懲罰力度也不大,作惡的成本很低。侮辱罪、誹謗罪一般是親告罪,親告罪的特點是受害人很難獲得相關證據。所以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規定,如果是網絡侮辱和網絡誹謗,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機關提供線索,由公安機關來收集證據。但是基於互聯網虛擬性與匿名性,證據隨時可能被刪除、篡改,仍然不容易收集。

4

2020年8月1日,趙上上更新了最後一條視頻,記錄她用兩個月跑完100公里的時刻,跑完好開心,對着鏡頭喊了一聲「好了,卡!」

2020年12月11日,趙上上在美國去世,身邊有母親和幾個同學。臨走前一天,易立民接到妹妹的電話,趙上上已經喊不出「舅舅」兩個字了。此前,醫生問她昏迷了是否要搶救,她說「不讓我痛就行了,不要搶救」。

人們從她的微博上窺見她患病的片段:「我盡量想把我的疼痛描述得不那麼慘烈和難過。大概就是,你背上被人裝了塊局部鋼板。然後有人在一天當中隨機抽時間拆鋼板。把你當鐵臂阿童木玩。」「每次做活檢,都像本來好好的一盒冰淇淋,被人捅進去挖了一勺的感覺。」

她的最後一條微博發布於去世前的3天:「很多事情都是沒輪到自己頭上,所以能在旁邊為虎作倀,叫嚷熏天。」那一晚,她的情況惡化,醫護在夜里奔進病房,告訴家屬做好思想准備。

她的微博設置了半年可見,留在上面的印記正一天天消失。她曾說過「我真的要哪天去世了,我肯定在走之前把微博會員充它個一百年,置頂微博上把這些人的 ID 和他們說過的內容全部放上去做墓誌銘,再用全部遺產買全平台熱門。」

B站在她去世後發布聲明,「我們得知UP主『卡夫卡松餅君』因癌症在美國波士頓某醫院去世,享年25歲……我們將在取得其直系親屬確認和同意後,將其列為『紀念賬號』加以保護……」那些罵她的彈幕和呂品做的視頻一起消失了。

有個網友在趙上上去世後,給曾攻擊過她的人留言,「人真的去世了,請問你有什麼想說的嗎?」他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得到的大部分答案是沉默,其次是敷衍的道歉,還有人表示無所謂,也有個別繼續攻擊她的人。一位網友在她在世時寫下「R.I.P」(安息);她去世後再次寫下「R.I.P」。

呂品在趙上上離開後,成為新一輪網暴的對象,「她的粉絲來翻舊賬,更多不知道真實情況的人湧入,就以為我是欺負癌症患者的罪魁禍首」。B站私信往下一翻,全是罵他的,「路人只想罵我來彰顯自己的正義感」。

在「故事FM」的采訪里,趙上上說「我把所有稍微不那麼友善的評論都當成了攻擊,我以最惡毒的角度去猜想了別人。這是我做得最不好的地方。」她說自己聯系了其中一位被集中網暴的網友,進行了誠懇的道歉,也得到了對方的原諒。對方甚至很詫異居然能夠引起後續這麼大規模針對她的網絡暴力。

有人研究年輕群體在網絡上的發言後發現,有的年輕人總是急於發聲批判,將復雜的社會事件簡化為弱者與強者、善與惡的對立。

在那篇采訪的結尾,趙上上說,「經歷了這麼多之後,我還是不願意給那些惡意的人打碼。與惡評針鋒相對,是我一以貫之的態度。」但在評論區里,她馬上更正「現在的我還是意識到,因為有了很多關注者,有着和一般網友不太公平的一個網絡發言權。該打碼還是要打。」

呂品說網暴是相互的,「我不怕,我也沒錯,不是嗎」。他的偶像之一是聖女貞德,因為她一生沒有污點,「死後連敵人都贊美她」。

網暴發生前,趙上上曾在一期視頻里平和地說:「互聯網確實什麼人都有,總的而言,我的微博就像一套房間里靠近壁爐的那一小塊地方,柴火噼里啪啦響着,火星在跳躍,大家聚在一起,拿着熱可可,一切都有希望,未來都有盼頭。」

後來,她的感慨變成:「互聯網是無法真正共情的。面對面說話都有可能產生誤會,隔着根網線和屏幕又怎麼說能理解。」

(文中劉一鳴、呂品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楊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