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儀、公孫衍算大丈夫嗎?為何能「一怒天下懼」,讓諸侯唯命是從

張儀、公孫衍算大丈夫嗎?為何能「一怒天下懼」,讓諸侯唯命是從

儒家經典《孟子》里的景春曾感慨道:張儀,公孫衍,豈不大丈夫哉?

孟子聽罷,一股悲憤之情湧上心頭,不禁感慨:

時代變了,世道變了,人心變壞了。

我們經常會有個錯覺,認為先秦諸侯們都是國王。其實未必,彼時的國,叫諸侯國,實際上是周天子的屬國。

我們可以通過鬼谷子的「說人,說家,說國,說天下」來得知,天子掌管的是「天下」,諸侯掌管的才是「國」。張儀曾遊說秦惠王,遊說的是國。蘇秦游曾說周天子,遊說的是天下。

那時候的「天下」,才對應現在的「國」,所以諸侯們要接受周天子的封爵,也就是我們熟知的「公侯伯子男」。有趣的是,這個爵位並不是絕對以實力的強弱冊封的。

比如,弱小的衛國是侯爵,強大的楚國居然只是子爵。其他諸如,秦國、齊國是伯爵。我查了一下,戰國七雄里,沒有一個是公爵諸侯。

從天下的角度上講,誰是貴族,首先要看他的爵位是什麼,有爵位才算是貴族。

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隨著時代的發展,列國諸侯們開始動起了腦筋,不再滿足於「公侯伯子男」的爵位,而是動起了「天下」的主意,想稱王。

畢竟,周天子已經成吉祥物了。

張儀、公孫衍算大丈夫嗎?為何能「一怒天下懼」,讓諸侯唯命是從

先秦諸侯擅自稱王的案例並不少見,比如春秋時代的吳王夫差,越王勾踐,以及楚國自稱楚王,雖然都叫「王」,但實際上是僭越。就如你可以叫自己孩子「格格」,「太子」,但是社會並不認同。

當然了,由於實力強大,所以諸如,越王,吳王,楚王都各自稱王,但也沒人敢把他們怎麼樣,雖然只是子爵。而且在彼時的人看來,這些人都是「外國人」,化外之民,再比如「三星堆」地界上曾經存在過的的巴王和蜀王。

然而,戰國時期,由於大家長周天子式微,兄弟們的野心就開始膨脹了,紛紛想體驗一下當「王」的快樂。

誰會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呢?這還要從公元前342年說起,魏國大將龐涓親率大軍進攻韓國,韓國危急求救於齊國。最終齊老大給了韓老大面子,命田忌,孫臏帶兵救韓,齊軍大破魏國的魏武卒,擒殺龐涓。

西面的秦國一看,魏國被揍了,豈能坐視不理?於是乎,馬上點將出兵,秉著「趁你病,要你命」的偉大精神進攻魏國,占領了魏國的重要戰略意義的河西之地。魏國迭遭慘敗,元氣喪盡,面對咄咄逼人的秦國,不得不對中原各國採用友好政策。

說起來,魏國遭此劫難,實在是咎由自取。上天曾經非常眷顧魏國,把吳起、孫臏、范雎、商鞅,公孫衍,張儀等不世出的人才都安排在了魏國,結果,魏國拱手送給了秦國和楚國。

最終,尷尬的不是別人,是自己。估計是魏老大的人品實在不好,使得這些人才在他國發跡後,玩命的針對魏國,其中以商鞅,張儀為甚。在二人的戰略中,魏國是必須要拔掉的釘子。

雖然魏老大用人觀不行,但是他並不傻,隔壁的秦國玩命的想整死自己,換成是你,你會怎麼辦?

自然是,為了生活,低下高貴的頭,不停地給齊國拋媚眼,小手指順帶也勾搭一下,自己曾經欺負過的韓國。驗證了那句老話「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如果你是齊老大,你看見一大老爺們沖自己拋媚眼,你覺得噁心嗎?當然噁心,恨不得上去踹幾腳。但是,他隨即又給魏王拋了媚眼。

這是基情四射的愛嗎?

當然不是,齊老大知道魏王是有利用價值的,比如可以幫自己抵擋西面的秦國。

既然,魏老大是要求於齊老大的,總要表示表示吧。齊王到底想要什麼呢?魏王思來想去腦殼疼,這時候惠施道破了天機,齊老大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稀罕,除了想稱王,於是魏老大接納了「折節事齊」的建議,在公元前334年,前往古徐州,在如今山東滕縣的地界上,拜見齊老大。

魏老大其實就是來拜碼頭,認老大的。他握著齊老大的手說:「以後,你就是我老大,你就是大哥大」。不過,大哥大實在太難聽了,以後就叫「齊王」吧。

我估計齊老大一開始是拒絕的,畢竟他也不想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同時「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還是懂的。於是,以「來而不往非禮也」的理由建議:魏老大先稱王。

迫於形勢,以及個人私慾,魏老大魏䓨成了戰國中期第一個稱王的人,史稱梁惠王。而齊老大田因齊也勉為其難稱王,史稱齊威王。這次事件,史稱「徐州相王」。

周天子的天塌了,他連名義上的天下共主的吉祥物也做不成了。

你絕對想不到,被稱為虎狼之國的秦國,還要等十年才會稱王。

秦老大在等兩個人,誰呢?公孫衍和張儀,這兩個「大丈夫」!

公元前333年,秦老大任用魏國人公孫衍為大良造。魏惠王主動服軟,計畫以「結以采邑」的方式與秦國相處,主動獻上了陰晉。

但是,弱國的軟弱是不值得同情的。次年,公孫衍帶兵在雕陰打敗魏軍,魏將龍賈被俘,消滅魏軍8萬。

隨即秦軍渡過黃河,攻占了魏國的皮氏、汾陰、焦城、曲沃等地。

這時候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公孫衍推行的是合縱與張儀推行的連橫,發生了矛盾。嬴駟很顯然是支持張儀的,於是公孫衍奔逃,投靠了魏國,繼續推行合縱策略。

張儀取代了公孫衍,隨即開始「放長線釣大魚」,張儀看起來是個和藹可親的人,他像極了和平主義者,比如他主動將蒲陽與焦城、曲沃歸還給魏國,並讓秦公子繇為「質」到魏國,以與魏國修好。

但是,縱橫家的微笑是危險的,不久張儀就前往魏國勸說魏惠王對秦「不可以無禮」。於是,魏國獻出上郡、少梁兩座重鎮答謝秦老大。

張儀客氣地幫秦老大收下以後,又說了:就這些?隨即,張儀撕開了面具,親率秦軍討伐並占領了魏國河西、上郡700里地,並攻占河東魏國一些地區,這就使秦、魏的力量對比發生根本變化,魏國所依憑的河山之險也大部喪失。

秦國對魏國戰爭的節節勝利,聲威大增,於是秦惠王在魏、齊「徐州相王」後的第十年,也就是公元前324年,在張儀的擁護下秦老大稱王,史稱秦惠文王。

多說一句,有人問,張儀這個秦相是貨真價實的嗎?那是當然,張儀不僅擅長外交,並且擅長用兵。現在的三星堆文化區的巴國和蜀國就是張儀帶兵覆滅的。注意,確實有司馬錯,但主將確實是張儀。

故事結束了嗎?並沒有,公孫衍還有戲唱。我們現在經常認為,蘇秦和張儀是正面交鋒的,但從史料看來,跟張儀交鋒的人物,其實是公孫衍。

公孫衍被張儀取而代之,對連橫策略,恨之入骨。但是,恨是沒用的,需要想辦法才行。公孫衍敏銳地發現了一個機遇。

大國都已經稱王,小國怎麼辦?小國諸侯自然也想稱王的,可是,誰也不敢。很顯然,故事還沒結束,因為還有諸多小國的諸侯們不知所措呢。

楚國、魏國、齊國、秦國這些超級大國都紛紛僭越稱王了,自己該何去何從呢?小老闆們也有稱王的野心,就好比當下,再小的企業也有上市的願景。

為了抵抗秦國,魏國必須做點什麼。於是在公孫衍的策劃下,公元前325年五月,魏惠王在巫沙尊韓老大為王,史稱韓宣王。這只是開始,接下來的日子里,魏國集韓、趙、燕、中山五國稱王,這就是戰國中期的「五國相王」事件,本質上是為了締結合縱聯盟。

於是,公孫衍順理成章地成了執五國相印的縱橫家。彼時的張儀、公孫衍通過「諸侯稱王」事件,成了天下最有權勢的人。這才有了,景春問孟子的:

張儀,公孫衍豈不誠大丈夫?

張儀、公孫衍算大丈夫嗎?為何能「一怒天下懼」,讓諸侯唯命是從

最後,你猜「五國聯盟」的結果怎麼樣呢?當然是失敗的,而這個始作俑者不是秦國,而是齊國。

公孫衍拉攏的中山國老大要稱王,卻得不到齊人的認可,齊國與中山國的邊境就時有爭端,齊人更是借五國出兵征伐秦國之時,派遣大軍攻打趙國,趙人連遭慘敗,損兵折將八萬有餘。魏國人公孫衍所推行的「五國合縱」自此失敗。

儼然,滅齊已經成了合縱陣營的縱橫家們最大的夢想了,哪怕是存在感最弱的燕國也是這麼想的。

「滅齊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辦吧」。

蘇秦背上行囊,凝視著遠方的齊國。

本文由鬼谷道、鬼谷子智囊團創始人鬼谷信原創出品,更多精彩內容可私信回覆「鬼谷秘籍」,贈送您道藏鬼谷子智慧內參秘籍。

來源:kknews張儀、公孫衍算大丈夫嗎?為何能「一怒天下懼」,讓諸侯唯命是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