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素——中醫藥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青蒿素——中醫藥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

2015年10月,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後留影。 新華社發

青蒿素——中醫藥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

20世紀50年代,屠呦呦(左二)與老師樓之岑副教授一起做研究。 資料照片

人物小傳

屠呦呦:1930年12月生,浙江省寧波市人,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50多年來,她帶領團隊攻堅克難,讓青蒿舉世聞名;2015年榮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2017年,榮獲2016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019年,榮獲「共和國勳章」。

2020年12月30日,是屠呦呦90歲生日。她收到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屠呦呦研究員工作室在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揭牌。她畢生只致力於一件事——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研發,如今依然潛心於此……

「我學了醫,不僅可以遠離病痛,還能救治更多人」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屠呦呦的名字,註定她與青蒿一生結緣。

1930年12月,屠呦呦出生於浙江寧波。「女詩經,男楚辭」是中國人古已有之的取名習慣,屠呦呦父親從《詩經·小雅》中擷取「呦呦」二字。父親又對了一句「蒿草青青,報之春暉」。他未曾料到,這株「小草」,改變了她的命運。

屠呦呦的求學之路曾被一次疾病中斷。16歲時,她不幸染上肺結核,經過兩年多的治療調理才康復。這次經歷,讓她對醫藥學產生了興趣。「我學了醫,不僅可以遠離病痛,還能救治更多人,何樂而不為呢?」從此,屠呦呦決定向醫而行……

1951年,屠呦呦考入北京大學醫學院藥學系(現北京大學醫學部藥學院),選擇了冷門專業——生藥學。多年以後,屠呦呦說,這是她最明智的選擇。

1955年大學畢業後,屠呦呦被分配至原衛生部中醫研究院(現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工作至今。參加工作4年後,屠呦呦成為原衛生部組織的「中醫研究院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班第三期」學員,系統學習中醫藥知識,發現青蒿素的靈感也由此孕育。

培訓之餘,她常到藥材公司去,向老藥工學習中藥鑑別和炮製技術。藥材真偽、質量鑑別、炮製方法等,她都認真學、跟著做。這些平日的積累,為她日後從事抗瘧項目打下了紮實基礎。

「我是組長,我有責任第一個試藥」

1972年7月,北京東直門醫院住進了一批特殊的「病人」,包括屠呦呦在內的科研人員,要當「小白鼠」試藥。屠呦呦毫不猶豫地說,「我是組長,我有責任第一個試藥!」這段故事,還要從「523」項目說起。

1969年1月,39歲的屠呦呦突然接到緊急任務:以課題組組長的身份,與全國60家科研單位、500餘名科研人員一起,研發抗瘧新藥。項目就以1967年5月23日開會日期命名,遂為「523」項目。

最初階段,研究院安排屠呦呦一個人工作。她僅用了3個月時間,就收集整理了2000多個方藥,並以此為基礎編撰了包含640種藥物的《瘧疾單秘驗方集》,送交「523」辦公室。經過兩年時間,她的團隊逐漸壯大,歷經數百次失敗,屠呦呦的目光鎖定中藥青蒿:她們發現青蒿對小鼠瘧疾的抑制率曾達到68%,但效果不穩定……

說起研究的艱辛,屠呦呦老伴李廷釗記憶猶新:為了尋找效果不穩定的原因,屠呦呦再次重溫古代醫書。東晉葛洪的《肘後備急方》中幾句話引起她注意:「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

「其一是青蒿有品種問題。中藥有很多品種,青蒿到底是蒿屬中的哪一種?其二,青蒿的藥用部分,《肘後備急方》提到的絞汁到底絞的是哪部分?其三,青蒿採收季節對藥效有什麼影響?其四,最有效的提取方法是什麼?」屠呦呦說。

屠呦呦反覆考慮這些問題,最終選取了低沸點的乙醚提取。經歷多次失敗後,終於在1971年10月4日,編號191號的乙醚中性提取樣品,對鼠瘧和猴瘧的抑制率都達到了100%。

儘管有了乙醚中性提取物,但在個別動物的病理切片中,卻發現疑似的副作用。只有確證安全後才能用於臨床。瘧疾有季節性,一旦錯過當年的臨床觀察期,就要再等一年。於是,屠呦呦向領導提交了志願試藥報告,也帶動同事參與。

「雖然發現青蒿素快半個世紀了,但其深層機制還需要繼續研究」

然而,青蒿素的首次臨床觀察出師不利。

1973年9月,在海南的第一次青蒿素片劑臨床觀察中,首批實驗的5例惡性瘧疾只有1例有效,2例有一些效果,但是瘧原蟲並沒有被完全殺滅,另2例無效。

一連串疑問困擾著屠呦呦:不是青蒿素純度的問題,也不是動物實驗和數據的問題,難道是劑型?海南臨床試驗人員把片劑寄回北京,大家感覺片劑太硬,用乳缽都難以碾碎,顯然崩解度問題會影響藥物的吸收。於是,屠呦呦決定將青蒿素藥物單體原粉直接裝入膠囊,再一次臨床試驗。這次,患者在用藥後平均31個小時內體溫恢復正常,表明青蒿素膠囊療效與實驗室療效是一致的。

從化學物質到藥物的轉變,青蒿素研究永無止境。1982年,屠呦呦以抗瘧新藥——青蒿素第一發明單位第一發明人身份,在全國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領取了發明證書及獎章。青蒿素的研製成功,為全世界飽受瘧疾困擾的患者帶來福音。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現在全球每年有2億多瘧疾患者受益於青蒿素聯合療法,瘧疾死亡人數從2000年的73.6萬人穩步下降到2019年的40.9萬人。青蒿素的發現挽救了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

屠呦呦獲得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在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諾獎演講台上,第一次響起清正柔婉的中國聲音;屠呦呦的學術報告的標題是「青蒿素——中醫藥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

面對榮譽,屠呦呦一如既往地淡定。「共和國勳章」頒發人選公示前,評選組曾經聯繫過屠呦呦。當時,她一遍遍確認著一系列問題:這麼重要的榮譽,我夠格嗎?組織上有沒有徵求大家的意見?……直到對方一再確認保證,她才同意接受。

居住在北京市朝陽區一棟普通居民樓里,屠呦呦依然沒有習慣成為一位「明星」科學家,她的精力依然在科研。在屠呦呦的不斷努力下,2019年8月,中國中醫科學院在北京大興舉行了青蒿素研究中心奠基儀式;願景中的研究中心白色的主樓就像一棵生機勃勃的青蒿。

「雖然發現青蒿素快半個世紀了,但其深層機制還需要繼續研究。」屠呦呦盼望後輩有所突破。

2019年4月25日是第十二個世界瘧疾日,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和中藥研究所的科學家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提出了「青蒿素抗藥性」的合理應對方案。由特聘專家王繼剛研究員為第一作者,屠呦呦指導團隊完成。未來青蒿素的抗瘧機理將是她和科研團隊的攻關重點。

一株濟世草,一顆報國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屠呦呦呼籲:全球科研和醫務工作者,要以開放態度和合作精神,投入到重大傳染病防治中去……

■記者手記

源於內心平靜的力量

屠呦呦的人生分為兩個階段:一是為研究青蒿素做準備;一是研究青蒿素。分界點就在1969年1月她被任命為「523」項目「抗瘧中草藥研究」課題組組長。之後,她從未停步,直至獲得諾貝爾獎。屠呦呦的「成功秘方」,源於科學大家的「品格配方」:內心平靜的力量、淡泊名利的境界、追求真理的執著、孜孜不倦的堅持。

耄耋之年,屠呦呦依然矢志研究青蒿素的深層機制。沒有傳承,創新就失去根基;沒有創新,傳承就失去價值。在傳承中創新,在創新中傳承,古老的中醫藥方能歷久彌新。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中西醫結合、中西藥並用,是我國疫情防控的特點,也是中醫藥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的生動實踐。從抗瘧到抗疫,應對傳染病,中醫藥彰顯出獨特優勢。有識之士希望繼屠呦呦之後,中醫藥人才能薪火相傳,群峰競起,發掘出更多的「青蒿素」,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 人民日報 》( 2021年02月04日 10 版)

來源:kknews青蒿素——中醫藥獻給世界的一份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