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談:不能讓資本把教育變成一場「內卷遊戲」

從招聘「年薪200萬,上不封頂的中小學優秀網課教師」到「不要998,不要799,20課時僅20元,還送2科教輔禮盒」的課程廣告,明眼人都會提出疑問——怎麼會有人做這樣不賺錢的生意,還很熱烈?
近年來,資本漸漸盯上了教育培訓領域。

半月談評論員 趙琬微

半月談:不能讓資本把教育變成一場「內卷遊戲」

在疫情蔓延的2020年,在線教育乘上了線下教育受挫的風口,在各輪融資的助推下扶搖直上,走上了飛速擴張的燒錢之路。一時間,從電視廣告宣傳到互聯網的大幅廣告頁面,從公交車站大屏到小區電梯小屏,教培機構似乎無處不在。廣告中,不僅有「別人家的孩子在上課」的靈魂考問,還有用「低價」包裝的消費誘惑。

家家戶戶在聽取免費試聽課,樂得其所的同時,似乎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資本是逐利的,放在哪個行業都如此。在占了小便宜的同時,我們也成為資本盯上的「流量」,只有持續不斷的投入才能維持其發展。但如果沒有真正培育優秀的教師,把錢花在迅速擴張的「刀刃上」,又如何做得好教育這個行業?

需警惕,資本的逐利性與教育的公益性之間存在天然矛盾。如果不加有效約束,資本將無可避免地以高獲利為導向,無底線迎合短期「提分」的功利性需求,甚至不惜製造群體性焦慮,把教育變成一場「內卷遊戲」,最後得利的只有資本。

「你不努力就會階層滑落」「階層鄙視鏈讓你後悔莫及」「有錢人家的孩子比你更努力」……這幾年,關於教育焦慮話題的推文不斷成為刷屏之作,一些極端言論屢屢引發社會熱議。這些言論不少就是出自一些機構注冊「培訓號」,通過製造消費恐慌、教育焦慮,讓家長把小小年齡的孩童爭先恐後地趕向培訓機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無疑是校外培訓機構、社會資本間的精心合謀。

顯然,如果放任資本主導教育,教育將偏離其公益軌道,喪失其最為寶貴的價值。

怎麼辦?

其一,提高准入門檻,不是人人都能「傳道授業」。在傳統的教育場景下,獲得權威部門認可的教師資格是關鍵的准入門檻。但是在資本青睞的許多教育場景中,大量社會人員、外籍人員,乃至AI「機器人」都可以成為教師,這存在極大的風險。需進一步提高准入門檻,讓質量提升取代擴張速度成為教培行業發展的關鍵環節。

第二,加強資金監管,保障學生與家長合法權益。不少教培機構,在學生用戶支付了大額學費之後,即便沒有上完課也難以退款,導致投訴糾紛不斷。部分機構經營不善關門「跑路」,家長更難以追回學費。近日,北京市部分地區為校外培訓機構設立了資金「監管人」,培訓機構可以將預付學費自動存進監管銀行。學生按次上課,學費按相應課時劃轉培訓機構,為化解退費風險做出了積極探索。

其三,最為關鍵的是,要節制資本無底線逐利沖動,保證資本在有序、可控的前提下助力教育發展。隨着人們教育需求的日益多元,豐富多彩的校外教育也是群眾所需。對校外培訓機構,要嚴格准入機制,更要嚴格規范其培訓范圍及內容,支持其開辦與課堂教育特別是應試無關的培訓課程。

政府機構要直面民生關切,多下功夫,多出點子,積極引導校外培訓機構健康、規范發展,引領資本在良好的市場秩序下為教育行業的健康發展添磚加瓦。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