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如果只給你一張照片和半個名字,你要怎麼在地球上找到一個人?

你認識這個人嗎?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在大數據氾濫的時代,在網上公開上傳自己的自拍往往帶有一定風險,稍不留心就會被有心人利用成為把柄。而這個長相平平的東亞男子,在百萬人的眼皮底下公開了自己的自拍,並在14年前成為了一場龐大尋寶遊戲的焦點,在僅有一個其名為「SATOSHI」的單詞提示下,他成為了這場尋寶遊戲的最後一塊拼圖。

價值十萬英鎊的立方

關於他的故事得從2006年發起的一部名為《Perplex City》的遊戲說起。《Perplex City》可以直譯為「困惑的城市」,是一系列來自英國的ARG遊戲,也就是通過現實中的各種手段才能解開的虛構謎題遊戲。

《困惑的城市》希望將ARG模式與集換式卡牌相結合,以實現自我盈利,其遊戲主體需要玩家購買並收集各色附有謎題的卡片,而解出每張卡片的謎題都會得到一條關於最終大獎的線索,解決最終謎題後將贏得10萬英鎊的大獎。

由於計畫長時間運營,《困惑的城市》推出了一系列背景故事推動遊戲發展,這和遊戲的發行方式密不可分。

在官方故事背景里,遊戲起源於一個虛構宇宙,一名名為Violet Kiteway的女子偷走了學院博物館館藏的「The Receda Cube”(直譯為逐漸模糊的立方,下文提到的立方皆指此)後傳送到了人類世界。她將立方埋藏在人類世界中的某個地點,然後以假名發佈了一系列謎語來提示立方的所在。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與此同時,為了找到偷走立方的竊賊,同樣來自虛構宇宙的Sente Kiteway與現實世界的遊戲開發商Mind Candy合作,推出了這部遊戲,目的是為了讓現實世界中的謎題愛好者解決虛構宇宙物種無法解決的問題,由此發行了256張內容各異的謎題卡片。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從2005年7月起,這些售價約5美元一包的謎題卡片在英國開始發售,隨後通過分銷商陸續在美國等地進行銷售。截止到2006年2月,一共有超過100萬張卡片被售出,擁有至少1萬3千名官方注冊用戶。

由於集換式卡牌的特性,網上還出現了與官方合作的第三方網站,支持玩家之間相互交換卡片。這些卡片通過稀有度和顏色區分難度,稀有度從低到高依次為紅、橙 、黃、綠、青、藍、紫、黑、銀。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當然,就像傳統ARG遊戲一樣,《困惑的城市》遠不止幾張卡片這麼簡單,通過卡片上給出的線索,玩家們會進一步得到特定網站、電話號碼、電子郵件等跨媒體內容,以進行下一步的解謎,而這些跨媒體內容也會逐步揭示遊戲的劇情。

經過不斷解謎,在2007年初,一個名為Andy Darley的玩家找到了立方,最終獲得10萬英鎊大獎,《困惑的城市》第一季度也宣告結束。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Andy Darley手持立方, 與Perplex City遊戲設計師Adrian Hon握手

遺憾的是,第一季結束後,《困惑的城市》第二季數次跳票,並由於2007年6月主創陸續離職,被無限期推遲。但這並不意味着故事的結束。

因為,盡管遊戲停止更新,但是玩家們卻發現,仍有三張卡片的謎題沒有解決。

第256號謎

直到遊戲停止更新,以下三張卡片依然沒有得到解答,它們包括第238號、第251號以及最特殊的第256號壓軸卡片。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238號卡片「黎曼」(Riemann):顧名思義,要解決這張卡片上的謎題,玩家必須解決黎曼猜想,不過很顯然,作為千禧年大獎級別的數學難題其一,官方考慮到解決該難題遙遙無期,自行停止了這張卡片的發行,隨後絕版。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251號卡片「第十三件苦差事」(The Thirteenth Labour):卡片的的謎面由352個由RC5(64位塊)密碼加密的字符組成。由於分組密碼的復雜性,該卡片直到2010年2月才被網友Paraboloid13解決,盡管如此,該網友並沒有公佈解密手段,謎底也因此銷聲匿跡。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256號卡片「十億歸一」(Billion to One):也就是我們故事的主角,謎面除了一張照片和一段紙面信息——「私を見つけなさい」(請找到我)外,只有官網的一條文字提示「My name is Satoshi」。「我的名字是サトシ(SATOSHI)」。雖然與提出比特幣概念的SATOSHI(中本聰)並不是同一人物,但巧的是,他們都引發了持續多年的尋人遊戲。

小小大世界

第256號謎題的靈感來源是六度分隔理論,可以粗略地解釋為,每個人與另一個陌生人所間隔的人際關系不會超過5個中間人。

謎題發佈後,玩家們藉由這一理論開始了對SATOSHI的搜索。他們建立了尋找SATOSHI的相關網站,例如Billion2One.org網站,提供九種語言,以期讓更多玩家注意到這個謎題;而另一個知名網站Findsatoshi.com則總結了玩家們一直以來的發現和進度。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通過玩家們的協力,很快,SATOSHI背景圖中的地點被確定了下來,拍攝地點是法國東部阿爾薩斯小鎮凱瑟斯貝格的一座小橋上。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遊戲開發商Mind Candy也向玩家們證實了以下幾點:

其一,參加這個遊戲得到了SATOSHI本人的同意;

其次,玩家必須直接聯絡到SATOSHI本人,如果他只是瀏覽到了以上網站不算數;

其三,SATOSHI本人持有一段謎語提示,但只有通過直接聯絡他本人才能得到。

在這15年間,雖然這個未解之謎不斷通過《衛報》和《紐約時報》等媒體報導和采訪中傳播。然而由於當時互聯網的侷限性,謎題的進展仍然僅能依靠少數玩家們口頭討論和網站鏈接分享來推動。直到2020年2月,油管頻道”Inside A Mind”發佈了一段有關這個謎題的視頻,重新點燃了這個玩家社區。時隔多年,尋找SATOSHI的社群再次活躍了起來。

那麼,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普通人」,是否還能躲得過現代玩家的法眼?

無心插柳

Tom-Lucas Säger(Reddit用戶u/th0may),一位來自德國漢堡的設計專業學生一日在Youtube偶然發現了「尋找SATOSHI」的主題視頻。

起初他沒有太放在心上,那時的他也認同社群中那些關於SATOSHI並不存在或者早已過世的言論,畢竟無風不起浪,SATOSHI成為一個困擾着玩家十多年的謎題必有其內在原因。但由於他正在研究一項AI與設計相關的項目,自然而然就想到,或許可以使用圖像搜索引擎來作為突破口,於是他決定再試一試。

盡管在此之前,有無數人嘗試過使用谷歌圖片檢索等搜索引擎來追尋SATOSHI,然而傳統的逆向圖片搜索引擎總是無功而返。直到2020年12月27日,一個臭名昭著的逆向圖片搜索引擎,Pimeyes(此前因弗洛伊德事件和突襲白宮事件被網民用來搜索涉事警察和襲擊者而屢次被報導)的搜索結果引起了Säger的注意。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Säger注意到圖片最右方男子的面貌特徵,完全符合原謎題中對SATOSHI的描述。隨後,另一張圖片又愈發加深了Säger的懷疑——下圖居中最高個男子也很像SATOSHI。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Säger將這個發現公佈到到Reddit社群,結果一呼百應。網友們順藤摸瓜,很快找到了更多帶有畫中人的圖片,以及某些重要信息。比如,畫中人在一場馬拉松比賽中穿着2938號碼的衣服。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而2938這串號碼,可以在這場馬拉松比賽的官網上找到對應的選手:

江門冢田理研汽車飾件有限公司和塚田理研工業株式會社的董事長和社長,下島聰(SHIMOJIMA SATOSHI)。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下島聰無論長相還是名字都完美符合對於SATOSHI的描述。這個長達14年的謎題,終於迎來了它的落幕。

新年快樂

上文提到的Findsatoshi.com網站的建立者,Laura E. Hall,為了驗證這個「聰」就是他們尋找了14年的SATOSHI,聯繫了在日本的一位朋友,並向下島聰的電子郵箱發送了一份用英日兩語撰寫的求證郵件。

不久後,她收到了下島聰的回郵,並將回郵正文刊載到了Findsatoshi.com的主頁:

你好,

很高興你能夠聯絡我,你說你一直以來都在尋找一位名為SATOSHI的人。

而我,就是那個SATOSHI……

沒錯!

我就是那個你們長久以來在找的那個SATOSHI!!!

哇啊,我都已經忘了這個卡牌遊戲好久了,而且我也從來沒想過居然還有人在找我。

起初,我還得向那位找到我的人發送一段信息來着,但是……

天啊!!這事都已經超過十年了!我都忘光了,抱歉。

實話說,我其實並不太瞭解《困惑的城市》,十四五年前,我的一個美國朋友為這遊戲向我要一張我的照片,我覺得很有趣,而且我正好有一張最近旅遊時拍的照片,所以立馬我就接受了。

然而,我沒有聽到太多關於這個遊戲和它內容的消息,我甚至從來都沒見過那些卡牌。

我並不在乎,我也漸漸遺忘了這件事,年復一年直到我完全遺忘掉了它。

不言自明的是,在那之後,沒有人找到過我。

幾天前,當你第一次聯系我時,我才知道「Findsatoshi」還在繼續,我開懷大笑!而且我非常開心。

總之,我被你找到了!僅僅通過一張照片,一張在德法邊境的照片。當這些卡片發行的時候,我甚至還在日本長野。

僅以我的名「SATOSHI」作為提示。

我的名字在日本非常常見,日本有成百上千人都叫這個名字,花了14年,但你們終究還是找到了我!!這也太棒了!

恭喜解決謎題第256號

希望你的2021年一切順利!

新年快樂!

隨着下島聰的回覆信公開,2020年年底,SATOSHI已被找到的消息就像一個新年祝福,在ARG玩家圈內流傳。

尋找SATOSHI:一場持續14年的尋人遊戲

《困惑的城市》謎題設計師Jey biddulph也在推特上表達了祝賀,本應由SATOSHI給出的謎題線索,也被他上傳到了Soundcloud以供所有玩家驗證(點擊查看音頻鏈接)。

除了黎曼猜想,這是《困惑的城市》最後需要被解決的謎題。

音頻中SATOSHI所說的日語是「炎を産んで死んだのは誰?」,意為:孕育出火焰後死去的是誰?在日本神話中,創世神伊邪那美就在生產火神後因燒傷而離世,這或許就是問題的答案。      

但至於為什麼是伊邪那美,那恐怕就是另外一個ARG故事了。

*文中尋人過程信息及相關配圖均來自Findsatoshi.com、Perplexcitywiki.com、r/FindSatoshi等網站或社群的公開信息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