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

「這部劇居然真的是在郵輪上拍的!題材給人一種新穎的感覺,故事開篇就十分高能,品品張翰潛水救人的海上動作戲,拍攝時想必也是難度係數很高!」

3月23日起,由陳昆暉執導,張翰、王麗坤領銜主演的《海洋之城》在江蘇衛視幸福劇場正式開播,「郵輪大副」丁凱(張翰飾)攜手「萌新領隊」天悅(王麗坤飾)開啟乘風破浪的海上旅程。濃縮在「移動地球村」上的眾生百態、悲歡離合,隨著「海洋號」的揚帆啟航,逐一向我們展開。

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

作為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自開播以來以題材的稀缺性和場景的獨特性,迅速吸引了一大批觀眾。在職場、愛情雙線並行的情節之外,它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鐵達尼號》《哈爾的移動城堡》等主要在限定空間內展開敘事的影視作品,而中外文化的多元碰撞,尤其是以世界郵輪首位華人船長(有真實人物原型)的誕生為線索的成長主題,則又賦予了這部作品極為開闊的夢想格局。

海圖新,讓《海洋之城》有效填補了行業空白,並成功激發了無數觀眾想要跟隨劇情挺進深藍的願望。

導演陳昆暉表示:「愛情、親情、友情是一部劇的軟實力,我希望通過一座『城』里的悲歡離合,讓觀眾感受到真善美,感受到我們的《海洋之城》不僅是愛之船,也是夢之船!」

一船一世界

在「移動地球村」見證夢想成長

濃縮人間百態

長期以來,華人在國際郵輪上一直都不被重用,但在《海洋之城》中,男主丁凱憑藉著自己出色的業務素養和獨特的人格魅力,打消種種質疑,一路向上成長。

已經播出的劇情,陸續呈現了丁凱在行政大副考核、例行安全檢查以及海上搜救等過程中遭遇的「有色眼鏡」,但在種種質疑、排擠和不解之下,他一次次努力完成任務,展示出極強的性格韌性。按照張翰的話說:「丁凱真的是一個可以感動中國的人,他所做的所有事情,我都有被打動到,這也是我願意去詮釋這個角色的原因。」

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

《海洋之城》在劇情上採取了「魚骨結構」,即由較粗的「魚脊」和較細的「魚刺」組成:「魚脊」代表的貫穿劇集始終的主線,講述郵輪上的中國職員在國際化職場背景下的故事;「魚刺」代表穿插在劇集中的多條輔線,是每個航次登船的新遊客帶來的階段性故事。

如果說丁凱的個人成長頗有英雄主義的色彩,那麼承載著6000餘名遊客和工作人員的超級郵輪則像是一個行走的地球村和微縮的小社會,集合了世間百態,郵輪所見證的,是各色人等的熱愛與夢想、淚水與歡笑。

講述中國故事的載體很多,為什麼要選擇一艘郵輪?

陳昆暉表示,《海洋之城》源於一顆夢想的種子。「我小時候看過一部電視劇《夢之船》,這部劇以郵輪為載體呈現了上世紀70年代末期人們的生活和經濟的發展變化。到了上世紀90年代末,我目睹了我們的發展,始終期待有一天也能用郵輪這個題材來展現當下的生活。」

郵輪2006年正式進入中國,並在短短數年內實現高速發展。如今,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郵輪市場,也是亞太區郵輪產業增長的重要引擎。當看到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中國遊客登上郵輪,陳昆暉感到心里的那粒種子等來了破土的時機。

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

如觀眾所見,在《海洋之城》的這艘郵輪上,有為夢想拚搏的高級海員、樂觀善良的萌新導遊、為航海事業奉獻一生的三口之家,也有陷入財政困境的公司老闆、遭遇婚姻危機的都市白領、共度蜜月的新婚情侶、享受生活的老年夫妻、完成患病孩子夢想的父母……劇中的人物鮮活、立體,充滿了人間煙火氣和現實代入感。

挑戰「不可能」

用誠意敲開與跨國公司合作的大門

《海洋之城》開播以後,許多觀眾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棚內拍攝再加後期特效嗎?看起來也太真實了,但如果是實景拍攝,這難度得有多大?」

事實上,多數人都不敢相信。張翰坦言,在接到邀約時,他先後婉拒了兩次,因為在當時的電視劇行業,《海洋之城》是個乍看起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據陳昆暉介紹:「我們的籌備不是從故事開始的,而是要先解決這件事有沒有做成的可能性。因為我們想的是要做就要實景拍攝,絕不能像《夢之船》那樣搭景製作,因為時代發展了,觀眾的要求也高了。但是,當代郵輪都是噸位數倍於當年鐵達尼號的巨輪,運營者又都是跨國公司,郵輪因為停靠成本太高,從來都沒有一部在船上實拍主要故事的影視作品,有些作品上船拍攝一週已是極限,做一部以此為背景的電視劇,創作週期這麼長,真能完成嗎?」

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

懷著一顆「平地起高樓」的信念,總製作人陳勵開始了敲開跨國公司合作之門的艱難之旅,一件聽起來很不靠譜的事,她卻做得鍥而不捨。從2014年通過發郵件與各公司闡述意圖,到2015年得到世界郵輪行業里華人頂級專家的支持,這部劇才真正進入上船採風和劇本創作。這中間若不是足夠的堅持和篤定,可能早就放棄了。

到了劇本籌備階段,因為題材的特殊性和內容的廣泛性,全劇由老中青生活背景互補的編劇團隊日夜奮戰,數易其稿。

「我們做《海洋之城》,是想通過一滴水來映照世界。我們在創作上不做什麼是非常清晰的,第一不做單純的職場劇,但職場部分要有行業的揭密性;第二不做愛情偶像劇,因為只說兩個人的愛情,不必興師動眾去拍郵輪;第三不做單元劇,因為要滿足觀眾的追看性,需要有敘事主線」,陳昆暉興奮地分享道:「採風給我們提供了大量的素材,如我們首個郵輪業華人船長的誕生就是在採風中發現的主線,我們的原型在我們第一次採風時他是大副,我們劇本完成時他是副船長,後來,他成為了幾百年來世界郵輪業第一位華人船長,當在片場接到這個喜報的時候,我們都激動得淚流滿面。他叫伍會民,他是國際職場中華人的驕傲。」

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

《海洋之城》在江蘇衛視開播之際,得到了郵輪頂級專家、某跨國郵輪公司亞洲主席劉淄楠博士的發文認可。在他看來,這是個全新的、獨一無二的題材,可以有廣度和深度講很好的故事,他說,自己特別喜歡在劇中擔綱郵輪公司市場總監的陳安妮(張雅玫飾)所說的一句台詞:「十年前我想要郵輪改變中國,十年後我想要中國改變世界。」

六年磨一劍

歷經波折,完成海上實景拍攝

六年磨一劍的《海洋之城》不是個容易駕馭的題材,因為郵輪是國際化行業,無論人物關係還是技術細節的拿捏,對編劇、導演、演員而言都是挑戰。

2018年1 月4日,《海洋之城》在上海開機,全劇用亞洲第一大郵輪「海洋量子號」做劇中郵輪場景,前後歷時124天,連續登上郵輪,完成了影視史上首次長達數月的海上實景拍攝,並轉場上海、蘇州、馬賽、福岡、長崎等地,拍攝場景多達400餘個,角色人物近200名。

從籌備到拍攝,整個過程也是歷經波折:上船數月,每個航程都是出入境;轉場數國,演員檔期難以協調。這麼多演員的調度,每個出入境行程只有5或7天,關係到與主角的配戲,如何安排?船上公共場所有遊客時不能拍,遊客下船時才能拍攝,如何保證完成?船隻一個航程出去就無法再購買任何服化道,如何在航程前做到無一疏漏……困難每天都在接踵而至,這還不算暈船、風浪等情況,但所有創作人員克難攻關,啃下了一個個硬骨頭。

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

張翰在郵輪上拍攝了45天,回憶起那段辛苦又特別的經歷,他至今難忘:「最開始對於上船,我非常恐懼,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45天我該怎麼度過?但當我真正下船那一天,我感覺好失落。我問過戲里很多演員,大家都是類似的感受。那些天,我們就是在船上工作的人員,那個感覺勝過表演。拍攝之前,我們專門瞭解了郵輪船員們的狀態,感受到了他們的不易,他們真的是用青春和生命在守護著所有人的安全和快樂。有一場戲我挺難忘的,我們的船長要退休了,他的台詞是:我的航程結束了,你們的航程才剛剛開始,那一刻,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是一種精神的傳承、生命的延續。在拍攝過程中,我們所有的創作人員就像剝開果實一樣,每剝開一層,都會看到不一樣的驚喜和感動。」

《海洋之城》用「夢之船」承載了丁凱和天悅的成長夢,承載了眾多旅客的遠行夢,也承載了一群影視匠人用創新精品和世界對話的文化夢。這樣美好而滿懷信念的夢,值得被肯定和祝福,更值得被更多人看見。

來源: 江蘇衛視

來源:kknews向海圖新,首部以郵輪文化為背景的電視劇《海洋之城》是這樣「遠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