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河山」藏地行05:大昭寺的前世今生

「走遍河山」藏地行05:大昭寺的前世今生

說起來很有意思,作為當下拉薩的標誌性建築和外地人旅遊目的地的布達拉宮和大昭寺,竟然都與公元7世紀的吐蕃第三十三代贊普松贊乾布有關,都與中國古代極為流行的政治聯姻有關。

距今1400多年前,當松贊乾布決定與尼泊爾、大唐王朝分別聯姻,他優先考量的不是愛情而是政治、不是佛法而是利益。當然,完全不能排除他是真心同時喜歡來自內地大唐帝國的文成公主和來自高原王國尼泊爾的尺尊公主,因為作為當時西藏的實際統治者,他有這個野心和實力。

參觀布達拉宮時,我一邊聽那位川籍導遊小妹耐心講解,一邊分心走神:面對兩個強大的鄰國,直面很有背景的兩個妙齡女子,松贊乾布如何尋找平衡?而代表各自國家利益的兩位公主,是否存在事實上的競爭關係?是否也在意誰受到的寵愛和優待更多、誰居住的宮殿更大?包括她們從各自國家帶來的佛法聖物,哪一個更受歡迎或影響力更大?哪一個供奉的場所更莊嚴更宏偉?

作為供奉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帶來佛門聖物的專用場所,大昭寺大昭寺供奉來自尼泊爾的釋迦牟尼8歲等身像,小昭寺最初供奉來自大唐的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後來,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也曾被供奉在大昭寺。

時至今日,說起布達拉宮,人們首要想到的是它曾經的主人文成公主;而提到大昭寺,自然而然就想起尺尊公主。這當然是一種比較,但更多是不同文化交流交融後沉澱下來的人文故事。

誰也說不清修建之初的布達拉宮和大昭寺誰大誰小,但就當下的情況看,前者規模不知大出多少倍;無論是所處位置、建築體量,布達拉宮都遠遠超過大昭寺。

當然,這並不代表修建之初的真實情況,尤其是歷經多次擴建的布達拉宮,早就不是當年的模樣。包括其原始功能,早就發生了質的變化。或者不如說,今天我們看到布達拉宮,功能也好,規模也罷,都已脫離松贊乾布的初衷。

如果從初始目的或原始功能考量,大昭寺顯然被保護得更好,其在宗教方面的影響力也更勝一籌。

2021年3月10日午飯後,因為下午還要去西藏「三大聖湖」之一的羊卓嘉措,我和小平兄沒有休息,放下飯碗就往大昭寺趕去。

較之於布達拉宮的巍峨宏偉,大昭寺顯得既小又矮,並且處於鬧市之中,又沒有極有明顯的標誌,如果沒人引導,很難一下子找到這座隱藏在商圈八廓街里的寺廟。

作為擁有藏傳佛教界崇高地位、享有盛名的佛門聖地,大昭寺最初稱「惹薩」,後來「惹薩」又成為這座城市的名稱,並演化成當下的「拉薩」。因此,才有了「先有大昭寺,後有拉薩城」的說法。

當然,大昭寺之所以在佛教界享有盛名,並非因為其最初的叫法,而是因為這里一直供奉著釋迦牟尼8歲等身像。據說全世界僅有3尊這樣的佛像,加之前面提到的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已遭損毀,擁有釋迦牟尼8歲等身像、被譽為「西藏的眼睛」的大昭寺也就在藏傳佛教中擁有了至高無上的地位,每日來此膜拜和轉經的佛教信徒總是絡繹不絕。

3月10日午飯後,我和小平兄走進大昭寺走馬觀花轉了一圈,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這麼四處。

首先是天井四周的大型壁畫。儘管時隔1300多年,仍然栩栩如生、精彩紛呈。據說2009年至2011年政府曾斥資1000餘萬元,本著「修舊如舊」的原則對這些精美壁畫進行了搶救式修復。

其次是那個沒有記全名字的金剛塔。其設計之精之巧、用材之精細、工藝之精湛,已經無法用「巧奪天工」、「金碧輝煌」之類的成語來形容,其精美和富貴程度,差點讓我和小平兄驚掉下巴。

再次是那尊明顯「變胖」的釋迦牟尼8歲等身像。虔誠的信徒們反覆斥巨資往佛像上塗刷金粉,左一層右一層,上一層下一層,積年累月,積少成多,使得8歲等身像「越長越胖」,早就不是當年那副清瘦清秀模樣。

最震撼人心的,莫過於釋迦牟尼8歲等身佛像跟前幾根木柱上隱約可可見的人類牙齒。據說,千百年來,每年都有大量外地佛教信徒採用步行或磕長頭的方式,結伴趕往大昭寺膜拜釋迦牟尼佛像,途中有人因故去世後,同行者依約拔下死者的一顆牙齒帶到大昭寺並嵌入佛祖金像前的木柱內,以示對釋迦牟尼的無比虔誠。

為了保護文物,幾根大木柱已被包裹上了鐵皮之皮的保護層。那些深深嵌入柱內並且不知存多少年的人類牙齒,無聲訴說著佛教對藏區人民的深入骨髓、植入基因的深刻影響。

2021年3月22日晚草於河北石家莊,3月23日晚修改完善

「走遍河山」藏地行05:大昭寺的前世今生「走遍河山」藏地行05:大昭寺的前世今生
「走遍河山」藏地行05:大昭寺的前世今生「走遍河山」藏地行05:大昭寺的前世今生來源:kknews「走遍河山」藏地行05:大昭寺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