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這不比《博人傳》熱血?」

這句話,最近大家大概都看膩了。去年底到今年初,它在我眼前的出現頻率仿佛回到了前幾年全網隨處可見的「@帶帶大師兄」,而且出現的位置完全沒有規律可言,就連聽個歌,都能冷不丁冒出來一句。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光網易雲以「這不比博人傳XX」為名的歌單就有一大堆

在社交網絡上隨便走走,就能看到一堆事情比《博人傳》熱血:考試前的復習比它燃、口腔潰瘍比它燃、哪怕是《Phut Hon》扭胯舞都比它燃上一百倍。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要說最扎心的,可能是有人認為這個梗本身都比《博人傳》來得熱血。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似乎《博人傳》已經變成了「熱血」的最低計量單位,人人用、天天用,都快通詞膨脹了。可不夠熱血的熱血漫也不算少見,為什麼偏偏是《博人傳》享受這種頂級「待遇」,大概和籠罩在它頭上的光環離不開關系。

明明是天胡開局,怎麼就拉了胯?

這個光環就是《火影忍者》。

《博人傳》全稱《BORUTO -火影新世代-》,漫畫於2016年開始在《週刊少年Jump》上連載,動畫則在2017年開播,之所以能如此受關注,無非它是火影的精神傳承。

堪稱時代印記的火影,在ACG歷史上的地位毋須多言。2014年《火影忍者》漫畫完結之時,甚至連央視新聞都跟進報導。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2017年,火影TV動畫也跟着謝幕。正是在這種大家揮手告別十幾年青春的氛圍里,《博人傳》動畫以「正統續作」的姿態無縫銜接前來接班,以鳴人的兒子漩渦博人為主角,展開全新的故事。

看起來《博人傳》有一個「天胡」開局——它擁有和《火影忍者》一脈相承的畫風,還承載了成千上萬老粉的期待。只要它不做太大改變,哪怕「熱血」這個元素現在都有點過時了,也依然擁有大批忠實擁躉為情懷買單。

可事實是,《博人傳》恰恰選擇了一條新路,正如動畫第一集里所說的那樣「這是屬於漩渦博人自己的故事」。

在第四次忍界大戰結束後十幾年,整個忍者世界已快進到科技發展迅速的現代社會。木葉村再也不是滿大街忍者,人們也不再以成為忍者為目標。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在這樣的陌生感中,本作主角——也就是《火影忍者》主角鳴人的兒子,漩渦博人登場。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博人傳》的故事註定和鳴人不一樣,博人不僅不會有鳴人那樣悲涼的童年,也沒有了父親曾經「成為火影」的夢想,他最大的煩惱,來源於其他人口中帶着酸味的稱呼「二世祖」。

這可真不太討人喜歡。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沒有了苦大仇深的角色背景,博人本身的塑造顯得頗為薄弱,而鏡頭對准博人的劇情也更顯露了其熊孩子屬性。不聽忠言、不服管教、自作主張,小小年紀還繼承了鳴人絕技——嘴遁。一切人設加在一起,很難讓人對他產生好感。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B站很多火影迷面對這個菠蘿頭男孩時都不太客氣

其實,單純講述一個現代社會里熊孩子成長的故事,可能還不足以讓長大後的老粉門拳頭硬了起來,關鍵問題,在於《博人傳》講述這個故事的手段實在是太奇葩了。

主角是小孩,但觀眾已經不是了

火影粉吐槽《博人傳》的原罪,往往繞不開兩點,一個是崩壞的注水劇情,另一個則是同樣崩壞的武力值。

由於《博人傳》漫畫是月更,更新速度慢,動畫版製作受到了嚴重限制,不得已加入了很多原創劇情。這種操作原本在業界不算少見,但如果原創劇情莫名其妙,就會成為動畫的敗筆。

就比如最典型的例子,被反復吐槽的動畫版第42集。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這集的劇情,簡單來講就是博人小隊處理銀行劫案,具體的解決方式是:博人和劫匪進行了友好的口頭交流,最後打了一個電話打給父親,快速解決了這個意圖用自爆終結失敗人生的劫匪。哦對了,這個劫匪的身份是一位……前遊戲開發者。

且不說忍者世界里遊戲程序員多出戲,單看博人最後利用官二代身份給劫匪解決問題這個操作,就很難讓人將博人與「熱血」二字聯系在一起。

除了跳脫的注水劇情外,武力值的崩壞也讓老粉們倍感迷惑。

《火影忍者》系列中最終BOSS大筒木輝夜的其他族人,在這一部中成為了常規大反派,每一個大筒木族幾乎都擁有着與輝夜相近的實力。

如果你接受了這個設定,馬上就要接受下一個:《火影忍者》里已然封神的鳴人佐助二人武力值被一削再削。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曾經二次元世界公認「逼王」如今已然成了比劃兩下就要喘半天的中年忍者

當年各自雄踞一方,實力也曾震懾過觀眾一段時間的五影,在《博人傳》里打個醬油都勉強。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但這一切並非「對手太強」所能概括的。因為在老一輩集體削弱的同時,博人以及其下忍夥伴的戰鬥力直線上升,影級人物聯手都難以對付的角色,他們可以打的有來有回,甚至單挑也不落下風,乾脆坐實了坊間「下忍才是木葉精英」的玩笑。

這些混亂的戰鬥力設定,本來是從漫畫里帶出來的毛病,但因為TV版里的呈現方式過於神奇,就顯得更滑稽了。

像是有一集,大筒木浦式意圖穿越時空,遭遇主角眾人,主角團這邊甚至搬出了自來也,試圖喚起老粉的情懷。你本以為幾位老角色聚首,好戲即將,最終卻只看到了迷惑行為大賞,像這樣: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浦式和佐助兩個強力角色之間的戰斗可以用過家家來形容

類似的情況不在少數,但凡你看過火影,再看這些場景都要氣血難平。

除去上面兩個重點,《博人傳》其他的毛病也數不勝數——大部分時候,博人小隊處理敵人的方式都很平淡甚至無趣,很難讓人感受到當年火影下忍面對強敵時,用才智彌補戰力、與敵人鬥智鬥勇,最後一舉翻盤的過癮。

這也讓很多火影迷給《博人傳》打上了「低幼」的標簽。

種種對比,讓《博人傳》這個手握王炸IP的動畫,評分跌落谷底。就連打分一向對作品寬容的B站, 2億多的播放量的《博人傳》都只收獲了4.1的評分(滿分10分)。在豆瓣上的評分要高一些,足足有4.8。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總的來說,光看分數,不到200集的《博人傳》動畫,已經給二十多年歷史的《火影忍者》IP製造了最大的名譽危機。

去年,身為《博人傳》漫畫和動畫的腳本負責人,已經被粉絲們足足罵了三年的小太刀右京終於沒能頂住壓力,發推宣佈告別《博人傳》,岸本齊史馬上在漫畫第52話回歸。

聽上去像是個好消息——可粉絲們馬上迎來的,是一段突兀的、佐助被博人刺瞎左眼的劇情。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到這里,火影粉們對《博人傳》的情感之復雜,已經不是單純的「憤怒」或者「失望」可以形容了。於是,一句對一部所謂熱血動漫最極致的嘲諷誕生了:

「這不比《博人傳》熱血?」


愛之深,責之切

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博人傳》,最早並非沒有可取之處。

它彌補了多年來老粉和前代主角鳴人共同的遺憾——讓那些孤獨的角色享受了家庭的溫暖,享受還算和平的生活,而不是動輒滅門屠村、背負沉重命運。

動畫也偶爾貢獻一些前代所不能及的精彩打鬥場面——比如國人作畫監督黃成希操刀的第65集,給《博人傳》帶來了八卦掌和詠春拳,流暢的動作戲得到了全球火影迷的認可。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但這就是《博人傳》最令人生氣的地方:它有時明明能讓角色智商在線,搞搞有老火影味的精彩對決,讓人大呼「我愛的那個火影回來了」,然而下一集迷惑的原創劇情又把粉絲打回原形。

「這不比《博人傳》熱血?」的熱度仍在發酵,這個梗之所以這麼流行,更能說明《博人傳》背負了火影粉絲的真情實感,即便早已被劇情勸退的人,也要用這句話來訴說心中的恨鐵不成鋼之情。

就像很多B站動畫區的UP主,即便吐槽《博人傳》弱智情節千百遍,卻依然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守得雲開見月明,好逢人就安利。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時代更迭了,《博人傳》當然沒辦法回到千禧年初的那個火影。那時的火影還是電視台里的東西,是與身邊的朋友共享的童年。

忍者的時代會過去,火影IP也不可避免的要面對市場需求,《博人傳》終究不能照搬當年逆襲劇情。

但在《博人傳》漫畫的開頭,博人自己說了一句很好的台詞,即便忍者時代終結,「我也依然是一名忍者」。

為什麼《博人傳》變成了「熱血計量單位」?

只可惜無論漫畫動畫,都沒能把這句話繼續下去,但願它們之後能做到。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