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西街遺址②」把守建康南大門,整個六朝時期「越城」都在守護南京城

往期回顧

揭秘西街遺址①:秦淮河畔發現「最早的南京城」,距今至少有3000年

東吳滅亡後,陸遜之孫、當時的文壇領袖陸機來到洛陽,入仕西晉。他在《懷舊居賦》中回想當年秦淮河畔的家,寫下了「望東城之紆餘、邈吾廬之延佇」的名句。陸機提到的「東城」就是「越城」。

此次西街遺址考古發現證明,「越城」與南京城市的興衰起伏同步。在經歷了秦漢數百年的沉寂後,隨著「衣冠南渡」,南京成為華夏文明在南方的中心,「越城」也再度登上歷史舞台。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可

數百年沉寂後

六朝時代,「越城」與南京一同崛起

公元前333年,楚國滅越後仍重視經略南京地區,在今天的清涼山設置了「金陵邑」,後來又有了更響亮的名字「石頭城」。

而那座吳國先民營建、越國修葺沿用的「越城」一度被荒廢。西街遺址考古項目負責人、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陳大海介紹,此次西街遺址考古發現,三國之前的數百年間的文化層缺失,也幾乎沒有同時期遺物出土。

直到東吳定都南京,越城舊址才再度被人們啟用。《建康實錄》記載,陸機在擔任東吳牙門將軍時,宅邸在西街遺址所在的「長干里」,而越城就在其東南方,因此陸機在賦中稱之為「東城」。而「紆餘」意為迂迴曲折,說明東吳時期越城又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即將發揮其重要地理優勢。

現有的考古資料顯示,東吳都城建業城、皇宮太初宮就在南京今天市中心的洪武路-游府西街一帶。陳大海認為,秦淮河是守護都城南方的重要屏障,因此重新啟用秦淮河南岸的越城,作為把守南大門的重要堡壘,是情理之中的。

守衛建康城

多場重要戰役發生在此,出土鐵刀、路障等軍事文物

西晉末年,北方陷入各族軍閥混戰,中原世家大族南遷避禍,成立的東晉政權定都南京,繼續沿用東吳時期的都城、宮城。越城也繼續為建康城把守著南大門。

東晉、南朝政局動盪、政權更迭頻繁,建康城屢經戰火。陳大海介紹,文獻中屢見六朝時期「修治越城」、「戍越城」、「據越城」、「頓越城」、「屯越城」、「戰於越城」、「行經越城」等記載,凸顯了其重要地位。

越城,是那個並不太平的時期攻守京師的必爭之地。例如,東晉初年晉明帝曾率軍渡過秦淮河,在越城發動突襲,大破王敦軍,為徹底平定「王敦之亂」奠定基礎;東晉末年盧循叛軍直逼建康,劉裕班師回援,修治越城作為一處重要陣地,並成功將盧循打出建康;南齊末年,蕭衍起兵進攻建康,到達後派手下大將王茂進據越城,最終蕭衍攻破建康,建立南梁……

此次西街遺址考古,還發現了一條圍繞越城台地的東晉時期環壕。這條環壕的位置與走向,與此前介紹的西周環壕基本相同。這說明,幾百年來越城的格局並未發生大變化,東晉時期的人們對這座先秦時期留下的堡壘進行了再一次修葺、疏濬了護城河,使其繼續發揮軍事防禦功能。

「揭秘西街遺址②」把守建康南大門,整個六朝時期「越城」都在守護南京城

西街遺址平面示意圖,圍繞越城台地的東晉環壕(G5),與西周時期環壕(G8、G9)走向位置完全一致(陳大海 供圖)

同時,西街遺址的發掘中,還出土了六朝時期的成捆鐵刀,以及大量的「路障」——陶制的四面錐體。

「揭秘西街遺址②」把守建康南大門,整個六朝時期「越城」都在守護南京城

六朝時期的成捆鐵刀(陳大海 供圖)

「揭秘西街遺址②」把守建康南大門,整個六朝時期「越城」都在守護南京城

陶制四面椎體(陳大海 供圖)

越城的終結

隋滅陳後,與建康城一同被「平盪耕墾」

六朝時代承漢啟唐,在科技、文學、藝術等諸方面均達到了空前的繁榮,推動了中國南方的巨大發展,開創了中華文明的新紀元。作為6個王朝的首都,南京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和古羅馬城並稱為「世界古典文明兩大中心」,在人類歷史上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秦淮河南岸的一方越城,見證了這一切的輝煌。

隋滅陳後,中國時隔300多年再次實現大一統。為了消除後世占據南京割據一方的企圖,隋軍有目的地將六朝時代建康城內外所有的宮殿城池、官府衙署以及軍事設施拆毀,史稱「平盪耕墾」,越城也未能倖免。

「揭秘西街遺址②」把守建康南大門,整個六朝時期「越城」都在守護南京城

東晉環壕內出土的獸面瓦當(陳大海 供圖)

「揭秘西街遺址②」把守建康南大門,整個六朝時期「越城」都在守護南京城

東晉環壕內出土的大量青瓷器(陳大海 供圖)

陳大海介紹,此次西街遺址的考古發掘,在越城台地上六朝時代之後,已再無修建城壕的遺蹟了。這也印證文獻的記載:到了唐代,人們稱越城舊址為「廢越城」,宋代時人們已稱其為「越台」了。

此後,越城作為一座堡壘規模的「城池」,只存在於文獻記載,直至此次西街遺址考古才重見天日。

校對 李海慧

來源:紫牛新聞

來源:kknews「揭秘西街遺址②」把守建康南大門,整個六朝時期「越城」都在守護南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