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1

義體是多數人在日常很少提及的事物,因為它是為截肢者或肢體不完全的人群專門設計的,普通人對它們可能只有很模糊的認識。

在遊戲中,義體卻相對常見。而且遊戲中的義體非但不是一種累贅,往往還能給主角帶來強大、多變的能力。

比如《賽博朋克2077》中的賽博義體就是增加能力的重要途徑,從眼睛到骨骼都可以安裝強化義體,讓主角可以看得更清、跳得更高、反應更快。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隻狼》的主角在失去手臂後被安裝了黑科技忍義手,從此也擁有了諸多新能力和變化多樣的刃具來對付不同的敵人。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鬼泣5》里尼祿失去帶有惡魔力量的手臂之後,安裝了機械手Devil Breaker,雖然暫時失去了魔人化的能力,但卻因為可以隨時切換的義體擁有了更加多變的攻擊模式。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殺出重圍》中的亞當·簡森和《合金裝備》中的雷電,他們的身體都接受了重度改造,力量、速度完全超越了一般的人類,可以一拳打穿水泥牆,也可以徒手舉起幾百斤的重物。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所謂不會變異,就靠科技,裝上機械義體可以讓人擁有超強的力量和豐富多樣的裝備,可以把普通人變成超級英雄,也因此成為了很多遊戲角色的設計核心。

2

遊戲中的義體是人們期望的一種狀態,它不再像徵着身體的缺陷,反而是一種力量的體現,也是人們眼中的未來。

有的公司已經迫不及待的把遊戲中的概念應用在了現實的義體上,比如最近Xbox、CDPR就與非營利性義體設計組織Limbitless Solution合作推出了《賽博朋克2077》中強尼·銀手的同款義體,作為禮物送給需要義體的殘疾人兒童。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另一家義體設計公司Open Bionic也經常和電子遊戲進行聯動,幾年前曾和SE合作推出《殺出重圍》中亞當·簡森的同款義體。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最近他們還和科樂美合作,為自己的Hero Arm義體推出了《合金裝備V》的聯名款。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在美國,一名退伍老兵給自己的義腿定製了一個《毀滅戰士》風格的皮膚,立刻感覺精神十足。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雖然這些義體沒法像遊戲中那樣強大,但確實能帶給人力量。它們讓穿戴義體的人感到更加自信,不再怕外人發現自己的義體,周圍的人對義體的態度也從恐懼和疏遠,變成了好奇甚至羨慕。

義體不一定非要是一個肉色的假手,也可以帶上更多的風格和個性。這也進一步的引發人們對於未來的想象,隨着科技的進步,遊戲中那些神奇的機械義體可能變成真正的產品,也可以像遊戲中那樣酷。

3

在《殺出重圍》和《賽博朋克2077》這兩款有名的賽博朋克遊戲中,機械義體都是從2020年左右開始普及的。

在現實中的2020年,機械義體也正逐漸擺脫傳統義體的樣子,向着遊戲中的構想發展。從結構簡單的輔助工具,變成了真正具有功能的機械義體。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與傳統的被動型義體不同,機械義體不再只是一根用來借力的枴杖,它試圖模仿人類肢體的運動模式,通過內部的電機和傳感器,模擬肢體移動、發力等動作。研究人員希望讓機械義肢最終實現像遊戲中那樣和真手沒有兩樣的狀態。

這個研究過程中主要涉及到兩個大問題,如何更好的控制義體,以及如何從義體收到反饋。

傳統的牽引式義體用一種鈎子形的結構代替手部,再通過繩索和綁帶與身體相連,通過身體的動作可以實現曲臂、張手等動作。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這種被發明於100多年前的義體,至今仍在被廣泛使用。當年它被看作是一項工程奇跡,但在2020年,它顯然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未來。

控制義體最理想的方式是和真正的手一樣,通過意念即可完成復雜的手部動作,你想要伸出手指,義體就會按照你的想法作出符合的動作,想要跳躍,義體會提供起跳的力量。目前的義體研究正在逐漸接近這個目標。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多數截肢的人在失去肢體後仍然能夠感知到自己已經不存在的肢體,甚至會產生疼痛,也就是所謂的幻痛。

患者仍然可以向自己的肢體發出指令,身體的剩餘部位也會做出相應的反應。利用這一機制,研究人員可以檢測身體神經末梢的肌肉,通過測量不同動作產生的肌肉收縮來分析大腦傳達的指令,再通過傳感器控制義體完成相應的移動。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這種控制方式簡單易行,只需要在肌肉上貼上感應器即可。但這種方式往往只能提供比較粗略的控制精度,比如手只有張開和閉合兩種狀態,手腕的運動只有旋轉和停止,整體還是像在操縱一個機械。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人員研發的機械義體則更加復雜,能夠做出像人手一樣復雜的動作。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為了匹配這種精準的操控,穿戴者需要進行一項專門的手術,將手臂中控制手部移動的神經牽引排布到手臂的皮膚上,組成一個人機交互界面。傳感器將手臂上的神經電信號傳輸給義體,義體就可以根據使用者的意唸作出相應的動作。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除了這些方法,還有很多通過肌肉和神經來控制義體的方案,也有公司希望通過腦機接口,實現大腦對義體的直接控制。

總之,在控制義體方面人們已經做出了一定的成績,一些義體穿戴者已經可以很好控制義體,完成身體動作的自然銜接。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目前人們要面對的最主要的問題是反饋。正常情況下,我們不看自己的腳也可以知道腳的狀態,但穿戴義體的人做不到這一點。雖然義體可以接收到大腦的指令,但大腦卻無法接收到肢體的反饋。只要缺乏反饋,義體就無法真正替代人體。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為此麻省理工學院研究了一種新的技術,對傳統的截肢手術技術進行了改進。將截肢處的肌肉人工連接在一起,組成一對主動肌和對抗肌,並安裝傳感器,通過檢測這對肌肉的拉伸和收縮的情況,即可控制義體。而當義體移動時也會反過來刺激相應的肌肉產生反饋信號,這樣患者就能夠感受到義體的狀態了。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還有人在義體上安裝反向傳感器,並直接將電信號傳導給神經系統,讓義體穿戴者可以像普通人一樣享受摳腳的快感。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在未來,醫生也許可以將肢體中的神經按功能分裝到不同的管線中並在末端添加無線傳感器,真正的實現機械電路和神經系統的雙向聯通。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當人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義體時,他基本上就是一個真正的賽博格(Cyborg)了,很多參與了反饋實驗的人都認為他們的義體和傳統意義上的義體截然不同,已經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了。

4

機械義體存在的意義在於,如果我們能夠讓義體和身體無縫的銜接,那麼人類將徹底終結殘疾。

而且相比於人體,機械義體還擁有很多優勢。比如不會得風濕、關節炎,可以升級、維修,而且還可以根據需要隨時更換零件。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但義體的研製目標不僅僅是恢復人類肢體的功能,而是超過人類肢體所能夠實現的功能。超輕的碳纖維義體可以讓人跑得更快,不會疲勞的義體可以讓人更好的負重。

當有一天人們真正掌握了義體技術,一定不會只滿足於恢復「正常人的生活」,而是會繼續提升義體的性能。最終義體會從一種彌補身體缺陷的設備,變成一種超越人類極限的裝置,由此也產生了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超人類主義支持使用科學技術來增強人體的精神、體力、能力,克服殘疾、痛苦和衰老這些人類的弱點。

未來可能有人為了追求更強的力量、更好的機能,自願舍棄健全的肢體而選擇義體。比如在《群星》中,當科技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選擇給人民安裝義體和植入芯片來增強能力,實現機械飛昇。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隨着義體技術的進步,新的矛盾和爭議也必然會產生。

《殺出重圍》系列中,義體的出現讓人類社會之間產生了更大的矛盾和分歧,傳統的宗教、種族沖突逐漸轉為了普通人和改造人之間的對立。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地鐵上有改造人專用車廂

即使在《賽博朋克2077》中,強化義體已經成為了一種常見的事物,多數人也接受義體的存在,但仍然有人在抵制賽博義體。

而賽博義體的出現也催生了新的問題,比如犯罪分子為了奪取人們的義體到處綁架無辜的市民。義體濫用、義體成癮的問題開始出現,有些人因為過渡的改造患上賽博精神病。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而且賽博義體的科技程度越高,其中的電子設備就越多,黑客可以遠程破解控制裝有義體的人,通過義體過熱、電磁短路對他們造成傷害,甚至可以控制他們,讓他們攻擊隊友或者自行了斷。

這些都是義體可能帶來的新問題。

另外,在賽博朋克作品中,雖然義體技術以及成熟,但高科技義體往往被科技大公司壟斷,只富人才用得起那些好義體。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在現實中,機械義體的造價也相當的昂貴,多數研究機構都有政府和軍方資助。能夠裝上那些高科技義體的人只是極少數,不是有錢賣得起,就是幸運的被研究機構選為測試對象。

有些買不起機械義體的人只能自己動手,一個英國的父親自學了3D打印讓兒子了用上了簡易的機械義手。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甚至有人自己用樂高給自己造了一個帶有動力驅動的義體。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義體帶來的還有倫理問題,人能不能主動放棄自己的四肢?什麼情況下可以安裝義體?為什麼不一出生就進行義體移植手術?

在2077里,隨着義體安裝越來越普遍,人類的外表也發生着變化。假肢可以換成輪子、槍械甚至觸手。有些人的臉被傳感器取代,有的人給自己裝上了大猩猩手臂和螳螂刀。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在《機甲戰魔》(Daemon X Machina)中,玩家可以不斷對身體進行改造來強化自己的戰斗能力,但代價是外觀也和「人」越來越遠。最開始捏出來的漂亮人物,到最後變成了一台機器。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當改造愈發極端,也許最終整個人體都可以看作是一個義體,人們會把大腦或者意識獨立出來,移植到新的身體里。這些可能出現的問題曾在很多科幻作品中被反復討論。

但當我們在現實中看到那些穿戴着義體的人們,頑強的在義體的幫助下重獲新生時,又難免會再次去思考靈魂和身體的關系,到底是什麼定義了我們,到底什麼才是人。

我們距離遊戲中賽博義體還有多遠?

機械義體的發展無疑會給人類帶來巨大的好處,甚至直接影響人類的進化方向,目前的我們沒有理由不去追尋這個未來。

但就像賽博朋克作品不斷言中我們的今天一樣,機械義肢的未來也是值得我們警惕和期待的。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