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繞開很容易 青少年防沉迷系統「防了個寂寞」?

目前,各地紛紛開啟寒假模式,不少家長希望通過青少年防沉迷系統控制孩子上網的時長。青少年防沉迷系統是在國家相關部門的推動下,由各主要游戲、視頻、直播等網絡平台推行的軟件系統。進入「青少年模式」後,用戶的使用時段、在線時長、服務功能等會受到限制,且只能訪問青少年專屬內容池。

但「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這類系統存在不少漏洞,實名制形同虛設,有的孩子甚至在網上隨便找個身份證號碼就順利登錄了。此外,網上還流傳各種幾十塊錢的攻略,輕松破解系統限制。一些家長戲稱,防沉迷系統「防了個寂寞」。

網上找個通緝犯的身份證號就能登錄,花60元買攻略破解限制

黃晴是重慶一家教育培訓機構的英語老師,每周末給初中生上課。她發現,一下課孩子們就聚在一起玩手機游戲,熱火朝天。「防沉迷系統壓根什麼也防不住,這麼長時間,還沒聽說過哪個孩子因為防沉迷系統不能玩游戲的。」黃晴說。

山西晉城市鳳城中學初三學生的家長趙小芳告訴記者,孩子回家一寫完作業就玩手機游戲,有時候一玩就到半夜。雖然知道有防沉迷系統,也設置過,但感覺沒什麼用,孩子該玩還是玩,想什麼時候玩都能玩。「這又放假了,家長要上班,孩子自己在家就更管不了了。」趙小芳說。

記者采訪發現,這一被廣大家長寄予厚望的青少年防沉迷系統,在迷戀網絡的青少年眼中形同虛設。對於這一系統帶來的影響,很多未成年人十分淡定:「要想繞開那個系統很容易。時間到了先退出登錄,再打開用遊客模式玩,基本沒什麼限制。」

「現在女生玩裝扮類和養成類的游戲比較多,雖然都需要實名認證,但我用媽媽的微信就能登錄。很多游戲都是這樣,微信、QQ登錄以後就不會再問其他信息了,默認你是成年人。還有很多網頁上的小游戲不需要注冊登錄,直接玩。」

「很多游戲要用身份證登錄,但不需要人臉識別,有的同學甚至在網上隨便找一個通緝犯的信息,把其身份證號輸進去就可以玩了。」

記者調查發現,「如何破解青少年防沉迷系統」還成為各大搜索引擎的熱搜詞。記者在多個搜索引擎和視頻網站上搜索「防沉迷系統」,出現了大量破解攻略。搜索引擎還會推送售賣破解防沉迷系統的網站和軟件。在一個「解除防沉迷網站」上,一個破解防沉迷系統的商品價值為60元。

要想繞開很容易 青少年防沉迷系統「防了個寂寞」?

平台「打折」落實注冊實名制

記者了解到,雖然相關規定已明確網絡游戲必須實名注冊,但不少平台「打折」落實。

很多平台通過第三方賬號登錄規避了實名制監管。記者下載了多款熱門游戲、直播、短視頻APP,發現大部分都可以通過微信、微博、QQ等第三方賬號登錄,在這個過程中,並不會甄別用戶身份。

有的平台雖然要求實名制注冊,但只認身份證不認人。有一些青少年會用家長的號碼登錄,有的隨意在網上找個身份證號碼就能登錄。

此外,很多平台設置的「遊客模式」不需要任何身份驗證,為青少年開了「方便之門」。

要想繞開很容易 青少年防沉迷系統「防了個寂寞」?

一名中學生告訴記者,很多游戲用遊客模式可以玩1個半小時左右,等時間到了關掉再重新打開應用,又能玩1個半小時。

記者用安卓系統下載了一款名為「斗羅大陸」的手遊,在訪客模式中連續玩了近兩個小時,沒有任何時間限制的提示。

記者調查還發現,有的平台重前期准入輕後期甄別。不少受訪青少年告訴記者,一些平台的准入很嚴格,必須刷臉,但之後就不會再查,很多青少年會找成年人幫忙。「有的找家長,很多是找爺爺奶奶,稀里糊塗就幫着刷臉認證了。有的會去網上花錢找成年人代實名。」一名初中生說。

山西省太原市第四十八中學校一位初中生告訴記者,在他常玩的一款游戲公告欄上,常常會有人發帖,請求別人有償幫忙解除防沉迷系統,用諧音字就可以避開敏感詞審查,花錢請人刷個臉,很長時間內都不會再檢查。

此外,不同平台各自為政,也讓防沉迷系統在一定意義上失去了作用。由於缺乏統一的規范和標准,不同平台對於青少年模式下使用時段、受限時長、服務功能的規定各不相同。不少家長直言,就算所有平台都設置了青少年模式也沒用,「孩子這個玩一會兒,那個玩一會兒,一整天就過去了。」

警惕企業對未成年人進行數據和社交綁架

目前,各平台的青少年模式仍然依靠用戶的自主選擇,如果沒有家長監督,未成年人完全可不選擇此模式。

記者在部分直播平台上體驗時發現,即便在個人資料里填寫未成年人的年齡信息,系統也不會自動跳轉青少年模式,必須手動設定。

記者在部分農村地區采訪時看到,由於父母在外打工,一些青少年由老人照顧,這些老人連手機操作都不熟悉,更不知道何為青少年模式。一些放假在家的學生一旦手機在手,就少有限制,往往沉迷其中。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認為,青少年群體是一個數量龐大的用戶群體,防沉迷系統的設置其實違背了企業商業利益。企業應不斷提升社會責任,加大在青少年防沉迷系統上的技術和資金投入,相關部門也要加強對企業不規范行為的懲戒。

針對不同平台防沉迷系統各自為政的問題,熊丙奇建議,政府要推動建立統一的強制性防沉迷系統,要求各平台系統聯網、信息共享,同時同步處理未成年人的數據,「比如一個孩子在某個平台上玩到規定時限後,這一天在其他平台上都不能再玩。」

中國傳媒大學人類命運共同體研究院副院長王四新表示,社會各界要不斷創新對未成年人網絡權益的保護機制,防範危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行為,防止個別企業和個人對未成年人進行數據和社交綁架,將其變成圍獵的消費對象。

「要解決青少年沉迷網絡問題不能單純依靠技術。」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家長和學校都要引導孩子,讓孩子擁有廣泛興趣愛好和豐富的課餘生活,學會如何安排時間。「孩子的主體性增強,就會認為網絡只是個工具,不會沉迷其中。」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