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題圖 / CaesarZX

上週某個夜晚,我打開電腦登陸魔獸世界,清掉日常,刷完坐騎,百無聊賴。

當時公會在線人數剛好只有三個(另外兩位都是我社編輯,暫且稱它們為同事A和同事B)屬於活動不足,網戀有餘的尷尬狀態,於是一番合計之下,我們決心嘗試一下競技場3v3。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

由於是臨時起意,從陣容配置來看,我們這一隊人存在嚴重的硬傷。

比如同事A,入坑早,裝備好,評級高階督軍2400分,但主修的鳥德專精在競技場不算強勢。

同事B和我分別是奶薩和懲戒騎,入坑時間較短,平時除了練級就是打本很少接觸PVP,裝備,插件,理論基礎,實戰經驗……可以說是要什麼沒什麼。

這種感覺大概就像是一個頂分選手外掛兩只萌新在峽谷之巔開車,自己還選了個輔助一樣,只要拖後腿的選手發揮正常,註定是一波靈車飄移後被撞到散架。

結果自然不難預料,整個晚上,我們的勝率大概不到百分之20;而當積分突破1200分後(類比LOL差不多就是個白銀分段),全隊就已經開始一勝難求了。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33競技場的分數到了1289之後就再也沒動過

同事A作為經驗豐富的隊內大腿,過程中說話比較多,每打完一場比賽都會給我們花上幾分鍾開個小會,分析陣容的強弱優劣,集火思路,該怎麼打,問題到底出在哪。

而同事B和我基本屬於「嗯,你說得很有道理,但是抱歉,下次我們還敢」的范疇,全程失誤不斷。每次隊伍出現減員,倆人手里都握有不止一個保命技能,只是到死也反應不過來要用。

在這種對牛彈琴的氛圍下,失敗一直在持續,直到最後同事A徹底裂開,用一句「不可能」中止了我們的上分計畫。

按理來說,只要不是過程喜感到離譜,翻車對玩家情緒上的影響應該是偏向負面居多,但很奇妙的是,整個過程中我非但沒有感受到太多失落,挫敗和沮喪,反而還覺得謎之想笑。

後來想了想,原因也不難理解。

一方面是光腳不怕穿鞋,沒有心理包袱,輸了不虧贏了血賺,自然不覺失落。

另一方面,看着同事A在一連串難以置信的發問下暴走,也讓我回想起不久前跟一群髮小打英雄聯盟的經歷——

可以說是異曲同工之妙。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

事情大概發生在過年前後,幾個髮小陸續回坑了英雄聯盟,大家拉了個微信群經常聚在一起開黑,時不時也會將我拽進去一同玩耍。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最近群內日常

相比魔獸世界,英雄聯盟算是我的主修項目,常看比賽,每個賽季的排位維護基本也不會落下。

正常情況下,跟着一群小號在低分段炸魚應該對我而言毫無壓力。但幾天下來,我發現事實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樣。

由於AFK太久,這些隊友們在遊戲過程中的表現往往毫無邏輯章法,前期炸線後期上頭,簡而言之就是喜聞樂見的瞎**亂打。

為了帶領這幫兄弟走向勝利,我無疑承擔了更多的壓力,既要保證自己正常發揮打出carry表現,又要時刻關注隊友,教他們怎麼出裝,怎麼對線,什麼時候需要做什麼……甚至到幾分鍾後的行動都為他們一個個做好規劃。

但稍有帶隊經驗的朋友看到這里,大概都能夠預料到結局,好好的春節假期,直接輸到人都麻了。熟練度和遊戲理解完全不在一個層次的情況下,無論說得再明白,隊友該送的人頭一樣會送,該炸對線的一樣會炸。

遇到無法理解的操作,作為經驗擔當與指揮,我難免會忍不住質問,但碰上個性足一點的隊友,語氣重了不開心就會跟你犟,從而引發一大段毫無意義的拉扯與對話。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

再加上在這個過程中我自身的遊戲體驗其實出乎意料之外的糟糕:

比如贏了絲毫不會覺得滿足,因為對手本來就不強,沒什麼值得吹噓的地方。

輸了更是尤其難受,畢竟你明明在做正確的事,並且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到頭來局面還是會走向失控,費力不討好。

打那以後,我進入遊戲客戶端後會本能地將個人狀態調成離開,有時接到邀請,也會在線裝死,儘量規避這種註定不會讓我享受到樂趣的對局。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

當然,起初我會反省自己,什麼時候打個遊戲都變得那麼功利,那麼在意輸贏。但經過那天魔獸競技場的連敗「試煉」之後,我發現這跟勝負結果沒有什麼關系。

羅翔老師在《十三邀》中說,「人最大的痛苦,就是無法跨越知道和做到的鴻溝」。這句話放在團隊競技中類遊戲中大概同樣適用。

就像這兩段經歷中我所扮演的角色一樣,作為被說教的一方,許多技巧一說就會,一練就廢,看似朽木不可雕也,實際公平且合理;如果思路能解決一切,那也不清楚其他玩家砸進那麼多時間練習究竟有何意義。

而作為說教的一方,我可能明白贏的方式,清楚正確的做法,但遊戲就是一個小小的社會,事與願違是人生常態。多人競技遊戲本該提倡溝通,配合,以及團結的力量,但實際上,這類玩家體驗到的大多卻是自閉,失控,以及自我的渺小。

【白夜談】我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失敗?

我想這大概就是身處兩個視角之下,遊戲體驗卻截然不同的原因。

人人都抗拒失敗,但與之相比,更加讓人難以接受的往往是旁邊的那行注腳。

如果只是一個簡單的「菜」,或許要還有自洽的空間。但要是上面寫着「你本來應該贏得這場比賽」。

那可太難受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