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沙井電子煙一條街:一度離開的小老闆又回來了

「大吉大利,入職有喜」「推薦有獎」,路旁炫目的招工廣告和廠區門口活躍的招工人員,提醒着這里就業行情的火爆。這是位於深圳寶安沙井街道的中心路,招工的是幾家電子煙工廠。這條全長約5.5公里的馬路兩邊,曾經擠滿三四百家電子煙公司,堪稱國內電子煙重鎮。

探訪沙井電子煙一條街:一度離開的小老闆又回來了

(沙井街頭的電子煙工廠招聘廣告 黃瓊/攝)

市場幾經起伏,如今盛景不再,但依然有多家規模較大的企業堅守。3月22日的一條行業消息,讓「圈子里」重新躁動起來。

當天,工信部就修改《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公開徵求意見,擬將電子煙行業納入監管,並參照卷煙管理。業內人士認為,這可能意味着「國家隊」將要進場,將對電子煙市場產生巨大影響。

中國電子商會電子煙行業委員會秘書長敖偉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工信部發出的這個消息大家都很關注,我們也正在緊急開會討論。」

電子煙生產企業東莞瑪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老闆劉韜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這對主攻國內市場的電子煙品牌短期內有影響,但長期來看是利好的。」

從2014年6月入行,工廠從沙井搬到現在的東莞,劉韜經歷了電子煙行業的野蠻生長和惡性競爭,站在行業的角度,他認為,行業規范的出台將更加有利於電子煙產業做大做強。

1985年,沙井被廣東省劃為工業重鎮,大量外資注入,舊日的鹽鄉、蚝鄉,逐漸變成擁有30多個工業區、500多萬平方米標准廠房的工業強鎮。過去30餘年,轄區內都以電子、五金、鍾表、服裝、玩具製造等工廠為主。幾年前,電子煙產業在這里異軍突起。

如今國內電子煙相關從業人員數量超過200萬人,而八成以上的煙具廠和七成以上的煙油廠都坐落在沙井及周邊。

劉韜之前在廈門做鞋服出口生意。2014年上半年,偶然一次路過深圳,看到沙井電子煙作坊的紅火景象,劉韜沒多久便正式加入了電子煙大軍。

從找合作商,租廠房,裝修工廠,招工人到第一批產品出廠,劉韜僅用了3個月。「因為剛開始做的產品市場很成熟,所以節約了產品開發時間。」他回憶說。

探訪沙井電子煙一條街:一度離開的小老闆又回來了

(沙井某電子煙工廠生產車間 黃瓊/攝)

談及沙井電子煙昔日盛景,一位居住在沙井松崗的出租車司機陳先生告訴記者,2010年自己在工廠上班,有一天同車間的五六個同事集體辭職,一同出去辦廠生產電子煙了。那時沙井到處都是生產電子煙的小作坊,在電子煙一條街很容易買齊組裝配件。由於電子煙組裝簡易,DIY電子煙也曾風靡一時。

劉韜介紹,現在自家工廠生產的電子煙,批發價大概在20~25元,而市面上的品牌電子煙售價可達一兩百元。

中國電子商會電子煙行業委員會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國內煙具廠家907家,深圳占85.7%,其次是東莞占10%,其餘為珠三角及全國各地;煙油廠家86家,深圳占72%,其次為東莞占10%,其餘為珠三角及全國各地。

而同期,國內電子煙行業上下游企業相關從業人員數量超過200萬人,其中電子煙生產企業數量約60萬人,相關配套的電池、五金、線路板、塑膠、包裝材料、物流、檢測等供應鏈企業數量超過100萬人;從事貿易、終端零售實體店從業人員超過40萬人。全球電子霧化煙專利數共有28642件,其中中國25006件,占87.3%。

但如今再去到沙井中心路,沒有熟人的領路,想找到電子煙工廠的身影並不容易。小作坊工廠在行業洗牌下,大部分被淘汰了。

2019年11月1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規定禁止在線上平台銷售電子煙及發布電子煙廣告。現在打開某些線上購物平台,搜索「電子煙」字樣,已經無法打開頁面。

這對高度依賴線上銷售的沙井大部分小作坊都是重創。來自江西的電子煙生產商姜先生,便在那時撤離了深圳。

劉韜的工廠則在2017年就搬去了東莞,規模從200人縮減到了20人左右。劉韜稱,主要是因為市場競爭激烈。轉移到東莞之後,雖然規模縮減了,但營收卻保持了穩定。

這個月,姜先生又開始在沙井尋找小廠房,試圖「東山再起」。他告訴記者,有好幾個老鄉同行在這邊依然發展不錯。不過,對於一系列監管政策及行業標准出台後的市場前景,他坦言並不清楚。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