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這是一個專欄——「咖啡人的故事」,想收集全國咖啡人的故事,給熱愛咖啡的群體,提供一個交流空間。

這是第5期,這一期的咖啡人是:陳德來,我們都叫他阿來,他是上海 π² coffee 的創始人之一(他的合伙人Jason,是世界咖啡拉花大賽中國賽區評委,Jason的故事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講)。

第一次聽到派平方的名字,是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他家咖啡5塊錢一杯:他家濃縮咖啡賣8塊錢,自帶杯子去買5塊錢一杯,美式咖啡9.9元一杯。

我很難想像,5塊錢一杯的咖啡,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是怎麼活下去的。

在一個雨天的週末,我來到阿來的第一家店:π² coffee 襄陽南路店,邊喝咖啡邊聽他說他的咖啡故事。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 襄陽南路店

01 第一份工作就是做咖啡,從一而終

阿來第一次接觸咖啡是2007年9月,當時的他剛開始找工作,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他去了上海華山路上的一家咖啡館。

那是一家傳統的意式咖啡館,大約有100個平方,牆上畫著威尼斯搖槳場景的大壁畫,店里放著優雅的音樂,咖啡機機身外面是一層烤瓷,咖啡手柄是紅木的,因為用的時間久,手柄已經有包漿了的感覺,

第一次來,他就喜歡上了這家店,也是那次,他第一次知道咖啡可以拉出漂亮的花,阿來應聘做了咖啡師,開始了自己的咖啡職業生涯。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2007年的阿來,參加咖啡展會

每天做幾十杯咖啡,白天做咖啡,晚上回去打遊戲,日子過得很歡樂。

這是一家咖啡貿易商旗下的咖啡店,公司除了咖啡館,還有咖啡豆、咖啡設備、糖漿的銷售。

當時上海咖啡市場發展剛起步不久,屬於做的比較早的,就這樣阿來在咖啡行業一做就是13年從咖啡小白,一步步做到了連鎖品牌的管理崗。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2017年9月,阿來(左)給客人分享咖啡

02 疫情期間辭職創業

2020年開年,疫情來了,大家都被迫在家辦公,阿來也不例外,而且整個疫情下來,各個門店的經營壓力變得很大。

各項數據都是虧損狀態在公司的要求下,阿來要去和房東談降房租,去和員工談裁員減薪……

向來不擅長給別人施加壓力的阿來,接手新的工作,感覺特別有壓力,也開始嚴重掉頭髮,3月復工後,阿來拿著一戳頭髮找老闆提了離職。

疫情在家的時間,阿來一直在思考接下來的生活,疫情也讓他覺得活著是多麼重要,又是多麼好的一件事情。

同時,他也發現,疫情下,很多行業備受創傷,餐飲娛樂等,但唯獨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沒有受太大影響。

因為這些都是日常生活必需品,他在想咖啡是不是也可以作為一個日常的存在呢。他想做一個大膽的嘗試:創業、開店、做一家讓咖啡成為日常的咖啡館。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 拉花出品

很多人並不理解阿來的做法,在那時咖啡館經營困難,很多創業者想尋找穩定工作的2020年初,阿來卻帶著「要把咖啡做成日常」的願望,辭職離開了穩定的工作,選擇創業。

其實風險他也不是沒有考慮過,畢竟他已經30多歲,有家庭有老人和孩子,和每一個成年人一樣,有自己要擔負的家庭責任,但是向來不喜歡隨大流的阿來,權衡好利弊後,還是決定辭職自己開店。

他把這個想法,和好朋友Jason說了,兩人一拍即合,3月25號租下了襄陽南路這家門店。

在貿易公司+連鎖品牌工作13年的工作經驗,阿來對開店流程輕車熟路。

而且在開店前,明確了定位,所以開店的速度就很快,3月25號簽下房子,4月7號阿來的第一家咖啡館就這樣開業了。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阿來的第一家,襄陽南路店

03 創業,他選擇一路逆流而上,反而成功了

在咖啡圈,開店的前輩們一直苦口婆心地給計畫開店的年輕人說了這麼幾句話:

1.一定不要開店,咖啡館不賺錢,10家店最多有3家賺錢的;

2.一定不能只賣咖啡,要加麵包或餐,不然客單價太低了,根本沒法盈利;

3.一定不能把價格定得特別低,不然顧客會覺得你品質不好,你也很難賺錢。

但阿來,每一條都做了,結局並不像前輩們擔憂的那樣——不賺錢,反而疫情形勢下,不到一年,他們就在上海開出了4家店。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2020年,阿來在新店吧檯

確實,開咖啡館的,除了商業連鎖的,其他賺錢的不算多,阿來自己也說指望開咖啡館實現財富,當然不太現實,但養家餬口還是沒問題的,本身他自己和妻子也不是物慾太強的人

說到這時,阿來還指著自己的衣服、鞋說:「這些衣服、鞋都穿了快十年了,感覺還好。」他對名牌沒太多要求,對太新鮮刺激的事物,也沒太多興趣。

他覺得生活歸根結底更多的還是平淡,他喜歡這樣的狀態。

開咖啡館也是一樣,他之前做連鎖店的時候,經歷過一個事情,有家店地理位置比較好,再加上花錢做了推廣,所以週末和節假日人就比較多,70多個座位經常爆滿,但週一到週五生意就比較慘澹。

這樣的店不是他想要的形態,他想要的是平緩的,每天都有人來的,而不是週末多平時少的形態。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2020年,做手沖咖啡的阿來

準備開店的時候,他就想得很明白,只賣咖啡,不賣吃的,美式咖啡就定9.9元一杯。

因為他希望咖啡就是日常消費品,像買瓶水、買杯飲料一樣自然;解渴也好、消暑也可以、提神也行,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客人不用擔心咖啡太貴,想多喝一杯、兩杯的也不用擔心花費過多。

阿來說他在的襄陽南路,是之前上海文人權貴住的地方,這里的居民早就養成了喝咖啡的習慣

旁邊還有iapm商場和寫字樓,白領們有喝咖啡的習慣;附近的2個醫院需求很大:醫生知道喝什麼對身體好,醫生壓力大,也需要提神……

他的客人,不單單是咖啡愛好者,他也不想做一個打卡店,他想做的就是一杯日常的飲品,不管客人是出於習慣或者愛好,都可以用可以接受的價格喝一杯咖啡。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襄陽南路店

所以他的客人中,會看到有接送孩子上學放心的節儉的老爺爺老奶奶;夏天,美團小哥也會點上一杯冰咖啡解渴消暑。

我在他店里的那天,也看到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送完孩子上培訓班來喝一杯,他還和老闆聊了幾句,說路過都會帶一杯,這已經成為他的習慣,而且他還推薦這個店給朋友。

之所以不賣吃的,阿來是覺得,多一個品類、多一個動作,就會增加不穩定性因素,他希望客人喝到的是一杯每天一樣的飲品,像每天吃飯一樣自然樸實,這就足夠了。

美式9.9元的低價格,也曾經有客人懷疑是不是用的原材料不好,是不是偷工減料了。

阿來就把物料都放在客人能看到的地方,這樣客人對於自己入口的產品一目了然,阿來他們用的食材(牛奶、糖漿等)也都是比較知名的牌子,顧客也就清晰地瞭解了產品品質。

阿來認為,做咖啡店,也是餐飲的一種形態,而餐飲,最重要的就是穩定性和品質,所以,他不會頻繁更新菜單,最大的成本會放在物料的選擇上,豆子也都是自己找熟悉的工廠定製烘焙的。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 冰咖啡出品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阿來開店之後,時不時有朋友問他店在哪,說要來看他給他捧場喝杯咖啡,每次阿來都說來看我可以,專門喝咖啡就不必了。

他並不希望別人專門刻意來打卡,因為這種只是一時的,他更希望客人是路過渴了,喝一杯;附近的上班族、居民,想提神,每天來一杯……這種才是長長久久的生意。

他還是和我分享了之前做連鎖品牌時候的事情,當時新店做推廣,吸引來很多客人,讓他印象很深刻的是一個客人說自己是專門坐了2個小時公交過來打卡。

阿來聽到這話時,第一反應不是為客人對咖啡的喜愛感動,而是,他想這杯被寄予厚望的咖啡,真的讓客人滿足了嗎?即便滿足了,這個距離線,客人多久才會再來第二次呢?

果真最後和他料想的一樣,短時間內那個店業績做的不錯,但沒過多久,客人就變少了,只有週末,節假日才會好一些。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 出品圖

所以,在我問到,作為過來人給開店的新人有什麼特別建議的時候,阿來說的第一條就是:想好店的定位是什麼?想好做的咖啡是給誰喝的?做給咖啡愛好者?做給專業人士?還是?

只有想明白這一點,根據這個去選址、定位,才算是邁出了第一步。而且,開店前,一定要明白的一個現實是:咖啡愛好者,專業人士,放在大數據下,都是很小的體量,這也是他把自己客人定位在大眾的原因,這個受眾群體可太廣了。

我說:「你開店的過程好像很容易,但現實是很多人開店過程中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

阿來說開店是一件很辛苦,也並不容易的事情,做員工的時候,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好了,但做了老闆你要考慮大到各種手續、運營方案、產品包裝設計,小到選擇什麼樣的餐巾紙、杯子,每一件事情都要親力親為。

店里客人少的時候,會擔心能不能擔負起房屋人力物料成本,能不能給小夥伴正常發工資;客人多的時候又會擔心,店里產品質量能不能保障,小夥伴會不會忙不過來。

但因為他有了前面13年的經驗,很多開店中會遇到的困難,他都踩過坑、試過錯了,所以現在才看起來那麼順利。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2020年,阿來拿著葡萄在店里嘗試新飲品

04 咖啡本應日常

第一個店開業第二個月,就開始每天做上百杯咖啡了現在每天能賣出300多杯)。

他知道市場在用數據告訴他,他的決策是正確的,不到三個月他們開了第二家店。不到一年時間有了第三家、第四家。

現在阿來基本每天都會在店里,一週也會有2、3天時間站站吧檯,為客人做咖啡,他說做咖啡能讓他放鬆,做咖啡的過程他也很容易專注,這是他很喜歡、也很享受的狀態。

阿來開玩笑說,疫情這一年他最大的收穫是自己長胖了十斤。

開店雖然有壓力,但清晰記著自己的方向,反而讓他做事情的時候更有安全感。他覺得自己就是在做一個日常生活中的產品。

咖啡就是日常,和精緻生活、生活態度也沒有太大關係,在阿來這里,咖啡就是日常品。

阿來現在店里用的咖啡機辣媽PB,之前買的時候不到十萬,做咖啡屬於不錯的,但在現在上海咖啡館內不屬於比較高端的,好幾個朋友勸他換個更貴一點的,放在店里也更炫酷好看。

阿來笑著拒絕了,他說我這個機器,滿足日常已經足夠了。

每次聊到這個話題,他都會舉滴滴司機的例子:大部分滴滴司機都是開的普通的車,很少有人開法拉利。滴滴車的功能更多的是提供便利,所以普通車就足夠了,我們要建議滴滴司機換一個法拉利嗎?其實沒必要,對不對?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 聖誕節拍圖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 聖誕節拍圖

在和阿來聊天的過程中,他一直反反覆復說的是:好好活著就挺好,能生存才可以談及其他;咖啡要日常,咖啡就是日常。

我問他後面還會繼續開店嗎?阿來說在資金循環健康的前提下,他們會繼續開店的,現在他和合伙人也都是正常領著工資,沒有分紅,掙的錢,他們都留著開店。

他們的咖啡師小夥伴也都是之前和自己一起做咖啡的朋友,或者是朋友介紹的,他們也希望有一天這些小夥伴們也都有自己的店。

他們的品牌logo選的是數學圓周率的符號:π,是無限不循環的小數,也代表了無限的可能;2個合伙人的參與,是雙倍的無限可能,他們希望生意能長久做下去。

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

▲π² coffee 聖誕節拍圖

阿來調侃說自己是個沒有太大追求、甚至有點不思進取的人,和上海這個快節奏的城市有點格格不入,但在和他聊天的過程中,我發現健談的他,其實每一步都考慮的很清楚,而且他始終記著自己想要什麼

在他這里,沒有雞血,也不鼓吹情懷和夢想,他說這樣平平淡淡的、好好活著就是他最大的願望了。

他一遍遍說咖啡就是日常,他希望咖啡對於大家來說,就像我們日常吃飯、喝水一樣,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喝著9.9元一杯的美式聽他講他的咖啡故事,我想,他已經做到了。

今年、明年、後年……或許我們會在上海更多地方、或者國內更多城市看到他的身影,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ps:現在π² coffee已經在上海開了四家店

來源:kknews在疫情期創業,一年在上海開4家咖啡館,他最大的願望是好好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