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122億」標簽刷屏 樂視自嗨容易自救難

因為在App上跟風寫了「欠122億」,許久沒有動靜的樂視視頻上了微博熱搜。2月8日,樂融致新CEO張巍對此進行回應,122億元並不是樂視視頻精確的欠款金額,樂視網也發公告稱,此舉只是公司的春節推廣行為。這兩年,樂視視頻和樂視電視(樂融致新)低調了很多,據張巍透露,二者都在勉強經營。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兩塊業務現下還有一定的價值,也有一定的發展空間,尤其是電視業務,否則融創不會「輸血」不放棄,但要說還能榨出多少油水,還得看它們能撐多久,畢竟不管是樂視的電視業務還是視頻業務,在如今的國內市場都已不復當日輝煌。

「欠122億」標簽刷屏 樂視自嗨容易自救難

實際欠款153億

春節即將來臨,紅包大戰也已開打,各大App都更新了圖標:「抖音分20億,快手分21億,百度App分22億,拼多多分28億」,出人意料的是,樂視視頻也趕了一波潮流,圖標換新卻顯示着「欠122億」,並因此事上了熱搜。

「此次樂視視頻App更換LOGO圖標系公司的春節推廣行為。」2月8日,樂視網發布公告承認,此舉主要是出於推廣效果最大化考慮,同時也表示樂視網正視身負的巨額債務,自爆發經營危機以來樂視網一直在努力經營,沒有放棄。

張巍當日也回應道,「這不是特別的策劃,只是機緣巧合,在各大平台都在搶占用戶時,我們也想着能做點什麼。1月29日下午,我看到劇星傳媒俞總發的朋友圈,是關於抖音、快手、百度春節發紅包的一個評論,而樂視視頻依舊負債累累,我忽然就有感而發想到我們能不能利用這個點來自嘲一下,於是就把想法給了相關品牌團隊的同事。結果大家一評估,覺得負債確實也不是秘密,這些年我們確實也挺艱難的,所以自嘲一下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有些網友猜測說「122億」是各大平台的春節紅包的分紅金額總額,對此,張巍稱「實際並不是」,「122億」也不是樂視視頻欠款的精確金額,因為樂視網還在新三板上市,具體的欠款金額要以樂視網公布的年報為准。張巍還澄清說,從2018年開始,樂視視頻和樂融致新沒有再欠過供應商和員工一分錢。

當日,樂視網公告稱,根據2020年10月29日該公司披露的2020年三季度報告,截至2020年9月30日,該公司淨資產約為-153億元。

此前一天,被退市的樂視網重新在新三板上市,截至2月8日收盤,樂視網股價為0.21元/股。

勉強支撐運營

樂視危機後,樂融致新和樂視視頻實際上都在勉強運營着,員工人數大大減少。據悉,樂融致新現在大概有240-250人,樂視網現在有200人左右,一共約450人。

據張巍透露,每個月兩家公司支出的薪酬大概在1000萬元左右,一年總的薪酬支出在1.2億元左右。「這個成本對於公司來說還是有不小的經營壓力的,2020年疫情對公司的會員收入有幫助,但是對廣告收入有負面影響,2020年初疫情最嚴重時,公司做了一次降薪,大概在10%左右。」

這幾年,樂視一直在做的事就是降成本。張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之前這兩家公司薪酬一年差不多在3億元以上,經過這三四年降成本,成本薪酬已經是前幾年原有的1/3左右了,這方麵包括CDN成本、人員成本、其他的運營成本、營銷成本。

據了解,2019年底,樂視一次性裁員50%。「那是真正面臨最大困難的時候,對於公司來講,一半員工都走了,包括很多以前最核心的員工。我們也按照國家規定發放了員工離職補償金,光補償金就補了兩三千萬,沒有拖欠任何一個員工的離職補償金,如果當時不裁員,還維持那麼多人,公司是肯定撐不下去的,雖然很不舍但是也沒辦法。」張巍說。

因為降成本,樂融致新在過去兩年把營銷費控製得少之又少,在樂視輝煌的那兩年,確實有很多的營銷費用,這點從樂視當時的各種贊助上就可以看出來。張巍坦言,但去年基本沒有,樂融致新現在主要的渠道就是京東和線下實體店的銷售,目前僅僅保留的一塊就是在京東商城上的支出,那是維持一個正常電視銷售最低的支出。當然,從樂融致新的數據來看,營收肯定要高於人員的支出,不然就沒有辦法運營了。

還有多少機會

能夠說勉強運營,是因為樂視視頻和樂融致新還有一定的用戶量。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去年樂融致新的電視銷量在40萬-50萬台,有1000萬的超級電視會員,通過降成本的措施,能夠勉強維持運轉,勉強維持現金流;樂視視頻也還有上百萬的會員,而通過「欠122億」的熱搜,樂視視頻App的下載量漲幅接近20%。

在談到這兩家公司未來的打算時,張巍表示:「樂視電視也就是樂融致新,目前希望還能維持既有的銷量,但是跟以前燒錢的模式有區別,用燒大額的錢去換一個用戶,本身在財務邏輯上是不成立的,所以我們不是以追求銷量做第一,還是要維持原有存量電視的運營,同時,也希望每年都有一定量的樂視電視的正常銷售。」

至於樂視視頻,張巍指出,一直在正常地運營,研發產品也在不斷地迭代,除了選擇跟其他的版權方合作,因為原有的研發人員以及一些編輯人員,又拓展了一些其他的營收渠道。

關於這兩大業務,產業觀察家洪仕斌認為,雖然現在樂融致新和樂視視頻不比過去時的輝煌,但兩個產品本身還是有價值的,一個是載體,一個有內容。

而在產經觀察家丁少將看來,樂融致新仍然有上千萬的存量可運營用戶,且有比較成熟的品牌渠道供應鏈資源,前者可以解決基本的生存問題,後者則提供了繼續發展的能力;樂視視頻還擁有一些版權內容,能夠滿足少部分用戶的需求,因此還可以運營廣告和會員業務。

「相對來說,樂視電視的發展空間要大一些,但很難躋身一線,可以在部分垂直市場、下沉市場找到生存發展的機會,另外,以樂視電視為基礎,還可以拓展一些IoT硬件業務,多元化發展;樂視視頻則看不到發展的空間了,長視頻行業極度燒錢,沒有大資本的支撐,僅靠之前囤積的老舊內容版權,難以長遠。」丁少將說。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