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徒」貨拉拉的偏航

2019年夏天,姑娘小陳在貨拉拉上下單搬家,一位麵包車司機師傅迅速接單,確認時間、地點、物品數量等後,兩人一拍即合。在北京生活了四年,獨自搬家對於小陳而言稀鬆平常。小陳回憶,這位師傅很年輕、健壯,他搬運、裝車的技巧非常嫻熟,居民樓沒有電梯,上下樓來回折騰也沒喊累,看起來是個老手。

文/一橙

「但後面他就過分熱情了。」當時第二趟讓他再去拉次洗衣機,這位師傅主動要求免費去拉,但希望小陳能夠加他微信。「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我就把錢付了,然後刪掉了他。」這也是小陳朋友的建議,「這個人不管想要做什麼,他知道我住在哪里,獨自在北京不能沒有戒備心。」

後續,小陳沒有選擇投訴。「他給我的感覺過於熱情了,但主動要求免費構不成騷擾,只是後來再也沒有用過貨拉拉了。」

同是獨自搬家的女性,23歲的女孩車莎莎,就沒有那麼幸運。一輛貨拉拉,成為她年輕生命的終點。因為缺乏監控和錄音,女孩之死至今成謎,無人知曉。

「偏航」的貨拉拉

2月24日上午,就此前長沙用戶跳車致死事件,貨拉拉發布致歉和整改公告。公告中,貨拉拉方面表示安全預警缺失,對異常事件未能第一時間覺察。同時貨拉拉也表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感到極度自責與愧疚。

貨拉拉表示將作出多項整改措施,包括:升級安全事件處理流程,對於重大安全事件,由CEO直接牽頭成立處理小組專項處理;在跟車訂單場景中上線強制全程錄音功能,確保遇到意外時能夠及時掌握車內情況,並便於警方取證等等。

聲明中,貨拉拉表示已於2月23日取得了女孩家屬的諒解。

但該事件到此,貨拉拉這些整改措施並未獲得太多輿論的體諒。在貨拉拉微博官方賬戶下,負面評論不絕於耳:「出了問題不知道第一時間積極反應,而是等到社會輿論變大後才處理安全事件,你們眼里除了錢還有什麼?」、「非要出了人命才整改,之前滴滴也是,都是以女孩子生命為代價」……

央視新聞也對此提出質疑,「正常的話,行車應該有錄音,既保證乘客也保護司機;正常的話,偏航應該有預警和約束,讓安全可控;正常的話,平台應該第一時間獲知行車異常狀況。」

事實上,從成立以來,貨拉拉的客戶和搬家司機的矛盾事件頻發,投訴事件不斷。

有媒體報道,在黑貓投訴平台上,針對貨拉拉的投訴量超過3200條,近半數是來自用戶對司機的投訴。投訴主要集中於損壞貨物、丟失貨物、惡意加價、語言攻擊辱罵等。

一位行業內人士向《態℃》表示,在乘客生命、財產安全上的存在短板和缺失,對於用戶需求的無視和疏忽,這並不是貨拉拉一家的事情,而是全行業的通病。「貨運市場本就比較混亂,司機准入門檻低,坐地起價已經成了『行規』,平台自始至終就沒有嚴加約束過。」

在他看來,這些平台就像一個個「賭徒」——一旦發生惡性事件,誰也別想撇清楚責任。

北漂女孩:「我該找誰搬家?」

29歲的莉莉,在某互聯網大廠工作,北漂七年,隨着自己現在租住的房約馬上到期,她一時不知道該找誰為自己搬家。

「我用過自如搬家,一個人打包好東西,在老房子枯坐了6小時,天黑了也沒等到約好中午11點鍾過來的搬家師傅。」在她七年六次的搬家經歷中,她還嘗試過在美團上直接預約搬家公司,「搬到最後,兩個師傅要我一人給他們30塊錢小費,說是『可憐可憐』他們,但不給就賴着不走,我畏懼極了,趕緊塞錢給了他們,還能有什麼辦法?」

「我該找誰搬家?」

在莉莉的朋友中,還有許多北漂女孩對這個問題感到憂慮、困擾。「加價事小,更重要的是人身安全。」

事實上,同城貨運一直是資本熱衷的好故事,消費者的身邊本不應該缺乏解決該類需求的渠道。

有資料顯示,同城貨運市場規模已從2013年7100億元上升到2019年12732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10.22%。但是,目前中國同城貨運前十家頭部公司市場占有率僅有3.5%。

強烈需求刺激下,同城貨運成為了一個極其龐大的市場。

去年,滴滴、滿幫、哈囉、順豐等公司先後宣布攜巨資進入同城貨運市場,貨拉拉、快狗、雲鳥等創業公司也依靠先發優勢占據一定市場份額。

以貨拉拉數據為例,截至2020年11月,貨拉拉服務已經覆蓋國內352座城市,月活司機48萬,月活用戶達720萬,泰國分公司在2017年實現盈利,市場潛力不可小覷。

「賭徒」貨拉拉的偏航

2020年12月,貨拉拉宣布完成5.15億美元的E輪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高瓴資本、順為資本等老股東跟投;今年1月,有媒體報道貨拉拉即將完成F輪15億美元融資,此輪融資後,貨拉拉最新估值達到100億美元。截至目前,貨拉拉已完成8輪融資24.75億美金,約160億人民幣。

但莉莉告訴記者,「我對他們現在是群體不信任的狀態,都很悲觀。」 據她了解,目前國內絕大多數平台並未強制要求安裝相關監控措施。

她反問,「如果不是長沙那個女孩血的教訓,哪家平台事前站出來說過要保護乘客的生命安全?」

「錄音、監控更像是種亡羊補牢」

同屬於貨運市場,「運立方」創始人宋睿很了解這片市場的混亂和貨運司機工作生態。

對於輿論關注的焦點,在跟車訂單的行程錄音等問題上存在關鍵缺失的問題,宋睿從一家企業運營者的角度表示,這件事在實操上會非常困難。

首先,平台司機月活會受到影響。「對於貨車司機而言是很難接受的,這輛車其實是他的一個工作場所,你想象一下,如果是在咱們,你讓我整個上班時間都錄音狀態下,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隱私干涉,司機端意願很難把控。」

其次,對於貨車司機而言,搬家更多是他們的兼職行為,行業內很多司機本職掛靠在貨運公司內,業余時間在各個平台趴活、接單。一家平台的出面制約,並不能解決行業長期以來的惡意價格競爭、收費標准模糊、服務水平低下等問題。

在宋睿看來,比起搬家運輸中出現隱患,司機入室安裝的過程存在安全風險性可能會更高,繁瑣的搬家過程每一個環節都可能會出現問題。

「錄音、錄像其實更像是亡羊補牢,司機知道車內有錄音、有錄像,他可能就知道在車上不行,那麼他會不會等到上門搬貨、安床的時候再實施犯罪?路上還有紅綠燈和監控,到了家里女孩子要怎麼辦?」

他的建議是,比起哪里出現問題就放上攝像頭事後補救,更重要的是提昇平台司機的整體准入標准。「一是,要確保司機本身的無犯罪記錄,是否有前科;二是,司機本身的專業性,是否具有專業技能;三是,嚴格的安全培訓和警告。」

互聯網平台的初衷都不是作惡,為了不成為孕育血與骯髒的溫床,保持科技與惡的距離,平台務必要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和擔當。

應受訪者要求小陳為化名。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