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1

人有失足,馬有失蹄,電競玩家,人均失明。如果你此前沒有太多相關梗的知識儲備,「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句話聽起來可能既扯淡又滑稽。

因為一般來說,電競是追求極致操作和反應的絕對領域,玩起游戲來人人巴不得多出三頭六臂,怎麼可能不需要眼睛?

但這句話之所以能成為梗,大概在於確實存在着太多千奇百怪的「盲人」案例。

比如在PUBG,擅於陰人的伏地魔就會因為吉利服與草叢融為一體,不動彈的情況下很難被玩家發現。往往敵我近在咫尺,哪怕腳踩在頭上了依然渾然不覺。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CS:GO中許多熟練玩家也容易出現慣性思維,經常被一些反套路奇才渾水摸魚,結果要麼被混煙拆雷:

要麼被排隊槍斃: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類似的情況,在以《彩虹六號:圍攻》為代表的FPS中尤其常見,由於鏡頭晃動頻繁,場景結構復雜,再加上部分地圖的魔鬼配色,導致玩家出了名的靜態視力為零。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當然這也不是某一類游戲的專利,哪怕是Among Us這種聊天游戲,不久前同樣出現過某世界冠軍選手老眼昏花,看錯兇手ID將好人硬推出局的經典操作。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案發現場

雖然對於親身參與其中的玩家而言,走神或者漏看信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可無奈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圍觀群眾大多處於上帝視角,信息量的不對稱,非常容易造成一種「那玩意明明就在那里,大哥你到底是不是瞎子?」的喜感畫面。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隨着此類事件的逐漸破圈和傳播,視覺層面的「不需要視力」也就與操作層面的「下飯」一樣,成為了游戲中失誤的代言詞之一。

而說到盲人梗在電競圈的普及,追根究底得將時間倒轉回六年前。

2

2015年3月24日,《星際爭霸2》Scboy智商杯,Nostalie 對陣 F91,黃旭東場下OB。

名場面發生在第二局,9分15秒,91的隱形單位OB偷摸到No總基地門口,並懸停在其主力部隊頭頂上進行偵察。

然而在此後接近一分鍾的時間里,91的OB一直在Nostalie眼皮下金雞獨立,期間甚至數次移動調整位置,卻始終沒被對方發覺。

10分05秒,Nostalie大喊:「用我的火眼金睛看一眼OB的位置!」幾秒過去,一無所獲。

由於該場景過於喜感,在場的觀眾與黃旭東瞬間笑噴,紛紛吐槽Nostalie為「白內障」「瞎子」。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從那以後,瞎子梗便開始頻繁地在星際比賽中得到運用,不僅僅是以上三位始作俑者,就連諸多職業選手也以身試法,通過自己精湛的操作將其發揚光大。

比較有名的例子有2016年2月2日功夫杯,iG選手西瓜操刀火蟑螂三砸解放而不中。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2018年5月olimo聯賽,「焊本」Impact也在拖農民的過程中不小心A到基地,直到基地爆炸也沒有發現。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到後來星際玩家乾脆以此自嘲,甚至發展出「職業選手= 韓宗(韓服宗師)= 瞎子 = 我」的詭異邏輯。期間伴隨游戲直播的興起,各類游戲玩家出現交叉融合,「星際玩家沒有視力」這個原本屬於星際圈的梗,便順着東風傳了出去。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3

不過玩笑歸玩笑,對於電競選手偶有失明這一現象,還是有一些網友試圖相信科學的力量。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像最典型的星際盲人,他們就認為不單純是視力的問題,而是玩家在打星際爭霸的時候需要處理大量信息,忙中出錯導致注意不過來罷了。

以著名蟲族選手Serral為例,此人以精準的多線運營能力著稱,比賽時的操作峰值曾經一度達到55.83的spm(screen per min,指每分鍾處理的屏幕數),差不多1秒切一次屏幕。在這種情況下,他還需要有條不紊地操作前線部隊、補兵、造建築、升科技……

對於未經訓練的常人而言,這種感覺差不多像是用洗牌的速度看書。也不光是《星際爭霸2》玩家這樣,即便《英雄聯盟》這種理論上不需要太多切屏的游戲,在Faker等選手手里一樣會「星際化」。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因此也產生了在比賽中瘋狂切屏導致暴斃的情況

在這種妖孽般的切屏速度下,注意不到畫面中的部分元素也算合理。除此之外,還有人提出了著名的特羅克斯勒褪色效應(Troxler’s fading),可以解釋為什麼選手會忽略畫面焦點以外的情況。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將上圖全屏打開後,盯着中間的「十字」20秒鍾以上,周圍的顏色很快會消失,因為大腦會將其過濾掉。(親測有效)

這種效應表明,人的大腦在追求更高工作效率的時候,可能反而會將自己帶入歧途,而對於比賽狀態下神經時刻保持緊繃的玩家來說,錯過一些本來就不是特別明顯的細節,也就顯得情有可原了。

當然,針對這個問題,目前並沒有專業機構對此進行透徹的研究;而且比起上述部分玩家的捕風捉影,更多人其實並不在乎。

畢竟梗的誕生初衷就是為了圖一樂,某些時候當你認真起來的時候,也就輸了。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4

雖然在應用層面,「瞎子」與「盲人」某種程度上在部分玩家視線中早已脫離了原本的用意,但在現實生活里,是否存在不用視力就能打游戲的案例呢?

答案是有的。

2018年1月,國內知名格鬥選手小孩就在日本大阪SNK總部現場蒙眼接受過一位工作人員(據說還是社內高手)的挑戰,並且輕松取勝。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同年AGDQ速通大會上(Awesome Games Done Quick),女主播Sayvi也曾表演過閉眼打黑魂的絕技,分別以25.1秒與24.0秒的成績擊殺boss古達和教宗沙力萬,技驚全場。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除此以外,還有蒙眼打馬里奧的,蒙眼打俄羅斯方塊的……為了實現自我精進,玩家們稀奇古怪的訓練方式可以說是層出不窮。

不過比起這些本質上屬於「我可以,但沒必要」的技術流高玩,另一部分玩家閉眼玩游戲的動機則來得更加單純直白。

比如2005年的暴雪嘉年華邀請賽,一位叫做李銘錫的盲人玩家就在完全沒有視力,只能過耳機左右聲道來進行局勢判斷和操作的情況下挑戰了人族皇帝Boxer。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正常情況下這必然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對局,但為了讓比賽盡可能保證「公平」,主辦方對Boxer做出了以下限制:

  1. 比賽前三分鍾,Boxer需要用眼罩矇住自己的眼睛,以失明狀態進行遊戲;
  2. 三分鍾後Boxer可以脫下眼罩,但比賽全程要對他的小地圖進行遮擋;

結果不出意料,前三分鍾Boxer無比狼狽,別說順利完成初期運營,甚至指揮農民采礦都很難做到。而反觀李銘錫,卻在多年的訓練下熟練地完成編隊,索敵等一系列操作,向Boxer幾度發起突襲;三分鍾結束,Boxer摘下眼罩,自己的基地已是一片狼藉。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雖然最終秉承着職業選手永不放棄的精神,Boxer通過飛基地開礦修地堡等一系列戰術拉扯,可以說是艱難地贏下了比賽,但李銘錫在比賽中堅韌的表現,也讓玩家們看到了電子競技在沒有視力下的倔強。

而近些年來,類似的案例出現得越來越頻繁:

2017年,荷蘭盲人小夥Sven也在馬德里舉辦的Sonic Boom《街頭霸王5》比賽上險勝Musashi,斬獲盲人選手在電子競技賽場上的首場勝利。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英國人托比·奧特用8個星期的時長推下最終幻想10中的一個BOSS。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來自美國的tj the blind gamer也在2018年完成了《使命召喚14:二戰》中的7600個擊殺。

為什麼都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

由於現實生活的種種遭遇,他們實實在在地失去了視力,沒有辦法在游戲世界中與正常玩家公平競技。只不過比起向殘酷的現實妥協,他們更傾向於用努力向世人證明自己的力量。

或許,當我們在說「電子競技不需要視力」的時候,這些玩家恰恰能給這句話加上最好的注腳:但需要熱愛。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