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美協主席承認抄襲:喜歡就能照抄?

「由於我的虛榮、儌倖心理作祟,致使抄襲作品流向社會,給馬寒松先生造成了極大傷害,也給中國美協和青海美術界帶來不良影響,我萬分痛悔,難辭其咎。」3月26日下午,青海美協主席王筱麗在被質疑涉嫌抄襲後,首次發聲,承認抄襲。在致歉信中,她向馬寒松和網友們表示誠摯的歉意,希望獲得大家的原諒。

青海美協主席承認抄襲:喜歡就能照抄?

馬寒松作品(左)與王筱麗作品(右)對比。網頁截圖

此前,王筱麗被曝多幅畫作與馬寒松作品高度相似。通過相關對比圖不難看出,除了色調有所差異外,王筱麗版本幾乎是一種「複製-粘貼」式再現,以至於不少網友看過後都戲稱「這哪里是抄襲,明明就是複印」。

在道歉信中,王筱麗稱「馬寒松先生是我素來崇敬的藝術家,特別喜歡他的作品風格,也學習臨摹他的畫作以提升自己。」但是,喜歡不等於照抄,經常臨摹他人作品也不應成為明目張膽抄襲原創成果的藉口。對於這些最基本的職業倫理規範,從業多年的王筱麗不會不明白。

如果真的崇敬馬先生,就更應懂得他在藝術創作中的艱辛和不易,不將他人成果占為己有;如果真的對美術事業「鍾愛如命」,也應知曉此類亂象對行業風氣和市場生態的破壞性影響,堅決抵制抄襲行為,而不是加入其中「取一瓢飲」。

不難發現,「致敬」是被指控抄襲者的常見說辭。此前,畫家葉永青被指涉嫌抄襲比利時藝術家西爾萬後,就回應稱「這是對我影響至深的一位藝術家」;畫家周尊聖將一位侵權者告上法庭後,後者也稱「我非常喜歡您的作品,想能認真去讀懂你每一幅作品」……

可是,不管在主觀意志還是客觀表現上,借鑑和抄襲都有著本質區別,不宜被混為一談:藝術創作不是「閉門造車」,從他人作品中汲取靈感沒問題,通過臨摹等方法打磨功底也屬正常,但若用「複製-粘貼」的走捷徑方式欺世盜名、侵犯他人的著作權,就既不道德也不合法。「致敬」原作者的「人情式」說法,絕不能成為替抄襲開脫的藉口。

值得注意的是,王筱麗涉嫌抄襲馬寒松作品早已不是什麼「無人知曉的秘密」。對此,馬寒松本人也早在2016年「蓋過戳」,還發過朋友圈半開玩笑地吐槽。藝術品市場涉及畫廊、收藏家、評論家、策展人等多個主體,在網際網路信息如此發達的當下,為何王筱麗的抄襲行為沒有被及時抵制和糾正,甚至其疑似抄襲作品可以堂而皇之地流入市場、進行售賣?業界對抄襲行為的層層失守和集體沉默,無疑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此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馬寒松稱自己「已經被抄襲三十年,早已麻木了」的說法,也反映了一些原作者的維權困境。一方面,受抄襲收益誘惑的人眾多,原創者雖倍感無奈,也不願耗費過多時間和精力在這些「糟心事」上,不少人都採取自嘲的方式一笑了之。

另一方面,由於打假的維權成本和收益往往不成正比,被侵權者也缺乏拿起法律武器的動力。可是,若這樣的情況多了,抄襲者便會更加有恃無恐,給行業注入虛假、功利的泡沫,不僅會造成對踏實原創者的擠壓,也會干擾正常的藝術市場生態。

對此,還需細化有關著作權的規範要求,加大對抄襲者的懲罰力度,使他們不敢隨意伸手;藝術領域要加強行業自律,明確對類似行為的零容忍態度,不能對明晃晃的抄襲行為視而不見。藝術家們也要意識到:積極拿起法律武器打假、維權,不僅是在伸張自己的權利,也有利於凈化整個行業的風氣。必要的時候還是要較較真,讓抄襲者付出應有的代價。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來源:kknews青海美協主席承認抄襲:喜歡就能照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