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拉拉司機涉嫌過失致人死亡被逮捕 平台應該擔責嗎?

在事發25天後,長沙警方通報了「貨拉拉女乘客墜車死亡案」的詳情。3月3日的通報顯示,司機周某春存在偏航繞道行駛,且與乘客車某某在車內發生口頭爭執。車某某將身體探出車窗外後,墜車身亡。目前,檢察機關以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批准逮捕周某春。

貨拉拉司機涉嫌過失致人死亡被逮捕 平台應該擔責嗎?

貨拉拉表示,正在持續配合司法機構對此事的進一步調查取證,全力推進各項安全整改工作。貨拉拉作為平台是否應當擔責?平台責任是否有邊界?

口角後乘客探出車窗墜亡

警方在通報中確認,貨拉拉司機周某春存在偏航問題。根據周某春供述,專案組多次實驗發現,貨拉拉APP導航路線總里程11公里,紅綠燈15個,駕車需用時約21分鍾;偏航路線總里程11.5公里,紅綠燈11個,可節省4分鍾左右。

現場勘察顯示,案發現場位於長沙曲苑路的林語路口至桐梓坡路口的中間位置,東側為廠區,西側為物流園。該路段路寬10米,路西側有路燈,當時隔一亮一,光線昏暗,人車流稀少。

受害人死亡後經法醫學檢驗,衣褲未發現撕扯破解開線痕跡,體表未發現搏鬥抵抗傷,衣褲、指甲均未檢驗出周某春基因型。屍檢結果顯示,司機周某春並未對乘客車某某有過暴力行為。

但雙方的糾紛在發車之前就埋下伏筆。通報顯示,車某某拒絕了司機周某春主動提出的付費搬運服務,身高1.5米的車某某先後15次從1樓夾層將衣物、被褥等生活用品以及寵物狗搬至車上。期間,周某春多次催促車某某快點搬東西上車出發,並告知車某某,按照貨拉拉平台規定,司機等待時間超過40分鍾將額外收取費用,車某某未予理會。最後,車某某掐點在40分鍾內將東西搬運完畢。

途中,面對司機周某春詢問到達目的地後是否需要卸車搬運服務,車某某再次拒絕。這意味着,司機只能從這趟行程中賺取車費,而無法獲取其他收益。通報顯示,該次搬家總車費51元,其中車某某支付39元,平台補貼12元。

在行駛過程中,周某春為節省時間並提前通過貨拉拉APP搶接下單業務,更改了行車路線。車某某發現車輛偏航後,多次提出並要求停車,周某春未予理睬。發現車某某起身離開座椅並將身體探出車窗外後,周某春未採取語言和行動制止,也沒有緊急停車,僅輕點剎車減速並打開車輛雙閃燈。此後,23歲的車某某從車窗墜出車外,致頭部着地受傷。隨後,周某春撥打120急救電話,並在救護車司機的提醒下報警。車某某後經醫治無效死亡。

貨拉拉司機涉嫌過失致人死亡被逮捕 平台應該擔責嗎?

平台是否應該擔責?

2月23日,公安機關以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對周某春刑事拘留。3月3日,檢察機關批准逮捕。

根據刑法規定,過失致人死亡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高級合夥人余超告訴《財經》E法,過失犯罪中,行為人對危害結果的發生既不追求,也不放任,而是應當預見而沒有預見,或已經預見卻輕信能夠避免,主觀上反對危害結果的發生。

余超分析,從警方通報來看,司機周某春提前搶單,更改了行車路線,過錯在先,車某某兩次提出車輛偏航,並要求停車,周某春未予理睬。周某春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車某某的心理恐懼。當車某某起身離開座椅並將身體探出車窗外後,周某春並為採取語言和行動制止,也沒有緊急停車。

「周某春對車某某可能出現墜車的後果是有所預見的,但或許存在輕信能夠通過剎車減速避免,最終導致車某某墜車死亡的後果,警方因此認定其涉嫌過失致人死亡。」余超說。

廣州大學粵港澳大灣區法制研究中心研究員、澄觀治庫高級研究員王凌光表示,警方通報基本排除了司機暴力犯罪的可能性,司機周某春主要涉及過失致人死亡,在刑事責任之外還可能面臨民事賠償。

貨拉拉在此次事件中也陷入輿論風暴。那麼,作為網絡貨運平台,貨拉拉在此案中是否應當承擔責任?又應當承擔何種責任?

王凌光指出,從已有信息來看,貨拉拉在司機的審核、培訓,以及軟件的功能設置上均有一定過失,對消費者未能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按照《電子商務法》相關規定,應當承擔一定責任。但對於應該承擔何種責任,《電子商務法》並未明確。據王凌光介紹,在《電子商務法》起草過程中和司法實務中,對這種情況下的平台責任存在兩種觀點:一是連帶責任,二是補充責任。

所謂連帶責任,是指責任人為多人時,每個人都負有清償全部債務的責任,各個責任人對外都不分份額、也沒有先後次序地根據權利人的請求承擔責任。補充責任,則是指在責任人的財產不足以承擔其應付的民事責任時,由有關的人或單位對不足的部分予以補充的責任。

王凌光以貨拉拉案為例分析,在該案件中,連帶責任意味着受害者家屬既可向司機索賠,也可向貨拉拉平台索賠;補充責任則為受害者家屬應當首先找司機索賠,在無法獲得足額賠償的情況下,才可向平台提出索賠要求,「目前司法實踐中不同法院存在不同理解,還屬於有爭議的問題」。

北大法學院副院長薛軍表示,貨拉拉是否應該承擔責任,需要追溯事發前平台的制度設計和管理水平,以及其是否落實平台的安全保障義務。

「比如平台對司機是否有行為規范要求,在行車途中如何處理與乘客的沖突。平台上是否有合理的投訴舉報機制,以便乘客對司機的繞路行為有所監管」,薛軍接受《財經》E法采訪時表示,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貨拉拉作為平台的管控措施並不到位,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薛軍認為,平台應當擔責,但平台責任亦有邊界,平台不應承擔無限責任,在合理范圍內履行好平台的責任即可。他指出,平台的責任邊界與規模、盈利模式、技術能力、相關的行為的風險都有關系,平台應當承擔與這些相匹配的平台義務,而在實踐中平台的責任邊界難以具體量化。

貨拉拉相關負責人接受《財經》E法采訪時表示,目前逾期完單預警及跟車訂單錄音功能已完成開發,將於近日上線,其他安全整改工作正在按照計劃推進。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