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跳窗身亡背後:對比滴滴順風車事件,貨拉拉的安全整改夠分量嗎?

貨拉拉「跳車身亡」女孩案件的調查結果還未出爐,相關的網絡討論就已經褪去了熱度。2月24日上午,事件發酵三天後,貨拉拉發布致歉聲明,表示將由創始人兼CEO帶頭成立安全整改小組。

女孩跳窗身亡背後:對比滴滴順風車事件,貨拉拉的安全整改夠分量嗎?

自稱為涉事女孩弟弟的微博用戶「今夜的風格外喧囂」也默默刪除了悼文。關於貨拉拉的賠償金額,女孩家屬表示「不方便說」。目前,涉事司機因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被刑拘。

無論事件結果如何,安全問題始終是懸在企業頭上的利刃,可以造成傷害,也可成為武器。對於瞬息萬變的商場來說,資本永遠是稀缺的,問題是,用來換發展還是換安全。

這一點,無論是對本次事件的主人公——連續獲得8次融資貨拉拉來說,還是連續兩起順風車事件後提出all in安全、累計獲得千億融資、多次傳出IPO消息的滴滴來說,或許都深有體會。

司機三次偏航後,女生「跳窗身亡」

關於「23歲女子租乘貨拉拉途中跳窗身亡」一事,搜狐科技根據時間線,對事件發生過程進行了梳理。

2月6日,春節前夕,長沙一23歲女子車某通過貨拉拉搬家,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她途中「跳窗」, 該訂單服務司機周某隨即撥打120送醫,經過4個小時的手術搶救,當晚暫時脫離生命危險轉至重症監護室。隨後,該女子身體又出現多項惡化,期間醫生曾向家屬表達過「最好的情況也是植物人」等推斷。

2月9日,司機曾被調查,在三天後被釋放,理由是證據不足。

2月10日,該女子經搶救無效後不幸離世。

2月11日,根據貨拉拉的表述,其與跳窗身亡女子家屬進行第一次溝通,未能達成一致,雙方並約定春節後再談。但家屬否認了該說法,稱「(2月)6日至8日之間,我們通過平台、公司電話、市民熱線投訴等形式聯系貨拉拉都沒有任何回應。直到警方通知,平台才有一名劉總和我們通電話,說是10日見面,但是沒有見面,後續也沒有聯系。」

2月18日,春節假期結束後,貨拉拉稱再次與家屬展開溝通,2月20日獲得家屬回應。

2月21日下午,一名微博ID為「今夜的風格外喧囂」的用戶,自稱涉事女子的弟弟,質疑貨拉拉車上沒有錄音、錄像設備,並在搬家過程中3次偏航。

2月21日晚間,貨拉拉在其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目前正在積極與家屬約定商談善後的時間。

當日,受害人叔叔在接受采訪時表示,2月6日,小莎通過貨拉拉平台下單搬家服務,平台給指派了一名周師傅,駕駛湘A·DA6557麵包車赴約搬家。

他表示,在晚上9點14分,孩子還在跟其家人聊天,稱行李都裝好了,10分鍾後還在跟公司同事聊工作內容,9點半(僅6分鍾後),司機撥打120、110報警,稱該女子「跳窗」。「說在曲苑路跳窗了,110趕到現場,地面有一灘血,我侄女也昏迷不醒,110把孩子送到了航天醫院。」

另外,涉事女子叔叔表示,貨拉拉的回應避實就虛,協商不成功的原因在其拒不承擔任何責任的態度。「會上我們才知道涉事司機在筆錄中承認了三次偏航,而他們公司還是堅持說是自殺。」

2月23日,據新華網報道,長沙市高新區公安分局表示,「女子車某某租乘貨拉拉網約車跳車身亡事件」涉事司機周某春(男,38歲,長沙市嶽麓區人),因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另外,警方表示,在事發地並未發現剎車痕跡,說明該司機並未在女子「跳車」時減速。

涉事司機家屬表示:「(雙方)確實在車上有一點偏航的事情,說話語氣不太好,或者是不那麼委婉,導致女孩心里害怕或者恐懼,之所以想跳窗可能是想逃離,但是她並沒想到會導致自己死亡。(司機與女孩)沒有任何的肢體接觸,包括網上說的那種(不軌)行為是絕對沒有的。」

2月24日早間,貨拉拉致歉,表示將由創始人兼CEO帶頭成立安全整改小組,並提出7項具體整改措施,包括強制全程錄音、強化行程分享、擴大車載安全設備部署,包括車內、車外、貨箱全程監控等。

截至目前,貨拉拉已經取得女子家屬的諒解,自稱為該女子弟弟的「今夜的風格外喧囂」也在微博上刪除了此前發布的2篇悼文。

目前,警方尚未公布該事件的調查結果。

貨拉拉&滴滴安全整改情況對比

網約車的安全問題,並非沒有前車之鑒。如滴滴曾在400餘天的時間里下線順風車業務,同時上線車內錄音功能,加強對司機審核等。在貨拉拉2月24日發布的聲明中,也公布了7項具體的安全整改方案。

盡管貨運與客運在商業邏輯及安全合規上有所不同,但從實際情況來看,貨拉拉與滴滴在安全層面上線的功能、資源及人力投入等方面仍有可對比之處。下表是兩者在上述事項上的異同,搜狐科技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女孩跳窗身亡背後:對比滴滴順風車事件,貨拉拉的安全整改夠分量嗎?

制圖/搜狐科技

女孩跳窗身亡背後:對比滴滴順風車事件,貨拉拉的安全整改夠分量嗎?

制圖/搜狐科技

(*黑色表示目前該功能或計劃正在實施,紅色表示未上線,灰色表示已下線。研發周期計算方式:貨拉拉從2月22日輿情開始發酵時開始計算,滴滴分別從5月6日、8月24日兩起惡性事件發生時開始計算。)

具體到本次事件中,貨拉拉在安全上最值得討論的問題集中在「車內錄音、錄像功能的缺失」以及「在司機偏航後未能有提示或制止行為」。

涉事女子家屬表示,曾經想通過車上或貨拉拉APP上的錄音、錄像查看事發當時情況,但貨拉拉方面表示平台並無此功能。

車內錄音、錄像功能系滴滴首創,在上線之初曾遭到包括司機在內的多方吐槽,有司機稱「要花很多的流量,太貴了」,但也司機支持,認為錄音會給自己申訴提供便利,如「乘客要求走應急車道,我不同意,如果沒有錄音就可能會被她給差評也無處申辯。」

另外,人們也普遍質疑錄音會對用戶隱私造成侵犯,「以後再也不能在車上閒聊了」。 不過,盡管上線之初遭受多方質疑。現如今車內錄音已經被人們默認為「網約車標配」。

貨拉拉未像滴滴一樣,強制司機使用錄音功能,可以從商業邏輯上解釋:不同於滴滴的純抽傭模式,貨拉拉採用的是會員制+抽傭結合的模式,類似於出租車公司的「份子錢」,即司機通過繳納會費獲取訂單,交錢越多,級別越高,可以免抽成的訂單也就越多。如199元/月的檔位每天可免抽傭一單,499元/月的檔位每天可免抽成3單,在達到免抽成的訂單數後,司機依舊會被抽取訂單價15%的傭金。699元/月才可以全部免抽成。

這種模式雖然可以讓公司維持較好的現金流,但因為司機也是貨拉拉的「客戶」,因此平台對司機的規制會相對偏弱。

而關於本次事件中的偏航問題,有貨拉拉司機稱這是很常見的現象,貨拉拉的導航和正常地圖導航如高德「90%不一致」。據該司機介紹,貨拉拉是根據里程計算運費,如果按照最近距離計費,則更容易成單,但也會讓司機「吃虧」,自己就經常「被吃公里」。

另外,貨拉拉在司機准入上也飽受詬病。在貨拉拉App司機版注冊後,就會有平台客服聯系,之後在線下會對司機進行半天左右的培訓,內容包括學習如何使用軟件、如何接單等。此外,司機還要交300元加盟費和1000元押金。

不過,據中新經緯報道,貨拉拉的這套司機准入門檻並不嚴格,一方面,「所謂培訓、其實就是去辦理入職手續和交錢」;另一方面,有代辦中介可以讓「有污點、上過黑名單、被封號」的司機再次通過注冊,同時,中介也可以給評分較低的司機「刷分」,使其更容易接單。另外,貨拉拉也曾因為車輛沒有營運資格、客車拉貨等行為被交警多次處罰。

在貨拉拉的後續整改措施中,提及了將提升司機准入門檻,但當搜狐科技詢問其具體細則時,對方未予回復。

除了本次事件外,也曾有女性用戶使用貨拉拉出現安全隱患的事件。2018年,一杭州女孩使用貨拉拉搬家後,被司機通過微信騷擾、威脅和謾罵,因司機知道其新住址,受到驚嚇的女孩在酒店住了二十多天。

要安全還是要發展?

與貨拉拉類似,在連續兩起女孩被害案後,滴滴曾成為輿論聲討的對象,上市計劃也和順風車一起被按下了「暫停鍵」。

據媒體報道,2018年滴滴全年虧損109億元人民幣,而事件發生前,順風車是滴滴當時唯一盈利的業務。順風車事件徹底「打疼」了滴滴,隨後在安全方面上線了一系列舉措並投入巨額費用。在虧損背景下,僅2019、2020兩年,滴滴在安全上的投入累計超過50億元。

就在貨拉拉事件輿論發酵前後,滴滴召開了自2019年起每年一度的「安全生產責任書簽署儀式」,立下了「安全軍令狀」,表示誰主管誰負責,如果觸及紅線,相關主管將被扣獎金、開除並追責。

有不少司機向搜狐科技表示,近幾年來,滴滴平台對於司機的審核變得「越來越繁瑣」,包括安全知識測試、人臉識別等。僅在司機准入環節,根據滴滴提供的數據,截至去年底,滴滴順風車全年共駁回不符合認證要求的車主約68萬人,對駕駛證超分、車輛未按時年檢的車主採取暫停服務措施28萬次。

不過,在安全上的重點投入也換來了滴滴近兩年的平穩發展,去年5月,滴滴總裁柳青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目前公司的核心業務(網約車)已經盈利。

而對於貨拉拉來說,目前同樣正處於F輪融資的關鍵時刻。

今年1月,有媒體報道稱貨拉拉即將完成F輪15億美元融資,由老股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和高瓴資本領投,博裕資本、老虎基金等機構跟投。此輪融資後,貨拉拉最新估值達100億美元。

2020年12月,貨拉拉宣布完成5.15億美元的E輪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高瓴資本、順為資本等老股東跟投。

時隔1個月兩次傳出融資,此前已經累計8輪融資,貨拉拉似乎已經走到了IPO前夕。據全天候科技報道,貨拉拉計劃於今年下半年IPO,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給出了300億美元,而即將完成的15億美元融資,則為貨拉拉Pre-IPO輪融資。至於本次事件是否會成為IPO的攔路虎,還要看貨拉拉具體的安全整改情況。

法律人士:貨拉拉是否擔責要看其是否盡到安全保障義務

關於貨拉拉事件中的相關責任判定,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高同武對搜狐科技表示,貨拉拉是否盡到相應安全保障義務、是否採取了必要的技術措施或其他必要措施保障交易安全,是判定其是否需要承擔責任的關鍵點。相關責任的判定,可以遵循《電子商務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及《民法典》等法律條款。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薛軍也表示,貨拉拉作為平台提供的是信息撮合服務,是第三方貨運平台。「貨拉拉與司機是平台經營者與平台內經營者的關系,並非雇傭關系,發生事故平台是否要承擔責任,主要看平台是否盡到相應安全保障義務。」

聚焦到本案中,高同武表示,貨拉拉是否對司機周某春的營運資質進行審核、是否在實際承運車輛上安裝錄音、錄像等安全保障設備、是否對司機偏航予以糾正,是否在貨拉拉APP設置緊急聯系人或緊急報警等急救通訊方式等,都是判定其是否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具體衡量標准。「根據現已披露的案件細節,上述措施貨拉拉均未做到,從而未能依法履行對平台用戶的安全保障義務,需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或行政責任。」

不過,貨拉拉公司於23日下午取得家屬諒解,表示將與家屬一起妥善處置善後事宜,並公布了多項整改措施。該聲明同時表示,貨拉拉平台「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不過,盡管「致歉態度誠懇」,但在貨拉拉App的「法律條款」界面中,涉嫌「甩鍋消費者」的「流氓條款」並未有修改。

根據《貨拉拉網絡貨運服務協議》顯示:「10.9在法律法規允許 的最大范圍內,貨拉拉僅為貨物裝載到車輛上至運達訂單指定目的地期間因貨拉拉故意或重大過失造成閣下任何直接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且貨拉拉在本協議項下向估下承擔的賠償(包括但不限於因違約、侵權、錯誤陳述)總金額不超過閣下當次訂單貨運費用的三倍或者人民幣一仟元(較低者為准)。10.10閣下同意並確認,閣下及/或任何第三方在托運貨物裝卸過程中受到的任何人身傷害及/或財產損害,均與貨拉拉無關,貨拉拉不承擔任何責任。」

本案另一個需承擔責任的主體是涉事司機周某春。高同武表示,在《貨拉拉用戶協議》中,貨拉拉稱公司僅是平台用戶與參與運輸的麵包車、貨車方貨運信息的中介服務提供者,而並非承運人,因此本案中與女子建立運輸合同法律關系的相對方系實際承運人司機周某春。

關於司機可能面臨的處罰,高同武對搜狐科技表示,就目前媒體報道的信息,車輛存在偏航、司機與女子發生爭執、車窗打開車門反鎖、車速較高且無剎車痕跡等與案件定性相關信息。司機能否構成過失致人死亡,關鍵點在於司機是否存在過失。

根據我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規定的過失致人死亡罪的構成要件,該罪成立客觀方面要求從行為人的過失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的結果之間必須具有間接的因果關系,即被害人死亡是由於行為人的行為造成的。這里死亡包括當場死亡和因傷勢過重或者當時沒有救活的條件經搶救而死亡。

高同武表示,根據本案披露的證據來看,司機對女子跳窗行為的危險性完全可以預見,而且司機作為承運人將女孩和貨物送達目的地為職務行為,對女子跳窗這一危險行為負有阻止義務,司機與女子在車內發生爭吵至女子產生跳窗行為之間,一定有一系列預備動作,例如,解開安全帶、打開車窗、跳等行為。但司機並沒有採取措施防止危害結果的發生,以致發生女子跳窗導致死亡的結果,女子對跳窗同樣具有過失,但不影響司機對此結果應負的法律責任,司機可能面臨被追究過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責任。

結合該女子落地時為後腦先着地,也有部分網友猜測該女子可能是被司機推下。

高同武分析稱,如果上述猜測成立,由媒體曝光的涉事貨拉拉出事前1分鍾監控視頻可知,事發附近工廠東門和南門路段間隔約260米,涉事車輛經過此路段共用時20秒,推斷車輛行駛速度約40km/h——50km/h。應當可以預見,在如此高速行駛的情況下將人推下車很可能產生使人重傷或者死亡的結果。在這種情況下,司機可能構成故意傷害罪或者故意殺人罪,不過這要根據相關證據、主客觀犯罪構成要件來確定具體罪名。

截至目前,本案還在偵查之中,案件尚未最後定性,證據多為司機個人供述。「至於報案地是否為第一現場、女子死亡原因等案件具體情況,需現場勘查、司法鑒定等相關證據,由公安機關進一步偵查認定,公安機關偵查終結後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最後由人民法院審理進行定罪量刑,依法做出判決。」高同武說。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