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題圖 / CaesarZX

最近,我在《魔獸世界》里刷了三個月的坐騎

一無所獲。

好吧,也不是那麼一無所獲,還是象徵性地出了那麼幾只不太著名也沒什麼值得炫耀的坐騎。

但我想分享的是,作為一個剛剛在9.0入坑的《魔獸世界》新人玩家,我是如何為坐騎着迷,勤勤懇懇地化身為坐騎打工人長達三個月得不到回報,憤而准備AFK的故事。

《魔獸世界》太大了,這是我初次進入遊戲,看完地圖之後對這個遊戲的第一印象。而另一個讓我印象過於深刻的部分,就是那些不知道玩了多久的老玩家們,漫不經心地騎着五花八門的坐騎,在各大主城晃悠顯擺,在奧格瑞瑪騎着亡靈小馬還不能飛的我暗暗下決心,總有一天我也要變成和他們一樣。

我對坐騎一直以來都有不小的執念。上初中時候有段時間痴迷網游小說,就專挑那些擁有世界獨一無二坐騎的中二文來看,覺得主角能騎着鳳凰麒麟神獸,實在是太酷了。

理想也曾經照進現實。我上小學的時候,《QQ幻想》還算流行,在一次新春活動里,我曾經有幸抽中一隻九眼妖虎。這在當時算是極稀有的存在,即使是整個服務器也不見幾只,我常常拉風地騎着它出現在主城,和一眾騎小馬的玩家格格不入。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九眼妖虎好像也沒有九隻眼睛嘛

好,回到正題。《魔獸世界》的很多坐騎來自於副本的boss掉落,會出坐騎的副本有兩種,一種是每天都能夠刷一次的五人副本,一種是CD時間長達一週的團本和世界Boss。

這些副本坐騎的掉率非常低,通常在1%左右,其中最稀有的甚至遠低於1%。但因為可刷的副本數量不少,樂此不疲的玩家眾多,以致於這些坐騎看起來好像並不是很少見。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掉率為0.05%的神聖瑪瑙雲端祥雲龍

因為在坐騎上有過輝煌的過去,我常常會默認自己在這方面算是個歐皇玩家,以致於在我剛開始踏上坐騎修行的時候,對前輩們「一個坐騎可能刷幾年」的勸告不屑一顧。百分之一又如何,只要我持之以恆每每按時報到,還能刷不出來嗎?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

我開始在全網搜索類似《魔獸世界中五個每天必刷的坐騎》《魔獸世界里人人都應該擁有的十個坐騎》之類的文章,也不管營銷號是不是有美化坐騎強行湊數的嫌疑,喪失理智般地將他們都歸進我的待辦事項中去。

但正如我在開頭所說的,《魔獸世界》太大了,即使我是一位能夠隨時給自己開傳送門的法師,要把上述每一個地圖上的坐騎刷完,也要花掉我幾個小時的時間。

我稍微精簡了一下計畫,將每日任務簡化成三隻看起來賣相不錯且帶出門拉風的坐騎。他們分別是塞泰克大廳的烏鴉,魔導師平台的白雞,以及一隻白色北極熊。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烏鴉走起來搖搖擺擺,雖然不能飛,但憨態可掬,令人喜愛

烏鴉的掉率大概為1%,白雞的掉落率在3%,白色北極熊在3%~5%(一般我都按照5%計算)。三隻坐騎一起刷,能夠大大提升我獲得坐騎的幾率。我也粗糙地算了一下,我每天獲得坐騎的概率,按理來說應該在1%+3%+5%,大約在10%左右,那麼也就是說,只要我刷了十天,就大概率能夠獲得一隻坐騎。

就這樣,兩個月過去了。

在這期間,只要公會的同事們上線,就總是能看到我出沒在塞泰克大廳、魔導師平台以及其他看起來就不屬於當前版本9.0地圖的區域,所有人都知道,我每天都在勤勤懇懇地為坐騎奔波,但在公會頻道上,卻從來沒見過我獲得坐騎的公告。

另一位編輯老師在和我聊天指點迷津時,發現了我計算的盲點。他認真思考了一番告訴我:概率不是這麼算的。按照兩個月來算計,出烏鴉的概率應該是45%,以此類推,白雞應該在83%,熊應該在95%。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這並沒有讓我心里好過一些

也不是沒找過攻略。只不過相較於魔獸其他遊戲內容來說,一日一刷的坐騎實在是過於簡單沒什麼講解的必要,就算偶爾有搜到相似的攻略,也大多都是「我第二天就出了」這類歐洲人無情的嘲弄,並沒有讓我的痛苦獲得共鳴。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

在這期間其實我也獲得了不少坐騎。新版本的任務、日常、小怪都有概率出現坐騎,但這些坐騎並不稀有,甚至可以說是唾手可得,一直被我歸類為「勉強能用」的分類里。我也在傾盡所有去獲得新坐騎,在前期心能(遊戲新版本中的貨幣)稀缺的時期,我就斥5000巨資購買了一隻小蝴蝶。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准確來說,應該是只蛾子

但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內心深處總是有一些不滿足。不管是用遊戲中的貨幣還是在遊戲商城里用暴雪點數換來的坐騎,都擺脫不了人民幣玩家的氣質。在等待世界BOSS刷新期間各路玩家的爭奇斗艷里,人民幣玩家在那些百分之零點幾的概率面前,總是很快就黯然失色。

擊潰堅強者最後一道防線的,往往不是自己遇到了多大的委屈,而是在我短短的三個月遊戲生涯里,我們不到十個人的公會里,已經刷出了兩隻鳳凰,一隻火雞,以及一大堆我叫不上名字的零零散散的坐騎。

每有一個這類掉率1%、刷新時間一週的坐騎寵幸公會的某個幸運兒時,一連串的「gx!(恭喜)」就會在公會頻道刷屏,而我也只能咬牙切齒地,跟隨着大部隊,打下一個艱難的gx,即使他們中的不少人在這次新版本的遊戲時間還不到一個月。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當我要求決斗時還會受到額外傷害

久而久之,當大家收獲新的坐騎時,都會仁慈地關心一下我悲慘的近況,並貼心地為我從其他角度出謀劃策。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

我不得不承認一個殘酷的事實:自己並不屬於歐皇玩家,甚至還比不上普通人的運氣。而我也終於,在一次次的失敗里從一個盲目的坐騎信徒中醒悟過來,認識到坐騎並不會因為你夠虔誠就對你有些許偏袒。

讓我這麼快清醒過來的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最近我不再對《魔獸世界》那麼着迷了。

遊戲中的日常任務已經無法再讓我提起興趣,變成了一項重復性高且得不到有效回報的低性價比工作,團本和副本的機制都瞭然於心,也不再有原來的新鮮感了。正因為如此,公會里的大家最近也有些興致缺缺,上線人數也在肉眼可見地減少下去,在暗影國度新資料片更新之前,這種情況或許還會持續好一陣子。

但在熱情完全消退之前,坐騎就這麼毫無徵兆地降臨了。3月1日凌晨,在我准備睡覺之前,魔導師平台的尾王老朋友凱爾薩斯,在完成了他嘮叨的吟唱之後,終於給我丟下了第一個副本掉落坐騎:迅捷白色陸行鳥,也就是白雞。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

雪白的羽毛和金色的鎧甲,就像我無數次想象到的那樣,出現在了我的坐騎欄里,蹦蹦跳跳,搖搖擺擺。

我騎着它在森林之心轉了兩圈,覺得好像也沒有想象得那麼好看。

【白夜談】在里WoW里刷了三個月坐騎後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