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這個故事幾乎滿足了一個遊戲考古故事所應該擁有的全部情節:一款備受期待卻突然消失的老遊戲,一段玄乎其玄的製作人經歷,以及一個戲劇性的轉折:一位視頻作者在20年後買到了它的遊戲卡帶。

約三個月前,一位名叫Adam的視頻博主稱自己買到了一張N64遊戲母帶。

這張卡帶被掛在ebay上以11歐元的價格出售,遊戲的名字叫做《災難烏鴉》。

灰色的卡帶看起來已經有些陳舊,正面用黑色墨水簽字筆歪歪扭扭寫着CROW(烏鴉)的字樣,下方貼着一張已經被撕去了一半的陳舊貼紙,上面是不斷被劃掉的、看上去一次又一次被更改的發售日期。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賣家稱自己在閣樓里發現了它,正好被正在打聽《災難烏鴉》相關資料的Adam所尋獲。而藉著這個機會,坐在鏡頭前的Adam晃動着裝着卡帶的黃色信封,和玩家們分享了一個,關於這款突然消失的N64遊戲的故事。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1

《災難烏鴉》是一款原定在N64上發售的3D開放世界遊戲,Adam不久前在一本早年的N64雜誌上發現了它。

根據雜誌上的圖片顯示,遊戲的主角是一隻綁着繃帶拄着枴杖的烏鴉。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災難烏鴉》的製作人來自德國,名叫Manfred Lorenz,卡帶紅色貼紙上印着的Opus interactive則是遊戲工作室的全名。

在宣傳階段,《災難烏鴉》稱將會以「突破性的無限復活系統」來創作,其在1999年推出的試玩版本,還曾獲得了「堪比馬力歐64」的贊譽。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製作人模糊不清的照片

遊戲的靈感,來自於製作人Manfred女兒的一幅畫。畫中的烏鴉高舉着受傷的手臂,站在停着救護車的醫院門口。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災難烏鴉》原本是那個時代最受期待的遊戲之一,原定於在1999年年底發售,卻突然不斷延期,對外公佈的發售時間一推再推,直到最後拒絕更新發售時間。

但遊戲的開發並沒有停滯。直到2001年,工作室都還在為這個遊戲而運轉。唯一不同的是,奇怪的傳言開始從一些論壇里流出:工作人員被不斷要求為遊戲畫一些毫無關聯的插圖;Manfred的家庭遭遇變故;以及,當其餘製作人員以「為玩家們考慮考慮」而勸導Manfred催促他盡快完成遊戲時,卻得到了「玩家已經不存在了」的答復。

還有更匪夷所思的謠言稱:Manfred的遊戲里出現了一些連自己都無法預料的內容,並讓他沉浸於自己的遊戲中無法自拔。

但故事終有結束時,2001年任天堂公佈了NGC,正式宣告了N64時代的終結。此時有人再去尋找Manfred,卻發現他帶着自己的遊戲和一切相關資料不知所蹤,他的住所也早已人去樓空,一同消失的,還有他常常綁在車後的帆船。

兩天之後,在離海岸幾英里的地方,有人發現了這艘孤獨的帆船,船上並沒有Manfred的蹤跡,只有一疊整齊的衣物,以及一張他留給妻子的紙條。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2

不用懷疑自己為什麼從未聽過這款傳奇的N64遊戲,因為上一段中的全部內容,可能從未發生過。

上面的故事來自於Adam在視頻中的自述,這個長達13分鍾的視頻於2020年10月上傳在Youtube,包含八分鍾的遊戲實況。

這個故事幾乎滿足了一個遊戲考古故事所應該擁有的全部情節:一款備受期待卻突然消失的老遊戲,一段玄乎其玄的製作人經歷,以及一個戲劇性的轉折——一位視頻製作者在20年之後買到了它的遊戲卡帶。

這些元素加在一起,仿佛成了一部講述「從未完成過的作品」的紀錄片,就像《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一樣。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但對於有心的玩家來說,只要在搜索引擎上隨意輸入《災難烏鴉》或者是製作人Manfred Lorenz的名字便會輕易發現,在互聯網上,除了Adam的視頻,你幾乎找不到任何和《災難烏鴉》有關的信息。

即使是在Adam視頻中展示的製作人Manfred Lorenz的維基頁面,也很快被證明是偽造的。

只有一個地方例外,那就是Youtube。

如果在Youtube搜索「災難烏鴉」,會發現多個看似是遊戲相關的賬號上,上傳了《災難烏鴉》的實機畫面。這些實機視頻長則五分鍾,短則三十秒,幾乎無重復地錄制了《災難烏鴉》的遊戲內容。

說他們看似與遊戲相關,是因為這些賬號的名稱多是「兒時的記憶64」或者「N64失落的傳說」之類內容,但頻道內卻大多隻有一兩個視頻。而Adam發佈視頻的時間,恰好和這些「實機內容」的發佈日鄰近。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相關視頻已經多達17個

問題變得更明顯了:既然獲得卡帶的只有Adam一人,講述了這個故事的也只有Adam,這些憑空出現的遊戲實機演示是從何而來?

答案也呼之欲出——大概他們都是Adam自己。

這部意圖不明的「偽紀錄片」,終於在玩家們的不斷研究中被緩緩揭開:這些故事不僅全都來自Adam的有意設計,還是一個埋藏着諸多線索的ARG(需要玩家在現實世界參與的遊戲模式)。

解謎開始了。

3

在最重要的八分鍾實機演示中, 遊戲以一位手臂纏着繃帶的烏鴉人開始。他正在前往辦公室,尋找一位常年因為工作而不回家的另一隻烏鴉人。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當角色走到辦公室里,一躍進了電腦屏幕,就好像突然穿越到了異世界。地面上擺放着孩子的玩具跳棋、積木和泰迪熊。在玩具的頂端,他找到了這位被工作和電腦捆綁住的烏鴉人,他正在被數據所包圍。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隨即遊戲又回到了開始的畫面,重新開始下一段劇情,在這一段故事里,有一個不停作響的電話。跟隨着電話的指引,遊戲開始正式顯現出它的怪異——烏鴉人穿過了牆壁走到了另一個世界。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這片黑暗的鏡頭,一隻烏鴉坐在帆船上,抱着電腦,跳入了海底。製作人Manfred的故事在這一刻突然和《災難烏鴉》隱秘地聯繫了起來。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隨之一起掉入水中的受傷的烏鴉人在一片迷霧之中找到了一個墓碑,和正在墓碑前哭泣的烏鴉。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而在鈴聲的引導下,受傷的烏鴉人不小心摔下了樓梯,遊戲畫面也隨之變得混亂不堪,奇怪的靈異生物從遠方靠近,遊戲再次重新回到起點,只不過這次,烏鴉人並沒有綁着繃帶。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試玩片段逐漸接近尾聲,遊戲的畫面也開始變得混亂無序。在第三次的出生點,Adam將鏡頭向角色的後方轉去,出現了一個和Manfred現實中一模一樣的房子。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在進入房間之後,烏鴉人徑直走向了二樓的走廊盡頭,進入了兒童房,在房間的地上,擺放着的正是烏鴉第一次跳進電腦中的場景:玩具跳棋、積木和泰迪熊。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隨着遊戲視角的慢慢轉動,牆壁上的彩繪也變得越發清晰,而左邊的床上,躺着一隻正在接受治療的受傷烏鴉。伴隨着一聲尖叫,升起的水面漫過了床沿,視頻在此戛然而止。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這就是Adam視頻的全部內容,雖然我無法把所有細節一一闡述,但在上面的描述中你或許也感覺到了詭異之處——這肯定不是一個來自1999年的遊戲。

而在那些其他賬號上傳的零星遊戲片段中,也有不少關於遊戲內容的細節。如果說Adam的十幾分鍾視頻的這段ARG解謎的主線,那麼,其他部分的內容就像在幫你完整這個遊戲的世界觀。

比如在這個七月份上傳的視頻里,烏鴉人發現了一條隱藏在花叢中的秘密隧道,隧道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鍵盤,鍵盤的不同按鍵會發出不同的聲響。當角色踩到了對的按鍵時,字母會顯示成綠色並在右下角開始一個不起眼的倒計時。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可以想見,當這些片段被悉數放出,那些正在研究《災難烏鴉》的玩家們,已經開始以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地地毯式搜索來尋找答案。

4

最先被破解的是遊戲中的「烏鴉語」。

它在遊戲中以混亂的字母方式呈現,成為幾乎一看就知道是暗號的謎題。在一段試玩內容中,這部分也給出了提示:遊戲中曾經出現過兩種語言的暫停界面,將兩個界面合在一起做對比,烏鴉語的答案便呼之欲出。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A在烏鴉語中代表S,B代表F,以此類推

於是,遊戲中大部分的亂碼得到了破譯,遊戲劇情也變得連貫了起來。比如在第一次見到沉迷工作的烏鴉處,他說的話就可以翻譯為「I AM IN HELL」(我在地獄)。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這個家庭中的角色,也在解謎過程中被悉數還原。如果將遊戲BGM里的音符提取出來歸類,會發現里面隱藏着家族中的三個名字和一句話:母親Marta,為遊戲創作了靈感的女兒Thea,兒子Nils,以及一句「Thanks for playing」(謝謝你玩我的遊戲)。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原聲音樂的封面還寫着1995 OPUS的字樣

此時再將視角轉回到那張紙條,就能發現,還有一串未知的數字在等待解答。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藉助另一張在其他視頻中出現的無序數字表,以及此前瞭解到的家庭情況,將女兒Thea的名字作為橫向坐標軸的密鑰,找到與數字對應的字母就可以組成一句話:IS NOT FOR YOU(這不是給你的)。

而將密鑰改成兒子的名字,答案便浮出水面:NILS I AM Alive(兒子,我還活着。)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謎底漸漸被揭開,最顯而易見的就是,這個遊戲中的烏鴉角色,和藏在烏鴉身上的故事,正是這個製作人家庭的映射,如果想找到答案,那就要藉助遊戲中的線索,弄明白每一位家庭成員本身。

另一個維度的線索也正在被逐步揭開。有玩家試圖聯系那些發佈了遊戲實況的Youtube賬號,給他們的注冊郵箱發送郵件時,卻發現在這之中另有玄機。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這些郵箱並沒有給玩家回覆郵件,但它們都有一些共同的奇異之處:地址里都有一串奇怪的大寫字母。如果將這些大寫字母以某種特定的方式組合起來,一個「有效」的郵箱地址就出現了。

向這個郵箱發送第一封郵件之後,有玩家收到了第一封回信。回信里,這位名叫ML的用戶提到,你,他親愛的兒子,即將迎來你的生日。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

在這一輪問答中,玩家需要答對兒子的名字及生日才能推進遊戲。雖然在當前線索里,Nils的生日並未被發現,但玩家們已經開始用自己的方式轟炸這個賬號了。

玩家們嘗試在對話里扮演所有他們所知道的角色,母親Marta,女兒Thea,甚至發佈了試玩片段的賬號名字,但ML自始至終保守着自己的秘密,直到12月的一天,大概是覺得自己已經透露了夠多的消息,又或者不堪郵件之擾,他沒有再回覆消息。

一款從未存在過的遊戲,卻把玩家導向了解不開的謎題在共享資料的文檔里,有玩家用醒目的紅字告誡後來者,不要再對ML進行騷擾式詢問,並刪除了郵箱地址

但有一點終於在ML的郵件中得到瞭解答:這位名叫ML的用戶是製作者Manfred Lorenz名字的縮寫,這位消失了這麼多年的製作人並沒有因為跳入河中而死去,他還活着,且主導了這一切。

至此,這場漫長的解謎才剛剛開了一個頭。去年12月,一名自稱是原來OPUS公司的員工放出了一個加密文件,里面正是《災難烏鴉》的遊戲程式。

5

最後,在絮絮叨叨講了這麼多內容之後,請容許我再復盤一下前面提到的線索,並分享目前的解謎進程:

《災難烏鴉》是一個名叫ML的製作者為女兒Thea所做的遊戲,但因為女兒(最後兒童房中的烏鴉)的去世,ML心灰意冷,以至於在被要求考慮玩家的想法時而暴言「玩家已經不在了」。

隨後,因失去女兒而感到痛苦的他將自己全身心埋進了遊戲中,他想要做出一個擁有「無限復活系統」的遊戲,將女兒在遊戲中復活,而大概是因為製作過程走火入魔,這位製作人最終想要以自己的生命當作試驗,抱着所有遊戲資料,縱身跳下了大海。

我不打算再繼續解說這個遊戲的解謎部分了。這一場ARG所涉及到的內容多且繁雜,僅用圖文所能闡述的還遠不及遊戲謎題的十分之一。

到目前位置,玩家已經對《災難烏鴉》進行了長達三個月的解謎,用於記錄線索的谷歌共享文檔詳細記錄下瞭解謎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包括如何解開密碼、ML所有的回信、以及後續在遊戲本題中發現的內容。這個文檔目前以及密密麻麻寫了74頁。

如果你對這個ARG感興趣,不妨先去這個文檔里進行一番前情回顧,再去討論組和玩家們一起尋找這個關於輪回轉生謎題的最終答案,一起給消失的《災難烏鴉》畫下句號。B站UP主BtoZmovie也為Adam的偽紀錄片製作了漢化視頻,可以點擊這里前往觀看。

而現在,故事仍在繼續。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