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三星美國工廠停工引發全球缺芯連鎖反應,晶片主要靠進口的國產OLED行業面臨斷供風險

全球缺芯潮從汽車行業向手機、PC等多個行業蔓延。

最新報導顯示,蘋果也將在此次缺芯危機中受到影響,甚至iPhone產品線還有可能面臨停產危機。

報導稱,全球缺芯對三星OLED顯示面板的供應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同時三星德克薩斯州的晶片製造廠還在上個月因暴雪和停電原因停工至今。而該工廠原本還承擔著為iPhone生產OLED顯示屏晶片,這將直接導致iPhone螢幕供應受挫。

當下,受全球晶片缺貨的影響,越來越多的手機品牌開始出現產能不足的局面。小米總裁盧偉冰更是直接表示,「今年晶片太缺了,不是缺,是極缺。」

目前,中國大陸已佈局大量OLED面板產能,全球缺芯將對國產OLED面板生產造成何種影響?作為商業化「最後一公里」的OLED面板驅動晶片國產率如何?進而將影響到哪些下遊行業?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將目光聚焦於OLED面板驅動晶片行業,嘗試回答上述問題。

缺芯潮波及面板行業

前述報導指出,三星關閉的美國工廠占全球智慧型手機和PC晶片供應的5%,其中蘋果公司每年就需從該工廠大規模購買用於OLED顯示器的晶片產品。所以,三星在美國工廠的關閉,影響到了三星對蘋果螢幕的供應。

由於三星顯示晶片供應緊張,三星已經提高了OLED面板的報價,從報導來看,三星將OLED螢幕的價格提高了5%-8%。

「驅動晶片產能緊張已經影響OLED、LCD行業,造成面板行業價格持續上漲,三星剛性OLED已經漲價了,液晶面板接下來兩個月價格可能還會上漲30%-40%。」Witdisplay首席分析師林芝在3月23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缺芯同樣影響到國內面板行業。

3月23日,面對是否受到行業缺芯影響、螢幕驅動晶片是否缺貨的提問,深天馬回覆稱,「原材料供需是動態變化的過程,目前驅動IC相對偏緊是整個行業都面臨的狀況。公司與全球數千家供應商建立了友好的合作關係,保持並尋求長期的深度協同,不斷推進供應鏈的安全性、本地化、多元化採購。目前,公司產品的相關原材料供貨保持良好狀態。」

儘管深天馬表示目前供貨穩定,但無論是從OLED面板行業產能釋放還是核心技術自主化程度的角度來看,缺芯這個問題或許比想像中更嚴重。

近年來,隨著國內面板製造商的崛起,國產LCD面板已經占據了整個液晶面板市場的半壁江山。在OLED面板領域,以LG和三星為首的韓國面板廠商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占據了OLED市場份額的80%以上,國內廠商在OLED領域正在奮力趕追。

就在今年年初,京東方發佈200億元定增預案,其中60億用來增資並建設重慶第6代AMOLED生產線,建設週期為2018年底-2022年底,設計產能為4.8萬片/月。維信諾專注於AMOLED面板業務,投資了3條AMOLED面板生產線和2條配套模組生產線。和輝光電去年衝刺科創板,擬融資100億元投建於第六代AMOLED生產線產能擴充。目前,公司第4.5代AMOLED生產線量產產能15K/月,第6代AMOLED生產線規劃產能30K/月。

此外,還有深天馬、TCL科技均有第6代AMOLED生產線在建設或投產中。

「隨著中國大陸OLED產能的不斷釋放,中國OLED產業與韓國的差距將不斷縮小,並逐步構築起領先優勢,OLED領域大機率會成為下一個『狙擊口』,應予以高度重視。」賽迪智庫指出。

狙擊從何入手?在顯示模塊當中,不僅僅OLED面板十分重要,其驅動晶片也十分關鍵。

而需要注意的是,國內OLED面板驅動晶片的國產率並不高,在三星顯示晶片都供應緊張的情況下,缺芯潮對國內OLED面板的影響是否會進一步加劇?

OLED晶片國產化率偏低

從需求端看,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智慧型手機OLED面板購買國。據機構測算,目前我國OLED行業市場規模約為150億美元,但全球出貨占比僅約9%。預計隨著國內在建/擬建AMOLED項目的陸續落地,國內生產的柔性屏市占率將提升至25%左右。

但作為面板核心技術的驅動晶片的國產化程度卻不高。

上海轉點信息首席諮詢師張志和在受訪時表示,「國內相關面板廠商驅動晶片國產率比較低,主要還是用韓國進口的晶片;LCD驅動這塊來看,目前國產率在10%左右,手機OLED國內還沒有真正意義上做的比較好的廠商,國內做的相對好的是雲英谷的OLED驅動,應用手錶等這塊的OLED市占相對高一些,工藝要求沒有手機那麼高。」

市場研究公司Omdia去年發佈的數據顯示,韓國企業的智慧型手機方向的OLED顯示屏驅動IC(Display Drive IC)市占率為九成,排名第一的是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為50%;第二名為Magana Chip,為33%,僅這兩家公司就占了八成以上。

以面板巨頭京東方的數據為例。2017年,公司在回覆投資者提問時曾表示,目前採用的OLED驅動晶片供應商主要為海外公司。2018年,京東方面對同一問題時稱,「公司的驅動IC部分進口,部分國產,公司將會在國內具備供應的條件下,加大推進國產化材料導入,公司一直積極培養國產化供應商,努力促進國內上游產業鏈的發展和完善。」

儘管一直在推動引入國產IC,但到了2019年,京東方採購螢幕驅動晶片金額超過60億元,其中國產晶片占比仍不到5%。

「第一,OLED驅動晶片發展需要OLED面板產業帶動,中國大陸手機OLED面板去年出貨占比僅13%,OLED驅動晶片缺乏良好的生長土壤。第二,AMOLED驅動晶片有一定技術門檻。AMOLED驅動方式、像素排布與LCD的不同,需要特定算法和電路補償消除MURA,而且流片和生產成本較高。第三,中國大陸OLED驅動晶片廠商技術積累不足,良率較低,下游應用廠商暫時不敢大批量導入。」林芝在分析顯示驅動晶片國產率低的原因時說道。

而如果OLED產能受到影響,下遊行業風險將進一步加劇,首先,所以手機廠商都存在缺芯的風險;其次,少屏主要受上游材料、驅動晶片、偏光片等制約,限制了面板產能。那麼,電視、平板、電腦、汽車行業都將出現類似「缺芯少屏」的現象。

籌謀破局

在當前的困局下,硬幣的另一面是顯示驅動晶片巨大的國產替代前景。

去年8月,有媒體報導稱,華為余承東簽發了一份名為《關於終端晶片業務部成立顯示驅動產品領域的通知》的文件,內容顯示華為要成立部門做螢幕驅動晶片,進軍螢幕行業。當年年底,有消息顯示,華為的顯示驅動晶片完成流片,有望用於華為自家的手機及大屏產品中。

此外,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中國大陸驅動晶片廠商匯頂科技、集創北方、中穎電子、晟合微電子、格科微、雲英谷、吉迪思、新相微、華為海思、芯穎、奕斯偉等紛紛進入晶片驅動環節。

其中,中穎電子從2009年就開始涉足面板驅動晶片研發,2015年AMOLED驅動晶片出樣,2018年第三季度開始量產;吉迪思在2016年第二季度量產剛性屏AMOLED晶片,2018年9月聯手中芯國際正式量產40納米AMOLED驅動晶片;2019年下半年,奕斯偉和雲英谷開始量產AMOLED驅動晶片;2020年6月,集創北方總部暨顯示驅動晶片設計和先進測試基地項目正式開工。

中穎電子發佈的2020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01,225萬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1.3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0,960萬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0.71%。

年報稱,公司銷售增長主要受各領域客戶需求強勁增長所致,但仍受限於上游晶圓廠的產能供應不足。銷售增量由大到小依序是鋰電池管理、家電主控、電機控制、AMOLED顯示驅動、電腦周邊及IOT和智能電錶晶片。中穎電子曾在去年三季報中指出,「AMOLED顯示驅動晶片產品的市場需求暢旺,增速快也跟比較基期較低有關。」

更大的挑戰還在後面。

林芝說,「國內OLED驅動晶片頭部廠商出貨量已經突破百萬片了,但是良率、穩定性、可靠性以及高PPI實現方面與國外廠商存在巨大的差距,中國大陸OLED驅動晶片廠商仍然需要技術沉澱,與面板廠商聯合攻克技術難點,以更好地迎接中國OLED產業即將崛起的發展機會。」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作者:張賽男

編輯:朱益民

責編:金珊,實習生余笑敏

來源:kknews21深度丨三星美國工廠停工引發全球缺芯連鎖反應,晶片主要靠進口的國產OLED行業面臨斷供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