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夢研究新進展:科學家與睡夢清醒者建立了奇特的雙向交流

為了深入開展「互動夢」研究,科學家們在想方設法地與「睡夢清醒者」建立奇怪的雙向交流,甚至有望在未來某一天實現更復雜的對話。近日,外媒 New Atlas 匯總了在全球范圍內開展的四項獨立實驗,可知其為「互動夢」研究開辟了新的路徑。

互動夢研究新進展:科學家與睡夢清醒者建立了奇特的雙向交流

據悉,本輪實驗涉及法國、德國、荷蘭、美國的四個獨立研究小組。(圖自:K. Koncoly)

聯合研究小組表示,實驗的目標,旨在尋找一個能夠與「另一個世界的宇航員」進行交談的方式。

通常情況下,大多數人會在夢醒時分忘記大多數內容(形成零散的記憶碎片)。但也有一些「天賦異稟者」能夠做一個清醒的夢。

為了深入研究,每個團隊都提出了各自的巧妙方案,以便在不喚醒「清醒夢者」的情況下與其進行訪談。

在定期做夢的過程中,雖然通常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處於睡夢狀態,但還是可以在沒有批判意識的情況下坦然接受這種設定。

互動夢研究新進展:科學家與睡夢清醒者建立了奇特的雙向交流

美國一位受試者的眼動數據,表明其非常清楚數字問題的答案。(圖自:Northwestern University)

研究人員指出,清醒夢是一種相當罕見的現象,特指睡着的人們意識到自己正處於做夢的狀態,甚至可以主導夢境中的經歷。

實驗期間,研究小組挑選了一隊具有豐富經驗的「清醒夢者」,以及一位經過相關訓練的普通人、還有另一名患有發作性睡眠病的對照組。

這些受試者的共通點事能夠清醒地出入夢境,並與實驗人員展開獨特的夢中交流,期間相關數據被按照「標准多導睡眠圖」的方法而記錄了下來。

舉個例子,如果某位受試者想要傳達自己處於清醒夢境中的提示,便可在接受訓練後左右移動眼睛三次(LRLRLR),但事先並不知曉他們會在入睡後被提出哪些特定的問題。

互動夢研究新進展:科學家與睡夢清醒者建立了奇特的雙向交流

一位德國受試者在 REM 睡眠期間給出的眼動回應,通過摩斯電碼來回答數學問題。(圖自:Northwestern University)

在一切安排妥當之後,西北大學美國團隊開始向「夢想家」們回答研究人員的口頭提問,並給出左右眼動的回應,從而與正常睡眠的快速眼動期監測數據分辨開來。

來自拉德布德大學醫學中心的荷蘭團隊,也對受試者開展了類似的實驗,並且增加了一些視覺提示。

此外奧斯納布呂克大學(OsnabrückUniversity)的德國團隊,也向受試者提出了數學問題,但需要他們給出基於摩斯電碼 / 交替顏色的方式作答。

互動夢研究新進展:科學家與睡夢清醒者建立了奇特的雙向交流

受試者被要求報告夢境經歷,以及外界的刺激是如何傳遞到夢中的。(圖自:Northwestern University)

最後是來自索邦大學的法國團隊,其致力於麻醉學方面的研究主題,希望受試者能夠口頭回答是或否。

實驗期間,受試者可通過收縮 zy 肌來作答。類似大笑的向上和向外張開嘴巴的側面,而不是收縮皺眉用的皺紋肌。本次實驗的另一個主題,還要求計算研究人員輕拍其右手的次數。

最終在與清醒夢者開展的 158 次溝通嘗試中,所有團隊的研究人員共獲得了 18.4% 的正確答案、3.2% 的錯誤答案、17.7% 的不確定答案、以及 60.1% 的無應答率。

在受試者醒來後,大多數人都記得曾在夢中有過交流。感覺這些問題好像來自夢境之外,但又疊加在夢境之中。

互動夢研究新進展:科學家與睡夢清醒者建立了奇特的雙向交流

受試者會在睡前貼上 EEG 腦電波追蹤裝置,以監測睡眠時期的眼睛運動。(圖自:C. Mazurek)

一位受試者表示:「我在夢中參加了朋友們的聚會,感覺研究人員的聲音就像是電影的旁白一樣從外界傳來」。

另一位內心活動特別生動的受試者補充道:「在被敲擊手指的時候,我正在與妖怪交戰,但很驚訝自己竟然能夠在完成任務的同時做很多事情」。

有關這項研究的詳情,已經發表在近日出版的《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上。

原標題為《Real-time dialogue between experimenters and dreamers during REM sleep》。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