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世界回應”銀河獎徵文”抄襲:作者翻新文句 搜索沒查出

近日,2021年2月《科幻世界》銀河獎徵文《無主》(李卿之)被讀者爆料系全文抄襲作品,原作為斯蒂芬·金短篇小說集《守夜》中《重型卡車》一文。2月23日,《科幻世界》發表致歉聲明稱,現已取消該作品的稿費和評獎資格。

科幻世界回應

2月23日,《科幻世界》發表致歉聲明

銀河獎由四川科幻世界雜志社有限公司主辦,設立於1985年,是國內創立最早的科幻獎項,被公認為中國科幻文學最高榮譽獎項,獲獎作品代表着中國大陸科幻創作的最高水平。劉慈欣、葉永烈等大咖都曾斬獲該獎項。

2月24日下午,《科幻世界》雜志就抄襲一事在微博作出公開回應,解釋了編輯為何沒能在審稿階段發現抄襲:抄襲者往往會對原文節選局部、重寫、洗稿甚至「融梗」等多種方式改動,編輯只能通過個人閱讀經驗來判斷。同時,文學作品也不同於學術論文,沒有固定的數據庫,也難以進行學術意義的「查重」。

《科幻世界》表示,已做出對抄襲者所有作品永不審讀、永不刊發的決定。就此事,澎湃新聞記者采訪了《科幻世界》雜志執行副主編遲卉,她表示:這篇作品本身屬於帶有一定翻譯腔的作品,因此在收到稿件送審前已經在第一時間對有特徵的詞句進行過搜索引擎查重。但是由於作者翻新了所有文句,所以搜索引擎未能查出。

科幻世界回應

抄襲作品更換原作背景和人物性別

被李卿之抄襲的斯蒂芬·金,有着「當代驚悚小說之王」「通俗小說大師」等稱號,有超過七十部電影和電視節目取材自他的作品,包括《閃靈》、《肖申克的救贖》等等。

抄襲作者李卿之公開信息較少。根據媒體報道,該作者有多篇作品曾發表在由「未來事務管理局」主辦的《不存在科幻》雜志上。報道顯示,李卿之2020年9月在《不存在科幻》刊登的《前途渺茫》也被證實抄襲斯蒂芬·金的《夜半濤聲》。還有一篇他的投稿作品抄襲斯蒂芬·金的《殺人機器》。

「雜志出版後,有讀者向雜志社指出,這篇作品有抄襲嫌疑,但因為原文在互聯網上非常難找,他無法提出原文。於是編輯和若干熱心科幻迷一起花了約一周時間快速對斯蒂芬·金的作品進行清點,初步鎖定短篇集《守夜》。隨後又有科幻迷提供了英文原文和中譯本,最終確定為《重型卡車》。」遲卉表示。

科幻世界回應

2月22日,一名聲稱自己是《無主》作者李卿之的網友在百度貼吧發表致歉聲明,表示《無主》的創作時間是前年,設定是套用的。「當時我自己對抄襲的界定有些模糊,過審是前年年末,排期到了今年年初,期間其實時間很充裕,在這期間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抱着僥幸心理沒有和編輯聯系。之後自主創作的小說也總是三審被斃,也說明了我個人水平其實並沒有那麼高。」

他表示,接受一切指責與批評,「自己以後大概率不會寫科幻小說了。」

抄襲事件經媒體曝光後,引發輿論熱議,其中一個焦點在於:為何編輯沒有發現抄襲行為,並且將這篇抄襲作品刊出?遲卉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和斯蒂芬·金的原作對比,《無主》翻新了文句,修改了人物性別,並將文中若干歐美汽車品牌和美國地名修改成中國汽車品牌和地名,自行增加了戀愛元素和其他情節描寫,因此編輯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但是小說使用了原作的完整情節脈絡,包括轉折情節,過渡情節,情節高潮部分和結尾部分,不僅情節元素一致,人物行動和心理活動一致,包括推動情節變化的關鍵細節都一致。」

科幻作家「寶樹」在微博評論,遇到抄襲現象時,希望行業能認真對待,而不是矢口否認或輕描淡寫處理。「真正嚴肅處理抄襲的不該被當成負面例子指摘嘲笑。」

科幻世界回應

斯蒂芬·金的短篇集《守夜》

有四類抄襲「重災區」

在《科幻世界》接收的投稿中,這是否是孤例?遲卉表示,類似的抄襲投稿並不鮮見,抄襲對象主要集中在:1.著名文學作品;2.著名影視動畫漫畫作品;3.熱度較高的網絡文學作品;4.經典公版圖書。

其中抄襲著名作品和網絡文學轉投雜志是重災區,前者相對易於識別(例如抄襲《進擊的巨人》),後者平均質量不高,一般在初審階段就會被篩除。通過初審後。作品會在二審的時候接受搜索引擎排查。在這個階段會選擇比較有特徵的文句,在搜索引擎內查重。「但是,由於文學作品是有版權保護的,目前並沒有合適的查重系統,只能使用搜索引擎。但搜索引擎排查沒有辦法發現文句重寫的作品。」遲卉說。

在通過這兩道流程之後,還會重點排查一些語言風格不常見,和作者談吐明顯不符的作品。

《無主》也接受了第三道排查,包括詢問作者並進行知識產權相關告知。「當時作者聲稱自己的靈感來自於無人駕駛。屬於完全的原創。」遲卉介紹。

她表示,《無主》的作者在最初的溝通中表示,自己知道是《無主》是抄襲,但是存有僥幸心理所以沒有告知。但在溝通中堅持聲稱自己投稿過來的其他作品都是原創。在編輯查出其他投稿作品也是抄襲後,他沒有再回應任何信息。

作者在向科幻世界上的「銀河獎徵文」欄目投稿後,會進行正規的三審三校流程,確定其符合發表標准,或經返稿修改後,最終公開發表。此後會在次年進入銀河獎評獎流程,包括「讀者海選(網絡投票)——編輯部根據投票結果提名——復審——終審」幾個環節。

科幻創作的「主題雷同」越來越少

近年來,隨着《三體》等IP的深度開發,科幻文學正受到越來越多關注。在遲卉看來,科幻文學對於「類型構思」基本上不做限定。比如時間旅行、人工智能,量子力學、外星人、機器人等。這些主題都是開放的,不同的作家對它們會有不同的演繹。

「在過去20年里,這些類型構思基本占據了科幻小說創作的絕大部分。但是在最近十年,隨着社會發展和互聯網的發展,無論是作者還是讀者,知識面和閱讀量都有所提高。因此新的構思和類型也在不停涌現,包括社會科學科幻、心理學科幻和工業科幻等。主題雷同現象正在越來越少。」她表示。

在她看來,創作的主要難點其實是如何寫短,短到互聯網時代的作者有耐心讀。以及如何寫長,長到讀者能持續讀下去。這兩種篇幅在書籍出版時代是相對較少的。

去年銀河獎揭曉時,「最佳長篇小說獎」空缺,而獲獎名單中,許多是在業內獲得較高聲譽的作者,這是否意味着科幻新人的崛起變得越來越難?對此,遲卉認為,在《三體》和《流浪地球》電影之後,優秀的新人作者以每年數十人的數量在涌現出來。

「知名作家比例較高」其實是一個誤區,因為銀河獎是一個「先發表後評獎」的獎項,因此很多新人作者在雜志上已經通過發表作品打響了知名度,成了「比較有名的作者」,然後他們才獲獎。所以在直覺里就會覺得「知名作家比例較高」,但其實他們都是在2-3年里迅速崛起的。

「科幻文學最初是『打開大門』的文學。讓讀者能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世界,獲得全新的體驗。這也是銀河獎一直以來的初衷。在近年來,銀河獎的作品主要趨勢是更加的接地氣了。作者們致力於搭建一條從普通生活到群星大海的階梯,讓大家能夠一步步走上去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澎湃新聞記者 范佳來)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