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題圖 / CaesarZX

前兩天,我推特首頁的一個推主說自己正在重看HBO的《切爾諾貝利》劇集,配圖很奇怪,是一名渾身發出白光的……類女性生物。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在評論區,我才知道這是「Core-chan」,切爾諾貝利四號反應堆芯核的擬人形象。

這個奇怪的形象——你很難搞清楚為什麼反應堆也能擬人——最早來自一個4chan用戶在TV板塊發的帖子,當時剛好《切爾諾貝利》第一集播出不久,其中有毀壞的反應堆露出芯核的鏡頭。這位用戶詢問,「有沒有核反應堆的擬人啊」?

過了會,有人在回帖里,給裸露出來的反應堆芯加上了動漫人物的眼睛。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接下來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幾天時間里,大量用戶在該板塊發佈了大量關於四號反應堆的擬人化作品。劇中暴露在外的堆芯,很快就變成了二次元人物裸露在外的身體,「Core-chan」也成了這位原子能女神的代稱,充滿司掌毀滅的張力。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其中也有可愛版的創作,比如用核電玩俄羅斯方塊,一個還挺有趣的雙關: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當然,我最喜歡的是其中這張: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這個梗大概從未進入過中文圈,劇集播完之後也就被埋在互聯網的潮水洪流中了。但重看兩年前一些4chan用戶的評論,也挺有意思,比如「當她感覺到您的『控制棒』壓入『反應堆核心』時……」,還有「對她說些好話!」,讓人感覺你們人類的性癖真的是好奇怪啊……

當然,如果反應堆真的有人格,那她可能也不會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是操作員的錯,總工程師的錯,蘇聯的錯,都有可能,但總之在二次元化以後,怎麼都不會是美少女的錯。

考慮到車啊船啊槍啊都可以擬人,核反應堆擬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無非是相比車槍船,Core-chan很難在人類歷史里找到一個能與自己匹配的兄弟姐妹,很孤單。

《三體》第二部里提到過一則故事:奧本海默在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的時候,引用了《薄伽梵歌》中的一句話,「我正在變成死亡,世界的毀滅者」。

【白夜談】給毀滅披上一層皮套

但今天我去查,發現奧本海默當時並沒有真的把這句話說出口。而是三位一體核試驗(TrinityTest)二十年後的1965年,NBC拍了一部叫《投下原子彈的決定》(The Decision to Drop the Bomb)的紀錄片,也采訪到了奧本海默本人。

在鏡頭前,奧本海默回憶起當年的核爆,說當時見證核爆的所有人,「我們知道世界不會一樣,有人在笑,也有幾個人在哭,但大多數人都保持着沉默。」

隨後他回憶起當年的感受,說出了這段印度教的經典,「I am become death, the destroyer of worlds.」

這倒是十分合理。如果不是提前准備好台詞,那在1945年的核爆試驗瞬間說出這樣的台詞,未免也顯得太電影感了。這樣再去想四號反應堆的擬人,好像把「恐怖造物」二次元化還挺可愛的。如果世界真的要迎來毀滅的話,我們大可幻想是Core-chan騎着白馬渡海而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