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出門在外,手機沒電總是難免。出於懶得帶或是沒提前給自己的移動電源充電等緣故,消費者也願意以合適的價位讓共享充電寶企業賺自己一筆錢。但是,當消費者某天突然比平時多付一倍的租金,才發現收費標准悄悄從「小時」改成「半小時」的時候,難免會感到一絲欺瞞,讓原本你情我願的關系走向瓦解。

3 月 28 日,共享充電寶集體漲價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就再次引發網友抱怨紛紛。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共享充電寶企業開始缺錢了嗎?

薄利多銷一貫是共享經濟的吸金法則,且隨着科技的進步,未來手機的續航能力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因此共享充電寶瘋狂漲價並非明智之舉。

對此合理的懷疑是:難道共享充電寶企業已經沒錢花了嗎?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天眼查顯示,截至 2020 年 12 月,中國目前在業、存續的共享充電寶企業超 520 家,其中 75% 以上成立於 2017 年及之後。

相應地,據報告數據,近年來中國共享充電寶市場規模及用戶規模也不斷擴大。但與此同時,規模增速正持續放緩。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入場爭利的企業不見少,做大蛋糕的速度卻越來越慢,分蛋糕的難度也難免有所增加。

2020 年 5 月,美團正式宣布入局共享充電寶業務,憑借其在商家群體中強大的流量優勢,未來很可能攪動原有的市場格局。

據歐瑞國際《共享充電行業發展報告》數據顯示,2019 年共享充電寶行業已經形成了以小電、街電、來電和怪獸充電為龍頭的「三電一獸」格局,占據了 85% 以上的市場,其中怪獸充電以 36.4% 的市場份額占據行業首位。

2021 年 3 月 12 日,怪獸充電正式赴美上市,從其公布的招股書數據,也能看出共享充電寶企業分蛋糕的難度。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小小充電寶,在 2020 年讓怪獸充電營收 28 億元,若按一人每小時使用充電寶租金為 4 元來算,大概每小時全國就有 8 千人次在使用。

要實現如此營收,關鍵還在網撒得夠大。怪獸招股書上表示,怪獸充電目前在全國已至少鋪設超過 66.4 萬個點位和 500 萬台共享充電寶。

然而,盡管怪獸充電 2020 年的營業收入較 2019 年上漲了近 8 億元,同比增長 38.9% ,但淨利潤卻從 1.666 億元滑落到 7542.7 萬元,同比下降 55.43% 。

蛋糕越做越大,企業能分到手的利潤卻越來越薄,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很大程度上是整個行業過分依賴租金單一收入結構所致。

誰在主導漲價?

央視在 2020 年底調查發現,商家提高入場費和分成是導致整個共享充電寶行業租金漲價的主因。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這是由共享充電寶的商業模式所決定的。

據艾瑞咨詢報告,目前共享充電寶主要存在三種商業模式,分別是直營模式、服務商模式和代理商模式,企業通過不同商業模式獲得的租賃收入占比分別為 72.0% 、19.3% 和 8.7% 。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毫無疑問,在最主要的直營模式下,只有鋪設的線下商家點位越多,地段越繁華,人流量越密集,企業才能獲得更高的收入。

但也正因整個行業 95% 以上的收入來自充電寶租金,企業的財源命脈被握在高流量地段商家手中,商家擁有了議價的主動權;而行業競爭激烈,也會迫使企業不得不為了搶占繁華地段,主動提供給商家更高的入場費和傭金。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艾瑞咨詢報告顯示,2019 年一台充電寶的租賃收入中,幾乎一半要歸商家所有,且這個比例勢必會不斷攀升,以致壓低企業毛利率。

怪獸充電的招股書數據顯示,商戶成本甚至達到 50%-70%,入場費和傭金支出在短短兩年間就上升了 260.2% 。

由此產生的成本,在單一收入源的商業模式下,似乎就只能轉移到消費者身上來彌補。

據 2020 年底至今來自昆明、成都、北京、深圳等多座一二線城市的財經媒體記者實地探訪,「三電一獸」收費大幅上漲,且分場景提價,大多三四倍於 2017 年時普遍的 1 元/小時。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時代數據 4 月 1 日給小電、街電、來電和怪獸充電所在公司發去采訪函並致電。

小電公關部門負責人表示,近期並未漲價,並且小電推出了更優惠的會員服務,不會刻意漲價,同時對小電未來的商業模式創新和發展前景表示樂觀。

來電前台工作人員表示需找到負責人再回電;街電客服表示近期未漲價,但和怪獸客服一樣,均表示無權對其他經營問題進行回復,需反饋後再回電。

截至發稿,時代數據仍未收到這三家企業回電。

或許漲價早就發生,只是近期才被消費者和媒體發現,因此企業才會否認漲價的事實。

而要改變目前的情況,從長遠來看,企業應該積極創新商業模式,拓寬收入渠道。但是遠水難解近渴,似乎短期內企業們不得不先靠提高租金的方法為自己充一波電。

消費者能否接受漲價?

但是企業靠抬價來爭取時間的策略能否奏效,依舊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一旦消費者養成自帶移動電源的習慣,或是科技進步跑得比商業模式創新快,未來企業再想爭取回流失的用戶群就將十分困難。

並且消費者對共享充電寶市場的弊端積怨已久,是否還能再忍受整個行業的提價行為也是未知數。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據 2019 年調研,中國網民對使用共享充電寶後歸還不方便的體驗有普遍共鳴,當時大概三成人覺得租金貴。

在黑貓投訴平台上搜索「充電寶」,累計有接近 3.7 萬條投訴記錄,近期絕大部分投訴的是共享充電寶亂收費、已歸還不結束訂單等情況。

瘋狂漲價的共享充電寶是割韭菜還是缺錢?幕後推手其實另有其人

而對於近期的漲價行為,社交媒體投票數據顯示,86% 的網民打算放棄使用。在 3.7 萬人關於能接受價位的投票中,有 3.1 萬網民表示只能接受每小時 3 元以下的價位。

即使考慮到社交媒體的集體情緒可能會夸張化現實情況,但企業也不得不好好思量,抬高價位犧牲用戶的做法,是否真的能為自己續命。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