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宋填詞197|胡浩然自度曲,寫春叫《春霽》,寫秋叫《秋霽》

前言

南宋有三部有影響的詞選,曾慥紹興十六年(1146)所編的《樂府雅詞》,淳佑九年(1249),黃升編的《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另有無名氏(或何士信)所編的《草堂詩餘》。

在這部《草堂詩餘》中,收錄了蘇軾、周邦彥、秦觀、柳永等人的作品,其中還有一位詞人被選錄了6首詞,這個詞人名叫胡浩然。但是關於胡浩然的信息,卻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清朝的丁紹儀《聽秋聲館詞話》中說,草堂詩餘的胡浩然6首詞中,《吉席》並非胡浩然作品。

觀宋填詞197|胡浩然自度曲,寫春叫《春霽》,寫秋叫《秋霽》

一、《東風齊著力·除夕》

正逢春節假期,我們先欣賞一首描寫除夕的詞,《東風齊著力》:。

殘臘收寒,三陽初轉,已換年華。東君律管,迤邐到山家。處處笙簧鼎沸,會佳宴、坐列仙娃。花叢里,金爐滿爇,龍麝煙斜。

此景轉堪誇。深意祝、壽山福海增加。玉觥滿泛,且莫厭流霞。幸有迎春壽酒,銀瓶浸、幾朵梅花。休辭醉,園林秀色,百草萌芽。

《東風齊著力》是胡浩然的自度曲,可知此人也是一個精通音律之人。從這首詞中看出,還是一派祥和的新年氣氛。

東君律管,迤邐到山家。王禹偁 詩雲:誰為東君掌青律。東君為太陽神和司春之神,律管古代亦用作測候季節變化的器具。

山家,有山野人家、隱士家、僧道居所等不同含意。看這首詞,似乎處於豪門權貴之家,或者是皇宮內苑之中。

再往下讀,不由得想起李好義的「誰在玉關勞苦,誰在玉樓歌舞?」

不清楚胡浩然何時何處填了這首詞,一點也看不到南宋大廈將傾的危機緊迫之感。

或者是在南宋滅亡以後的作品吧,過年說點吉祥話,也不算沒心沒肺。不過,想起劉辰翁的幾首上元詞,難免有些唏噓。

觀宋填詞197|胡浩然自度曲,寫春叫《春霽》,寫秋叫《秋霽》

二、 《春霽 》與《秋霽》

遲日融和,乍雨歇東郊,嫩草凝碧。紫燕雙飛,海棠相襯,妝點上林春色。黯然望極。困人天氣渾無力。又聽得。園苑數聲,鶯囀柳陰直。

當此暗想,故國繁華,儼然遊人,依舊南陌。院深沈、梨花亂落,那堪如練點衣白。酒量頓寬洪量窄。算此情景,除非殢酒狂歡,恣歌沈醉,有誰知得。

詞中寫道:妝點上林春色,上林苑代表皇家園林,這首詞寫春歸上林,或者是寫元大都的皇家園林。

這首詞上闋寫春歸時的皇苑美景,下闕則有了故國之思。作者在北國之春,想到故國的淪亡,只有舉杯痛飲,才能忘記國破家亡的痛苦。

南宋滅亡後,三宮北上,同時元朝將南宋的樂工、歌妓等兩萬多人一同帶到大都。南宋著名宮廷樂師汪元量就是其中之一。北上元大都後,汪元量還受到忽必烈的賞識,受到優待。

不知道這個胡浩然是否也是其中之一。

《草堂詩餘》中,另有一首《秋霽·虹影侵階》:

虹影侵階,乍雨歇長空,萬里凝碧。孤鶩高飛,落霞相映,遠狀水鄉秋色。黯然望極。動人無限愁如織。又聽得。雲外數聲,新雁正嘹嚦。

當此暗想,畫閣輕拋,杳然殊無,些個消息。漏聲稀、銀屏冷落,那堪殘月照窗白。衣帶頓寬猶阻隔。算此情苦,除非宋玉風流,共懷傷感,有誰知得。

這首詞明顯和上一首同出一轍,寫春叫做《春霽》,寫秋則叫做《秋霽》,應該也是胡浩然的作品,書中誤記作陳後主。

觀宋填詞197|胡浩然自度曲,寫春叫《春霽》,寫秋叫《秋霽》

三、到底有幾個胡浩然

明朝田汝成《西湖遊覽志余》記載,宋孝宗淳熙年間,臨安有一個胡浩然作《喜遷鶯》詞:

譙門殘月。正畫角曉寒,梅花吹徹。瑞日烘雲,和風解凍,青帝乍臨東闕。暖響土牛簫鼓,夾入珠簾高揭。最好是,看彩幡金勝,釵頭雙結。奇絕。開宴處,珠履玳簪,俎豆爭羅列。舞袖翩翻,歌聲縹緲,壓倒柳腰鶯舌。勸我應時納祜,還把金爐香爇。願歲歲,這一卮春酒,長陪佳節。

不過這首詞,一般認為作者是宋孝宗的參知政事史浩

明朝人呂誠有兩首詩寫到胡浩然, 《寄懷鄉友浩然戍橫州》詩雲:

分袂毎憐秋未半,開帆猶記月初圓。客程千里又千里,老鬢一年衰一年。令弟喜沾新雨露,故鄉不改舊山川。懸知獻捷歸來日,重理琵琶第四弦。

呂誠,字敬夫,崑山東滄人,生卒年不詳。 胡浩然與呂誠為鄉友,其它無考。橫州在廣西東南部,明朝時,這里有個馴象衛,專門訓練大象。

這個胡浩然去了橫州後,竟然客死他鄉了,呂誠又寫了一首《挽胡浩然卒於馴象之橫州》:

憶陪賓席接談鋒,廿載論交一旦空。東海人人懐伯始,佳城鬱鬱閉滕公。死生契闊飛鴻外,今古興亡斷簡中。
白首與君成永訣,忍將衰涕灑西風。

觀宋填詞197|胡浩然自度曲,寫春叫《春霽》,寫秋叫《秋霽》

結束語

《欽定詞譜》中也可以見到胡浩然的名字,他的《東風齊著力》、《送入我門來》、《秋霽/春霽》均為其自度曲,因此被收錄。

《春霽》詞,有史達祖、吳文英、陳允平、曾紆的作品,既然是胡浩然的自度曲,那麼胡浩然至少不應該晚於這幾位。

但是曾紆在北宋哲宗紹聖年間中博學鴻詞科,史達祖是南宋寧宗時期權相韓侂胄的重要幕僚,陳允平是宋末元初人。實在搞不懂這個胡浩然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人。

結束時,依照慣例填詞一首,為今天作業,《春霽》:

燕子飛時,正雨歇天高,疊嶂凝碧。翠柳垂波,杏花如雪,漸成十分春色。倚樓望極,往來多少長亭客。
更憶及,曾有、斷鴻歸後信難得。

蘭棹去也,那日相攜,此時相思,江海遙隔。問東君、年年辜負,何堪攬鏡鬢霜白。衣帶漸寬情脈脈,最怨春處,怎奈帶得愁來,不帶愁去,有誰知得。

@老街味道

觀宋填詞196|南宋詞人最後一個大佬張炎,半生富貴半生落拓

來源:kknews觀宋填詞197|胡浩然自度曲,寫春叫《春霽》,寫秋叫《秋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