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旅行者將需要高強度運動來保護心髒健康免受失重的長期影響

研究人員稱,隨着美國宇航局尋求建立月球前哨、訪問火星和商業化太空飛行,失重對人類心髒的長期影響至關重要。研究人員周一在美國心髒協會的旗艦雜志《Circulation》上發表了一項新研究。他們通過分析宇航員斯科特·凱利在太空中一年的數據,並將其與模擬失重狀態的伯努瓦·勒孔特的極限長距離游泳的信息進行比較,發現低強度的運動不足以抵消長期失重對心髒的影響。

太空旅行者將需要高強度運動來保護心髒健康免受失重的長期影響

研究人員檢查了退休宇航員斯科特·凱利2015年至2016年在國際空間站上工作的數據,以及精英耐力游泳運動員伯努瓦·勒孔特在2018年橫渡太平洋的數據。

在這項新研究中,研究人員評估了長期失重對心髒結構的影響,並幫助了解廣泛的低強度運動是否可以防止失重的影響。

「心髒具有顯著的可塑性,對重力或其不存在的反應特別靈敏。地心引力的影響以及對運動的適應性反應都起着作用,我們感到驚訝的是,即使是極長時間的低強度運動也不能阻止心肌萎縮。」該研究的資深作者、UT西南醫學中心內科教授、德克薩斯健康長老會運動與環境醫學研究所所長Benjamin D. Levine醫學博士說。

太空旅行者將需要高強度運動來保護心髒健康免受失重的長期影響

研究小組研究了凱利在國際空間站上的一年太空生活和勒孔特橫渡太平洋的健康數據,以研究長期失重對心髒的影響。水中浸泡是失重的一個很好的模型,因為水可以抵消重力的影響,尤其是在俯臥游泳的情況下,這是長距離耐力游泳運動員使用的一種特殊游泳技術。

凱利在2015年3月27日至2016年3月1日在太空的340天里,每周鍛煉6天,每天鍛煉1至2小時,使用一輛固定自行車、一台跑步機和阻力活動。而勒孔特在2018年6月5日從日本銚子港出發,歷時159天,遊了1753英里,期間他平均每天游泳近6小時,這能讓他的心髒不至於萎縮和衰弱。醫生們進行了各種測試,以衡量凱利和勒孔特的心髒在每個人開始各自的探險之前、期間和之後的健康和有效性。

分析發現:

凱利和勒孔特在經歷的過程中,左心室的質量都有所下降(凱利0.74克/周;勒孔特0.72克/周)。

兩人都遭受了心髒左心室舒張期直徑的初始下降(凱利從5.3厘米下降到4.6厘米;勒孔特的從5厘米減少到4.7厘米)。

即使是最持續的低強度運動期,也不足以抵消長期失重的影響。

左心室射血分數(LVEF)和舒張功能的標志物在整個運動過程中都沒有持續變化。

本案例研究考察了兩個獨特的人的兩項非凡壯舉。雖然了解身體對極端環境的反應很重要,但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了解這些結果如何應用於普通人群。對勒孔特游泳前後的心髒核磁共振成像的分析即將進行,也將有助於研究人員進一步了解失重的長期影響是否可以逆轉。凱利沒有接受心髒核磁共振檢查,目前,對他沒有進一步的跟蹤計劃。

太空旅行者將需要高強度運動來保護心髒健康免受失重的長期影響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