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推器回收失利,SpaceX星鏈衛星發射至少推遲1-2周

2月24日消息,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於2月15日成功發射了第19批星鏈衛星,但其獵鷹9號火箭助推器回收卻以失敗告終。如今,這種失敗的後續影響開始顯現,促使該公司推遲多次星鏈衛星發射至少一到兩周時間。

SpaceX的獵鷹9號火箭助推器B1059原定在今年1月底發射第19批星鏈衛星,但各種原因導致發射數次推遲,直到2月15日才完成發射。但最終回收失敗。

助推器回收失利,SpaceX星鏈衛星發射至少推遲1-2周

據報道,第19批星鏈衛星發射與第5批發射時的場景存在相似性,這兩次發射似乎都在助推器着陸前很久就遭遇了助推器異常、推力損失等。那次發動機熄火異常和助推器回收失敗導致SpaceX停飛約五周,最終於2020年4月22日才恢復發射。

SpaceX似乎正在努力減輕助推器回收失敗的影響,但根據目前的時間表,多次星鏈衛星發射至少要推遲1-2周。最初計劃於1月29日發射的第18批星鏈衛星,現在被推遲到2月28日。原計劃於2月底發射的第20批星鏈衛星,已暫定推遲至3月7日。

SpaceX目前正在確認B1059助推器着陸失敗的原因。其負責建造和飛行可靠性的高級顧問漢斯·科尼格斯曼(Hans Koenigsmann)接受采訪時表示:「調查顯示,失敗與熱損害有關,公司即將解決這個問題。」他拒絕透露更多細節。

這次回收失敗打破了獵鷹9號助推器連續20多次成功着陸的記錄。助推器返回的視頻顯示,在其重返大氣層時,發動機沒有正常關閉。自那次失敗以來,SpaceX再沒有進行過獵鷹9號火箭發射。

獵鷹9號火箭的其他客戶正在密切關注調查。NASA國際空間站項目經理喬爾·蒙塔巴諾(Joel Montalbano)表示,該機構正在與SpaceX討論這項調查,看看是否有任何可能影響定於4月20日進行的Crew-2載人發射的問題。

FAA負責商業太空運輸的副局長韋恩·蒙蒂斯(Wayne Monteith)認為,從安全角度來看,助推器回收失敗不是太大問題。他說:「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成功性失敗。盡管從回收角度來看失敗了,但卻沒有公眾或公共財產受損。」

B1059助推器是在第六次發射時回收失敗的。SpaceX的助推器最多已經飛行了八次,科尼格斯曼表示,該公司將在幾周內嘗試進行第九次發射。SpaceX已經設定了目標,即每個助推器都能飛行10次。不過,科尼格斯曼說,這並不是個硬性限制。

科尼格斯曼預計,SpaceX很快就會有助推器達到10次飛行的里程碑,但他暗示該公司不會讓這些助推器退役。他說:「我們將繼續關注這些助推器,並評估我們是否能繼續使用它們。」在他個人看來,SpaceX將在10次飛行後繼續使用助推器,或許只會更換些磨損的部件。(小小)

事件回顧:

SpaceX再送60顆星鏈衛星入軌 助推器回收失利

北京時間2月16日(美國東部時間2月15日),SpaceX公司成功發射一枚「獵鷹9號」火箭,攜帶60顆星鏈衛星進入太空。不過該火箭第一級助推器未能着陸在無人回收船(船名「當然,我依然愛你」),很可能直接墜入大西洋。

SpaceX首席製造工程師傑西卡·安德森(Jessica Anderson)在發射直播中表示:「很不幸,我們未回收這個火箭助推器。」

據澎湃新聞報道,這是該枚獵鷹9號火箭的第六次發射。一級火箭在此之前曾執行過2次龍飛船國際空間站貨運再補給任務,參與過阿根廷地球觀測衛星SAOCOM 1B和美國國家偵察辦公室的NROL-108發射任務,以及一次「星鏈」衛星發射任務。

據SpaceNews報道,本次回收失敗打破了獵鷹9號連續24次成功回收的常態。SpaceX上一次回收失敗還是在去年3月。那次故障是由於火箭發動機的清洗液遺留在發動機內部,並干擾了傳感器。

助推器回收失利,SpaceX星鏈衛星發射至少推遲1-2周

目前,這60顆星鏈衛星已成功部署到近地軌道,並在未來幾周通過離子推進器進入操作軌道。據悉,此次發射原定於美國東部時間2月14日23點21分,但由於天氣原因推遲至美國東部時間2月15日22點59分發射。

火箭發射幾分鍾後,SpaceX公司推特發文稱火箭和天氣狀況均有利於發射,這是星鏈任務第19次衛星發射。

據統計,現有1000多顆星鏈衛星發射至近地軌道,SpaceX公司現已開始提供初步互聯網測試,計劃實現近全球范圍網絡覆蓋。

「獵鷹9號」火箭發射前不久,SpaceX公司推特發文稱,不受傳統地面基礎設施的限制,星鏈衛星可以向接入不可靠或者完全不可用的地區提供高速寬帶互聯網服務。(卡麥拉)

相關閱讀:

SpaceX估值為什麼高達740億美元?馬斯克有兩大「曼哈頓工程」

據外媒報道,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上周籌集了8.5億美元新資金,目前市值為74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777億元)。對該公司股票的強勁需求意味着,許多投資者認為,該公司兩大雄心勃勃的項目將進一步推高估值。

專注於衛星通信部門研究和投資的Quilty Analytics公司創始人克里斯·奎爾蒂(Chris Quilty)解釋說,投資者的熱情來自SpaceX的星際飛船和星鏈項目,他將這兩個項目描述為「兩個並行運行的曼哈頓工程」。

其中,星際飛船是SpaceX正在開發的下一代火箭和飛船結合體,其能力遠超將宇航員送上月球的Saturn V火箭。星鏈則是由數萬顆衛星組成的全球衛星互聯網網絡,SpaceX正開始利用它為客戶提供高速互聯網服務。

Bryce Space and Technology首席執行官卡麗莎·克里斯滕森(Carissa Christensen)表示:「SpaceX當前估值是基於其未來能夠實現的願景。該公司估值非常高,因為商業發射市場是以數十億美元衡量的,此外你還需要關注星鏈項目。」

雖然投資者可能會以740億美元的高估值進場,但方舟投資公司分析師山姆·科魯斯(Sam Korus)認為,SpaceX本身有可能成為一家市值達萬億美元的公司。他稱:「老實說,我不知道業內有哪家公司的創新速度能與SpaceX相提並論。」

星際飛船如何改變發射模式

美國投行Jefferies分析師格雷格·康拉德(Greg Konrad)解釋說,SpaceX獵鷹9號火箭以低成本和前所未有的發射速度「撼動」了全球市場。SpaceX已經實現67次回收,重復使用獵鷹9號火箭助推器對SpaceX保持低成本和快速發射至關重要。

康拉德說:「像藍色起源公司這樣的新競爭對手正在創建由運載火箭供應商組成的整個生態系統,這些供應商正在為低端市場提供更便宜的解決方案。但SpaceX希望在星際飛船上邁出更大的一步。馬斯克的目標是通過回收和重復使用,以類似於商業航班的方式使星際飛船完全可重復使用,而不僅僅是助推器。」

助推器回收失利,SpaceX星鏈衛星發射至少推遲1-2周

盡管SpaceX最近的星際飛船試飛以爆炸結束,但摩根士丹利分析師亞當·喬納斯(Adam Jonas)表示,其每次測試都代表着向前邁出了激動人心的一步。他說:「找一件比看着這麼大的火箭發射並成功着陸更酷的事情,簡直太瘋狂了,這就像阿波羅時代的場景!」

到目前為止,SpaceX尚未披露其在星際飛船項目上花費了多少資金,但馬斯克此前估計至少要50億美元才能實現目標。雖然獵鷹9號火箭的發射標價為6200萬美元,但實際上每次發射的成本約為2800萬美元。馬斯克聲稱,星際飛船的完全可重用性將使每次發射的成本降低到200萬美元,從而將進入近地軌道的成本降低10倍。

克里斯滕森解釋說,SpaceX在過去幾年占據了美國發射市場的大部分份額,獵鷹9號火箭分得了更大的蛋糕。但星際飛船的願景是尋求幫助將蛋糕做大,無論是建造更大的航天器還是不同設計的航天器。

除了發射衛星,SpaceX還計劃使用星際飛船將人送入軌道,甚至送到月球和火星表面。科魯斯認為,雖然搭乘載人龍飛船進入軌道的成本十分高昂(4名乘客2億美元),但星際飛船將「釋放令人難以置信的機會」,因為它可重復使用,繞月旅行的費用將降至10萬美元左右。

投資者為何對星鏈感到興奮

鑒於特斯拉已經顛覆了汽車和電池行業,喬納斯對SpaceX提出了這樣的問題:馬斯克是否也會顛覆電信行業?

星鏈的開發成本預計將比星際飛船更高,可能耗資100億美元以上。到目前為止,SpaceX已經發射了1000多顆衛星,並已經開始通過公開測試版向美國以及國際客戶提供早期服務。此外,SpaceX預計,星鏈網絡每年可以帶來高達3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936億元)的收入,相當於其現有火箭業務年收入的10倍以上。

克里斯滕森表示:「市場已經建立起來,星鏈正在尋求進入這個市場,但其能否成功仍是個未經證實的問題。」奎爾蒂估計,星鏈每年需要注冊100萬或更多用戶,「以便實現降低成本所需的規模經濟,使其在經濟上變得可行」。但分析師的共識是,星鏈有機會帶來數倍於SpaceX的火箭業務的收入。

克里斯滕森指出,全球電信是個數萬億美元的市場,對移動互聯網接入的需求不斷增長。 方舟投資公司將衛星互聯網列為2021年面向投資者的「大創意」之一,據科魯斯估計,星鏈每年僅在美國就有100億美元的潛在市場,在全球高達400億美元規模。

太空市場

Jefferies分析師康拉德還稱,供投資者在公開市場交易的純太空公司數量有限。他說:「這讓投資者對增長率更高的公司產生了更高的胃口。人們對太空相關業務的投資有着永無止境的胃口,與太空的潛力相比,這是一個相對未被開發的市場。」

助推器回收失利,SpaceX星鏈衛星發射至少推遲1-2周

太空經濟始終在穩步增長,目前估計價值超過4230億美元,但幾家華爾街公司預計,到本世紀末,太空經濟將成為價值超過1萬億美元的巨大市場。

總體而言,克里斯滕森認為,馬斯克給這個幾十年來由專注於國防的政府承包商主導的行業帶來了一種「硅谷思維」。他說:「同時承擔多個非同尋常的、雄心勃勃的項目與該公司的願景十分契合,它不僅要改變一個行業,還要改變世界。」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