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騰訊索賠、被字節收購,沐瞳科技到底是什麼來頭?

遊戲行業資本涌動。3月22日,沐瞳科技CEO袁菁發表全員信,宣布沐瞳科技與字節跳動旗下遊戲業務品牌朝夕光年達成戰略收購協議。收購後,沐瞳科技將保持獨立運營,並加強在遊戲、電競等領域與字節跳動的深度融合,共同開拓全球遊戲市場。同時,袁菁將繼續作為CEO留任,沐瞳科技的各條匯報線保持不變。

志象網援引知情人士稱,此次收購字節跳動付出了100億人民幣的現金和價值150億的股權,支付對價約合40億美金。獵雲網從業內人士處了解到,此次收購金額或高達50億美元。截至目前,雙方並未對收購金額作出回應。

該知情人士還透露,國內遊戲「霸主」騰訊也曾試圖收購沐瞳科技。據悉,騰訊與沐瞳科技之間存在多年糾葛,雙方的訴訟戰至今仍未止息。沐瞳科技還曾因創始人徐振華違反保密協議、商業禁止協議被判賠付騰訊1940餘萬,創同類案件最高賠償紀錄。

字節、騰訊爭相收購,沐瞳科技是誰?

沐瞳科技成立於2014年,同年9月獲得創新工廠天使輪融資。考慮到國內遊戲市場競爭已經很激烈,初始團隊只有20個人的沐瞳科技選擇了出海。七年間,沐瞳科技已經成長為東南亞最大的MOBA遊戲公司,同時也是海外用戶最多的遊戲企業之一。

沐瞳科技誕生後不久便有了爆款遊戲,2015年4月上線的《Magic Rush: Heroes》在當年12月獲評Google Play年度最佳遊戲之一。2016年11月上線的自研MOBA手遊《Mobile Legends: Bang Bang(無盡對決)》更是風靡東南亞。說不心動是假的,畢竟官宣做遊戲至今已有兩年,字節跳動仍在等待一個爆款。

《無盡對決》曾創下多個國產手遊的出海記錄,登頂全球13個國家的App Store暢銷排行榜,在全球53個國家位列暢銷排行榜前十。截至目前,該遊戲的全球月活用戶數已超9000萬,且均為海外用戶。

遭騰訊索賠、被字節收購,沐瞳科技到底是什麼來頭?

來源:SensorTower

《無盡對決》也是沐瞳科技的「印鈔機」業務,吸金能力不可小覷。SensorTower數據顯示,2017-2019年《無盡對決》全球收入的每年環比增長為36%。截至2020年初,該遊戲總收入已經達到5.02億美元,僅2019年收入就達到了2.14億美元。其中,東南亞玩家一共貢獻了3.07億美元,占該遊戲總收入的61%。另外,在App Annie 2019年發布的中國遊戲出海廠商收入排行榜中,沐瞳科技位列前十。

如此看來,沐瞳科技確實有被巨頭們競購的資本。

官司不斷,沐瞳創始人曾被判賠付騰訊1940餘萬

沐瞳與騰訊的糾葛要從前員工出走騰訊說起。

沐瞳科技創始人徐振華於2009年加入騰訊負責網游運營,是《植物大戰僵屍online》、《軒轅傳奇》的主要研發負責人之一。2014年1月,尚在騰訊任職的徐振華設立了沐瞳科技,5月離職騰訊後即入職沐瞳科技,之後徐振華又成立了3家子公司。

據悉,團隊中70%的成員來自騰訊、西山居、巨人等知名遊戲公司,曾參與製作多款中國市場月收入5000萬以上的成功遊戲。其中,沐瞳科技CTO於君來自騰訊遊戲《部落守衛戰》團隊。

公開信息顯示,沐瞳科技成立至今與騰訊有過多起訴訟戰,涉及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商業詆毀糾紛等。

2017年,騰訊旗下的拳頭遊戲工作室起訴沐瞳旗下的三款遊戲《Mobile Legends: 5V5 MOBA》、《Mobile Legends: Bang bang》和《Magic Rush: Heroes》涉嫌抄襲《英雄聯盟》,要求沐瞳科技共計賠償15萬美元(約合102萬人民幣)並立即停止運營。對此,沐瞳科技公開否認抄襲,並表示《Mobile Legends》是自研遊戲,擁有獨立知識產權。

從法律層面來說,沐瞳科技抄襲一案經過十多次審理,至今都沒有定論。但騰訊與沐瞳公司創始人徐振華之間的一起訴訟卻創下了同類案件的最高賠償紀錄。2017年6月,騰訊以徐振華違反保密協議、商業禁止協議提起訴訟。

案情顯示,徐振華在入職時與騰訊簽訂的勞動合同中,雙方約定報酬體系中的200元/月為徐振華離職後承擔不競爭義務的補償費。但在2009年、2012年,雙方又先後簽訂了兩份主要內容相同的《保密與不競爭承諾協議書》,根據協議,騰訊控股公司授予徐振華限制性股票作為對價,若徐振華違約,則要向騰訊返還所有任職期間行使限制性股票所生的收益。

鑒於徐振華在獲得騰訊巨額競業限制補償的同時,在任職期間自行成立公司,離職後經營公司,且陸續創立的四家公司經營范圍均與騰訊及關聯公司有重合,因此,法院認定徐振華違反競業限制義務。一審判決中,法院要求徐振華支付騰訊公司違約金人民幣372萬余元,雙方均提起上訴。

二審判決再次明確了徐振華違反競業限制的事實,並根據收益作出改判。最終判決書顯示,應以15,832股計算收益,要求徐振華向騰訊支付人民幣1940萬元。

此後雙方也有過多輪司法糾紛。

如此劍拔弩張的關系之下,騰訊卻選擇與字節跳動競購沐瞳科技,或許是在提防海外業務受到影響,另外,競核在報道中提到,市場猜測,騰訊此舉或是為了抬高價格,讓字節多付成本。

收購沐瞳能否彌補字節遊戲基因缺陷?

急於在遊戲行業開疆擴土卻缺乏遊戲基因的字節跳動,兩年來在資本市場動作不斷。去年,頭騰兩家展開了激烈競爭,大肆收購、投資遊戲公司,國內市場已進入僧多肉少的境地。據統計,2020年騰訊投資了26家遊戲公司,今年,騰訊更是加快了投資並購的腳步,截至目前騰訊已經公布投資了20多家遊戲公司。當初沒搶過騰訊的字節跳動決定收購沐瞳科技,開啟新一輪資本大戰。

這一次,字節跳動也是鐵了心要加大遊戲業務的投入。前不久,字節跳動還成立了朝夕光年奇想基金,支持傳統成熟品類的遊戲和獨特品類的創新遊戲,以此完善自身遊戲業務能力。

不過,字節跳動的遊戲業務並不理想,還一直因為缺乏產品、沒有重度遊戲被外界看衰。第一財經援引投資人觀點稱,收購沐瞳科技意味着字節跳動的遊戲業務擁有了起飛的「抓手」,認為在收購沐瞳科技後,字節跳動就獲得了後者的優勢,包括爆款重度遊戲、MOBA、電競生態等。

另外,結合此前收購麥博遊戲、止於至善、蓋姆艾爾等多家布局海外的遊戲公司,不難看出字節跳動開拓全球遊戲市場的野心。其中麥博遊戲專注歐美市場,止於至善在日本市場有着不俗的表現。蓋姆艾爾參與開發的《仙境傳說RO:新世代的誕生》則是當下唯一能匹配字節跳動頭部互聯網公司咖位的產品。該遊戲在港澳台地區的App Store及Google Play雙平台推出後即登頂雙平台遊戲榜第一,持續霸榜超30天。

但沐瞳科技的產品研發經驗對於字節跳動布局中國乃至全球市場仍存在一定局限性。當下,全球市場手遊精品化趨勢明顯,但受制於硬件等設施,東南亞地區仍處於手遊發展的中早期階段,保證流暢的遊戲體驗是第一要務,而畫面、模型等都可以為此作出犧牲。沐瞳科技在東南亞地區的成功經驗能否復制到全球市場暫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其為字節跳動降低了入局競技遊戲的門檻,提供了產品運營以及搭建體系方面的借鑒。

《英雄聯盟手遊》的上線也將瓜分《無盡對決》的用戶。《英雄聯盟手遊》2020年10月底在日本、韓國、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12個國家與地區,12月中上旬先後在台灣、越南、大洋洲、歐洲、中東、北非等地區上線,持續保持着較高的遊戲熱度,東南亞六國方面,該遊戲上線後在雙平台下載榜連續霸榜超過一周。Sensor Tower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16日,《英雄聯盟手遊》在全球共獲得了1250萬次下載,吸金1050萬美元。

遊戲的生命周期方面,《無盡對決》已經誕生五年,可以說是相當長壽了。《無盡對決》之後,沐瞳科技再無爆款,甚至沐瞳科技官網上也僅展示了三款遊戲。手遊速生速死的時代,沐瞳科技難免會焦慮,它也在等待下一個爆款。

至於字節跳動的遊戲業務能否有質的飛躍,還需要時間來驗證。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