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遊戲《最終幻想7:重製版》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我的2020年度遊戲是《最終幻想7 重製版》。就多說說我的主觀感受,帶一點嚴肅的個人感受的過濾。

我覺得這又是《最終幻想》系列,同時兼顧銷量和口碑,以相對「體面」的方式回歸大眾視野,尤其是近幾年日本角色扮演(JRPG)普遍下滑,在當地逐漸回暖。

既然是個人點評,以下都是個人觀點,不一定客觀,只表達主觀感受:

年度遊戲《最終幻想7:重製版》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如果說社區外的影響,遊戲銷售的熱潮,《最終幻想:7重製版》肯定不如《最後生還者》,這是一個常年的社會熱點。遊戲內外都在創造話題,疫情及相關事件成為擴大遊戲人群的又一力作.

不過就我個人而言,《最終幻想7 重製版》是我體驗最深的遊戲作品。最終幻想系列終於又一次以相對體面的方式站在了新老玩家面前。一方面成功兼顧了銷量和質量,另一方面兼顧了新玩家和老玩家,沒有辱沒日本遊戲黃金時代巔峰IP之一的名聲,也成功吸引了新玩家。

年度遊戲《最終幻想7:重製版》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誠然,《最終幻想 7重製版》本身存在各種問題。且嚴格意義上來說,可能連翻拍都算不上完整,只是原著(第一章)的一部分,甚至還不到原著劇情體積的一半。而是採取「按章銷售」的模式。

而且作為一部「翻拍」的作品,一般都是「新瓶舊酒」的構思,以及一些添加的內容(比如小任務等)也是欠缺的。就目前的遊戲內容而言,既沒有非常顛覆性的劇情變化(一些細節暗示平行世界引起了討論),也沒有暫時與原著有很大不同的內容量。甚至開放元素不多,還是傳統的線性結構遊戲。

不過我還是想說,至少個人認為,《最終幻想7 重製版》展現了原著的核心魅力,也是藉助這一代人的功能把日本角色扮演的核心發揮到極致的作品之一:

年度遊戲《最終幻想7:重製版》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曾經日本角色扮演是遊戲最大的賣點,劇情和人物設定在《最終幻想》都是最高水平:

就劇情而言,劇本是根據一部偉大的作品,加上這一代個人感覺最強的畫面和表演,以及最高分,以全新的面貌呈現給玩家。在人物塑造方面,將技術能力運用到細節上,以蒂法和愛麗絲為代表的女性人物塑造得到了技術和敘事層面的支撐,栩栩如生。再加上電影化的鏡頭,實現了原著無法達到的強烈代入感。

這是《最終幻想 7重製版》,沒有特別開放的元素,也沒有太多新的遊戲內容(無關支線),但是把角色扮演的角色和戰鬥畫面的表現發揮到極致,可以成為這一代最好的日本RPG之一。就算算「炒飯」,也是良心版的「翻拍」(真不想吐槽Game Freak第一代翻拍的銷量過千萬的switch主系列遊戲)。

個人比較喜歡的是戰鬥創新——ATB回合制和ACT動作的融合。(有些人不太喜歡)兼顧了回合制的策略和動作遊戲的畫面表現力。大大增加了酷炫場景的戰鬥,沒有動作類的反應和操作門檻。如果玩家選擇把難度做滿,幾乎可以把戰鬥變成「戰略遊戲」。除了透視問題,對於這個系列來說可以算是模式上的突破,意義非凡,也是日本各種角色扮演在加入實時元素浪潮下的成功案例之一。

沒錯,《最終幻想7 重製版》的確是這一代遊戲中最吸引人的日本角色扮演遊戲作品之一,在2020年這部遊戲作品的「小年」里給我最大的安慰。在日本角色扮演遊戲不如從前的情況下,《最終幻想7 重製版》幾乎保留了當年原創作品的核心,以目前最高的軟硬體條件(或者說是Skwell-Ainks能控制得最高)展現出來。

出於同樣的原因,《最終幻想7 重製版》成功兼顧了老玩家的感受和這一代新玩家的需求,在銷量和口碑上獲得了收益。它成功地成為了這個系列中一些玩家「入坑」的敲門磚。畢竟原版各方面都已經無法吸引新玩家了,轉載也成為了更多新人瞭解偉大原作的最好方式之一。

同時,《最終幻想7》也擺脫了之前的《最終幻想7 重製版》系列爭議問題,再次讓這個日本頂級角色扮演IP以「體面」的方式回歸大眾視野。之前的《最終幻想7 重製版》作品有不同程度的爭議,難以忽略,包括但不限於虎頭蛇尾的劇情(未指名),遊戲過於「一軌」(未指名),餅畫過於難以填坑而成為「半成品」(未指名).

從《最終幻想》到《最終幻想》17年,終於出了一部廣受好評的作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最終幻想7 重製》系列和日本角色扮演遊戲在過去的17年里命運相同。他們見證了日本遊戲黃金時代的逝去,見證了日本角色扮演的低谷,也經歷了日本遊戲最近的「復甦」。

在過去的17年里,我們見證了PS3以來功能的巨大提升和遊戲電影攝影的浪潮。美國的角色扮演後來居上的主導了整個主機遊戲領域;

在過去的17年里,我們見證了岩田聰接任任天堂總裁,並提出「擴大遊戲人口」的藍海戰略,直到他去世;

在過去的17年里,我們見證了「開放世界遊戲」成為工業化的流水線並被大規模生產.

17年來,我們見證了智慧型手機的崛起,見證了手持遊戲機和手持遊戲的「盛衰」,見證了可攜式家用機開關的誕生;

在過去的17年里,我們見證了一家基於個人電腦的公司Falcom將基本遊戲盤轉移到家庭主機上.

個人認為,作為一個熱愛這個系列的玩家,我很難在2020年沒有任何觸動和情緒,當然是在個人感受和喜好的前提下。作為一個接觸過原著的玩家,自然知道後續的故事和人物的命運,但玩起來確實是不一樣的體驗,雖然基本上是同一個故事,同一個人物.

可能有點過了,但是我去年玩《最終幻想》的真實體驗是這樣的:20多年過去了,事情變了,一切都在變。但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艾麗絲的美是永恆的。

來源:kknews年度遊戲《最終幻想7:重製版》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