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題圖 / CaesarZX

就像「我有一個朋友」是情感咨詢的定製模板一樣,「親身經歷、絕對真實」也是國內早期靈異小說的標准起手。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一個很典型的開場白案例

或許是那個年代大家在網絡表達方面還相對靦腆,這種有年份、有見證、脖子硬、敢起誓的帖子自誕生以來就相當受人歡迎。我們熟知的冒險小說《鬼吹燈》系列小說在初期連載時,也「入鄉隨俗」地選擇了這種方式。

許多年後,這些靈異片段成了江湖術士和營銷號們的當代神話藍本,讓古代人聽了可能要氣活過來。《魯班書》的傳說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它甚至有自己的貼吧

按照各類「科普號」的說法,魯班的妻子用他製造的木鳶上天時,因為木鳶失效從天上跌落摔死,從此之後魯班怨恨詛咒學習其木工傳承者必有鰥、寡、孤、獨、殘之一。《魯班書》也因而成為了坊間流傳的「千古邪書」,據稱, 這本書上冊全是魯班神奇木工的營造法,下冊則是涉及各種咒法,大多數老木匠學習的是上冊,下冊則被封禁了。但凡你對木工書籍、歷史文化和中國傳統神怪傳說任意一點有研究,這個故事的荒誕處就可以很容易看出來……

這個傳說來自於唐傳奇小說《酉陽雜俎》的記載。且不說這是一本小說,後來流傳的故事也和小說中的版本大相逕庭。在原版小說中,死去的是魯班的父親,他不小心飛到吳地被怪物打死……故事的結果也並不是魯班詛咒後人,而是他當場做了個神仙木雕讓吳地乾旱來報復,結果最終被感化放棄了復仇的「正能量故事」。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個故事中的魯班是「敦煌人」,和春秋戰國的魯人公輸班或許還不是一個人……可以說是國內最早的同人二設。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所涉既廣,遂多珍異,以世愛玩,與傳奇並驅爭先矣」——魯迅

而被認作是上下兩冊的書其實是兩本沒什麼關系的書籍。被稱為上卷的《魯班經》其實是《魯班經匠家鏡》的簡稱,這本編撰於萬歷年間的書籍是「北京提督工部御匠司司正午榮匯編,居匠所把總章嚴仝集,南京御匠司司承周言校正」,總之,是一本官方工具書。里面的各種營造法式均是明代木質家具的典型家具製造,確實符合「老手藝人都有」這個特性。

被認為是「邪術」的下冊則是一本光緒年間的風水和民間術法匯編,作者署名方方靈,屬於當時的會道門產物。書中除了魯班先師像和魯班的生平簡略介紹外沒有和木工相關的內容。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

這個慘遭魔改的故事,來源並不久遠——2007年5月,在天涯論壇著名的蓮蓬鬼話板塊,有位作者以「學習魯班經的遭遇,太恐怖了」為題進行了小說創作,在當時引發了一陣網絡傳播。和同類型小說一樣,這位作者採用了「親身經歷法」去訴說自己修煉這門法術遇到的種種怪事和神奇之處。

和同類型小說問題一樣。這本小說在常識上犯了不少錯誤,比如提到按照古法製作椅子——椅子在東漢時期才出現,和魯班所處的年份差的有點遠。這個帖子後來的情況也比較慘淡,在2019年7月天涯對於靈異類故事迷信內容的打擊中,該文被蓮蓬鬼話刪除。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原貼已經被刪除,只剩下一個評論版本

雖然這個帖子沒有取得類似《鬼吹燈》《我當陰陽先生那幾年》的驚人成績,但其造成的影響力還是絕對足夠的——書中塑造的「缺一門」概念啟發了喜劇電影《十全九美》,讓這個本身十分喜感的麻將術語成為了一本正經的「玄學概念」。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由李湘投資的喜劇片《十全九美》

而缺一門這個概念的衍生創作甚至對整個靈異奇幻乃至玄學界產生了更深遠的影響——在2010年,「缺一門」的傳說被《我當陰陽先生那些年》的作者進行了再創作,形成了名叫「五弊三缺」的系統性陰陽命理。到了18年,在被網絡各路麻衣神相和命理專家廣為傳播後,原作者忍無可忍,親自在網絡公佈了真相。也讓當時被廣泛討論的「網絡迷信」遭到了致命一擊。

【白夜談】魯班聽了想打人的都市傳說

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