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嶺4》完全劇情攻略

  序

  亨利•達文傑特,

  地方中規模都市アッシュフィールド南方的公寓,

  在2年前,我住進了302室。

  剛開始並沒什麼不適之處,我也曾對這里的生活非常滿意。

  但是,從5天前開始……異變開始了。每晚我都開始做同樣的夢,

  然後……

  完全被封閉在302號室中……

  地鐵

  …… 傳來一聲慘叫,「這個房間到底是?」,到處都是血和銹……客廳的牆壁上有個讓人感覺極其難受的「黑印」……

  「這,這不是我的房間嗎?怎麼會變成這樣了呢……?這真的是我的房間嗎?」

  突然牆壁開始發生變異,以那個黑印為中心……從那里「擠」出一堆的「人」,慢慢向亨利爬來……

  「又是……討厭的夢……」

  亨利隨手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這以是今天第幾次了?

  「還是……不行嗎?」

  亨利放下電話剛想走出房間,卻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叫住了。「電話不是一直無法連接嗎?」他急忙跑過去拿起了電話。

  「餵……」

  「救救我……」

  「你說什麼?……掛了……」

  來到客廳。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這里的窗戶打不開了……幾天前還能很輕松地開啟的……好像是從5天前開始的……

  窗外還是跟往常一樣……一樣的街道,一樣的人群……

  亨利看到了一個紅衣女郎,她好像在等人……她進入了隔壁的地下鐵站……

  在身旁書架的角上發現了一個破舊的紙張,好像是從某本古老的書上撕下來的……

  「我有過這麼古老的書籍嗎……?」

  「他」通過「解放的儀式」築造了那個世界。

  那里跟「我們的主」所居住的世界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空間。

  也許可以說他曾經是存在於「主」的世界當中。

  那里跟「主」的世界不同,處在極其不安定的狀態當中。

  不可能存在的門還有牆壁,不定的地板,異型的生物,連他自身都無法掌握的世界……

  要是被吞入他的世界,將永遠無法脫身,求死尚且不能。

  難道主已經寬恕了他的世界嗎?

  (這一部分因為過於破損而無法讀解)

  ……還有,在這個世界中,你有必要以「輕裝上陣」。要是身帶很多物事,將會遇到不幸……

  (以下部分因過於破損,而無法讀解)

  我在身後的冰箱中拿了點白葡萄酒(武器)和巧克力牛奶,來到那扇被層層封鎖着的大門前……

  5天前,當我第一次做這個夢的那天起,

  我就被封閉在這間房子中,

  不管是電視還是電話,,

  即使大聲呼救,也傳不到外面的世界……

  我完全與日常的世界隔離了,

  無法解開的鐵鎖,無法打開的門窗……

  而且不知何故,門全都是從內側封閉的

  怎樣才能從這里脫離呢?

  [不要到外面去  沃爾特]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是?

  到底發生了些什麼……?」

  亨利從貓眼看到了隔壁的女鄰居——艾琳•加爾,她好像是來找亨利的,

  「哎呀,不好~~今天本來有個Party的,好像人不在呀……」

  「咦……?這是什麼?」亨利在門下發現了一封信

  最初的信件

  媽媽……你為什麼不起來呀?

  這時從洗手間的方向傳出一聲巨響……當亨利趕去的時候,那里已經多了個洞。

  「這……這是什麼?」

  「好像對面有人……從這里可以到外面去嗎?……」

  那個洞口看起來可以容下一個大人,可能是出於感知危險的本能亨利拿上洞口的鐵棒,爬進了長洞。

  ……前面出現了一線光芒……

  出來之後亨利坐在電扶梯的階梯上,

  「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

  電扶梯把它帶到了一個地下通道,

  「這里好像是從我房間的窗戶可以看到的那個地下鐵站的入口,但是……這麼多粗導管,以前沒有這東西的呀……」

  前面站着一個紅衣女郎……亨利跑了過去,他實在是有太多的疑問了,

  「誰?……你,你叫什麼?」

  「我叫亨利,你呢?」

  「什麼呀~你來到我的夢中,難道不知道我的名字嗎?我叫辛希婭」

  「夢?」

  「是呀,就是夢,一直一直在做……真是好過分的夢,不能早點從這可惡的夢中醒來嗎?」

  「這真的是你的夢嗎?」

  「這要不是夢的話,你能給我一個更加合理的解釋嗎?」

  「……」

  「反正,我現在想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我找不到出口……

  那~我們一起找出口好嗎?我一個人有點害怕……

  哦~~當然,完事後我會為你做能使你快樂的事情……給你的特別服務……反正這里只是個夢~」

  亨利開始帶着辛希婭尋找出口,

  在走過那個拐彎處的時候辛希婭突然開始非常痛苦,

  「等,先等一下……我,我想吐……」

  她跑進了旁邊的洗手間,我只有站在外面等她……

  這時,從旁邊的男洗手間飛出一個「狗」的屍體,緊隨其後又跑出兩只「狗」蠶食自己同類的屍體……

  當我還站在那里看傻了眼的時候,那兩只「狗」已經注意到了我這個第三者的存在……

  亨利知道自己的重擊速度比較慢,所以把它們引到角落消滅之~2個連續3下就差不多了~

  輕鬆解決後亨利進入洗手間,卻發現辛希婭已經不在了……

  在洗手間的牆壁上我發現了一個大洞,感覺和來時的洞口非常想象,亨利爬了進去……

  當亨利醒來時卻發現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

  「難道……這次又是夢瑪?……但這次卻記地非常清楚……

  還是……

  真的是那個女性創造出來的夢境呢?……

  不,這不可能,我現在變得真的有點不正常了……」

  亨利起身來到客廳,來到窗前……在不經意間發現對面大樓上的廣告牌,上面寫着一個電話號碼,555-3750,可能是抱着一點僥幸心理,他決定撥打這個電話。

  ……電話竟然通了……但從對面卻傳來一陣陣怪異的聲音……只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這個聲音絕對不屬於這個世界……

  回到客廳亨利感覺房子家具的擺設有點和以前不同了……

  他來到靠牆的一個書桌前面,他還記得這個書桌在他2年前搬進來的時候就擺在這里的了,但很奇怪,桌子怎麼斜了?亨利推開了桌子,赫然看到牆壁上寫一段文字和地上的一把槍……

  慢慢地,我小小的希望正在變為絕望,無法再繼續了……

  這堵牆,我好不容易砸到這個地步,但我現在實在是不行了……

  不管是走廊,還是窗戶,還是牆壁……好像只有這個房間存在於異次元當中。

  到最後艾琳也沒發覺……

  亨利發現牆壁上有一個小孔,他忘了進去……竟然是隔壁艾琳的房間,

  她好像在打掃房間……

  這時電話響起來了~

  我回到臥室接起了電話,伴着急促的喘息聲,亨利聽出是辛希婭的聲音

  「……你上哪里去了……

  快……快來救我……入場費的話我這里有……」

  亨利穿過洗手間的洞口,來到了剛才那個地鐵站的世界。

  在一個酷似辛希婭的人體模型的手上拿到了入場費用後,趕往地鐵站入口。

  通過入口處的樓梯往下走……牆壁上開始擠出一些變種「人」,就好像這幾天每天都在做的那場夢中的情形一樣……還是救人要緊,亨利從右手邊的樓梯來到了月台,也發現了正在拚命求救的辛希婭。亨利到車頭處按下控制開關放出了被關在車廂中的辛希婭。回到月台卻發現兩邊的門都上了鎖,只有帶着辛希婭橫穿幾列車廂來到了對面的月台。

  逃過窮追不捨的生物,終於進入了盡頭的門,但辛希婭又不翼而飛……

  亨利爬上梯子來到從中間的通道來到另一個月台,這時從廣播中傳來辛希婭的聲音,

  「亨利!我找到出口了!……快……快到檢票口那里來!那傢伙……那傢伙快來了……啊!!!」

  收拾掉這里的5條瘋狗以後搭上了那個通向檢票口的自動扶梯。

  進入房間……里面一是一片血泊……滿身是血的辛希婭倒在地上……

  「你……你沒事吧?」

  「這……這應該是夢吧……應該是……我昨天喝多了吧……

  沒能為你做能讓你快樂的事情呢……

  我……我是要死了……是嗎?」

  「沒事的,這只是一場夢……沒事的……」

  一個臨死都不失幽默的成熟女性……她不可能接受這種死亡……她無法瞑目……

  外頭的警笛聲將亨利吵醒……

  「……辛希婭……

  外頭可真是吵啊……」

  亨利起身來到客廳,這時傳來收音機的聲音

  「警部,得快點把這個女人送往醫院……」

  「別在那里磨磨蹭蹭的,趕緊把她帶到救護車上!」

  「但是,您看他的胸上還可寫有一串數字,這難道是……」

  「……」

  誘惑的銘版

  在地下鐵世界中入手的銘版。

  上面刻着「誘惑」兩字和一位女性的圖案。

  孤兒院

  來到門前,從貓眼看到的外面牆上那兩道鮮紅的手印,上面8個下面8個,多出來的那個手印,感覺是那麼的明顯……他低下頭發現門下又夾着一個新的紅色信件……

  紅色信件 4月8日

  現在雖然已經不存在了,但那個教團的精神卻的確存留了下來並繼續着。

  現在在那個鎮上仍發生着一系列的奇異事件。

  我現在正在調查那兩個人物。正確地說應該是一個人物,我終於已經到了即將可以觸摸到事實真相的地步。

  4月8日

  亨利來到了洗手間,發現那個洞穴比以前大了……他決定下去探個究竟……因為他要離開這里!

  這次亨利醒來時,他坐在一個草坪上,

  一直向前走,進入盡頭的鐵門。在倉庫門的旁邊,發現了第4個傳送點,且再回去瞧瞧吧。

  是門鈴!的確是門鈴,門外是艾琳!

  亨利敲着大門喊了起來

  「快救救我!!讓我從這里出去!!」

  「真是奇怪呀……這個房間……」

  「怎麼了?」

  「從這個房間,老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呀。

  里查得先生,從你的房間你看不到什麼嗎?」

  「嗯……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住在這里的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其實我也只知道他的名字和相貌而已……」

  「那我去叫管理員來看看吧。」

  「好的,拜託你了……」

  「不行……從這里再用力地敲門,聲音也達不到對面去呀……」

  亨利再次來到野外,進入傳送洞旁邊的門。

  這里好像生產着什麼東西,路旁的鐵桶中都盛有很多散發着惡臭的廢棄液體。

  亨利一直往前走,發現前面有一輛綠色的轎車,轎車的引擎還沒有關,控制席側的車門也是開着的。

  座席上凌亂地散放着各種東西,亨利發現其中有一個紙條上寫着一些非常奇怪的文字。

  久違了的塞連多菲爾,我又來到了這里,

  這次會不會跟惡魔相遇呢?

  但每次來到塞連多菲爾這個了不起的地方,我就感覺好渴……

  加斯帕

  加斯帕的備忘錄

  やたら調查男所說的,但,還是,不是很清楚,

  「家是中間的孤兒院

  湖在西北

  所以,那對面就是東南」?

  やたら調查男所說的又一件事情,讓我更加搞不清楚

  「拿着挖出來的鑰匙,你就無法回去。

  但是,關入一回箱中,再回來就可以了。」

  再往前走不遠處,亨利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石頭,下面坐着一個人。

  當發覺亨利走近的時候,那個人就滔滔不絕的說起話來……

  「你……你也是為……為了調查這塊石頭而來的吧……,

  上……上次也有一……一個叫や……やたら的男人來找……找過我。

  因……因為,這個石……石頭,是我最先發現的,

  在ネイラィブ時代的時……時候曾……曾被稱為ナッキホーナ,

  它被利……利用在與死……死者交談的儀式當中,

  就……就是說,他……他們也是使……使用聖母之光來利……利用這塊石頭

  我說的他們是……是指,在……在前面的奇怪建築物中進……進行奇怪活動的教會,

  以……以前,好像是到……到處召……召集很多孤兒,做些什麼事情的樣子。

  是……是不是會讓你,情緒澎湃啊……這個石頭……

  一頭霧水的亨利,決定不再這里浪費時間了,他繼續往前走,到了剛才那個結巴男所說的「奇怪建築物」。旁邊有傳送洞,且先回去看看……不知道管理員來了沒有……。

  回去後通過貓眼望去……天,好打一個眼睛,原來是對面的里查德先生……

  等他走後,我又來到了野外,因為中間孤兒院的門進不去,那就決定先到紙條中曾寫到的「西北方的湖」吧。

  亨利通過右上方,這里擺放着很多不知所用的金屬材料……不知道跟外面那些看不懂的奇怪文字有些什麼聯系……。

  美麗……同時又可以感到一點悲傷的湖,

  サイレントヒル的トルーカ湖……

  這里又有一個傳送洞,回去後回來一次地上竟然多了一包療傷藥,拿上以後感覺這里已經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了,以原路返回吧。

  接下來,前往左上方的門,進入那扇大門以後,竟發現里面站着一個可愛的小男孩,

  「小朋友……你一個人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呀?」

  這時剛才的結巴男又出現了,他見到小男孩好像見到一個惡魔……

  「你……是你……

  快開始了……第三啟示錄……開始了……

  恐怖的事情……やたら調查男所說的,

  那個恐怖的事情……就要開始了……」

  小孩是被結巴男那瘋樣嚇着了嗎,頭都不會就跑掉了。

  等他們都走了後,我才發覺這里好像是個墓場,可能埋葬着教會系人員的屍身吧……在個別墓碑當中還寫着一些奇怪的文字,

  不要踏到那里,在主的憤怒下,你的家將化為地獄。

  不要踏到那里,在聖母降臨的恐怖下

  你將無法回頭……

  孤兒院 希望之家 在那里有希望……

  當亨利走到那口,從地低下被挖出來的棺材處時,發現棺木上寫着「11121」的文字,且先記下吧。

  墓場盡頭的門是鎖着的,只好回到孤兒院,發現那個結巴男站在「希望之家」的門口。當我走近時,他又自言自語了,

  「這……這個門是進不去的,

  但……那……那個叫やたら的男……男人,曾……曾給我一樣東西……

  我……我可以,送……送給你……但

  但……我好……好渴,

  我……我想喝,巧……巧克力汁……」

  咳~~沒辦法,想起冰箱里好像還有一灌巧克力牛奶……就給他吧。

  ……

  「啊……!真是爽啊……

  給……就是這個,上……上面還……還寫着很多鬼……鬼東西……」

  「刻有血字的手工鏟

  上面用血跡

  「寫着在家和湖結合處的相反處,

  伸向地面的手,手抓着的地面的下面……」

  通過孤兒院左下的門,再通過幾個好多變異體的小道,終於發現了那棵根部伸出地面外的樹。用手工鏟挖開地面,下面果然有一把鑰匙。上面也寫有一些奇怪的文字……

  錆與血的鑰匙

  上面寫着

  「付着錆和血的鑰匙。

  它的所有者將永遠的繼續着徘徊」

  這是亨利終於明白了那輛綠色轎車上的備忘錄內容中的含義。

  他回到原來的世界,把鑰匙放入箱子中,這樣再來到森林後,

  就可以順利到達中間「希望之屋」的地方。

  然後再從這里的傳送洞回去把箱子中的鑰匙拿回來。

  用錆與血的鑰匙進入了希望之家,里面好像剛發生過些什麼,地上一片狼藉。

  在房子左上方有一本書,但書已經殘缺不全了,

  大部分的內容已經無法解讀了。

  只剩一小部分的內容可以讀出來,

  #第2啟示錄#

  主曰,汝以白的油與十的心之生血一起,奉納自己的血。

  這樣,就可以從肉的拘束中解放,

  不受兩位之國的力量。

  從虛無與暗黑中產生憂郁,

  在絕望中被選為賦予智慧者。

  #第3啟示錄#

  主曰,汝回到,以來自罪惡的誘惑而漸漸變大的起源。

  汝在無智慧惡魔的監視下,

  汝必將度過混沌的時光,

  汝應並列4個贖罪。

  這樣回歸之路將會打開。

  經典的片段。

  這時門中開始傳來一陣陣痛苦的哀嚎……是傳自亨利後面的那扇門中。當拿上們上的銘板後……

  「我……我終於見到了……

  ……やたら調查男所說的惡魔……」

  結巴男被活活的燒死……胸口又是一排的數字……「17121」……

  起源的銘版

  在森之世界得到的銘版,

  刻着「起源」的字樣和一個嬰兒。

  水塔

  「在這里插播一段新聞,

  今天在サイレントヒル的森林中發現一具三十歲左右死者的屍體,

  屍體上殘留着17121的數字,

  警方認為這是一起謀殺事件而開始了調查,

  據警方透露,這個案件可能與7年前的那起連續殺人事件有一定的聯系……」

  亨利被一段插播的新聞叫醒,他起身來到客廳。

  這時門鈴又想起來了,然後就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亨利趕忙來到門口從貓眼望去,是里查德把管理員叫了來,

  「我是管理員,

  亨利!你在里面嗎?

  「你快幫幫我,這個房子真的有點不對勁呀!」

  「咦?里面沒人嗎?」

  「這到底是怎麼了!!」

  「奇怪……鑰匙哪里去了,明明在這里的……

  但里面好像還真的有點奇怪的聲音呀……

  說起來,那時也是這種聲音……」

  亨利來到衛生間,發現洞口真的在變化,它又大了一圈。

  而且,偶爾還有小孩的聲音傳過來……

  進入長洞,這次來到了一個類似牢房的地方,不時傳來有人在叫喊

  「放我出去……我,我會被那傢伙殺了的……快放我出去……」

  亨利在一樓的一間牢房中看見了這個人,他被人關在牢房中,想救他現在也無能為力,先到別處去轉轉吧。

  1樓也有幾個房間沒有上鎖,

  這些房間的牆上寫着很多小孩的字跡

  就是中間那個房子,我們一直被里面的人監視着!

  在通道的地上發現一張髒亂的紙條,

  探檢的備忘錄

  終於從獨房中出來了,真是幸運。

  因為好不容易才出來,為了不被發現還是探檢了一番這個建築物

  最讓我恐怖的是地下1樓。東北方有一個廚房,但那旁邊好像就是處刑房間。那個房間只有輸入一些數字才能進入,況且里面又暗看不到數字鍵盤,還是放棄吧

  我不想再被人一直看着了。

  監視員的日記

  監視室只有通過獨房中的死體處理用洞穴才能到達,1層和2層有洞穴的獨房門是無法從外面打開的。

  因為建築物的老化,一些獨房的門已經無法再打開了。但為了不讓其他的孩子看到死體處理,門打不開未嘗不是件好事。

  但因為這樣,我們也只能通過3樓的洞穴才能到達地下1樓,帶來得不便是可想而知的。況且要想打開電燈也只能到3樓去。

  亨利來到一個有傳送洞的房間,還是回去看看吧。

  果然,門口又夾着新的信件。

  我的直覺告訴我,危險正在向我逼近。

  以前也曾感覺到這種恐懼,但沒一次像這次這麼強烈過。

  應該說是來自本能的恐懼吧……

  要是在我身上發生了什麼意外,

  為了,估計是以住進這個房間的你,我留下以下的話語。

  我現在正在調查7年前的事件,那次10日內被殺害了10個人。被殺的人雖都是各式各樣的,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屍體上的某部位上都以被殺害的順序留有01121,02121,03121,04121,05121,06121,07121,08121,09121,10121等字樣。

  犯人的名字叫奧爾塔•撒利班

  赤之日記 4月4日

  回到牢房後,先進入左邊那個門,利用出門口的樓梯到B1,再從那里一直下到B2的水車的房間。

  通過B2的旋轉階梯亨利拿到了水牢之鑰匙。進入小門,里面好像是類似發動機的東西,但現在沒有工作。雖然下面還有一扇比較大的門,但這個門暫時是打不開的,反正得到了「向水牢外的鑰匙」還是回去吧。

  向水牢外的鑰匙

  放置於地下2層的水車房間的鑰匙。

  寫着「上」的字樣。

  關於水車的文章

  要想開啟3樓獨房的電力,就必須回轉這個水車。

  注意事項是,讓水流只在水車的一側流過。

  當然在此之前打開屋頂的水門。

  亨利來到1樓傳送洞房間,用剛剛那把鑰匙可以開啟剛才無法打開的那扇門。到了外面以後一直沿着長道往前走,再打死沿途的幾只蚊子,就來到了一個門的旁邊(兩邊是向上和向下的階梯)。

  先進入那扇門,里面也有幾個房間可以進入。牆壁上也是有很多小孩子寫的字。

  我經常觀察着監視窗口,里面有時也會有足音,有時也有人影在晃動……

  牆壁上……好像也不是大人的字跡,

  鼻涕 呼哧呼哧長長的長長的~~

  牆壁上……寫着些什麼東西……又是小孩子的筆記,

  不好!被發現之前我得趕緊把它洗掉……

  剛才那是……影子動了!被看到了嗎?

  牆壁上……

  天才少年的我,終於解開了這個監視裝置的迷,那就是光和水!

  繞一圈出來以後先直接上到頂樓去,開啟那里的水門,然後踏樓梯來到三樓。

  在3樓轉了一圈後,發現有幾個房間都有通向下面的洞穴,但只有一個是可以一直掉到地下1樓的(那個床上有血跡的房間的洞穴是絕對不是)

  跳下洞穴,一直跳到地下1樓,樓下是那幾只用手走路的笨鳥,先躲一下吧。從里面那扇門來到水塔中心部分。爬梯子來到1樓監視室。

  1F監視室報告書

  建築物的進一步老化使得很多房間的門都無法打開了。也就是說,里面的孩子們再也不能到外面去了。但這些事情即使不讓他們知道也無所謂。

  雖然門不能打開,但我還是能看到他們衰弱下去的樣子。他們漸漸地不能進食,不能洗漱……然後成為散發着惡臭的「塊」……

  對這些死體的處理方面,我們採納了一個機師的建議,從地下開始打洞。這個建築物的地板可以旋轉,因此可以將有死體的獨房和獨房上下連接,而不讓其他的孩子們發覺。

  追加:

  所長,是不是想去廚房深處的拷問室而坐立不安呢?我察覺到了。但您注意到了嗎?

  床上有血跡的房間一樓有一間,2樓有一間,3樓有一間,聽說將這些房間縱向地連接起來就可以了。

  沖窺視口看到1樓的床上有血的房間是在牆上紅色標記處的右邊第2個

  然後用樓梯上到2樓

  2F監視室報告書

  獨房的亮度對於監視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在3樓照明原來是作為探照燈而購入的。這個探照燈是在受到攻擊者進攻而引起的停電時,為了自我發電而設計的。

  發電是用在地下的水力發電。為了讓光線照遍1樓和2樓,就要利用為了處理屍體而開的洞穴。這個建築物的地板可以旋轉,所以要是把全部的洞穴都聯結在一起,就能把光傳播到全部的樓層。定期執行這項操作,也是為了讓孩子們更深刻地意識到「他們正在被監視着!」

  追加:

  所長,旋轉這層中間的方向盤就可以旋轉下面的獨房。只有一樓是無法旋轉的。

  將2樓和3樓有血跡的床的房間,對上1樓床上有血跡的房間,那就OK了。

  順便提一下,從這個房間的窺視口可以看到下面的情況,應該是很容易的吧。請所長也務必嘗試一下。

  最後請注意不要忘了要打開屋頂的水門。

  擺脫了所長。

  在這里用窺視口看到床上有血的房間在紅色標記的右邊第3個,所以要旋轉方向盤左一次,跟一樓的房間對上。然後到3樓,

  在這里可以得到重要的密碼,

  暗證番號的備忘錄

  這個月去往廚房里處的暗證番號是0302,請多多關照。

  從窺視口看到床上有血的房間在紅色標記的左邊第3個,所以要旋轉方向盤右轉3次,當轉到1次的時候,樓下那個人所在的房間轉到沒有上鎖的房間。他也終於獲救了。

  這樣當血床對好後,F3的燈全部都亮了,當亨利從樓梯下去後,看到剛剛獲救的那個男的跪在一個小孩面前哀求些什麼……亨利也看出,這個小孩就是在孤兒院森林見到過的那個小男孩。當我走進時小孩已經丟下跪着的男人遠去,那男人一直望着小孩的背影,眼中充滿了恐懼……

  我走過去用手拍了一下那個男人的肩膀,他竟然嚇了一跳,急轉過來,

  我問他

  「那個小孩是誰?還有,你又是誰?」

  「那個孩子的名字叫沃爾特•撒利班(!)

  我是在孤兒院做監視孩子們的工作……阿……我叫安德魯•德賽羅。

  ……那里雖然表面上是孤兒院,

  但實際上卻是舉行儀式的據點。這種儀式從古代開始就在這個鎮中廣為流傳。

  那個孩子,沃爾特,他過於接近了……特別是經典中的「聖母的降臨」,

  真是可怕……太可怕了……他……他太可怕了……」

  然後直接可以從F3的房間跳到地下一樓地圖中東北角的房間(kitchen),在那里得到「監視的銘版」,光線照亮了這里通往處刑房的門,可以鍵入上面得到的那個密碼「0302」,然後進入。

  里面好多的刑具,亨利看到了剛剛那個安德魯•德賽羅……

  但他現在卻只是一具屍體……,襯衫上寫着一串數字18121……

  監視的銘版

  水牢的世界中得到的銘版,

  刻着「監視」的字樣和一隻眼睛。

  建築林立的世界

  亨利從床上起來,來到客房。

  洗手間怎麼有這麼大動靜?好像水龍頭壞了……

  到了洗手間,那個洞口果然又變大了,

  而且里面開始傳來女人的哭聲……

  且先等等,門口好像有點東西,先到門口看看。

  從貓眼往外望去,外面是鄰居艾琳和管理員。

  「管理員先生,這個房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剛才我本來想用鑰匙打開的……

  但這個門好像用什麼東西從里面定住了,

  算了……這種事情也不用大驚小怪,偶爾也會發生的,」

  「也會發生……

  以前也發生過?你是說以前住在這里的客人嗎?

  「……不只是這個……

  是這個公寓本身就有點……」

  「啊~~請別這麼說啊~~」

  「反正,我已經把傳言的「備忘錄」放在他的門下面了……

  最好別把這些事情過於放在心上,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你所無法理解的事情呢……例如我房間那個放肚臍的箱子……

  最近有點開始發臭了,那味道真是讓人受不了阿~」

  「那個……放肚臍的箱子?」

  「……呃,只是我自言自語,你不用在意……」

  「……但這奇怪的聲音……」

  在門下又多了一個信件,

  赤之日記 7月23日

  我得到了一個可以有效封印犧牲者的物事。對於無法死去的犧牲者來說,它有非常地效果,也曾經救過我的生命。這把劍現在插在孤兒院森林的一塊巨大石頭上。用一塊印有類似咒語圖案的木板將劍的雙刃夾住,再以那個木板為軸做一個正三角形的木架把劍固定下來。作為武器是比較重了一點,但其光芒卻好像能與什麼東西發生反應,而發生變化。也就是跟犧牲者們的力量發生反應,在光芒提升的時候絕對要抓住這個機會,要不會被彈回來的。擁有這種能力的劍據我所知只有隻有5把,每一把都是極其貴重的東西。

  進入洗手間的洞口,這次的世界是一個林立着眾多建築物的地方。

  亨利起來後看到身後就是一個傳送洞。

  發覺自己身上帶了不少東西,還是回去放放東西吧~前面好像說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最好是「輕裝」……

  再次來到這里,通過長廊,

  不知從何處斷斷續續地傳來槍聲和叫喊聲讓人毛骨悚然……

  到了一個平台上,出現新怪物了,這怪物雖然長了兩個頭但IQ肯定不會超過1,打死後延樓梯下來……

  一陣慘叫,竟從上面掉下一個人來……這個人亨利認得,就是那個在同一公寓里的理查德。

  「啊喲……#的……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是誰?(用搶指着亨利)

  ……原來是人類……

  你……我好像見過你……

  你是住在對面的……你叫……」

  「我叫亨利」(亨利伸手要想跟他握手卻被對方無視)

  「我住在207號房間,我叫理查德•弗萊因

  我們這到底是怎麼了?

  那個洞,還有這像個地獄的地方……

  既然你也在這里……

  看來那個公寓還真是有點邪門啊……

  說到公寓,那傢伙身上也發生了些事情啊……」

  「那傢伙?」

  「以前住在你那個房子里的人,後來失蹤了,記得他叫加納里斯特。

  不管怎樣……

  我要盡快離開這里了,

  你也不要在這里悠哉悠哉的了,會死掉的喲」

  「等等。

  多留意小孩子……」

  「嘿……」

  他好像很不以為然……

  這個光景……這個大廣告牌~這些好像都在哪里見過……這里到底是……

  進入那里的門,亨利來到一個房間,因為入口處的兩個門都打不開,直接到了廚房。桌上還有好多吃剩下的食物,桌下躺着一個人,好像還沒有完全死掉。

  他的腹部插着一把類似於劍的東西,從形狀上看來,很像在《赤之信件》里提過的那把劍。那個「人」的手上還抓這一把鑰匙。

  順便踩「他」幾腳後一並拿走吧。

  用這把鑰匙可以打開另一邊的門,進入後一直往下,到下面來到類似體育用品倉庫的地方,這里有不少可以用的「武器」,拿了根棒球棒和高爾夫球桿後通過這里的傳送洞回家看看吧。

  回到家,打開客廳門就可以聽到敲門的聲音,

  咳……這次又是誰呀?

  從貓眼望過去……

  外面沒有人……只有一排的紅字

  ——下次應該輪到你旁邊那間房子了——

  回到另一個世界後,往下走兩層,來到寵物店。真是名副其實的寵物店,還真有不少寵物,打掉後在貨架上拿到一把鑰匙。這個鑰匙估計就是剛才樓上打不開那扇門的。

  從那扇門進入後一直往下跑,跑到盡頭可以從那里的電梯直接到倒數12層。

  在電梯里看到了剛才的理查德,他正用搶指着那個小孩……那幅德性,看來真一點不把我的話當回事呀……

  「剛才說的小孩……可能就是指你吧,

  你也是那個公寓的住客嗎?

  恩……你……你跟那個以前經常偷偷摸摸地往我家這邊偷看的小雜種長得很像。

  你,快說,這次又幹了什麼壞事了?

  餵!你別跑,站住!」

  電梯到達後亨利從那里的鐵梯來到樓下,通過那里的房間來到一個滿是怪物的街道。不用試,這里的門都是打不開的。進入盡頭的門,到了一個上面有個大風扇的房間,進入另一邊的門後,來到一個酒吧。里面一個人的沒有,但在桌子上得到了一個看起來頗具殺傷力的武器——大斧頭!

  櫃台上還有一張紙片,

  酒保的備忘錄

  店長說這次的密碼是這個店子電話號碼的後4位數字。但屋頂上那個大大的廣告牌上就寫了這里的電話,即使在外頭的大街上也能一覽無遺……這樣沒問題吧……

  原來這里就是從家里的窗戶可以望見的那個有廣告牌的大樓阿,正好旁邊有個傳送洞,安全起見還是回去看看吧。

  回到房子,想起剛剛寫在門外的那段話……

  看到艾琳沒什麼異常,這次應該是在看恐怖片……好像一點沒感覺到即將來臨的惡夢……

  到門邊,發現又夾着一張新的信件,但這次的信件因為滿是血跡而一個字都看不見了。只知道這個是「管理員的備忘錄」……

  難道是剛才管理員在外面放的那個嗎?

  回去輸入那幾個號碼(3750),剛出門就聽到一聲慘叫。

  不用想,肯定就是那位理查德先生。

  沿樓梯一直上樓,途中會遇到兩個「飛行物」,但它們的腦袋總沒有鐵板硬,不用理他們盡管往上跑就可以了,

  到盡頭有一扇門,這……這是公寓的207號室的門……

  門上嵌着一個金屬板是《混沌的銘板》。

  之前每次拿到這種銘板,里面總是不會有好事情發生……

  果然……理查德被定在一個電椅上……亨利也知道想從那個接通了高電壓的椅子上把他救下來,以是不可能的了……

  他七孔已經開始流血,額頭上印着19121……旁邊就是那個孩子……

  哪……哪……是……什……麼孩子……

  他……他……不是……孩……子

  ……11121的……男人……

  混沌的銘板

  建築亂立的世界中得到的銘板。

  刻着「混沌」的字樣和一個比較抽象的圖案。

  「里」的世界

  警部……又是一個屍體……

  這次是頭上刻着……19121,

  很像當年那起案件……但,但是撒利班已經死了呀……

  只是模仿犯嗎……?還是……

  又是被這種討厭的新聞吵醒……

  亨利來到客房,從貓眼望出去,果然,對面的牆壁上多了一道手印。

  來到洗手間,這次洞變得更大了,而且越發接近正圓形。

  洞的周圍還多了些像魔法真的東西,

  ……亨利感覺這好像在哪里見過……

  可以肯定的是,這肯定不是出自人類之手。

  亨利爬入洞口……

  當亨利醒來的時候,他躺在一個公寓的走廊上,

  這公寓……不正是他自己的公寓嗎?

  在昏昏沉沉中依稀看到一個長發男人在敲303號室的門,不等里面的艾琳回應(或者是根本無法回應),他就走掉了……

  亨利爬了起來,先在這里走走吧。先進入後面的301室,在里面的桌上有一張紅紙,上面什麼都沒有寫……暫且拿上吧。

  在里面的房間里看到了一本敞開的雜志,

  約瑟夫的記事

  #孕育着絕望的「希望之家」#

  「希望之家」是位於塞蓮多希爾郊外的兒童養護設施。但在其堂皇的名字背後進行着的確是對小孩們的虐待和洗腦。

  運營着這個「希望之家」的是一個被稱為「4S」的慈善事業團體「Silen Hill Smile Support Society 」。確實,「召集無家可歸的孩子們,並養育他們」是一件很了不起的慈善事業,這一點誰都承認。但是,其真正的姿態卻是邪教集團,給於孩子們的也不是正常的教育,而是自己那些歪曲的教義的話,又會怎樣呢?

  住在「希望之家」附近的史密斯(譯名)是這樣說的。「每到夜晚,就會從設施那邊傳來奇妙的祈禱聲和(孩子們的)悲鳴,我也曾前去抗議,但還是被趕了出來。」

  我也曾想確認「希望之家」的真態而前去取材,但也被他們拒絕。

  沒有過任何的回應,連張照片都不允許拍。

  去取材的途中我在「希望之家的」的附近,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水泥圓筒形建築。據說這個建築物也是設施的一部分。

  但附近誰都無法回答我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不覺得那是一個正常的兒童教育設施所必需的。那可能對他們來說是一個監獄,也是教會。

  運營着「希望之家」的這個叫加爾多宗教的團體,他沒有獨自的名字,在當地只被稱為「教團」。這個教團雖從很久以前就紮根於塞蓮多希爾,但卻也顯露出其諸如「選民思想」等等的過激信仰,也就是說也不排除其危險的一面。

  我打算繼續對「希望之家」和教團的調查。

  「將真實獻給人們」,為孩子們指明正確的道路——我相信這是我輩的義務。

  約瑟夫•修萊巴

  拿了106室信箱的鑰匙和105管理員室的鑰匙後從301室的傳送洞回到家,傳來一陣移動鎖鏈的聲音,難道……?!

  ……原來不是傳自這個房間……

  亨利在門下又發現了紅色的紙片,

  數字的迷解開了。

  「01120」是「01/21」,也就是1/21。

  他,沃爾特想殺21個人……!?

  但這個計畫未完成就告結束。

  因為他被作為,所殺死10人中的第7個和第8個,也就是比利/米拉姆•羅卡因兄妹的凶殺嫌疑犯而被警方逮捕,後在拘留所的獨房中自殺。

  順便一提

  所謂「沃爾特•撒利班」事件是事後才發覺共計有10人被殺害之後而開始流傳的名字,當時這個案件也震動了整個世界。

  這里給我們留下的迷有兩個

  其一,凶殺的動機。

  其二,為什麼只達成了一半的目的就自殺了呢?是因為他的神經已經處於瘋狂的狀態……?還是……

  5月2日

  看完,還是有點擔心隔壁的艾琳……臨走前還是看看吧。

  她在房子里走來走去,好像也沒什麼異常……

  來到「里」的世界,當經過302號室(也就是亨利的房間)時看到一個孩子在敲他家的門……但當亨利走近的時候,他就消失了……

  亨利將剛才在301號室得到的紙條夾到302號室的門縫當中,也許從那邊的世界可以看到里面的內容……

  從301室的傳送洞回來,果然發現有一張紅紙夾在門底,

  在4年前,突然有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來,讓我整日顫抖不已。那是從刻有「12/21」的屍體被警方發現的時候開始。那是具已經死了6個月的屍體。沃爾特是在7年前,也就是自那時4年前就已經自殺了。警方認為是「第2沃爾特殺人事件」而進行調查。

  但也是從那時開始,我就感覺被什麼東西所束縛着。

  5月14日

  通過貓眼,看到門外站着一個長發的男人……他在往這邊看着,難道他可以看到我……?

  「是剛才敲門的男人嗎?難道他就是下一個受害者嗎……?

  還是……不會吧……」

  回到「里」的世界,通過盡頭的門來到樓梯間,看到剛才那個長發男人坐在樓梯上。看到亨利走近,他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但也好像是在跟亨利說話……

  「……這是加爾濱小姐賜給我的……

  那時還比我小的她,

  拉着母親的手……她好像很幸福……

  這個東西給你吧……」

  他把手上的洋娃娃送給了我。

  有兩把沒用過的鑰匙,去用一下吧。

  先到一樓大廳,打開旁邊信箱的鑰匙。

  親愛的瑞秋……

  麥克

  里頭還有大量麥克給瑞秋的情書……

  這次該用第2把鑰匙了,來到管理員室(105),這里也能找到一張完全的紅紙和只有一半的紅紙。在這里也能得到樓上各房間的鑰匙(只有303室除外)。

  牆壁上還有一段筆記,

  護士瑞秋的拾到物

  是他戀人……麥克的嗎?

  ……和拿着的損壞部分組合起來還給302室的約瑟夫先生。

  既然有鑰匙了,開始在公寓里轉轉吧。

  106室。

  電話旁邊寫着「將成為我親愛的人的號碼」,好奇心起,還是撥撥看吧。

  自電話接通後,就開始傳來公寓中哪個房間的電話鈴聲。所謂「親愛的人」原來也住在這個公寓中阿。

  旁邊有一件護士制服,上面寫着「瑞秋」……

  房間里開始出現敵人,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出去吧。

  接下來來到102室,在房間的冰箱中發現一件滿是血跡的牛仔褲,里麵包著一隻死貓……在牛仔褲的口袋里又有張什麼都沒寫的紅色紙條。

  到三樓將得到的紅色紙條放到302室的門縫中,再回到原來的世界看看到底寫些什麼吧。

  我撿到了303號室艾琳房間的鑰匙。本來想馬上還給她的,但她好像不在家的樣子。過會兒交給管理員吧。

  5月20日

  弄丟了艾琳•加爾濱房子的鑰匙。得趕緊找到還給她。

  阿~~~現在可以想到的地方只有……

  (從這里開始下面已被撕掉)

  對了對了,那天因為突然開始劇烈頭痛,而倒在床上了。

  也許就掉在我的房間_____302號的寢室_____的床附近。最近開始經常頭痛了,以前不是這樣的呀,真是痛苦啊……

  5月22日

  看完就到「里」世界的203室,繼續轉轉這里吧。

  在房間里有個扔下的沾着血的襯衫……里面好像還有一個紙條……又要回去一趟了……

  然後是202室。

  原來電話是打到這里的呀,被「高人氣」瑞秋看上的男人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呢……

  亨利一接起電話,對面就掛掉了……

  到房子里轉轉吧。房子的主人好像是位畫家,房子里擺滿了畫。

  第一幅上畫着兩個大人和好多小孩子,

  備忘錄上寫着

  「206——

  再這樣吵,連覺都睡不好了,況且另一邊又是理查德(上一個受害者)……」

  下一幅畫着一位護士小姐,

  「106——

  我所深愛的她……最近正被一個傢伙糾纏而煩惱」

  畫着一位看起來很有福氣的女性(也就是胖)

  「204——

  每次都看到她在吃些什麼東西。要是我的她也向她那麼喜歡作料理的話……」

  畫着一對老夫婦

  「304——

  總是很善解人意,且慈祥的一對夫婦」

  畫着一個抱着貓的女性

  「102——

  因過於在意對貓的感情而逃婚。

  後來貓死了,發出一聲長嘆……滿可憐的,」(難道是剛才那隻冰箱里的貓?!)

  畫着一個喝着酒的男人

  「203——

  因為酒而脾氣暴躁,這一點可以原諒,但每天都這麼吵……真是無法忍受」

  畫着一個拿着搶的男人

  「101——

  槍械愛好者的他,因為對貓過敏而整天咳個不停」(記得他隔壁就是那個喜歡貓的女人……)

  這個應該就是那個理查德了……

  「207——

  因為隔壁的孩子和附近幾個小孩,而經常暴跳如雷,但有一次把麥客拉進屋子把他的衣服剝光了,真是我輩中的英雄……」

  畫着一個看着雜志的男人

  「301——

  這個色狼,看他那幅德性」

  這……好像是管理員……

  「105——

  管理人的山德拉托多

  他好像一直以為瑞秋是麥克的女友。」

  這個男人應該是在玩電視游戲……

  「205——

  真沒想到一直都很內向的他會有這種興趣。在麥克被理查德修理的時候他在旁邊用錄音機錄音……」

  將剛得到的紅紙放置在302室的門口,然後再回「原來的」世界。

  這次的紅紙上已經沾滿了血……

  ……瑞秋……

  ……我……愛……

  我……總在窗口…看……你……

  ……麥克……

  到「里」的301室發現了一篇日記

  在數月前給我一本很罕見雜志的鄰居約瑟夫,他好像每天都很忙。本來約好還有什麼比較罕見的東西會再給我的,但從幾天前開始就沒怎麼理我了。

  他好像是哪里的記者,但好像一直都在調查些什麼東西。但最近的樣子總有點怪怪的。一直關在屋里,從屋里還總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

  麥克的日記

  7月1日 麥克

  啊啊,我親愛的瑞秋,

  這個紅色的紙條是什麼呀?

  我還以為你給我的答復呢……

  不,也許是寫在便簽那里,但……

  和衣服一起被那傢伙拿走了。

  來到205室。

  桌上有個錄音帶,好像可以用亨利房間里的錄音機放出來。上面寫着「被扒掉衣服的麥克」

  在椅子上還可以撿到左輪手槍!

  轉得差不多了……就303室沒進去過了……還是回去拿303的鑰匙吧。

  回去以後先聽聽剛剛得到的磁帶吧。

  哼……跟我作對……你還早10年,向你這種人這樣才最適合你,

  真是難看的衣服,誰想要就拿去。

  我……我……

  這個用來包那孩子的屍體

  正好合適,

  哦!另一方就讓我來吧……

  你……你這……

  你又來偷窺……

  向你這……種……還……乳臭未乾……

  滾……滾回家去……

  後半段的內容跟「修理麥克」好像沒什麼關系,但因為雜音太大了~都聽不清楚……完事後來到臥室,果然床的左邊有一把帶着寵物鏈的鑰匙……這應該是艾琳小姐房間的。

  到「里」世界的303門口,還沒進去就是一聲慘叫……難道……?!

  背上的20121……艾琳倒在血泊當中……前面還是那個小孩……

  但艾琳的話卻讓亨利疑惑不解……

  ……小孩兒……謝謝你……

  你……找到媽媽了嗎?……

  這里……很危險……

  請快點走……

  艾琳回頭看了亨利一眼,就那麼倒下了……

  這一切真的是太離奇,太殘酷了……亨利再也站不住……

  跪倒在地上就不省人事……

  病房

  第2天起來就聽到警笛聲……應該是艾琳的……

  看看隔壁房間看看吧,

  發現里面的那隻兔子竟然轉過頭來,還指着這邊……

  到門下夾着一張奇怪的紙(好像是什麼護符的樣子)和紅色信件。

  我沒有自信保護自己

  那傢伙的瘋狂實在是讓我再也無法忍受了……

  他的力量讓人無法估計……

  恐懼再也讓我無法忍受,

  今天我把儲物間的里面給封印了……

  但是,至今什麼都不知道的鄰居艾琳•加爾濱,她不會有事吧……

  總有一天她也會面臨危險……

  7月13日

  來到洗手間,發現洞口沒有了……

  剛才在信中好像說,儲藏室里有點蹊蹺……去看看吧……

  到了儲藏室,果然牆壁上多了個以前沒有過的奇怪圖案。

  亨利把剛才得到的那張類似護符的東西貼在了上面,

  然後,牆壁上出現4個洞……

  從他的解放之儀式而來的「他的宇宙」,

  各種各樣的世界混入里面,而越發膨脹,

  但是他的宇宙,不像我們的主的宇宙,是有限的。

  在那個有限的宇宙中,

  他作為王而君臨。

  又,在王國的最下層,存在着他的母體。

  按順序把到現在為止得到的銘板嵌入後,中間出現了新的傳送洞。

  「是洞……

  這次又會通向哪里呢……?

  艾琳……她沒事吧……?」

  ……頭上是手術燈……這里……好像是個醫院,

  聽到一陣令人極其難受的聲音……

  穿自屏風後面……

  竟然是那個長發男人在解剖一個女性的屍體……

  他一看到亨利就向亨利撲了過來……

  出門來到接待處(Reception),

  桌上找到護士的備忘錄

  重傷而被送來的患者,艾琳•加爾濱病房的鑰匙沒有了。

  是我在其他病房弄丟的嗎?

  要真的這樣的話,那就糟糕了……

  在前面的螢光燈上拿到一張照片……好像的確是艾琳,

  「艾琳……你還活着嗎?……」

  從這里再來到上方的辦公室(Office),可以拿到桌上的小刀,

  從另一面的門出來,發現地上掉了一個女性用包……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這東西?……難道是艾琳的嗎……?

  來到洗手間(Washroom),里面有個傳送洞,回去看看吧。

  回到醫院後,該到醫生休息室(Doctor』s Lounge)了。拿上里面幾樣東西以後,從樓梯間來到2樓。

  一開門就看到幾個會自己走的輪椅……

  這里好像是都是病房。

  好,從第一間開始轉轉吧……(雖然大部分房間都是惡作劇……)

  先進入左下第一間

  牆上掛着一層「皮」,散發着陣陣惡臭……

  這是被人剝下來的嗎……?

  難道是從人身上……

  進入對面,里面有個「大臉」,好像長得有點像艾琳……

  右面第2個房間

  好像是無菌室,拿上那里的榮養劑後出來,

  左邊第3個房間

  這里下着「雨」嗎?里面都是濕淋淋的……

  右面第3個房間

  那里的牆壁好像是為了防止自殺而設置的……

  從布的另一面發出一陣惡臭……

  左邊第4個房間

  下面好像有很多蚊子,打又打不到還是走吧

  右邊第4個房間

  在這里可以拿到セントメダリオン,這個東西好像可以裝備但卻容易壞掉。

  從窗戶射進來午後的陽光……

  這里的時間軸到底是怎樣的呀……

  難道……這是來自天國的光……

  左邊第5個房間

  ……什麼東西?從上面掉下來一堆的倒刺……下降到頭皮那里竟然停掉了……是誰搞這種惡作劇……

  右邊第5個房間

  這里得到左輪手槍子彈,

  床上有章不知是從什麼地方剝下來的皮,散發着臭味……

  皮上還刺着某種東西……

  皮的中間部分……

  內側還沾有一點肉……

  左邊第6個房間

  里面有幾個怪物,收拾掉後出來吧……

  右邊第6個房間

  這……這又是個什麼東西……

  從布的下面露出一雙腳來……

  左邊第7個房間

  地上落着幾張X光照片,

  這是艾琳……?

  右邊第7個房間

  從金屬網的對面看到一個已經無法動彈的人。

  只是個屍體嗎……?

  右邊第8個房間

  地上黏糊糊的……床尾可以拿到10發子彈。

  左邊第9個房間

  里面有幾個鐵鏈在晃來晃去,鐵鏈的下面也是散發着惡臭。

  右邊第9個房間

  這個長長的東西到底是……

  是人的腸子嗎……?

  左邊第10個房間

  床上是一個男性的屍體,上面長着一點「植物」……

  右邊第10個房間

  開這個門要用掉剛才那把小鑰匙,

  里面竟然躺着艾琳……!

  她醒了……但他一看見我,就開始叫了起來,

  「啊!!!啊……!」

  「你冷靜點,艾琳!」

  (背上還是留着那幾個鮮紅的數字……)

  「你……你是住在隔壁的亨利……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我該從何說起呢?

  在房間里出現了一個洞,

  在各種奇怪的世界里

  看到了有些人被殺,

  你受傷的時候也是……」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是真的……

  那時候,你旁邊還有個小孩……」

  「……我想起來了

  我那時正准備去參加朋友的Party……

  那個小孩把我從穿外套的男人手中救了出來,

  真對不起,我懷疑了你……

  我可能都有點不正常了……

  感覺有點恐怖啊……

  ……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我也不太清楚……

  但我知道在這個世界被殺了的人,

  在我們那個世界里也會被殺。

  總之,離開這里的方法只有通過那個奇怪的洞了。」

  「明白了,你帶我去吧。」

  在艾琳的床尾放着手術用的鉗子和剪刀……為什麼這種東西會在這里出現……?

  出來後來到一樓,(沿途為了艾琳,還是把怪物打死吧)

  帶着艾琳從傳送洞回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艾琳並沒能跟過來,

  起來就聽到窗戶被打破的聲音,然後感覺空氣變得非常的沉重……

  大門下夾着一個紅色的信封。

  里面裝着一封信和一把小鑰匙

  你應該也看到不少那個世界的情況了吧——那場恐怖的夢。

  但要真的被其吞食掉,那就不單單只是個夢了。不要被惡夢所迷惑,被捲入就會被殺。

  但還是殘留着一線希望。

  也許這把「小鑰匙」可以引導你。

  要是你已經發現了用銘板才能打開的道路,那請你再次去確認那個地方。

  然後,往下往下。

  向着最深部。並且尋找真實,

  7月20日約瑟夫

  在書架的角上還有兩個紅紙條。

  好像是日記的片斷。

  沃爾特•撒利班的確是自殺了。

  在拘留所內,將吃飯時給他的湯勺插入脖子里,最後因出血過多而死。

  遺體被運到他的故鄉塞蓮多希爾的墓場,以不著名的形式埋葬。

  之後,發現他一共殺了10人,而他的連續殺人也已「10/21」結束。至少表面上暫時是這樣。

  但是在那3年後,

  刻有「12/21」的屍體被發現了。

  已經是死了6個月的屍體。

  也就是沃爾特自殺2年半後的事情了。

  除了一點,手法跟沃爾特一模一樣。

  這一點就是,被沃爾特殺死的幾個人,都沒有了心髒,後又被鄭重地將胸部的傷口縫和。但「12/21」的屍體上確有心髒……

  當然警方也將這案件當作,沃爾特模仿犯而進行調查。

  但搜查進行的不是很順利,「13/21」的屍體又出現了。

  順便一提,這個屍體上也有心髒。

  但這兩種手法卻過於相似了,而且知道這種手法的人,也是侷限在有限的人身上。

  首先我要到塞蓮托西爾一趟。在那美麗湖畔的墓場上,肯定有我要的答案。

  6月11日

  那天的天氣很奇怪。

  避開昨天的大風而挑選了今天的……外面是異常濃密的大霧。

  但是,託了大霧之福,我可以躲過別人的眼光,完成今天的工作。

  警察還是以「模仿犯」為線進行着調查。所以我覺得這里應該跟當時沒什麼兩樣。

  但我太天真了。

  我應該更早來到這里。

  沒剩下任何東西,墓地自體已經被荒棄了。

  可能是因昨天的暴風雨,湖水的水位增加所引起的吧……

  但即使是這種狀態下,我還是找到了沃爾特的墓。

  (以下內容因為過於破損,而無法解讀……)

  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有屍體……

  還有一件讓我非常震驚的事情。

  地板上寫有文字。

  「11/21」……

  6月14日

  從我被關在這個屋子里已經過了幾天呀……

  不,也許只過了幾個小時。

  在這期間「14/21」的屍體好像也出現了。

  斷斷續續地頭腦開始矇矓,好像也看到了類似幻覺的東西……

  ?月?日

  亨利回到醫院的世界,醒來第一眼就看到了艾琳……

  「亨利……」

  「你一直都在這里嗎?」

  「是啊,我看不到那里有什麼洞,

  你也是突然就消失了。

  一個人呆在這樣的地方,

  感覺會被什麼東西詛咒……

  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也許我們可以獲救……

  你認識一個叫約瑟夫的人嗎?」

  「認識,他是在你搬進來之前住在那里的人,

  感覺好像是個記者,

  但在你搬來之前的半年前就行終不明……

  總覺得他的一舉一動都很怪異……」

  「他好像一直在調查教團還有沃爾特•撒利班這個人物。

  經常可以收到他的信件,

  說在一步一步的接近着那些傢伙們的最深層,

  也探尋事情的真相。

  我們也去吧,

  那里肯定會有一些東西等待着我們。」

  「「……

  明白了,我現在能依靠的也只有你了……

  我跟着你,」

  亨利開始跟艾琳共同行動,艾琳的腿好像受了傷,所以跑不快,經常要站着等她。有異物的時候就比較麻煩了……

  她也還經常惦唸著曾經就過他的那個小孩子……

  亨利和艾蓮來到2樓的電梯前,先將電梯啟動(2樓電梯旁邊的按鈕),這樣1樓電梯的門就開了。剛剛在家里拿到的小鑰匙這時候派上了用場,出去後是一個長廊……前面出現3位「護士」小姐。

  亨利當然不會只顧着自己逃跑,站在原地集氣,等「她」過來在掄起一棒……一幫一腳就一個了。打完後下樓梯,盡頭有一扇門。旁邊寫着「只管向下」

  出門後中途有一個洞穴,可以回去一趟,但從這時開始在房子的記憶點附近就開始去血(真的會死人的),回不回去還是慎重行事吧。洞口處再繼續向下,進入盡頭的房間。

  這里……好像又回到了地鐵……

  再次的地鐵站

  出門,

  果然是那個地下車站,到上次那個女洗手間,

  那里的傳送洞好像還可以用……只是洞的另一頭是通向房間的儲藏室……

  回到家里門下夾着一個很髒的信封和紅色信件,

  信封中裝有一把玩具鑰匙和一封信

  媽媽,我給你這個,你快起來……

  我的寶物在電車里呀。

  我又得到了一個迴避犧牲者有效的物事。

  ロウンク和セントメダリオン這兩樣東西里好像都蘊藏着一些不可思議的力量。

  而且這兩樣東西不僅是在那邊的世界,即使在這邊的世界中也能阻止「侵食」。

  在ロウンク上點上火,放置在有「侵食」的房間中,它就可以發揮它神聖的力量。

  如把セントメダリオン戴在身上(裝備),它就可以用它神聖的力量將邪惡的能量反彈回去。

  我好像可以看到微小的希望了……

  7月25日。

  回到地鐵站的世界,沿上次的路線來到地鐵站的入口處,看到地上好多長發……地鐵站里面是一個滿身是血的女「人」……「她」慢慢地爬了起來……

  「她」的周圍散放着辛西婭的東西……難道她就是辛西亞?

  真的是不忍心拿斧頭砍這個曾共患難的老友……還是走人吧。使用硬幣進入地鐵站,沿樓梯下來後先往右走,撿上艾琳的新武器後,再往左邊走。

  來到月台,到剛剛信件中所提到的玩具箱處,使用「玩具鑰匙」把盒子打開,拿到里面的玩具硬幣。

  按上次的順序,橫穿列車車廂來到對面(這時「辛西婭」會一直跟過來,也會出現上面提到的「侵食」現象,可以裝備セントメダリオン就可以不減血。但這東西用久了會自己碎掉)。進入月台最下面(在地圖上的下方)的門,這里有個傳送洞,可以回去一下。

  回去後在門下又發現一張紅紙。

  當警察透露沃爾特在拘留所自殺的消息後數日,這個公寓的住民都目擊了一個穿着外套的長發男人。

  其中,據207號室的理查德•弗萊因切里的證言,

  他曾經從房間的窗戶看到,這個人把一些重物搬入當時應該是空房間的302室,然後在里面做些什麼的樣子。

  管理員山大蘭多也曾目擊此人在302室周圍徘徊。

  後調查302室的結果發現,里面的確留下曾經有人進來過的痕跡。

  7月17日

  看完後到廚房把剛才拿到的那個髒硬幣用水洗干淨,原來硬幣上面用蠟筆寫着「1&」,小孩子本來想寫「1$」而寫錯的嗎?還是……

  但這奇怪的字好像在地鐵站的某處見過……

  亨利回到地鐵站……轉了一圈終於看到了這個標志……原來是右邊月台的自動售貨機上……

  把硬幣放入自動售貨機,竟從里面掉下一把鑰匙。上面寫着「殺人現場的鑰匙」……,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小孩所留下的線索嗎……?

  這里的殺人現場,只有辛西婭被殺的地方了。

  要到那里必須通過左邊月台盡頭房間的梯子,但因艾琳的手臂受傷,而沒法爬梯子,亨利只好隻身前去。

  來到那個檢票處,進入「殺人現場」,地上有個「列車方向盤」,這正好可以在地下4樓的地鐵上使用。現在剩下的一件事就是要將艾琳帶到這里了。

  外面的地上好像有辛西婭留下的定期卡……

  出門拿上掉在地上的定期卡後,回到艾琳處。

  帶上她來到リンチストリートライン的出口(也就是剛開始亨利和艾琳進來的地方),在投幣口使用硬幣(coin)就可以出去了。

  然後在對面的キングストリートライン入口使用剛才的定期卡進入。

  帶着艾琳,通過自動扶梯(這次有伊人在旁,當然不能像前幾次一樣只顧着跑了。)

  下來後在地下4樓地鐵的車頭處使用剛才的方向盤。

  後面兩節車廂之間出現一條路……

  進去後,前方有一扇門,

  穿着外套的長發男人站在門前……

  再次的孤兒院

  出門又是一個旋轉樓梯,一直往下跑,進入盡頭的門。

  門外是一個熟悉的世界——孤兒院後的墓地。

  艾琳可以讀懂以前那些讀不懂的奇怪文字。

  墓碑上寫的竟然是一個小孩子的日記。

  10月2日

  今天我和波夫一起玩。

  玩得非常開心。

  他警告我不要到到太遠的地方去

  10月3日

  今天我又和波夫一起玩了。

  今天去了更遠的地方,真是太帥了。

  那里有一個不大的輪子。

  之後又被那傢伙說了一頓。

  (下面再也讀不出來了……)

  從另一邊的門出去,旁邊有個傳送洞,回一下家吧。

  回到房子看見這次的紅色信件也已經寄到了,

  我的假設,沃爾特並沒死在拘留所內。

  也就是說,死在拘留所中的並不是沃爾特本人。

  更可能,剛開始被警察抓獲的根本就不是沃爾特。

  今天我已經沒有能力再去調查拘留所了。

  但我敢肯定,沃爾特沒有死在拘留所內。

  那個曾出現在302室的身穿外套的男人,他才是真正的沃爾特。

  7年前那個男人在這個302室的奇怪行為和今天302號室的異變肯定有某些聯系。

  再一點,只要再一點,我就能抓到事實的真相了。

  可能那個真正的沃爾特就在附近……

  回到孤兒院,帶着艾琳向着「希望之家」的方向走,在庭院的入口處也有與剛才類似奇怪文字。

  10月15日

  波夫消失了……

  其他人誰都沒告訴我為什麼,

  可能……

  (下面再也讀不出來了……)

  之前那個希望之家已經被燒為灰燼,亨利在廢墟堆中發現了一個備忘錄。

  肯定有什麼 但也什麼都沒有

  我可以感覺到什麼 從喉嚨中

  我需要些什麼

  但_________

  要開始了!!

      加斯帕

  亨利看到廢墟中有輛輪椅,上面坐着一個人偶,

  人偶的身體上刻有一些文字

  我即使犧牲自己的身體,也無法通過這里。

  為了能成為「擁有智慧者」

  我將身體上的5個零件拆開,分別藏在黑暗當中。

  當我的身體從新被組起來的時候,也許通向下面的道路將會打開。

  你如果是被授予智慧的人,你就應該知道其中的含義。

  儀式已經開始了……。

  在對面拿上艾琳專用的新武器後,去探尋所謂的「暗」吧。

  再次來到那美麗的湖……

  亨利在那里又見到了那個小男孩。

  「你……就是沃爾特•撒利班?」

  「……大家是這麼叫我,但我其實沒有什麼名字……

  更沒有家……」

  「那你的爸爸和媽媽呢?」

  「有是有,但我從沒見過他們。

  自從在サウスアッシュフィールド把我生下來後,他們就不在了。

  但是啊……

  我不久就可以見到媽媽了。」

  「你知道她在哪里了?」

  「知道,

  她在我出生的地方……

  很多人曾經阻礙我,

  但現在沒事了。

  經典里也說肯定會見到。

  我得趕快去媽媽那里」

  調查剛剛小孩站過的地方,可以得到紋章之牌。

  然後到墓地,調查那里的燭台,燭台上寫着「神聖之火」

  在燭台下面撿到一個木把,

  想起家里的儲藏室里還有一點油,回去一下吧。

  剛想出門,突然出現一人!

  這……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那個穿外套的男人嗎?積累到現在的冤氣終於可以發泄一下了!(他會經常攻擊艾琳,可能是想把這個第20個犧牲者殺死吧)

  回到家里,到儲物室往木把上塗點油,

  然後到孤兒院的墓地的燭台處,在木把上點火,這樣就可以調查以前因為過於陰暗而無法調查的枯井了。

  從墓地出來的那條路上就有一個枯井,調查後可以得到「人形的頭」。(這時候長發男一直緊追不捨,最好把艾琳留在希望之家的庭院上比較省事。怎麼留下應該知道吧。)

  往湖走的那條路上也有一口枯井,調查後得到人形的右腳;

  進入希望之家庭院的左下的門,在盡頭還有一口井,調查得到左腳;

  再從希望之家庭院的右上的門進入,在進門後的枯井中得到右腕;

  (在聖石附近將會見到久違了的結巴男,他即使死了還在燃燒着……)

  出門後通過那個類似工廠的地方來到地圖的盡頭,從這里的枯井中得到最後的左腕。

  好,這下集齊了人形的各個部位,回去裝好,

  但真如人形上文字所說,

  輪椅開始自己移動,

  掉落地上後,下面真的出現一道暗門。

  通過暗門進入一個房間,桌上有一本書。

  聖母的降臨  21的秘跡

  #第一啟示錄#

  主曰,汝在靜寂中完成「業」之時,

  以我悲之怒得到淨化。

  以白的油,黑的杯,「罪的十的心」之生血來准備解放的儀式。

  #第二啟示錄#

  主曰,汝以白的油與十的心之生血一起,奉納自己的血。

  這樣,就可以從肉的拘束中解放,

  不受兩位之國的力量。

  從虛無與暗黑中產生憂郁,

  在絕望中被選為賦予智慧者。

  #第三啟示錄#

  主曰,汝回到,以來自罪惡的誘惑而漸漸變大的起源。

  汝在無智慧惡魔的監視下,

  汝必將度過混沌的時光,

  汝應並列4個贖罪。

  這樣回歸之路將會打開。

  #臨終的啟示#

  主曰,成為母之體的人,繼承最後之智慧的人,將從其肉體解放。

  這樣以21之秘跡,從你的國家誕生聖之母,罪之國即獲得拯救。

  桌旁好像曾經放着一個非常重的瓶狀物,不知被誰拿走了。

  將孤兒院得到的紋章嵌入門中,門就可以打開了。

  來到門外,又是那個旋轉階梯,不知這次又會通向哪里……

  再次的水牢

  這次又回到了牢房的世界,

  這里好像是水牢的第4層,電梯門口有一個傳送洞,回家看看吧,

  門下又夾着新的信件了

  至今為止我一直調查着的沃爾特•撒利班,今天終於可以在這里做個終結了。

  這里,也就是公寓「サウスマッシュフィールド住宅」的302室,他在這里出生,也在這里被拋棄。

  他的雙親生下他之後就將他遺棄在這里不知所蹤。還是嬰兒的他被人發現以後被送往了,セントジェローム醫院。

  之後他又被送到位於賽蓮多希爾郊外森林中的一家孤兒院——希望之家。運營着這個希望之家是賽蓮多希爾的一個教團組織,在他6歲的時候從一個教徒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出生之處。

  自那以後他把那間屋子,也就是將302室本身當作了自己的母親。從此幼小的他不止一次地來到這里,雖然這里對當時的他來說是一個有相當距離的地方,但他至少是每週一次,或是乘坐地鐵,或是乘坐公車來到這里……

  ——————————————————————————————————

  今天好累……

  頭痛好像更嚴重了……

  下面,明天再繼續寫吧。

  7月28日

  然後來到三樓轉了一圈之後,來到右上的一間獨房。這里是那張帶血跡的床……那這里的洞應該可以一直通到地下去……

  從這里一直來到地下1樓的處刑房(就是有密碼鎖的那間),里面的屍體已經不翼而飛,只剩下地上一件襯衫……襯衫上好像用特殊的墨寫着一些字跡,回到家把襯衫浸入浴缸中的血池子當中,背面的字跡就出現了……

  我的房間在2樓,我把一把帶有三角形的劍藏在了放着好多顆粒的床下。

  地下的鑰匙在那個胖子手里。

  這次一定要把這個帶有三角形的劍插入那個胖子的身體里,從他那里把鑰匙搶過來。

  回到水牢的世界,亨利發現了那個「飛行豬」,一路尋找他到地下1樓那間標有「Shower room」字樣的房間。在這里將胖子打到無法再還手了以後,將「歸服之劍」插入他的身體,就可以得到「水牢發電室」的鑰匙了。

  到三樓把艾琳接過來吧。

  她因為不能爬梯子,只能通過長長的通道下來了,

  來到地下2樓的發電室,打死那兩排雙頭烏鴉以後就可以進入盡頭的門了。

  外面應該是通向建築物的世界了……

  再次的建築林立的世界

  剛回到這個世界就見到了老友理查德,本來就不是很喜歡這個人……理查德會瞬間移動,不要一直狂按,

  他瞬間移動到背後的時候一下打空,那就不好了。

  地上有一篇日記,

  好想回到那個時候……

  那時真的是太幸福了……

  那天舉行着生日晚會……

  寵物店里那隻可愛的貓……

  筐里有好多的球……

  檯球也很好玩……

  時之門那時也是開着的……

  每當看到這4個東西,

  就總是不禁想起那快樂的時光……

  門旁有一個傳送洞,回去一下吧。

  門下的紅紙也照例送到了。

  繼續昨天吧。

  至今為止我一直調查着的沃爾特•撒利班,今天終於可以在這里做個終結了。

  從塞蓮多希爾到這里,サウスマッシュフィールド來,對當時的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他每週都會坐地下鐵等交通工具來到這里。

  但是這里卻很快住進了新的住戶……

  他不能再回到「母親」的身旁了。

  之後,每次來到這里他只能偷偷地窺探……在那年當中,他總是覺得被奪走了些什麼……

  當然也經常被公寓的住人發現,被罵,被趕……他開始對公寓的住戶產生了恐懼。

  隨着時間的流逝,他長大了,此時的他以深受教團的影響。

  對母親的思念,從中產生的對世間的仇恨也與日俱增。

  後來他終於被某個《經典》深深地吸引,並陷入其中……

  《聖母的降臨•21的秘跡》

  「從21的秘跡,從眾國中

  聖母將誕生,罪之國將得到拯救」

  他離開了「希望之家」之後,就住到了塞蓮多希爾近郊的「普雷戰多里巴」。在那里他過起了普通學生的生活,帶着一顆憎恨一切的心……

  幾年後,他就以那里為據點開始了他的計畫。

  21的殺人……

  7月29日

  回到建築物的世界,進入電梯間。

  現在的關鍵詞是「生日」、「貓」、「球」和「檯球」。

  先從上面開始找起吧。

  從電梯間出來以後,一直沿樓梯到了B5,這里可以找到「生日蠟燭」。

  在繼續走,到了B3打掉那個曾經被亨利「救過來」的犧牲者,

  發現桌上有生日蛋糕。

  將蠟燭插在上面,第一個關鍵詞完成。

  門旁邊可以找到第2個關鍵詞「貓」。

  日記上說貓曾經是在寵物店里的,

  好,放到那里吧。記得寵物店是在B7,「辛西亞」也在里面……

  將貓放入里側的籠子中後,回到電梯間。

  這次該到下面看看了。

  從電梯門出來以後,進入旁邊的電梯。里面有個梯子可以下去,亨利單獨來到下面,在另一頭的梯子旁邊終於找到了第3個關鍵詞「檯球」。

  記得那個酒吧中有一個檯球桌,往那里去吧。

  途中又看到了沃爾特……而且是兩個沃爾特……

  「……不要妨礙我,

  我要去找媽媽。

  你到底是誰?」

  「我叫沃爾特撒利班,

  來,去一同實現我們的21之秘跡吧……」

  「和,和我一樣的名字……21的秘跡……?」

  「對,你也很清楚吧?走吧,我們一起到母親身邊去……」

  「放開我,好痛……」

  繼續走到路的盡頭,那里有一個排球……要睜大眼睛才能看見。

  第4個關鍵詞也得手了。

  來到酒吧,吧檯上又放着一張紙條

  店長說最近老是從電話里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所以換了一個電話號碼。但是這樣的話,屋頂那個大廣告牌上的電話號碼也要改了……真是麻煩。順便說一下,這次的密碼也是用了電話號碼的後4位數字,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將「主球」放到檯球桌上。該把「球」放回「框子」里了。記得這里有一間體育倉庫……

  當把排球放入框子中後,就開始響起一陣動聽的鍾聲,看來「時鍾之門」已經打開了。

  從寵物店中另一邊的門進入B8,通過中間漫長的通道來到了酒吧門口。

  艾琳……

  亨利應該深深體會到了。

  女人到底有多麼的麻煩!

  這個女人跑得又慢,長得又丑,而且滿身污垢,缺胳膊斷腿……但卻還那麼好戰……好幾次想躲過一些無畏的戰斗,都因為她而不得不掄起戰斧……麻煩!

  每次門前都要等她過來才能進門……麻煩!

  這個女人太討厭了!

  (牢騷完畢,繼續吧)

  進入酒吧,老密碼果然不行,回去一趟吧。回去撥打老號碼555-3750,里面就會說

  「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

  號碼已改為555-4890」

  好,回到酒吧輸入新電話的後4位就可以打開密碼鎖了。

  又是一段漫長的長廊和樓梯……對艾琳已經忍無可忍了。好幾次都想就那樣一走了之……

  算了,無論如何都已經到了這里,路的盡頭,當然是兩個人……

  進門後里面好多的壁畫……好多……

  ……艾琳倒下了……

  這還是第一次……

  以前寧願我被咬,也不願那些髒手碰到艾琳……

  那幾個壁畫里伸出來的醜八怪,竟然打我的,呃~不,打亨利的艾琳!!

  完全憤怒了。

  找到他們的頭子……打他一個也可以對另外幾個產生傷害。

  終於在出口的左邊倒數第3個壁畫里面找到了這個萬惡之源!!

  可以為艾琳,親愛的可愛的艾琳報仇了……砍!砍!砍!砍!砍!……

  打掉後帶着我(亨利)可憐的艾琳走出了這個骯髒的世界……

  到下一個世界之前,還是通過中間的傳送洞回去一下吧,門下的紅紙已經送到了,而且是極其重要的一封……

  NO.1……十之心……

  NO.2……十之……

  NO.3……十之心髒……

  NO.4……十之心髒 史蒂夫•賈拉

  NO.5……十……

  NO.6……十之心……

  NO.7……十之心髒 比利•洛克因

  NO.8……十之心髒 米利阿姆•洛克因

  NO.9……十之心髒

  NO.10……十之……

  NO.11……解放 沃爾特•撒利班

  NO.12……虛無……

  NO.13……暗黑……

  NO.14……憂慮……

  NO.15……絕望…… 約瑟夫•丘萊帕

  NO.16……誘惑…… 辛西婭•貝拉斯克斯

  NO.17……起源…… 賈斯帕•格因

  NO.18……監視…… 安得留•特撒爾波

  NO.19……混沌…… 理查德•布萊恩策里

  NO.20……母體…… 艾琳•加爾濱

  NO.21……智慧…… 亨利•達文傑特

  8月7日

  最終地獄

  終於到了旋轉階梯的盡頭——302室。

  門口有一篇日記,

  管理員的日記

  今天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出現了一個身穿外套的長發男人。

  這是夢。男人因尋不到母親而哭泣。

  我曾經在這個公寓見過這個男人。

  當時他拿着滴着血的袋子,古怪的器械還有大量的工具走上階梯。

  他太奇怪了……我當時愣住了,更沒敢上前與他搭話。

  自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那個男人。但從幾天後開始就陸續有住民反映,經常從應該是空房的302室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

  進入302室,里面的確留下曾經有人進來過的痕跡。但其他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

  但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也開始經常聽到從302號是傳來的那些奇怪的聲音。

  山大蘭多

  進入這個302號室,里面點滿了蠟燭,也沒有發生「侵食」現象的痕跡。

  桌上有一本看起來非常古老的書。

  臍帶聯繫着母親和嬰孩。

  但是,有一天臍帶斷了……

  母親也睡了……

  嬰孩成了孤單一人

  但是嬰孩在希望之家找到了好多朋友

  大家都對嬰孩非常的親切

  嬰孩好幸福

  大家也教會了他讓母親起來的方法

  嬰孩立刻就去叫醒他的母親

  但是母親沒有起來

  因為,嬰孩去喚起的不是母親,而是惡魔

  是的,嬰孩被騙了

  可憐的嬰孩

  嬰孩哇哇的哭了起來——回想着以臍帶與母親連繫着的幸福時光

  這時,照下了一縷希望之光

  這縷光感覺好溫暖,好溫暖……

  嬰孩發覺手上多了一個臍帶

  嬰孩握着臍帶幸福地睡着了

  赤之書

  所謂「聖母之降臨」的「聖母」

  不是「聖母」

  所謂「聖母之降臨」的「聖母」,就是「惡魔之降臨」

  所謂「21的秘跡」,

  不是「21的秘跡」

  所謂「21的秘跡」,

  就是「21的叛逆」

  在主的世界中再度建立一個世界

  那是惡魔所做的事情

  你如希望阻止「惡魔的降臨」

  就將術者母親之肉體的一部

  埋入術者真之肉體中

  並

  將「虛無」「暗黑」「憂慮」「絕望」「誘惑」「起源」「監視」「混沌」8支搶,刺入術者之真體中。

  這樣,術者之像之肉體會在我主之力下,成為與我們相同的肉體。

  來到衛生間附近,這里的牆好像被什麼東西砸過,旁邊寫着兩排字。

  「通向地獄之門」

  「為什麼我非要打壞這堵牆呢……」

  來到臥室,

  地上,桌上散亂地放着好多的紅紙,

  這個房間到底是怎麼回是……?

  怎麼全是血和銹……

  我的房間……

  到底怎麼了……?

  這里……真的是……

  我的房間嗎……?

  好恐怖的光景……

  沉重的空氣……頭好痛……

  讓人感覺好難受……好像是張臉……

  我到底在寫些什麼呀……?

  8月21日 約瑟夫

  我無法打破那堵牆

  8月3日 約瑟夫

  當鍾聲響起的時候,艾琳=母體,血。

  8月4日 約瑟夫

  赤之書

  術者之母的一部,

  埋入術者之真體,

  肉體的一部=管理員室?

  8月4日 約瑟夫

  從臥室出來,來到客廳……天花板上倒掛着一個人的上半身……艾琳好像認識他(應該是約瑟夫)

  他是……

  很好,終於來到這里了。

  沃爾特•撒利班,他小的時候把

  我的房間,

  現在已經是你的房間了,

  當作自己的母親。

  他從孤兒院得知,將他的母親從污穢的俗世中解放出來的唯一的方法就是「21的秘跡」。

  然後,他通過所謂「解放的儀式」創造出這可憎的世界。

  但是現在……他只是一個殺人機器

  他現在只會無為地逐行於「21的秘跡」

  幼時希望回到母親身邊的願望以被分離了出來……

  並從新誕生於這個世界中……

  ……快了,他已經快完成了……

  ……完成21的秘跡……

  第20個……「母體」……

  艾琳•加爾濱……

  第21個……「智慧」……

  亨利……達文傑特

  ……現在的話……也許還來得及

  按照赤之書所說……

  阻止他……

  ……只要不阻止他……

  ……即使逃到何處……也會被追上……

  ……去找到他……

  ……他所在的地方……

  ……殺了他……

  ……應該就在附近……

  ……殺了……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快……

  ……她正在被侵入……

  ……作為第20之「母體」……

  ……赤之書……

  ……按照赤之書……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這時「地獄之門」處的裂縫處出現一個大縋子,在這里好像無法使用,那就回去用用看,

  從旁邊衛生間里的傳送洞回到家,對准剛才那個地方使用大縋子。

  果然出現一個大洞,進去……

  里面一股惡臭,亨利幾欲暈倒,

  是……沃爾特……他被掉在上面

  身體上來回貫穿着很多奇怪的管子……後面的冰箱中是好多放着血液的包……

  調查屍體外衣的口袋可以得到「解放的鑰匙」!

  回到房間,對准那扇可惡的門使用鑰匙,

  門開了!!!

  自那天起,從開始做那個夢的那天起,亨利第一次踏出這個門!但是……

  外面好像還是「里」的世界……

  這里的侵食也越發嚴重……

  ……艾琳過來了……

  據赤之書上所說,要先得到「術者之母的一部」,日記上好像說是在管理員室。

  但是這里被一些奇怪的鐵欄桿隔着,無法像以前一樣暢通無阻……

  幸虧各個房間里也被打出一些洞,被相互連接。

  進入301室,從那里的樓梯來到下面的201,出門後進入202,在202的臥室中可以找到一把歸服之劍,

  從202兩幅畫之間來到203號室,在拿上204和205的藥水後,來到206。

  206可以通向207號房間。出了207就可以到達樓梯口了。

  通過樓梯來到一樓,105管理員室的門被6跟鎖鏈定得死死得,

  先跳過這里來到1樓的大廳,

  大廳中間放着一本寫生簿,上面畫的是……

  沃爾特的……父親……?……

  艾琳怎麼了?她看着這本書,好像想起了什麼……站在那里發呆……

  算了,暫時也沒什麼危險,先把她留在這里吧……

  在104到101的各個房間和過道上都吊着一些奇怪的東西(好像是人),調查完這幾個吊着的東西後回到大廳,發現艾琳開始劇烈的頭痛,

  頭……頭好痛……

  他的……痛苦正在進入我的腦中……

  ……那個孩子……他真的把302號房間當作了自己的母親……

  頭好痛……

  要快點就出那個孩子……

  此時,再次來到105室,發現門上的鎖都沒有了,

  進入後可以拿那個以前無法拿走的紅盒子了。

  打開……里面是一個臍帶……

  這時亨利的頭也開始劇痛起來……

  啊……頭好痛……

  你沒事吧……亨利……

  他……他在哭……

  (此時,艾琳的神態開始有點反常,難道已經完全被「侵食」了嗎?)

  即使21隻秘跡成功了,他也不會獲救……

  回去吧……亨利•達文傑特

  到沃爾特•撒利班所在的地方,

  到那個房間……

  只有我們能阻止他…

  艾琳走了,

  亨利追了出去。門外有一張小孩子的塗鴉,上面畫着一個女性……這是,艾琳嗎?

  來到那個曾吊着沃爾特的房間,發現沃爾特已經不見了,

  下面出現一個洞……

  不,這好像不是一般的洞……一直看着,好像要被吸進去一樣……感覺這里通向某個異次元……進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這應該是最終決戰了,回去帶些東西吧。

  (這時我才發覺我多麼的失敗……滿箱子的血都白費了……只能帶4,5個,還有整整200發子彈……啊~~以前省吃儉用都白費了……

  最好留下4個空位,因為這里要那上面所提到的槍。一次能拿4個,玩過就知道為什麼一次只能拿4個了。最好拿上手槍,血的話拿上1,2個也可以,反正我是沒用上,拿一點當作心理安慰吧)

  從洞中下去,見到了沃爾特和他身後的惡魔,還有走向血池的艾琳……

  ……媽媽……

  ……媽媽……

  讓我進去呀……

  幼小的沃爾特,

  等一會兒……就可以到母親的懷抱中去了……

  亨利……

  你是21隻秘跡的最後一個,

  也是「最終的啟示」中提到的

  被授予智慧的人……

  艾琳開始走向血池……

  沒時間多說了……

  這時的沃爾特只是一個「偶像」,攻擊他也是沒用的,

  他的主體是後面的惡魔,

  以赤之書上所記載,先將「術者之母親的一部,埋入術者之真體」

  即把臍帶使用在那個龐然大物身上。

  然後是將「虛無」「暗黑」「憂慮」「絕望」「誘惑」「起源」「監視」「混沌」8支搶,刺入術者之真體中。

  將旁邊那8支槍插入「真體」的身體里,這會對他的「像」產生傷害,

  當把第8支槍插入真體的體內後,像倒地就會實現書中所說的「術者之像之肉體會在我主之力下,成為與我們相同的肉體。」也就是可以打了。

  插入最後一個槍後,在他倒地起身之前先用斧頭蓄氣,他一起身就給他一大斧!然後趕快換手槍招呼之。大概三夾子彈可以幹掉。(速度會影響後面的結局)

  隨着沃爾特一聲,奄奄一息的「媽媽……」一切都結束了,在最後一刻,對母親的渴望從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小沃爾特還是在敲着302號室的門,但隨着門的打開(解放),他也被無情地推倒在了地上……

  帶着滿身的疲憊亨利走出了,噩夢的公寓……

  幾天後……亨利拿着一束鮮花來到了一家醫院……

  當然是看望即將出院的艾琳,

  「我們必須回去……回到サウスマッシュフィールド公寓……」

  耐人尋味的一句話……

  ……滿是血和銹的302房間……噩夢真的結束了嗎?

  等待着他們的是最終的解脫呢…………

  ……還是另外一場惡夢……

  結局:母

  隨着沃爾特一聲,奄奄一息的「媽媽……」一切都結束了,在最後一刻,對母親的渴望從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但是……

  劇烈的頭痛開始侵食亨利……

  沃爾特和小沃爾特終於來到了這里……302……來到了母親的懷抱……

  媽媽……

  媽媽……

  我回來了……

  不會再有人打擾我們了……

  孩子幸福地睡着了……

  第2天早間新聞報導,在公寓中發現了5具屍體……

  艾琳被送往醫院,之後急救不治而亡……

  302號房間也發現了亨利·達文傑特的屍體,

  凶殺手段及其殘忍……

  之後,曾進入302號室進行調查的警官和管理員山大蘭多共5人也先後猝死……

  一件不能用常識和科學來解釋的案件……

  結局:21的秘跡

  結局:脫出

  結局:艾琳之死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