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農業部發布消息稱,紅火蟻已傳播至12個省份435個縣市區,目前,全國紅火蟻主要入侵地區溫度回暖,進入紅火蟻的嚴重危害期,這也是全年防控的關鍵時期。看到這個消息,其實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包括火紅蟻在內的不同種類螞蟻早已占領了世界。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地球上,除了兩極以外,有科學家推測螞蟻的個體數量可能有10^18隻,分屬於358屬的12000種。在整個地球生態系統中,螞蟻占到總數量的10—15%,和人類生物總量相當。其中入侵性最強的螞蟻有阿根廷蟻、大頭蟻、長足蟻、紅火蟻。

紅火蟻原產地在南美洲,體長2—4毫米。其軍隊蟻長者大頭,淡黃色或深褐色。它們攻擊性極強,有着強有力的大顎。一旦入侵一個地方,就會對當地的土着螞蟻進行種族滅絕。同時,它們會讓蚜蟲大量繁殖,造成農業的減產。

紅火蟻和蚜蟲是互利共生關系,蚜蟲為螞蟻提供食物(分泌的一種蜜露),螞蟻保護蚜蟲,給蚜蟲創造良好的取食環境。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紅火蟻與扶桑綿粉蚧形成了共生關系(圖片:Wikipedia)

1930年代初,巴西紅火蟻就已通過阿拉巴馬州的莫比爾海港入侵美國,如今早已占領整個美國南部地區;2001年,紅火蟻也通過類似的方式入侵了澳大利亞。

我國最早發現紅火蟻危害的是台灣。2004年4月台灣官方公布的信息說明,2003年9月到10月桃園、嘉義採集到了紅火蟻,之後調查明確了桃園縣、台北縣、嘉義縣等紅火蟻的發生分布,面積約4000hm^2。

大陸最早發現則是在廣東吳川大山江街辦事處。2004年9月23日,吳川市植物檢疫站符立乾將在大山江街道辦事處採集到的螞蟻標本送至廣東省植物檢疫站,報告了當地該蟻嚴重發生危害的情況。這是第一次紅火蟻被作為疫情來報告。

至此之後,紅火蟻開始迅速擴大殖民地,蟻群數量呈指數級增長。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根據這個模型,紅火蟻在1995年就已經在中國大陸出現,但到2004年才被發現作為疫情存在。也就是說在這之前,紅火蟻就悄咪咪地繁衍發展了近十年,紅火蟻的出現並不是偶然。

盡管各地為消滅紅火蟻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也只能做到控制,而不能做到根除。因為紅火蟻的入侵,給當地造成的損失高達每年30億美元。

之所以紅火蟻難以根除,是因為它們團結一致展現出的集體力量。

我之前發過一個視頻,視頻中成千上萬只紅火蟻聚集在一起,用自己的身體搭建成一個浮島似的「救生筏」,以此來躲避洪水的來襲。這其中,發揮主力作用的正是蟻群中的打工人——工蟻。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在一個蟻群中,分別有蟻後、軍隊蟻、雄蟻、工蟻。蟻後只有生育能力,負責保證蟻群的世代延續;軍隊蟻有強勁的大顎,負責保衛蟻穴和從事繁重的工作;雄蟻唯一使命就是和蟻後交配,交配完之後就會死;工蟻是蟻群中的大多數,沒有生殖能力,負責蟻穴的修建和幼蟻的撫養。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每天工蟻都在重復着做着同樣的工作:大部分去放哨,小部分去找食物或者維修洞穴。為了保證蟻群的「生存和繁衍」,所有任務都是靠工蟻之間不停的相互合作來完成的。每隻螞蟻生存的唯一意義就是為了保證蟻群的生存。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完善的社會組織使螞蟻組織漸漸逾越了身體形態的專業化門檻。工蟻們充分信任蟻後能保證群落香火的延續,於是最終放棄了自己的性器官,使得自己的身體徹底變成了活的工具,完全服務於蟻群的需要。真正的工具人也莫過於此。

這就是所謂的真社會性動物,每個工具的本份被發揮到極致,從而使得它們在生物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團結就是力量,不要以為螞蟻只會簡單的抱團,它們是有腦子的。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一項研究表明,在中美洲,兵蟻行軍跨過熱帶雨林的地面裂縫時會利用它們自己的身體建造復雜的橋,並根據成本收益平衡問題來調節它們搭建橋梁的效率。

研究人員們在巴拿馬巴洛科羅拉多島追蹤兵蟻,並製作了一個Y形平台模仿地面裂縫,同時用延時拍攝拍下螞蟻穿過平台時的視頻。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研究人員們注意到,在一開始的時候螞蟻在Y形平台較窄的位置搭建橋梁以便盡可能少地使用工蟻。但很快它們意識到為了在穿過橋梁時創造出最短路徑,它們必須移到Y形平台上更寬的地方。

紅火蟻入侵多省,你只知道蟑螂可怕,其實螞蟻更變態

為了解決動態橋梁結構的淨效益,螞蟻計算了橋梁的效益,包括節省的旅行距離和交通流量問題

研究人員們表示螞蟻從更短的旅行距離中得到了好處,付出的代價是扣押了原本能做其它重要任務(比如運輸食物或者幼蟻)的工蟻。研究人員得出的結論是螞蟻能做某種「成本效益分析」。當螞蟻建造的橋梁既利用了短路徑又沒有占用太多工蟻時,它們就會停止搭橋。

由此可見,它們集體的力量是多麼強大。但數以億計的紅火蟻在一起,它們是如何溝通的呢?

工蟻它們體內有一整套腺體,能夠製造出多種化學信息。通過這一系統,它們能夠相互交換各種信號,比如識別同類,在蟻群受到威脅的時候向軍隊蟻發出動員令,發現食物的時候召喚夥伴幫忙,還有前面說的最大效率化搭橋……

這種完美的生理機制能夠讓螞蟻經受住種種考驗,承受外部的劇烈變化,使得它們能夠全身心投入到地球上的唯一使命——擴張領土!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