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通過層層包裝,一個所謂的氣功大師,搖身一變成了轉世活佛,進而在內地斂財騙色,10年時間,這位假活佛非法斂財近兩億元,並強姦猥褻數名女弟子。近日,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對這起假活佛案作出終審判決,假活佛王興夫犯組織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經營罪、強姦罪、強制猥褻婦女罪,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25年,那麼一個所謂的氣功大師,是怎樣通過層層包裝,變成假活佛了呢?

這是一段名為《洛桑丹真活佛坐床法會紀實》的視頻,視頻中宣傳,這位「洛桑丹真」活佛,在2008年9月5日到9月7日,先後在四川省甘孜州石渠縣的蒙格寺、俄若寺等四座寺廟坐床成佛,是被藏傳佛教的幾位大成就者認證的活佛,而這位所謂的「洛桑丹真」活佛,真名叫作王興夫,是一位漢族人。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王興夫的弟子:我們還看過他拍的一些錄像,那個錄像上就是場面很宏大。當地的好多穿僧衣的喇嘛,還有一些藏民去迎接他們,讓我們不由地不會懷疑他是假的,以為是真的。

王興夫的身份到底是什麼?20年前,王興夫有兩個對外的身份,一個是濟南監獄系統的公職人員,一個是氣功大師。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王興夫的弟子(女):不是1996年就是1995年,身體不好、有病,覺著跟著他學學氣功身體都好了,從心理上覺得身體慢慢都好了。

記者:那個時候王興夫他是活佛嗎?

王興夫的弟子(女):那時候不是,不是活佛。

王興夫以氣功大師的名義長期在外開班收徒,根本顧不上監獄系統的本職工作,1997年,濟南監獄在無法聯繫到王興夫本人的情況下,對他作出開除公職處理,自此,王興夫就只剩下了氣功大師這一個身份。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專案組民警王亮:到了2000年左右,因為國家大形勢是取締有害氣功一系列功法。然後他覺得這樣下去繼續辦氣功班就不大合適了,然後他就通過以佛教居士的這個身份進行傳佛法活動。

從氣功大師轉為佛教居士後,王興夫並不滿意自己的身份,2008年,王興夫想盡辦法,在四川省甘孜州石渠縣俄若寺,拜當地的一位老僧人為師,並在同門師兄弟魯絨的幫助下,偽造當地藏民身份,從漢族的王興夫變成了藏族的洛桑丹真。

專案組民警王亮:身份也變了,王興夫在魯絨的幫助下先後偽造了(藏傳佛教的)洛桑丹真、降巴洛桑丹真兩張藏族的身份證,然後就以洛桑丹真這個身份進行活動。

有了洛桑丹真這個假身份,王興夫又在師弟魯絨的幫助下,2008年,在四川甘孜的石渠縣舉行了所謂的坐床儀式,對外號稱洛桑丹真活佛,由此,王興夫完成了從氣功大師到洛桑丹真活佛的華麗變身。王興夫也把這段視頻刻錄成光碟,分別取名《洛桑丹真活佛坐床法會紀實》《上師洛桑丹真仁波切》,在弟子中間傳播自己,王興夫還讓弟子通過PS技術,把自己包裝成端坐蓮花台、頭頂佛光的形象,還鑄造銅像,讓弟子們供奉起來。對於王興夫的這些包裝宣傳,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進行了仔細研究,認定王興夫的活佛身份純屬個人瞎編亂造。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中國藏學研究專家周煒:他通過俄若寺的僧人組織了一套程序,就是活佛轉世的程序,就是活佛轉世坐床的程序。然後活生生地把內地一個漢族,變成藏族,變成僧人,最後通過這樣一個轉世程序把他變成了活佛,讓他獲得了活佛的身份。所以這個身份是假的,我們知道,要想成為一個活佛,從歷史上來看,他必須是要有歷史的傳承,我們知道王興夫他(所謂)成為活佛,他上面沒有歷史的傳承。

在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珠康·土登克珠活佛看來,王興夫自稱坐床成活佛的行為,既不符合藏傳佛教的教義和基本儀規,也不符合國家宗教局制定的《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不具有合法活佛身份。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中國藏學研究專家周煒: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看清楚,王興夫和藏傳佛教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他只是披著藏傳佛教的外衣,所以我們不能把他與藏傳佛教等同起來。

瘋狂斂財 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通過辦假身份證,漢族男子王興夫搖身一變,變成了藏民「洛桑丹真」,再通過假的「坐床」儀式,變成了「洛桑丹真活佛」,開始在內地斂財騙色,法院二審認定,王興夫在十年時間里,利用假活佛的身份,騙取錢財近兩億元,數額巨大。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這間建於40多年前的舊房,是王興夫在濟南接見弟子的場所。在弟子面前,王興夫展示的是一位甘守清貧、一心向佛的長者形象,然而,濟南警方在調查中發現,王興夫真正的住所,豪華奢侈到讓人震撼。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專案組民警劉曄:王興夫的別墅,整個一棟樓接近小一千平方,還有很大的院子,在成都也是一個比較高檔的社區。買了一個別墅,這個別墅里面有大量的宗教宣傳品和一些現金,當時搜出來的現金就達到50餘萬(元),就放在他的保險櫃里,家里還有保姆給他看著房間。

濟南警方調查發現,王興夫在全國各地有12套房產。在王興夫的那些住所里,警方查獲了大量現金、各種銀行卡、金條,以及高檔奢侈品和名酒。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專案組民警王亮:據我們通過調取的一些銀行交易記錄、流水,包括弟子的一些、當事人的證人證言來看,再結合王興夫本人供述,綜合審計結果是1.98億(元)。

如此數額巨大的錢財,王興夫又是以什麼樣的名義收取的呢,據濟南警方調查,自王興夫以「洛桑丹真」活佛名義開展活動以後,在瀋陽、北京、濟南、成都等地建立起8大核心道場,核心道場下設各級分道場,在全國20多個省、市、自治區發展弟子3000多人,每個弟子每年都要給王興夫上交供養,王興夫宣傳自己就是福田,給他供養交錢,就是「種下一粒種子,收穫萬畝莊稼」。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王興夫的弟子蔡某:王興夫他又說,他在藏地要建很多寺廟,就是要花很多錢。我個人那時候做生意,如果說有錢我們都比較盡力供養他,因為他說以後他的錢都是用於建設寺廟,包括做那個佛的事業。

除了收取弟子的供養,王興夫還編造了名目繁多的收錢項目:皈依「活佛」要收錢,起法名也要收錢,灌頂傳法的費用由低到高4個等級,全部修完,要收費5萬元以上。從網上購買的一百多元一個的景泰藍花瓶,在王興夫做完法事後,就變成「龍王寶瓶」,賣給弟子幾千元一個。

王興夫的弟子:曾經在廈門做過幾次 「龍王寶瓶」的那個儀式,就是給大家祈福的,那個是需要收費用的,好像1000多(元) 還是3000(元)、 5000(元)的,它大小不一樣,價格也不一樣。

王興夫被警方抓獲前一週,王興夫以灌頂、加持、自願供養的名義,短短7天,從弟子那里就收取人民幣47萬元。對於弟子們供奉的金錢,王興夫還特意從中抽出嶄新的人民幣,綑紮在一起,存放在自己保險箱中。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主犯王興夫:弟子供養我的凡是新錢,我捨不得存(銀行),我就存到櫥櫃里。從小在農村是窮孩子,尤其見新錢就高興、喜歡。

為獲取更大利益,王興夫還利用這些錢財,用來投資公司,安排弟子擔任法人,銷售經營佛教用品,通過非法渠道印製法本、光碟,銷售給各地弟子,從中獲利。

中國藏學研究專家周煒:這種斂財根本上完全是違背了我們說的藏傳佛教,或者佛教所說的,那你作為一個菩薩,作為一個僧人,你應該是去救度普通老百姓,去給他們傳教,幫助他們去理解佛法。而他不是,他完全是自己為了斂財!

沆瀣一氣 假作真時真亦假

王興夫之所以能夠把自己從一個所謂的氣功師包裝成藏傳佛教的活佛,在全國各地實施不法行為,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一個人,魯絨。魯絨與王興夫,一個是俄若寺民管會主任,一個是副主任,又是同門師兄弟,在騙取錢財方面,雙方是相互勾結、各有所圖。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這個一直陪伴在王興夫身邊的僧人就是魯絨,魯絨是四川石渠縣內的一個藏傳佛教教職人員,是俄若寺民管會主任,王興夫正是通過魯絨牽線搭橋,拜魯絨的師父為師,兩人由此建立了密切關係,隨後兩人又分別擔任俄若寺民管會的正副主任。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專案組民警劉曄:這個魯絨和王興夫進行了合作,並進行了勾結,是主動的一些行為。他需要王興夫的錢財,王興夫詐騙之後,把這個錢財前前後後給了魯絨五千多萬,然後魯絨對王興夫進行了全面的包裝。

警方偵查發現,在王興夫變身洛桑丹真的過程中,魯絨可以說是跑前跑後,聯繫當地村幹部,打通各地環節,讓王興夫在當地成功辦理了兩個假身份證。為了讓弟子們相信王興夫這個假活佛的身份,每次王興夫帶著弟子去俄若寺,魯絨都會按照活佛的待遇,高規格接待王興夫。

專案組民警劉曄:王興夫每年帶領著他全國各地所有的信徒到這個俄若寺去,去了之後,受到了這個魯絨高規格的接待,包括到了寺院之後,居然讓王興夫能坐在(民管會)主任、坐在主持這個位置上,魯絨居然坐到了一邊,所以說給廣大的王興夫的信徒造成一種假象。王興夫就是在藏地受到了很高規格的禮遇,他就是活佛。

對於王興夫的真實身份,魯絨心里最是清楚。然而,魯絨不僅把王興夫包裝成洛桑丹真活佛,還以俄若寺民管會的名義,給王興夫出具座床憑證。在憑證中,白字黑字,稱呼王興夫為洛桑丹真活佛。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民警:你給他這個證件是什麼證件?

主犯 魯絨:紙上寫的。

民警:紙上寫(他是寺院的僧人)?

主犯 魯絨:對對。

民警:這起一個什麼作用呢?

主犯 魯絨:證明僧人(身份)。

民警:他出去之後證明僧人(身份)?

主犯 魯絨:有時候他就給寺廟辦一點事,給寺廟幫一點忙呀,這樣他就可以方便些。

2016年,網上有人舉報王興夫是假活佛,有斂財騙色的行為,在網絡上引起熱議,魯絨此時又以俄若寺民管會的名義,在網上發表聲明,力挺王興夫,稱王興夫是「從不為己、從不沽名釣譽,是位清凈無私的上師」,而作為回報,王興夫前後通過銀行卡或者現金的方式,給魯絨匯款幾千萬元。

主犯 魯絨:那天我查了一下,在我的銀行卡上匯寄過來的錢大概差不多有三千多萬。

民警:三千多萬?

主犯 魯絨:三千多萬不到四千萬。

民警:到後來就是說有?

主犯 魯絨:後來也有,也帶了些現金。

民警:現金?

主犯魯絨:現金也有,來來去去有沒有四五千萬,五六千萬以下,就是四五千萬左右吧大概。

一個假冒活佛斂財騙色,一個給對方辦假身份證,提供包裝場所,並提供虛假證明,從中獲益,兩人就這樣沆瀣一氣,讓弟子們一時難以分辨真假。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魯絨犯組織、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

皈依證上發毒誓 精神控制為性侵

王興夫不僅冒充活佛,斂財近兩億元,還以活佛的身份要求弟子發毒誓,終身聽命於自己,不得背叛,還編造「身加持」「雙修」的歪理邪說,對女弟子實施精神控制,進而實施強姦猥褻。那麼王興夫又是怎樣實施精神控制,進而侵害女弟子的呢?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為了控制弟子,王興夫要求每個弟子在皈依和修煉的時候,必須在制式的「皈依證」「瑜伽信息卡」上親筆寫下毒誓,如果叛師叛道,甘受五雷轟頂、被蛇咬死、窒息、被車撞死,並且是現世報。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受害女弟子:他說過,說對師父的不信任和對上師的不正信,是罪過最大的,當時我聽了以後挺害怕。

一旦女弟子發下這些毒誓,王興夫開始在女弟子中間傳播「身加持」「雙修」的歪理邪說,要求女弟子聽命於自己,把身體作為一件「法器」,任由他這個活佛來「打造」。

王興夫傳教時的錄音:對你稍微有點拉拉手、摸摸臉,你都開始有男女分別,有世俗分別了。有分別心,上師連理你都不會理,連碰你都不惜碰你,為什麼?你那個臭垢不堪的身軀,不知經過多少世輪迴已經受了這麼多污染,上師為了凈化你才加持你,你居然還有世俗男女分別,師父還稀罕看你嗎?還稀罕碰你嗎?

正是通過這些歪理邪說,王興夫一步步完成了對女弟子的思想控制,然後在各地道場傳法期間,要求當地總聯絡員每晚安排1至2名年輕女弟子值班,服侍其「休息」,藉此對女弟子實施強姦和猥褻。法院二審裁定,主犯王興夫強姦婦女多人,犯強姦罪。

主犯 王興夫:自己不要臉!是我自己罪過了,我現在非常後悔,非常懺悔!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利用假活佛身份,對女弟子伸出魔手的,不只是王興夫一人。這位正在KTV里和女弟子一起消遣娛樂的男子叫楊洪臣。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楊洪臣自2003年以來偽造藏族人員身份,偽造出家經歷,謊稱自己是拉卜楞寺的藏傳佛教僧人,是轉世活佛,穿戴藏傳佛教的僧袍,發展弟子、信眾,開展封建迷信活動。通過為他人「避星」、求子、看風水、選日子的方式,以及高價兜售佛像、唐卡等佛教用品的方式,大肆實施詐騙、聚斂錢財。楊洪臣還利用自己上師的身份大肆姦淫女弟子,導致多名女弟子家庭關係破裂、夫妻離異。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受害人楊洪臣的女弟子:我現在就是恨他!我現在恨死他了!我現在恨他!他把我騙的什麼都沒有了,一無所有,家人也沒有照顧上,自己什麼都沒有。我願意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去告訴其他的人,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讓自己再受到傷害!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楊洪臣假冒活佛案作出二審裁定,主犯楊洪臣犯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詐騙罪、強姦罪、職務侵占罪。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八年。

謹記三招 識別真假活佛

藉助假的「活佛」身份,主犯王興夫、主犯楊洪臣,在內地大肆斂財騙色,不僅玷污了活佛的聲譽,也傷害了那些信奉佛教的信徒,那麼有沒有辦法來識別真假活佛,專業人士建議,識別真假活佛,可以謹記三招。

識別真假活佛,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上網通過「藏傳佛教活佛查詢系統」進行查詢。2016年,這個藏傳佛教活佛查詢系統就已經上線,全國具有合法身份的1300多名活佛,在系統里都能查到。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原國家宗教事務局一司副司長李寒穎:在那個中國佛教協會的網站,我們國家宗教局的網站和中國西藏網上,都有這個活佛查詢系統,這是2016年上線的,可以很方便地查詢到所有境內的活佛的信息。

識別真假活佛的第二招,就是向當地部門的宗教事務部門查詢。每個活佛在當地宗教事務部門都會有備案,一位真活佛必須有傳承,有寺廟,有轉世靈童制度,有政府批准,並且缺一不可。

「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

專案組民警朱睿:如果在宗教上有所需求的話,首先第一條就是,宗教活動應該在國家指定的正規的宗教場所去進行,可以去寺廟或者是教堂等等,不要聽信一些所謂的弟子、朋友、親戚等等這些人的推薦,有可能會導致上當受騙。

對於識別真假活佛的第三招,宗教工作人員和警方給出了一個的相同的建議,那就是一定要瞭解一些基礎的佛教知識。

原國家宗教事務局一司副司長李寒穎:佛教是一個理性的智慧的宗教,我們的信教群眾一定要提高自身的信仰素質,提高對這個善惡美醜的辨別能力。不能因為你認為這個人他是活佛也好,是上師也好,你就對他百依百順,喪失了這種辨別能力。

宗教事務部門和警方建議,一旦確認對方是假活佛,應當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或者向宗教事務部門舉報,打擊假活佛,也是為了保護藏傳佛教健康傳承。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來源:kknews「氣功大師」變身「假活佛」十年騙財近兩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