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倒閉超1.2萬家 淡出視野的網吧路在何方?

在個人電腦稀缺的年代,很多年輕人在網吧里感受着互聯網帶來的快樂。可如今,網吧已經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昔日的輝煌早已不在。曾經風靡全國的網吧為何現在不火了?網吧未來出路何在?《工人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00後不再買賬

「等租約到期,就不幹了。」51歲的老金在山東濟南經營一家網吧已有16年,今年或許是他開網吧的最後一年。

老金開網吧的第二年便租了一個200多平方米的商鋪擴大規模。「在生意最好的時候,這條600多米的街上有6家如此規模的網吧,到了晚上和節假日,家家爆滿。」

與網吧曾經的輝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如今的慘淡。「現在這里只剩我一家了。如果那時有人跟我說有一天我的網吧會倒閉,我是不會相信的。」回憶起2007年的高光時刻,老金感慨萬千。

天眼查數據顯示,2020年,網吧相關企業吊銷數量為3638家,注銷數量為9250家,倒閉的共有12888家。截至2021年2月,全國存續在業的總量為124818家。

有業內人士認為,網吧較為風靡的時候,家庭電腦的普及程度還不高。如果人們想要上網、玩游戲,只能選擇去網吧。但隨着互聯網的發展,電腦逐漸成為多數家庭的必備品。作為曾經網吧的消費主力軍,80後、90後陸續成為家庭、社會的中流砥柱,不再有大把的時間、精力和朋友們去網吧組隊玩游戲。而不少00後消費群體被手機端游戲分流,可以隨時隨地玩游戲,網吧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必須要去的理由。

一年倒閉超1.2萬家 淡出視野的網吧路在何方?

經營成本飆升

隨着客戶端游戲的不斷涌現,對電腦的配置要求也越來越高。北京的一家網吧老闆陳冠旭回憶說,2017年發行的游戲「絕地求生」大有席捲全球之勢,整個行業都為之一振。

為了吸引顧客,抓住行業的「新風口」,網吧老闆紛紛投錢把網吧升級為網咖。「網咖與網吧的區別,首先就在於硬件配置上,處理器、顯卡、高刷新頻率電競屏、高端機械鍵鼠、專業電競椅是標配,一台電腦需要過萬元。」陳冠旭說,網咖增加了水吧、手遊、桌遊之類的配套服務,定位成游戲玩家休閒社交的場所。

在網吧升級網咖這輪洗牌中,沒能成功升級的網吧率先被淘汰了。

2017年國慶開業期間,高配置為陳冠旭的網咖吸引了眾多顧客,半個月的會員充值金額達到50萬元。然而,由於「絕地求生」游戲本身存在的一些漏洞,以及外掛軟件的出現,導致游戲人數銳減。

有業內人士分析,這次迴光返照無疑是對網吧行業的巨大打擊,升級成為網咖後的設備費、維護費、人工費都增加了,而消費者卻不買賬。雖然有消費者願意為體驗感付費,但大同小異的網咖仍滿足不了需求。此外,在一些大城市中出現了招攬顧客能力較強的「電競館」,而網吧行業的從業者多為個體經營,抗風險能力弱、資金壓力大是他們的共同痛點,在競爭中紛紛敗下陣來。

轉變經營模式迫在眉睫

同樣經歷了轉型網咖的網吧老闆王夢尚表示,近幾年,客戶端游戲市場沒有新的爆款游戲,來網咖玩游戲的顧客越來越少,但平均每個月10萬元左右的收入,持續經營還是沒問題的。「當初設想3年時間回本,等設備面臨淘汰時再決定抽身不干或者繼續投資,誰知2020年來勢洶洶的疫情直接擊垮了我。」

有業內人士表示,疫情加速了網吧行業的衰落,但不是壓垮網吧行業的最後一根稻草。投資一家網吧的回本周期越來越長,設備配置更新換代速度很快,主打游戲服務的網吧可能3年就得更新一次硬件,以保障消費者的體驗不受影響。「但成本自然也會增加,倘若成本全部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消費者肯定不買賬。」

《2020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數據顯示,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786.87億元,國內游戲用戶數量達到6.65億人。「未來游戲行業依然前景可觀,但是對於網吧經營者而言,等客上門的時代已經過去,擺在面前的只有轉變經營模式。」上述業內人士分析。

據悉,一些網吧老闆開始摸索轉型,有人將網吧和電競賽事相結合,吸引顧客。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