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在蜀道上,在寶成鐵路(寶雞至成都)和陽安鐵路(陽平關至安康)的交匯處,有一個小鎮叫陽平關,又稱做陽安關。北邊是秦嶺山脈,南面是大巴山、米倉山,嘉陵江水依鎮而過,把小鎮老街與火車站分成兩塊,雄偉壯觀的嘉陵江大橋像一條綵帶又把他們緊緊系在了一起。清河口有清河沿清河村而過。

子龍山巍然坐落在江邊,據傳說當年趙子龍在此鎮守練兵。老街面對嘉陵江,背靠雞公山,有山有水。站在子龍山上看江對面的雞公山,就像雄雞的頭冠挺立,翠綠的山體把他裝扮得更加漂亮。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陽平關

南倚雞公山,北瀕嘉陵江,地勢極為險要。南可入川,北通略陽,西至隴南,東達漢中。遠在三國時期,即為軍事重鎮曹操一生東征北戰,話說曹操親率大軍來到陽平關,張魯就準備投降算了,好歹咱也是個宗教領袖,於世俗政權之中地位超然,明主若曹操者,必然虧待不了自己。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曹操劇照

可有人堅決反對,那便是張魯的弟弟張衛,他說投降之前好歹得跟人家打一仗,不然豈非被人輕看?張魯想想也有道理,於是派張衛與大將楊昂、楊任率大軍據守陽平關,橫山築石城十餘里,曹操在關前下寨後,便去觀察地形,一看心里就涼了,口中直嘆:「此處地勢險惡,連峰接崖,賊依山高屯,壁削難登,孤雖有精兵虎將,勢不能施也。」身後三位新晉謀士辛毗、劉曄、司馬懿似乎也一時沒有好計策,曹操只得又長嘆,心想打郭嘉、荀彧、荀攸先後去世,賈詡程昱又老邁處於半退隱狀態,現如今自己身邊連個商量妙計的人都沒有,真鬱悶!當初搞個求賢令好像也求來什麼特了不起的賢才,更鬱悶!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劇照

但既然都來了,那還是打打看吧!於是派諸軍攀崖仰攻陽平山上諸屯,但這簡直就是在送死,山上只要扔些滾木礌石下來,那些好不容易爬到半空的曹兵就會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從峭壁上掉落下來,死的眼花繚亂、兵乓作響。結果,曹軍攻打了十餘日仍然無效,不僅士兵傷亡慘重,軍糧也快用盡了,曹操只得一聲長嘆:「作軍三十年,還未曾如此受制於人,奈何?」於是決定撤兵,張衛等人見曹軍退走,非常高興,於是放鬆了守備。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劇照

可就在這個時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據《魏名臣奏》記載,曹操下令夏侯惇、許褚所部退兵,但曹將高祚所率領的突擊隊還在山上,夏侯惇便派人去山上將他們召還,但高祚部隊在下山時迷了路,結果誤入敵人兵營,時值深夜,敵人不知究竟,還以為曹軍攻營得手,乃四散敗走,混亂之中,魯將楊任被斬。

當時曹操的謀士辛毗、劉曄正隨軍行動,發現我軍竟然撞了狗屎運,大喜,趕緊派人告訴夏侯惇、許褚,說高祚等部已占領了敵人的要塞。夏侯惇還不相信,劉曄說是真的……騙你不是人,夏侯惇乃親自前來察看,確認果然是真的,趕緊報告曹操。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劇照

曹操聞訊,簡直笑歪了嘴,趕緊命大軍連夜從小路分路上山,多出強弩攢射,發動全線反攻!張衛得報說己方要塞已被攻破,心內已慌,關鍵時刻,突然又不知從哪里竄出數千野麋,衝入張衛主營,鹿角如刀,挑起張衛的士兵扔得漫天飛舞,此起彼伏,宛如煙花綻放,曹將高祚趁勢吹響鼓角召集各路曹軍齊攻其營,張衛軍聽到,更加驚懼,頓時一哄如鳥獸散,張衛也失去了抵抗的意志,棄軍而逃回了南鄭。

曹操得報,撫掌大笑。這算什麼劇情,自己打了一輩子仗,從沒打過這麼稀里糊塗的仗,稀里糊塗打,最後還稀里糊塗贏了,真乃天祚大魏也!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劇照

陽平關失守後,張魯知漢中已不可守,沒多久就投降了。如此,流亡在漢中的原西涼叛將程銀、侯選、龐德也就跟著投降了曹操。其中龐德原為馬超部將,勇猛無匹,但馬超投劉備時竟沒帶上他,龐德便乾脆投歸曹操,曹操大喜,拜其為立義將軍,封關門亭侯,食邑三百戶。

馬超走得確實匆忙,不僅沒帶走龐德,就連妻子、後妻董氏和兒子馬秋都沒帶走,曹操便將董氏發給張魯手下閻圃為妻,把馬秋則交給張魯處理。張大教主二話沒說,把馬秋給砍了,以向曹操示眾。

與此同時,巴中夷王也相繼歸附,被封為列侯;曹操又輕鬆獲得巴東、巴西二郡。在征漢中期間,曹操很好地貫徹了一個原則,就是「軍事進攻開創條件,政治招撫打開局面。」所以才能進展如此神速。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劇照

而張魯降曹的消息傳入西川,成都大震,一日十驚,人心不穩。劉備集團大開殺戒,殺了很多民間意見領袖,卻依舊無法安定蜀人人心。身在荊州的劉備無奈,只得做出讓步,將湘水以西的長沙、桂陽二郡割讓給孫權,使雙方再次結成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然而趕緊返回蜀中主持大局。孫權要求基本得到滿足,一開心就決定幫劉備一把,跑去徐州撈點油水。

另外一邊,曹操得到漢中後,就考慮休整一陣後,便從容攻取蜀地,將老對手劉備徹底消滅掉。但就在這時,東面傳來消息,八月,孫權率大軍十萬圍攻合肥,合肥守將張遼、李典、樂進告急。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劇照

曹操一聲長嘆,吳蜀果然是好對手,為了利益變得真快,看來今後之戰略,當重點在理解其聯盟,否則曹魏長期陷於東西兩線作戰的困境之中,疲於防守,則不知要到何時才能統一天下。但東吳之魯肅和西蜀之諸葛亮,又都是非常高明的戰略家,可不像韓遂馬超那樣好哄弄的,想離間他們,難哪,難,難!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劉曄和司馬懿都建議曹操一鼓作氣、擴大戰果、拿下益州劉備;曹操卻學光武帝發一聲浩嘆:「人苦無足,既得隴,復望蜀邪!」決定先撤退了:一則漢中初定,後勤難繼。二則以初平張魯之眾,歷險阻,越蜀道,不恤其勞而用之,安能料其必勝乎?更重要的是,這次出征耗時太久,也該回去鞏固一下後方了。曹操不能老呆在軍旅之中,他畢竟是天下最高統治者,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整頓朝廷,抑制兼併,催農桑,重文教,修水利,明法度……歸根結底,政治才是他的主修課,值此北方大亂之後,國家經濟的恢復發展應優先於統一天下。三則曹操也確實老了,身心俱疲,不堪久戰,進取心也大大不如從前;人生在世,還是要留有餘地,不可逞強好勝用力過度,努力而不竭力,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劉曄和司馬懿畢竟年輕,他們再成長些就會明白曹操的。

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

94版《三國演義》劇照

於是,曹操任命夏侯淵為都護將軍,升張郃為蕩寇將軍、徐晃為平寇將軍,命二將輔助夏侯淵留守漢中,而自率大軍凱旋。此後,曹操又將漢中分為南鄭、西城(今陝西安康)、上庸(今湖北竹山)三郡,並陸續將八萬餘漢中百姓內遷至洛陽、鄴城一帶,以充實中原腹地之人口,恢復其元氣。這八萬百姓大多為五斗米教徒。此次大遷徙,也是道教走向全國性宗教的重要標誌性事件。

喜馬拉雅《大力史》文字版,為防剽竊搬到今日頭條,歡迎留言點讚!

轉音頻、洗稿,剽竊者請自重,發現後起訴

來源:kknews這是秦嶺之川陝間險要關隘,來看曹操到了這里到底幹了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