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穿越機器運轉順利,我們成功了!這就是時間旅行!」
「可現在是哪一年?」
「去找那邊的老哥問問就行了——你好,最近你在忙些什麼?」
「開包小浣熊乾脆面集水滸卡。」
「淦,穿越失敗了,現在還是2000年。」

  第一時間聽到「小浣熊水滸傳」手遊的消息時,我還以為這又是一條洋蔥新聞,直到官方宣傳視頻真正播放在屏幕中。

《小浣熊水滸傳》少年時·英雄夢PV首曝!一份童年回憶悄悄滴走來惹!

  小浣熊乾脆面雖然不是老電子遊戲的那種「情懷」,但對於80、90後而言,它的分量又絲毫不遜色於後者。官方的宣傳視頻也很懂「味兒」,放學時和小夥伴鬧嚷嚷跑去小賣鋪,連面餅都不想揉碎就匆忙開袋的場景,很有童年時代的代入感。

  昔日卡牌上的魯智深、花榮、公孫勝這些熟悉的好漢,在視頻中也傳承了各自的「乾脆面版」經典形象,更讓人意外的是,曾經頗有江湖傳說意味的「惡人卡」高俅在視頻中也有登場。

  這些20年前混着蔥香味兒的卡牌,真的回來了。

80、90後最早玩的「開包遊戲」

  時間往後倒退。你是一個小學生,這是讓你快樂的課間十分鍾。揣着兜里的五毛錢紙幣,你准備做一件一箭雙雕的事。

  來一包小浣熊乾脆面。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隔着包裝擠壓面餅,撕開口子,顧不得撲面而來的濃郁蔥香,你的手肯定會快過眼睛,先找上藏在袋子里的那個「寶貝」。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而如果你抽到的是一張閃卡……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金色傳說!

  我敢打賭,那一天你說話的分貝都會高上兩度,在「中了!!!」的狂喜後,整整一天時間都揚眉吐氣,步伐開闊,覺得自己已然成為了學堂上最靚的仔。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雖然現在開包已經是很多卡牌遊戲司空見慣的環節,但在圍繞着小賣部構成流行生態的2000年前後,大部分人第一次接觸到的「開包」,幾乎就直接可以特指乾脆面。尤其是統一乾脆面,最早的水滸系列,後續的三國系列,在當時的傳播度有目共睹,基本上每個小學生收集卡牌的盒子里,都會躺着若干張水滸英雄卡牌。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而在放課期間,這些水滸好漢們也是10分鍾內的話題焦點。「一張林沖換三張」的原始卡牌集換,又或者是聽某個小夥伴口若懸河地吹牛說着「十大惡人」系卡牌,也是我童年時代相當難忘的記憶之一——我還記得當時自己絕口否定了惡人卡的存在,因為自己和周圍小夥伴從來就沒有開到過高俅或蔡京,更別說潘金蓮和西門慶了。

  直到後來看到官方的集卡本……這可能就是那個年代的SSR吧。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初代的水滸好漢卡牌,即便是在今天看來,設計感依然頗有可圈可點之處。雖然大部分好漢角色造型顯得簡陋,但108將都非常有特點和神韻,你光是從他們的造型、神態和動作,就能很鮮明地將他們和書中好漢聯系一處。比如原作中狂氣又瀟灑的鐵笛仙馬麟。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又或者是阮家三雄。善水好漢的特點躍然紙上。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而稀有度極高的梁山女將里,扈三娘的卡牌繪畫相當唯美,是當時很多人最想要的卡牌之一。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這些卡牌還不僅僅是提供了一個好漢造型。翻去卡牌背面,還能看到一個英雄的能力值,包括這個好漢的星辰、職位、武器、必殺技、攻擊力、攻擊范圍,以及防禦力,下方還有一段詳細介紹好漢生平的人物小傳。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在當時,這是小夥伴之間評估某個好漢是否能打的關鍵指標,也是用來解決梁山好漢戰力糾紛的終極調解器。

  這些存在於每張卡牌上的豐富細節,讓本身應該是主體的好吃乾脆面,實打實地成為了購買卡牌的贈品。由於集齊卡牌的難度太高,童年的怨念卡牌一直成為遺憾,小浣熊水滸系列卡牌的收藏價值也水漲船高。

  現在玩家市場中流通的水滸系列卡牌,普通卡和卡冊都能賣出遠超過當年乾脆面的價格,像稀有度極高的閃卡和更珍惜的絕版錯版卡,以及大滿貫的收集冊,更是坐穩了「收藏品」的價格。全套普卡一萬起步,還往往有價無市。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初版卡牌能在玩家群體中擁有如此高的地位,情懷因素是不容忽視的原因。以至於初版玩家們甚至會有一些人對後續的新版水滸英雄卡牌有一些抵觸心理。就像在《小浣熊水滸傳》官方發布的視頻下面,就有玩家直接說「我只想要初版卡牌的畫風」。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童年沒玩過的全國大賽來了,再集一次卡吧!

  這種「老卡才香」的心態簡直不要太正常。

  大家喜愛初版卡牌,其實也是懷念當時吃着乾脆面閱讀卡牌的簡單快樂,還有和身邊小夥伴換卡集卡,玩「拍卡」遊戲的童年歲月。

  也正是因為在大部分小夥伴的童年時代里,能完成108將收集的人寥寥無幾,這個一直吊在那邊的念想,讓我們一直記住了這些乾脆面味兒的卡片。

  而在體驗過一番《小浣熊水滸傳》遊戲後,對於這份突然襲來的童年情懷作,我原本懸起的小心髒,也悄悄落了回去。

  《小浣熊水滸傳》很清楚玩家們想要的會是什麼。

  在《小浣熊水滸傳》中登場的水滸好漢,最大的亮點在於,他們的形象都是根據初版卡牌來進行設計的。非常能夠體現梁山好漢的個性和特點,是初版卡牌最大的亮點之一,也是當年的集卡小玩家們「非此不可」的一塊癢癢肉。《小浣熊水滸傳》撓得很準。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而且如果你想嘗試一下不同的畫風,遊戲也是支持在初版和新版卡牌之間進行切換的,每個好漢都擁有兩套帥氣的形象供你體驗。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從卡牌到集卡遊戲,在曾經的好漢們擁有了新的形象後,遊戲中通過「智能AI對戰」這一主線,讓扮演小玩家的我們,有了一次和卡牌上的好漢們更多接觸的機會。他們能夠展現出的面貌,也不再只是卡牌中各自的「公式時刻」,而是有了更多的側面。對於從宏觀角度敘事的《水滸傳》來說,《小浣熊水滸傳》想做的,是對每一個水滸好漢的關注,來挖掘他們人生中的光輝時刻,讓我們找到童年喜愛的卡牌身上更多的弧光。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而對於年輕一些的玩家們來說,在水滸這一經典IP,在近年來缺乏優秀影視劇集的情況下,是一個相當不錯的了解水滸傳的窗口。

  不僅如此,《小浣熊水滸傳》更希望把每一個進入遊戲的玩家,再一次帶回到他們的童年里。在遊戲中存在着各類懷舊感滿滿的場景,像是主角的房間里沒有寫完的作業,CRT顯示器的電腦主機,還有教室、操場、小賣部這些場景。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玩家的小房間是各類功能的聯通中心,集卡冊也在這里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遊戲中的「工會」叫做班級,玩家可以在這里互相拜訪,曬卡

  其次是輕松閒適的玩法。童年時代的「小浣熊水滸卡」讓我們那麼喜歡,是課間10分鍾和回家寫完作業後的娛樂小幫手,但它並不會占用我們過多的時間,讓我們耽於收集而影響學業。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作為遊戲的《小浣熊水滸傳》也延續了這份純粹的快樂。在戰斗一側,本作以「養成」和「配隊」作為遊戲的核心內容,PVE玩法則是選用了半自動戰斗的機制,好漢會自動釋放自身所擁有的技能,而其必殺技則可以由玩家選擇合適時機來手動釋放。每輪的戰斗也會壓縮在90秒之內,關卡節奏相當明快。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雖然操作難度並不高,但《小浣熊水滸傳》的遊戲樂趣卻很有傳統卡牌遊戲的深度。前後排的角色搭配,釋放必殺技的時機,和敵人之間存在着的屬性克制,這些都會成為左右戰局的關鍵因素。

  當然,在更多的時候,《小浣熊水滸傳》都是一款很護肝的遊戲。在刷素材的日常階段,角色依靠自動模式就可以完成戰斗,而且上班掛掛機,下班路上收一波獎勵,也完全不用擔心自己的養成進度落後。

  還有個有趣的小彩蛋是作為「全國大賽」進行地點存在的遊戲場景圖。通過當年在電視里常看到的這些有名建築,遊戲進一步將玩家與「智能AI對戰」這一設定聯系在了一起。而在這些大地圖場景中的具體構築,也在各處還原了80年代的獨特韻味。沒准在某一處,你就會發現這里特別像是自己放學曾經走過的那一條街道。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就像我昨天進行體驗時,在遊戲中收完獎勵,回頭還能再去翻一翻自己喜歡的論壇帖子,想到的時候再點開遊戲欣賞一下剛剛製作好的卡牌,閒適的「玩」的感受居多,沒有了以往玩新手遊時不肝就會落後的緊迫感。

結語

  雖然《小浣熊水滸傳》來得比神行太保戴宗還要快,但是在一段時間的搶先體驗後,我確實能從這款遊戲上找到很多童年時代的色彩。開發團隊特別懂得拿捏「小浣熊卡牌」這個休閒又愉快的點,遊戲中的小浣熊伶牙俐齒,又皮又帶點小賤萌,和它的互動就像和身邊的朋友在課間打鬧一樣。而且看到自己收集的卡牌滿滿當當地躺在卡冊里,還可以像指揮官一樣調度和養成,可以說是把我童年的想象給完全安排上了。

  你童年時的小浣熊集卡之旅,有過怎樣的一段故事?那時候你想象過的好漢必殺技,你最怨念的那張卡牌,現在都有了一個圓滿的機會。從這里傳送,開始預約吧!

伴着乾脆面香氣的水滸英雄卡片,從童年「穿」了回來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