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亭序》真跡何在:唐太宗把騙來的國寶帶進了昭陵陪葬?

這是《消失的寶藏》第三篇

大唐貞觀二十三年五月廿六(649年7月10日),千古一帝唐太宗李世民,在終南山翠微宮走到了他生命的盡頭,享年52歲。

唐太宗葬於昭陵,位置在陝西省禮泉縣東22公里處九嵕山主峰南坡山腰。據唐朝開元年間人劉悚的筆記《隋唐嘉話》記載,隨他葬入昭陵的物品中,有人稱「天下第一行書」的王羲之《蘭亭序》真跡。唐太宗是王羲之書法的狂熱愛好者,尤其珍愛《蘭亭序》,生前就有將之死後隨葬的想法。於是,他去世後,「中書令褚遂良提出
「《蘭亭》,先帝所重,不可留」,於是,《蘭亭序》就入了昭陵。

然而,《蘭亭序》最初並不在唐太宗手里。這其間,有一個離奇的流轉故事。

唐太宗是王羲之的鐵粉,在位時,瘋狂蒐集到了幾乎所有王羲之傳世真跡,只有頂流中的頂流——《蘭亭序》一直沒有入手,因為不知道流落何處。

根據唐代開元年間人何延之的《蘭亭記》記載,後來唐太宗還是打聽到了,《蘭亭序》真跡藏在一個叫辯才的和尚那里,就下詔讓辯才將《蘭亭序》獻出來。

《蘭亭序》真跡何在:唐太宗把騙來的國寶帶進了昭陵陪葬?

蘭亭集序

辯才,俗姓袁,與其說他是個僧人,不如說他是個藝術家。辯才博學多才,「琴棋書畫無不妙絕」。至於他秘藏的《蘭亭序》真跡,則是得自於其師智永禪師。

而智永禪師是王羲之七世孫,也是一位大書法家。他和侄子王孝賓(法號慧欣)一起出家後,居於會稽郡嘉祥寺(今湖州善璉永欣寺),傳說此寺是當年王羲之舊宅。

智永叔侄二人生活於南朝梁武帝時代(502-549在位)。梁武帝崇信佛教,見叔侄二人都落髮為僧,便根據兩人法號,賜嘉祥寺改名永欣寺。在永欣寺閣樓上,智永叔侄二人臨了整整三十年蘭亭序,據說毛筆筆頭用壞了就扔到大框里,每個大框的容量都在一石(120斤)以上。幾十年下來,用壞的筆頭竟然裝滿了整整五大框。

智永禪師圓寂前,將《蘭亭序》傳給了弟子辯才。辯才在居室的房樑上掏了一個暗龕,專門用來存放《蘭亭序》,從來不給人看。但不知道怎麼的,消息還是走漏了出去。面對皇帝的詔令,辯才堅稱《蘭亭序》不在他手上。他說,自己年輕的時候,確實在智永先師那里見過《蘭亭序》,但經歷幾十年的戰亂動盪後,它早已不知下落。

《蘭亭序》真跡何在:唐太宗把騙來的國寶帶進了昭陵陪葬?

永欣寺所在的善璉,至今仍是湖筆小鎮

但《蘭亭序》最終還是到了唐太宗手上。《蘭亭記》里說是唐太宗派了大臣蕭翼,從辯才手上騙走的:

唐太宗召見群臣,毫不掩飾地說「朕夢寐以求右軍蘭亭帖」,問誰有辦法從辯才手中取得,一定重賞。房玄齡推薦了南朝梁元帝曾孫、多才善謀的監察御史蕭翼擔當此任。

蕭翼從唐太宗那里借了幾件王羲之墨寶真跡後,便出發了。到永欣寺後,他換上黃衫,打扮成一位落魄的山東書生模樣,還故意選擇了太陽快落山時分進寺,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慢慢欣賞著寺中壁畫。

當他來到辯才的方丈室門口時,故意停下腳步不往前走。辯才一看,這位遊客雖然穿得普通,卻是氣宇不凡,便上前聞訊。蕭翼恭敬地回禮稱:「弟子是北人,將少許蠶種來賣。歷寺縱觀,幸遇禪師。」

於是,辯才邀請蕭翼入禪房內,一整晚沏茶暢談,評文述史,探討書法,兩人性情相投,都覺得相見恨晚。幾天後,蕭翼又帶來美酒看望辯才,如此往返兩三次,兩人彼此瞭解加深,辯才也漸漸放下了戒心。

有一次,蕭翼帶來了其曾祖梁元帝書寫的《識貢圖》書帖,請辯才指教,辯才讚嘆不已。這一來,辯才對蕭翼更為親近了。

《蘭亭序》真跡何在:唐太宗把騙來的國寶帶進了昭陵陪葬?

昭陵俯瞰

蕭翼為《蘭亭序》而來,套路深得很,對付一個單純的辯才和尚,又是有心算無心,簡直易如反掌。

從《識貢圖》開始,蕭翼繼續接近辯才,慢慢成了莫逆。終於有一天,蕭翼覺得辯才對自己已經完全放心了,於是在閒談中裝作無意地提到:「弟子自幼喜歡臨帖,現在還珍藏著幾件王羲之父子的真跡。」

辯才一聽王羲之真跡,馬上精神抖擻,連忙請蕭翼帶來看看。第二天,辯才看過蕭翼帶來的二王真跡後說:「是即是矣,然未佳善。貧道有一真跡,頗亦殊常。」

蕭翼馬上接話,追問是何帖。辯才此時,一是完全失去了防備之心,二是完全沉浸了在擁有《蘭亭序》真跡的優越感中。見辯才上了鉤,蕭翼故意裝著不信:「「數經亂離,真跡豈在?必是響拓偽作耳。」辯才一聽不幹了,直接把藏在暗龕里的《蘭亭序》真跡拿出來給蕭翼看。蕭翼一看,大搖其頭:這明顯是假的嘛!辯才不服,於是兩人爭論不休。

《蘭亭序》真跡何在:唐太宗把騙來的國寶帶進了昭陵陪葬?

話說辯才亮了寶之後,乾脆就不藏回暗龕了,就和蕭翼帶來當道具的那兩本二王雜帖一起,隨便放在書桌上。終於有一天,蕭翼趁辯才外出做客,來到了方丈室,他請小和尚打開門,謊稱自己將書帖遺忘在方丈室了。小和尚見是經常出沒的蕭翼,想也不想就爽快開了門。然後,蕭翼將《蘭亭序》、御府二王雜帖收到一起,轉身就走了。

回到長安,唐太宗大喜,宣佈房玄齡薦人有功賞錦彩千尺,蕭翼加官晉爵賞賜宅第田畝。至於辯才,明明有《蘭亭序》卻謊稱沒有,屬於欺君之罪,「本應加刑,因年邁獲免」。唐太宗還賜了他穀物三千石。可憐的辯才,雖然收下了賞賜,卻因此飽受驚嚇,竟然身患重病,一年後便去世了。

就這樣,《蘭亭序》真跡落到了唐太宗手上。但問題是,今天傳世的《蘭亭序》,儘管無限接近真跡,卻並不是真跡拓本。並且,後世昭陵被盜三次,按《隋唐嘉話》記載應陪葬在了昭陵中的《蘭亭序》真跡,卻沒有出現在被盜物品清單中,也沒有重新在世上流傳,那麼《蘭亭序》真跡到唐太宗手上後,到底經歷了什麼,後來又去了哪里?且看下回分解。

來源:kknews《蘭亭序》真跡何在:唐太宗把騙來的國寶帶進了昭陵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