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一位COVID-19倖存者再次感染南非變異毒株 但症狀較輕

據外媒BGR報道,以色列報告了首個COVID-19倖存者再感染南非變異毒株的病例,但早期結論是有希望的。一名57歲的男子在第一次感染這種新冠病毒後倖存下來,但在土耳其時又感染了南非變異毒株。他在第二次感染COVID-19後症狀較輕,該男子只出現了流鼻涕,而不是像第一次感染時那樣出現全方位的症狀。該患者還表示,他所接觸的家人都沒有感染南非變異毒株。

以色列一位COVID-19倖存者再次感染南非變異毒株  但症狀較輕

目前有三種新冠病毒的變異毒株引起了研究人員的一些關注,包括英國、南非和巴西的毒株。這些SARS-CoV-2版本比前者更具傳染性,可能會影響大流行的進程。根據目前掌握的數據,南非的突變(B.1.351)是這三種病毒中最危險的,這是因為它似乎可以避免中和以前感染的抗體或單克隆藥物。

英國突變(B.1.1.7)是2020年末最重要的課題,研究人員對其進行了仔細研究。最近的一項研究稱,這種高傳染性的毒株可能會有更高的死亡率。福奇博士幾周前表示,已經患有COVID-19的人不會增加再感染的風險。這也說明目前的新冠疫苗將對B.1.1.7起作用。隨後的實驗也證明了這一點,盡管這些測試是在實驗室環境下進行的。

衛生專家預計,目前的疫苗對南非病毒株的效果較差。輝瑞公司和BioNTech公司已經針對這些毒株進行了實驗,發現它們對英國和南非菌株的共同基因變化有效。Moderna公司已經在研究一種針對該突變的加強版疫苗。另外,強生公司的3期研究首次量化任何疫苗對南非變異毒株的有效性。研究人員發現,該疫苗在南非的有效性為55%,而美國的有效性為72%。

現在,最近在以色列出現的一例病例,讓人們看到了在現實生活中首次出現了已經有COVID-19抗體的宿主感染南非變異毒株的情況。

57歲的Ziv Yaffe於1月16日從土耳其回國,到1月23日他出現了流鼻涕的情況。在經歷了COVID-19後,Yaffe是Assaf Harofeh醫療中心後續研究項目的一部分。他去做了COVID-19檢測,結果呈陽性。進一步的調查顯示,他感染了南非變異毒株。這名男子告訴Channel 12 News,與他第一次感染COVID-19時出現「所有症狀」相比,這次他感覺很好。

「這是我們第一次有完整的感染、恢復、再感染的記錄,他所擁有的抗體保護了他免受變異的影響,」Assaf Harofeh研究項目負責人Shai Efrati表示。「我們了解到的是,當有抗體時,它們可以保護人們免受疾病的侵害。」

研究人員表示,現在斷定感染過COVID-19的任何人如果具有抗體,就不會受到其他突變的影響還為時過早。但 Yaffe的情況 「非常令人鼓舞」。除了感覺很好之外, Yaffe還表示,在這第二次再感染期間,他所接觸到的家人都沒有感染病毒。

這是以色列已知的第二例南非新冠變異毒株感染確診患者 。據《以色列時報》報道,英國的變異病毒正在該國瘋狂傳播。以色列叫停了國際航班,政府預計將把封鎖時間再延長一周,以遏制感染率。

當地專家擔心,南非變異毒株可能會影響疫苗療效。「我們還沒有證據表明任何變種對疫苗完全耐藥,但有一些初步證據表明,也許疫苗對南非變種的效力會有所降低,」以色列公共衛生服務負責人莎朗·阿爾羅伊·普雷斯(Sharon Alroy-Preis)博士周日在一份聲明中說。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