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在剛過去的這一年里,經常上網的你多半會產生這種感覺:奧特曼又回到了我們身邊。

不論是最近為重病的孩子尋找他想見的奧特曼的感人故事,還是之前「艾斯吧爭奪戰」的宮斗大戲,又或者是短視頻平台上出沒於各地的野生奧特曼們,都讓光之巨人一度重回人們視野,就連淘寶年度十大商品里都出現了「奧特曼」的身影。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而圖上的這位,正是2020年開始播出的最新奧特曼劇集的主角——澤塔奧特曼。

從去年6月開播到最近完結,這部奧特曼的熱度在國內外都是一路走高:在豆瓣上獲得9.3的高分,在Nico播出時則是動不動97%以上的好評率,多次登上推特熱門。可以說這一波奧特曼熱潮同樣離不開澤塔的出色表現。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那麼「奧特曼打怪獸」這樣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澤塔奧特曼》究竟是怎麼做出花來的。

落後不代表過時

《澤塔奧特曼》好看在哪兒?最直觀的當然是視覺特效。

如果你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關注特攝劇,那麼多半會被《澤塔奧特曼》中一些鏡頭驚艷,感嘆「原來現在的奧特曼是這樣了。」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如今奧特曼與怪獸之間的打戲,不再是遠遠地看着皮套人們來回互毆,而是跟隨着鏡頭上下翻飛,穿梭在樓宇之間、巨人們腳下;也不會再有人問「為什麼奧特曼總是要等到亮紅燈了才放大招」,全程電光火石的技能足以炫得觀眾眼花繚亂。

傳統特攝技巧和現代CG特效的結合之下,奧特曼的觀賞性並不止是鬧着玩的兒童劇。

曾經一時無兩的日本傳統的特攝行業,在技術層面早已被歐美的特效工業遠遠甩開,淪為廉價與落後的代名詞。面對着被淘汰的危機,特攝行業的從業者們掙紮著摸索出了屬於自己的道路:既然無法在「真實感」上與好萊塢媲美,那就把更加誇張更有想象力的「特攝感」做到極致——落地時能揚起五十米高灰塵的巨人、像泡沫塑料一樣被一拳錘得粉碎的高樓大廈、像玩具一般被震到半空的小汽車……把這些看起來「假」到離譜的場景做出特色做出風格,也能給觀眾帶來獨有的視覺沖擊。

《澤塔奧特曼》的製作團隊就花了很多功夫來營造出特攝劇獨有的「臨場感」。

其中有這樣的一串鏡頭:遠處是奧特曼與怪獸正在進行地面搏鬥,而近處則是幾個路人反復穿梭在小巷,一邊躲避飛沙走石,一邊舉手機拍照。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這段看似簡單的鏡頭,正是結合了微縮美術、特殊攝影在內的諸多技巧才得以實現,尤其不可或缺的是導演的想象力與經驗。此處導演們貢獻的還不止是自己的腦力,其實鏡頭上的這三位正是《澤塔奧特曼》的由導演們親自上陣演繹——為了配合防疫,《澤塔》後半段取消了大部分需要群演的拍攝內容,但導演依然想盡辦法去豐富演出效果,便誕生了這一幕。

這實際上也是特攝劇長期以來面對的難題:如何利用有限的條件展現人類無窮的想象力。《澤塔奧特曼》就是長久積累下交出的一份優秀答卷。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依然能有所突破的英雄劇

優秀的視覺特效並非一蹴而就,過去幾年里的奧特曼劇集同樣有不少讓人眼前一亮的場景。澤塔能脫穎而出,更離不開優秀的文戲。

故事的總體框架與過往的奧特曼劇集並沒有太大差別,依然是來到地球的澤塔奧特曼,在危難之際與勇敢正義的地球人遙輝合為一體,之後兩人共同從怪獸手中保護人類,挫敗邪惡外星人的陰謀。盡管澤塔有着「賽羅徒弟」的身份,但和之前「貝利亞之子」捷德奧特曼、「泰羅之子」泰伽奧特曼比起來,也就算不上多大的噱頭。

套路雖老,但開播伊始的《澤塔奧特曼》劇本清爽利落、角色討喜可人,大家都期待着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不過才播到第三集,澤塔就迎來了爭議。

在這一集《現場直播!怪獸搬運大作戰》中,人類為了開發資源,要將長久沉睡於荒野的古代怪獸哥莫拉搬運到別處。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這里的怪獸山也是一個頗具想象力的場景

然而這番折騰反而導致哥莫拉在被搬運過程中被驚醒,在市區大鬧起來。

按照過往一般的發展,這樣無辜被人類驚動的怪獸,奧特曼們通常會在成功安撫(物理)之後幫他們找一個好歸宿。尤其哥莫拉也算得上是人氣怪獸,不僅經常出場,甚至曾擔當奧特曼及人類的夥伴角色。

然而就在哥莫拉被奧特曼拋上半空,觀眾們都以為要出現奧特曼將怪獸托離地球的經典場景時,澤塔和人間體遙輝卻毫不猶豫地一記升龍拳把哥莫拉給打爆了……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這過於「昭和」的一幕讓國內外觀眾都炸了鍋,奧特曼吧的首頁在那段時間幾乎被「澤塔擊殺哥莫拉是否合理」的爭論貼屠版,而推特上的日本網友也是梗圖頻出。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招致這樣的爭議還有一個原因。

澤塔的這一集其實致敬了初代《宇宙英雄奧特曼》里的《怪獸殿下》篇章,同樣是人類去招惹沉睡的哥莫拉,要將其運去日本世博會展覽,結果途中被驚醒的哥莫拉在大阪大肆發泄,最後由奧特曼將其擊殺。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但在最後,初代科特隊的隊員們還是對原本無辜的哥莫拉表達了同情,為了保護不過五百年歷史的大阪城,卻要消滅一億多年千的遺產,由此反思了人類與自然間的關系。

然而在澤塔中,人們卻對自己行為招致的惡果毫無悔意。對比之下,劇情深度反而顯得有所倒退。

不過之後每週播出的《澤塔奧特曼》,整體上依然水準在線,爭議便也漸漸平息。兩個月過去,就在大家差不多忘了這回事時,第十一集《應守護之物》播出了。

這集講述了人間體遙輝回鄉探親的故事,也揭開了他的身世:遙輝的父親是一名消防員,在一次怪獸襲擊中,為了保護和救援更多人而犧牲了。這也是遙輝後來以父親為榜樣加入防衛組織特空隊的契機。

隨後就如同常見套路,主角去哪兒哪兒就出怪獸。主角變身奧特曼輕松擊殺了一隻出現在老家的怪獸雷德王,正要將另一隻也一並消滅,主人公卻發現原來這兩只雷德王是為了孵蛋才現身,而自己剛剛打死了一個為了保護自己孩子而戰的父親,就像當年害死了自己父親的怪獸一樣。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顯然,此處主角的動搖和第三集時沒心沒肺打爆怪獸的形象產生了巨大反差,任誰都能體會到此事對他產生了多大的沖擊。大家這才意識到原來之前的劇情塑造、致敬用典甚至觀眾間的爭議討論都是為此刻作鋪墊,頗有打破第四面牆的意味。

這一集的最後,主人公從人類手中擋刀救下了怪獸母子,陷入自己究竟為何而戰的內心掙扎。

這樣的糾結也算是「英雄之旅」的固定橋段,但要講好並不容易,因為不僅要能夠說服劇中人物,更要能說服螢幕前的觀眾。上一部《泰伽奧特曼》正是從這里開始劇情變得突兀生硬,被認為是高開低走的典範。

這一回澤塔並沒有讓觀眾失望。

第十四集《四次元狂亂曲》,一隻會造成時空錯亂的怪獸登場,讓主角們陷入了一場「漫無止境的聚餐」。劇情的前半段輕松愉快,足以讓觀眾誤以為這是讓人喘一口氣的搞笑回。然而主角卻意外利用怪獸的能力回到了過去,見到了早已逝世的父親。他一股腦地將心中的困擾和疑問傾訴給了父親,而父親也給了他相應的解答和鼓勵,讓他獲得了重新戰斗的勇氣,一口氣跨過了心中的難關。

這樣的解決方式用文字來敘述或許並不出彩,但在劇中配合角色們的表演與音樂便有了十足的張力。更重要的是,觀眾們發現主角穿越回去的時間點正是第十一集時一段看似隨意的回憶,主角的父親在那一幕先後接觸了兒童時和成年後的主角,「你也長大了不少」的感慨實際上是一語雙關。這樣的前後呼應便尤為動人。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三集乍看之下相互獨立的單元劇情,卻做得草蛇灰線環環相扣,邏輯上能說服觀眾,情感上能打動觀眾,即便擺在過去奧特曼眾多的優秀劇情中也是獨樹一幟。正是憑藉著這一集,《澤塔奧特曼》在N站上創下了99.2%好評率0差評的網站記錄。

《澤塔奧特曼》就此成為口碑之作,直到年底完結,始終維持着上乘的水準。

遺憾的是,負責上述幾集劇情的主力編劇吹原幸太在澤塔開播之前就因腦出血而不幸去世,沒能看到自己撰寫的故事收獲如此反響。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繞不開的致敬與情懷

從首次登上螢幕至今,奧特曼系列已跨越55個年頭。這漫長的歷史既是取之不竭的寶庫,也成了負重前行的包袱。

從2016年的《歐布奧特曼》開始(其實從更早的《銀河奧特曼》開始便有了苗頭),「借力量」成為了每一個新生代奧特曼邁不過去的坎。奧特曼們的能力成長不再是靠着鍛鍊或積攢經驗,而是通過各種胡里花哨的工具借用過往奧特曼前輩的力量來變化成新形態。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這一模式極大促進了相關周邊的銷售。如今的變身器玩具不再像當初的神光棒等等只能發出單一的閃光和聲效,而是能收集各種附件來排列組合,解鎖各種不同的語音和特效,可玩性提升不止一星半點。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一套正版的澤塔變身器售價超過四百元,這還不包括花樣繁多的衍生配件

然而這種模式在劇情里不僅顯得奧特曼們不再貫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奧特精神,諸多教觀眾怎麼玩玩具的變身鏡頭也顯得突兀拖沓,影響了觀賞性。就連劇集的導演們都不止一次地提出想要摒棄這種模式,然而商業上的成功已經將其牢牢綁架。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這一點上澤塔自然也是難脫桎梏,不過還是努力做出了新意。

在第八集《神秘之力》,澤塔獲得了由「平成三傑」迪迦、戴拿和蓋亞的力量所合成的嶄新形態。而這形態不止是在外形上融合了前輩們的元素以及能使用他們的能力,竟然還能一個響指召喚出這三位,親自重現他們的經典技能,平成之初的視覺特效在令和得以高清重製。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同樣的,在第十九集《最後的勇者》,艾斯奧特曼回歸客串,「法王」繁多的光線技能得以在最新的特效技術下一一展示,自然也是博得一片好評。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如果覺得這樣的情懷還只是浮於表面,那麼第十八集《2020年的再次挑戰》更足以展現製作人員們所下的心思。

早在1966年,初代奧特曼尚未問世時,圓谷製作了第一部特攝連續劇《奧特Q》,這部劇里有着形形色色的怪獸和宇宙人,卻沒有奧特曼,人類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調查和解決事件。其中有一集名為《2020年的挑戰》,講述人們遭遇了通過神秘液體綁架地球人的外星人,一本叫作《2020年的挑戰》的書預言了這一切。

這部2020年的奧特曼,是如何做到好評如潮的?

看標題便知道,《2020年的再次挑戰》正是回應了這54年前留下的伏筆,不僅在劇情細節上與前作諸多照應,更是從配樂到場景都重現了昭和時期那詭秘怪奇的氛圍。「前人真是勇敢啊」這句台詞,敬畏的對象顯然也不止是劇中人,更包括現實中勇於嘗試拓展出特攝劇集可能性的前輩們。

只是不知這樣的致敬還能否傳達給當年的觀眾們,畢竟已經相隔了大半個世紀。

如今奧特曼的受眾群體,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分層斷代,在國內亦是如此:90年代以昭和時代奧特兄弟為起點的觀眾們、21世紀初期深受《迪迦奧特曼》鼓舞的擁躉們、2011年因《大怪獸大戰超銀河傳說THEMOVIE》的引進而成為賽羅奧特曼粉絲的00後們,是最具代表性的幾個群體。而這一次的澤塔,也大有成為「年輕人的第一個奧特曼」的趨勢。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奧特曼,這事說來有些傷感,卻又充滿希望,讓人始終期待着下一位登場的奧特曼會帶來怎樣的驚喜。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