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抄襲者住手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題圖 / CaesarZX

無論是從情感意義還是法律意義,文藝作品領域的「抄襲」一直都是個復雜又模糊的概念。很多遊戲相關的著作權官司,打得曠日持久,天昏地暗,控辯雙方最後甚至都快忘了為什麼要打這官司。

所幸,在文學創作方面的抄襲,判斷起來要容易得多。

今年《科幻世界》2月刊的「銀河獎徵文」欄目中,作者李卿之一篇名為《無主》的短篇小說被讀了萬卷書的讀者發現全文抄襲了史蒂芬·金的小說集《守夜》中的《重型卡車》一文。雜誌社公開致歉並承諾了一系列處理方案。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

剛看到這則新聞時,一股濃郁的似曾相識感撲面而來。

照理來說,抄襲這種事在這麼一個經濟極速發展的社會環境里是見怪不怪,根本不該給我留下什麼特殊印象。光是從我腦子里閃過的近10年來的國內抄襲事件就足夠壘起一部太空電梯了。

究竟是怎樣的一次抄襲會令我這麼心神不定?似乎也是來自某本雜誌,因為只有雜誌才會在刊文後的短時間內對外道歉並予以處理。可能是《大眾軟件》?不對,我幾乎從來不看大軟的「遊戲劇場」欄目。那就是《家用電腦與遊戲機》?也不太對,「家游」我雖然常買,但遠不如對大軟那麼有感情。要不就是《看電影》了?更不可能,影評絕對不可能在我的大腦皮層留下痕跡……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這些都被排除了嫌疑

我轉變了一下思路:那次抄襲事件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了印記,並且能在這次《科幻世界》事件中被迅速激活,說不定是因為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相似性被我忽略了。

……莫非是同一本雜誌?

記憶一下豁然開朗,果然就是《科幻世界》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刊載《時間漏洞》的1998年5月刊

《科幻世界》1998年5月刊上的「每期一星」欄目里,刊載了一篇我當時讀了愛不釋手的小說《時間漏洞》。同一期中還有我特別喜歡的《MUD黑客事件》(作者楊平),這應該是中國第一部網絡遊戲相關的科幻小說。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這一期目錄里,「每期一星」和「銀河獎徵文」兩個欄目同樣醒目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令我同樣愛不釋手的還有這篇小說的插畫

記得剛讀到的第二天,我就把這期雜誌帶到班上給同學們和老師傳閱,並在之後的一個月里陸續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我那一整個月都沾沾自喜,搞得好像是我自己寫出這的篇佳作。結果,在隨後到來的6月刊上,事情就發生了悲劇性的變化。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科幻世界》1998年6月號

其實,6月刊到手後我先讀的是王晉康《豹》的第一期連載。在劉慈欣於1999年初露鋒芒之前的那些年里,王晉康是中國科幻界當之無愧的領軍人物,只要他有新作品,當時我們這批國內科幻讀者都趨之若鶩。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可見,在目錄上最醒目的就是《豹》

讀完《豹》,回到目錄,我才在目錄最頂部發現了一篇標題加粗的公告:《抄襲者住手》,作者註明了「本刊編輯部」。據我的經驗,《科幻世界》的編輯/社長寄語不會用這麼嚴肅的署名。這次是為了什麼事,需要如此鄭重?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這篇特別公告我今天看起來依然十分熟悉

公告指出,之前被我愛不釋手的那篇《時間漏洞》,系全文抄襲。

讀完這篇公告,最讓我震驚的甚至都不是當事人那令人不齒的抄襲行為,而是他抄襲的源頭:《女總督謝蒂塔》這一書名。我當時的感覺就像在和平時期踩到了反步兵地雷——我家有這本書。

家里的巨型書櫃里有我家四代人積累的藏書,我並不知道這本書是我爸媽還是祖輩買的,但在我無數次瀏覽這座家用圖書館時,總會時不時看到這本書。可惜這個書名讓我從沒意識到那是一本科幻小說集,也沒有產生過要取出來讀讀的念頭,畢竟面前的書多得一輩子讀不完。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充滿時代感但又不乏設計感的封面

這是一本很薄的短篇翻譯小說集,共有9篇科幻小說,被抄襲的是書中的第五篇《到了第十二天》,作者是美國人穆勒·烈因斯切爾。除了小說標題外,《時間漏洞》把它給一五一十地照搬了,連角色名字都一字不差,也夠認真的。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字面意思的「一字不差」

當天,我先問了爸媽,他們都說這本書不是他們買的。爺爺奶奶也在電話里表示此書與他們無關,那剩下的就是外公外婆和我曾外公了。可惜當時我不敢貿然撥打國際長途給外公,而曾外公在1989年去世,他收藏的港版金庸全集至今還擺在我家的書櫃里。就我當年的那點鑽研精神和毅力,未能找到這本書的主人是可以原諒的。

昨天,在《科幻世界》時隔23年再次陷入抄襲風波之際,我通過微信問了我那年逾期頤的外公,最終確認這本書是他80年代初在虹口區某家新華書店所購——「看過看過,但是記不大清爽了。」

除了感謝外公外,我最應該感謝那個時期的出版社,在中國加入《伯爾尼公約》之前的混沌時期里,他們為豐富國內的科幻文學做出了意義重大又極具時代特色的貢獻。盡管《女總督謝蒂塔》這本印於改革開放頭兩年的粗糙科幻小說集很快就被淹沒在了文化行業復興的磅礴洪流之中,但它承載着當時國內還幾乎不存在的一個群體——科幻愛好者們對未來的希望。誰會想到,在它出版十八年後,有人把它用在了錯誤的方向上。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四川不愧是中國科幻之省

就在我寫完這篇稿子時,發現原來那位李卿之還是名慣犯。如果他是個入室竊賊,那就是個一直在同一幢公寓里挨家挨戶偷東西的賊。不,是一直偷同一戶人家的賊。

【白夜談】抄襲者住手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