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綱:文學依然偉大!

閻綱:文學依然偉大!

閻綱:文學依然偉大!

什麼是文學?文學就是文學,文學不是社論,文學不僅僅是宣傳,文學也不等於政治,儘管它不能脫離政治。

文學就是情學,情慾學,情感慾望學,無情未必真丈夫,就是以情感人。

我閻綱沒有多少優點,但有一個優點比較突出,就是見賢思齊。我最看不慣「文人相輕」。不管年齡大小,只要你身上有我學習的地方我就向你看齊。我的著作,從來不請大人物寫序,請的都是瞭解我的年輕人。

鄧小平說過「以後不要提文學為政治服務,但是不能脫離政治」。這話說得及時,因為有人把文藝等同於政治,毛主席才說小說沒有了,電影沒有了,只有八個樣板戲。

閻綱:文學依然偉大!

根據我自己的經驗,之所以能寫出個別打動人的作品,就要作戰前的準備。我勸說年輕作家:「古典詩詞不可不讀,散文不可不寫」。古典詩詞例如絕句,僅僅四句話,五言絕句只有 20個字,最後10個字、5個字,多大的藝術衝擊力啊!孫犁就是用散文寫韻文,用白話寫絕句。他的《亡人逸事》三五分鐘就能讀完,可是讀完後半天平靜不下來。他把藝術的衝擊擱在最後,又那樣不動聲色。我們讀古詩,凝鍊文字,打好散文這個地基,地基夯實了上頭才能豎起高樓大廈,然後動筆寫長篇就順手多了。

我一般不贊成拿起筆就寫長篇,更不贊成立刻寫眼下勢態的長篇。柳青的《創業史》有突破,把長篇小說的藝術提高到現代小說的審美高度,可惜第一部已經為第四部做了鋪墊,即變落後的梁三老漢為中共黨員、把農民引入共產主義。柳青文革後痛而言之:絕不能用行政命令的方式把農民硬行趕上天堂。柳青的《恨透鐵》卻敢於面對「硬趕」的現實,了不起!他的性格分裂了,都聲稱是現實主義,豈知現實主義應該是恩格斯所宣示的「美學的原則與歷史的原則的統一」,

以為這是文學的「最高的標準」。

我在禮泉作協一次會上問大家:你為什麼寫作?不要隱瞞地回答。大家有說為政治服務,為工農兵服務,抒發心里埋藏的東西……五花八門。有人問到我,我回答,我的寫作分三個階段:為名為利,為名不為利,不為名不為利,憋不住了,傾訴心聲,就像母雞下蛋。我接地氣,吃草,深入人的靈魂,讀我愛談的書,有所思,憋不住了下了個蛋。下蛋痛苦,但是蛋可以孵雞娃,讓你的作品有生命力,生生不息。

綜合大師們的經驗,我歸納成幾條:1、不為你所動的不動筆。首先寫你唸唸不忘的父親母親戀人妻子兒女朋友吧,你感動得下淚讀者才會淚濕。孫犁的妻子是文盲,但是口語鮮活,長得很漂亮,孫犁借用她寫出多少散文和小說!《荷花澱》《鐵木前傳》迷人啊!妻亡去,老朋友問他咋不寫呢,他說要寫的太多,不知從何下筆。思來想去,最後寫了《亡人逸事》三千多字,三五分鐘讀完,讀完卻半天平靜不下來,這就是散文的魅力、文學的力量。我讀此文不下30遍,幾乎每年都讀。要當作家,就得多讀、多寫,多感悟名著的魅力所在,多關注時代的發展變遷,多關注民生民情。我以為:多讀勝於多寫,當你寫不下去的時候,就去讀你崇拜的名家,看人家怎麼巧構和運筆。2、沒有新的發現或更深的感受,不要動筆。3、沒有類似阿Q畫圈圈、吳冠中磨印章一類典型的藝術細節不要動筆。情節是天使,細節是魔鬼,好的細節勝過千言萬語。

這幾條限制,給作家戴上了緊箍咒,你突破,才能超越。

文學能夠流傳,就是兩大主題:愛情和死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文學以情動人!

我最後的兩句話:一、見賢思齊,向各位文友學習!二、文學依然偉大!

來源:kknews閻綱:文學依然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