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過度線上化 誰之錯?誰之過?

在2月23日的教育部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呂玉剛司長表示,從作業管理環節上來講,要給家長減負。這不是有關部門第一次關注到相關問題。在今年的2月1日,教育部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中小學生手機管理工作的通知》,強調了學校應通過設立校內公共電話、班主任溝通熱線等途徑,解決學生與家長通話需求。不得使用手機布置作業或要求學生利用手機完成作業。

教育線上化後演變出來的弊端,開始被重視。

近幾年,隨着互聯網、AI等科技力量盯上教育這塊沃土,教育和學習的模式都被深刻地改變着——老師通過App在線上布置作業,學生定點在App或者微信QQ群里打卡學習,家長監督和輔導學生完成作業並上傳到手機……一來二去,教育線上化已經逐漸滲透進當代中小學生的學習日常中。

尤其經過去年一年,疫情帶給教育的改變幾乎是近二十年來前所未有的。

然而,線上化在帶給教育變革的同時,也在慢慢侵蝕教育的本質和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有不少家長就反映,教育線上化的趨勢下,孩子的學習被禁錮在各種微信群和App里,家長也需要配合完成。

在網絡討論中,這樣的情況引發很多家長感同身受。一定程度上,教育過度依賴線上化和電子產品,家長也被布置作業,已經成為當下教育的現狀。

線上教育是未來大勢,卻需要不斷調整和優化。教育確實需要變革,但教育變革本身,也需要「變革」。

一、打卡、過關、交作業,教育線上化過度依賴手機

2020年疫情期間各地「停課不停學」,學校在線錄播課以及教培機構直播課大規模擴張。

市場分析認為,疫情將在線教育行業整體的進程提前了3-5年。但一定程度上,學校並沒有充分准備好應對教育線上化的問題。

網友尤佳就反映,家里13歲的初中生,九門功課,每一門都有一個專門的微信群,寒假作業內容當天公布,規定好哪一科做哪一頁,在一個類似釘釘的軟件上拍照上傳。更荒唐的是數學還有一個單獨的闖關遊戲App,一天一關,在手機上做題,但是開根號這樣的數學專業名詞都無法容易找到並打出來,系統甚至不能識別½x、x/2的區別,每天都要完成十來項細碎無比的任務,並拍照上傳。

幾天下來家長累,學生也累,根本沒法按照自己的情況合理規劃時間,家長想帶孩子出去遊玩,還得拿着移動設備控制好時間好題,「沒法敞開玩或者趕進度」。

而學生也表示,自己已經是高中生了,還沒有規劃自己假期時間的權利,什麼時候交作業,什麼時候讀什麼書,全都被統一規劃好了,況且大部分時間還要上網課。

但老師也喊冤,「作為老師,也很無奈,覺得扼殺了孩子們太多的個性和自由,但有時候更多是學校領導的想法或要求」。

這樣的情況不是個例。不少家長均反映,學生和家長需要線上完成任務,就得下載眼花繚亂的App,關注各種奇奇怪怪的公眾號。「英語是一起學,語文是釘釘,數學是微信打卡,一年級就人仰馬翻。」

教育過度線上化 誰之錯?誰之過?

圖片來自網絡

更夸張的是,以前是學校發放的試卷,現在也需要家長和學生自己打印。有家長吐槽「有時候漏印了晚上去找打印店,再後來自己買了打印機」。

李月春節回家就發現,正在上三年級的小侄子,眼睛已經輕度近視了,親戚反映,「都是用手機上網課上的」。疫情之後,小侄子對手機的依賴又加重了,每天的休閒時間放在了用手機看動畫片上。

疫情過後,大中小學基本都恢復了正常的教學秩序,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進一步回落,但較疫情之前仍有大幅增長,一些線上交作業的習慣也被延續了下來。

近日,一些地方部門開始加快整頓相關現象。陝西省教育廳就印發相關指南,明確指出不得給家長布置作業,布置作業不依賴電子產品,並對小學、初中生的家庭作業時間和難度水平進行了要求和限制。

二、更容易獲取的知識,更稀缺的思考能力

此外,教育逐漸線上化後,家長、老師、學生對網上教育的反饋並不好,「自製力太差、缺少互動、思考分析問題能力降低、問題不能及時反饋、課堂筆記不能做到及時記錄」等問題相繼出現。

另一個可怕的現象是,現在的學生獲取知識的途徑比80後90後當年更加容易和豐富。李月就表示,自己當年,答疑解惑都需要老師或者學霸幫助,但現在的學生,想知道答案何其便利?拿着手機搜一搜便有了答案。

早年間,更有App廠家把廣告打到了學校門口,「把題拍一拍,答案自然來」「學渣變成學霸」的廣告赫然在目。

作業幫、學霸君、學習寶、小猿拍題等通過AI、大數據來解題的產品,確實比依靠真人答疑解惑,要來的快、容易,甚至更准確。但背後孩子的思考能力是不是正在喪失?雖然標准答案之外,系統提供解題思路和技巧、數據分析、歸納總結,但嘗到了捷徑的甜頭,會影響很多孩子逐漸喪失自我思考的主動性。

教育過度線上化 誰之錯?誰之過?

更何況,學生反映,很多網課都是點到為止,都是標准化教學,沒有個性化和交流的空間。甚至一些App也存在硬傷,錯誤答案頻出。

「長久下去,可能大腦會逐漸喪失儲備知識的能力,思考的空間。動動腦子變成了動動手指和手機。這背後,還有思考的空間嗎?」李月發問,教育線上化,到底是便利還是依賴?是促進教育還是阻礙教育的發展?

在移動互聯網向教育滲透的時代,科技助學本是好事,但過度依賴和捷徑的出現,正在一步步侵蝕校園和教育,助長惰性等不良學風。

三、教育需要回歸線下?

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為3.42億,占網民整體的34.6%,較疫情之前(2019年6月)增長了1.09億。

在這個炙手可熱的賽道里,一方面,用戶規模不斷擴大,另一方面,各類機構加速布局,相關企業競爭日漸激烈。

數據顯示,2020年1-10月,我國在線教育企業新增8.2萬家,新增占比在整個教育行業中達17.3%。2020年1月至11月末,在線教育行業共披露融資事件89起,融資金額共計約388億元,同比增長256.8%。

隨着在線教育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學校也需要做出應對,適時調整網絡化帶來的沖擊和利害。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綜合研究部副主任張家勇表示,在線教育本身優勢明顯,缺點也不容忽視,尤其是對於中小學生等未成年來說,需要有很強的學習自覺性和良好的學習習慣作為前提。

「由於在線教育的虛擬性、遠程性和時空性,與線下教育面對面的互動性相比,缺乏師生間、同學間的直接情感交流,不利於培養學生知識獲得以外的個性、情感、人際交往等非智力素質的培養。」張家勇指出,未來學習型社會在線教育應主要為成年人、在職人員提供便捷的終身學習機會,而不是像當下以中小學在校生補習備考為重點。

教育過度線上化 誰之錯?誰之過?

總之,網上教育不能取代線下教育,經過疫情的考驗,教育行業更需要線下教育將長久持續的進行,未來的教育也必然會是線上和線下相結合,各自發揮優勢,才能達到教育教學效果最優。

線上教育雖然是未來大勢,但還需要不斷調整和優化。教育確實需要變革,但教育變革本身,也需要「變革」。

(文中李月、尤佳均為化名)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