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點開上面這首曲子,你腦海中可能有一個聲音已經開始說話了:

「大家好,這里是《XXX帶你看世界》,近日有一位國外小哥……如果大家遇到會怎麼樣呢?請在視頻下方留言。」

這首名為《Trip》的電音音樂,仿佛在很多人的腦中安放了一個按鈕。每當音樂響起,多半伴隨着某個如同AI般悅耳卻沒有感情的聲音,給你講一件你早八輩子就知道,或是你早八輩子就知道是扯淡的事。

如果你是在B站遭遇這種事,那麼很可能彈幕從一開始就打出了網絡暗號——「跑!」。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1

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像這樣的「按鈕」並不少見。

例如學校操場廣播的「全國第X套中小學廣播體操…….」可能會讓你不自覺原地踏步,刺耳的喇叭版《Merry Christmas》會讓你下意識的逃離灑水車AOE。可能你從未聽說過《Just Blue》這首歌,但它的前奏一響,趙忠祥老師就會在你耳邊呢喃「又到了動物交配的季節…….」。

如今到了互聯網時代,「按鈕」的范圍一步步擴大。

在短視頻世界里,《正義之光》中「正道的光」伴隨一句「我做的對嗎?」演變成諷刺無意義正能量的必備組合。

歐美經典歌曲《That Girl》在短視頻軟件上演化出各種版本,方便人們在田間地頭舉着手機踩點。

在抒情又哀傷的華語歌曲《無人之島》旋律中,你隨便說點什麼都會有種「老網抑雲」的既視感。

四年前,《Astronomia》還是電音愛好者的小眾品口味,頂多不過夜店場里為土嗨加點氛圍,如今前奏一響,幾位墨鏡黑人就抬着棺材走進人們腦海里。

而同為電音的《Trip》也不例外,如今已經與營銷號捆綁在了一起 ,很多時候視頻內容說什麼不重要,只要《Trip》響起,似乎就已經預見到了會看到什麼內容。

點開網易雲《Trip》歌曲頁面擁有12萬條評論的評論區,營銷號味會讓你開幕雷擊。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有人在這里揶揄營銷號胡說八道的習慣。也有人多少還惋惜一下歌曲的遭遇,但還是要和營銷號小編體「捆綁」。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整整12萬條評論,你翻一翻甚至連「Trip已死」的哀傷論調都找不到。

而對比更殘忍的是,在如此高關注下,《Trip》在大洋彼岸的作者,有着和這首曲知名度和傳唱度完全不匹配的名氣。四年前,這首歌還是小眾愛好者的心頭好。

2

前兩年同樣有一首電音曲,在國內大街小巷頗為流行,這就是《Fade》。

喜歡看直播的網友或許對這首曲子的旋律比較熟悉,因為最早遊戲主播們喜歡在直播間播放。沒過多久,《Fade》開始出現在不同場合,它走出夜店,走過大街小巷,然後走向了小視頻軟件。

此時的《Fade》已經站在土嗨和營銷號化的邊緣,但音樂的創作者,北歐人Alan Walker也不可避免的因此受益——他在國內已經走紅了。

很快,電音愛好者們以從未出現過的數量涌現——受到擁戴的Alan Walker先後受邀來國內大型夜店表演,他本人的標志面罩和衛衣盜版遍地,他專輯封面上那個穿背影被無數人模仿……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國外亦是如此。成名之後,Alan Walker團隊有專門的頻道,記錄這位曾經不愛露臉的創作者生活的點滴。

相比《Fade》,《Trip》在國內的傳播度不相上下,但創作者Axero可謂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Axero來自法國,《Trip》發表的時候,他才剛成年。沒有專業團隊宣傳和包裝的Axero,歌曲的點擊率顯然並不理想,但是這絲毫不影響他極富創造性的小清新輕電音風格造成小范圍轟動。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成名曲《Trip》的專輯封面是以椰子樹為背景,奠定了曲調的風格,如同炎炎夏日下的沙灘,充滿了簡單快樂,讓人如沐春風,盡情抖腿,似乎天生和「土嗨」搭不上邊。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這種耳目一新的體驗迅速俘獲了很多人,包括《Trip》在內,Axero創作的《River》《Waves》等歌曲常在一些直播間或Vlog中出現,很受創作者的歡迎。

很快,《Trip》輕快的旋律就傳進了國內,很多電音愛好者對其評價甚高,經常將其評為最優秀的電音曲目之一。

Axero自然是沒有想到自己的音樂能在中國走紅,2017年受邀請來國內時,也對自己在中國有這麼多粉絲頗感驚訝。他以「法國天才少年」的身份在北京上海進行小規模巡演,開通了自己的微博及相關社交媒體,開始和國內粉絲互動。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而不知道是沒有注意到,還是不願多事,年輕的Axero面對自己音樂在國內被瘋狂侵權使用的情況,並沒有太大反應。唯一的維權行為,是針對當時最火的說唱綜藝節目在貼片廣告中使用《Trip》作為背景音樂發了條微博質問,在雙方達成和解後便高高興興地離開了。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Axero唯一一次維權

盡管得到來自不少中國粉絲的應援,Axero和他的音樂依然屬於小眾圈子,在短暫的熱度後也逐漸被遺忘了。

離開後的Axero並沒有走上「天才少年」爆紅的路線,相反依舊非常低調。他的國內外社交媒體賬號粉絲數量不過幾千,絕大部分時候賬號都只用來發佈新作品,偶爾也會留下一些自己旅行的足跡。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而曾經心血來潮申請的微博賬號也很快「荒廢」,似乎就像是從未來過一般。有趣的是,音樂軟件的賬號動態卻更新頻繁。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或許Axero並不知道,在他離開中國後這幾年,《Trip》已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傳播開,在互聯網上,還有讓他難以想象的數量的賬號,在沒有他授權的情況下用他的音樂獲取流量。

3

一直以來,有一個問題讓電音愛好者們非常頭疼:夜店土嗨與他們所喜愛的電音之間有着非常模糊的界限,很多時候,他們還不得不承認那的確是電音的一種。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Trip》輕電音的「體質」在某種程度上避免了徹底劃向土嗨的命運,但是很不巧,它遇到了自己的克星——營銷號。

所謂營銷號,就是放棄了媒體原本傳遞信息的目標,收集特定內容進行批量加工,最終達到收集流量的目的。之所以這種垃圾媒體形式會誕生,來自於各種平台對點擊量的鼓勵機制,流量越大,就能掙越多的錢,因此他們往往標題驚人、卻沒什麼內容,形式為了圖省事,乾脆就是固定的。

而視頻營銷號是一般營銷號的升級版本,在形式上多了聽起來溫和又無情的念白以及背景BGM。

在短視頻火爆的這些年,視頻營銷號增量驚人,卻沒有脫離它內容缺乏的本質。而且這些營銷號之間,似乎無形「劃定」了一個曲庫。

例如「每日一個XXX小技巧」的指定配樂《Old Threads》,別看它名字陌生,其實你早就聽得耳朵生繭了。

而那種開頭就慷慨激昂,題目里帶着「中國竟研發出這種東西,川普慌了」「中國的這項科技領先全世界XX年」這類字眼的內容,與之匹配的多半是一首慷慨激昂的《Go time》;「X分鍾說電影」則常伴有《The Right Path》這樣節奏舒緩的樂曲。

像《豬突猛進》原本是動漫《路人女主的養成方法》的插曲,後來大家在冷知識營銷號里聽多了,也都很難把它和二次元再聯繫起來。不過最近你聽到它,腦海中更多的可能是「李佳琦來啦!」。

《Trip》亦是如此。一些網友特意收集公認的營銷號神曲,《Trip》往往名列前茅。「國外小哥處刑曲」在網友當中有着相當高的辨識度。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國外小夥」系營銷號通常都是以「近日,一國外小夥」這樣的形式開頭,特徵顯著。常用BGM多為歡快電音,除了《Trip》,《Masked Heroes》《Hello》等背景音樂也讓人耳熟。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國外小哥」文案系營銷號通用文體六要素

但雖說神曲眾多,它們都沒有《Trip》與營銷號的捆綁緊密,似乎也差了一絲包容度。它歡快的基調幾乎可適用於一切形式,襯托一切捧讀腔調。同時輕松的曲調也很容易讓人產生較好的體驗感..。

當然,如此受營銷號歡迎更關鍵的原因可能是,《Trip》是最早一批被營銷號運用的BGM,而新生營銷號直接把老營銷號形式全抄過來,換BGM自然是沒有這個必要的。

至於它為何被營銷號盯上,想在茫茫多的賬號里尋根溯源,已很難說清了。

在網易雲音樂的《Trip》評論區,還有這樣一條容易讓人疑惑的評論。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網友提到的這個「改國籍」的說法,要從B站up主「波桑吃遍全世界」去年的遭遇說起。

去年八月波桑在一期視頻中聲稱,一個其他平台上視頻營銷號,在一期視頻中以解說的形式直接採用了自己的視頻內容。且不論採用UP主視頻是否有經過對方同意,最有趣的是,營銷號介紹的主角,也就是UP主波桑自己,是韓國釜山人,帶女友去全世界旅遊。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更讓UP主難以理解的是,營銷號口中的自己不僅直接改了國籍,多了女友,甚至還有一個全新的名字——韓道英。當然這還不算完,在營銷號視頻結尾,主角的國籍又被「改」成了日本。

在此之後,「來自釜山的日本人韓道英」就成了人們譏諷網絡營銷號的老梗。

營銷號改國籍這種操作,在「國外小哥」系視頻中屬於常規操作,翻翻B站就能發現,不少UP主都吐槽過自己被「免費改國籍」的情況。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當然「改國籍」僅僅只是人們眼中營銷號「十宗罪」的其中之一,奈何《Trip》已與「國外小哥」聯系緊密,已經很難再用平常眼光看待。

短短幾年,《Trip》再也不是當年那個遊戲直播間里充滿活力的存在,視頻創作者更是對其敬而遠之,深怕曲子一響,就被彈幕追着問「這是營銷號嗎?」。

當然有一個地方除外——在B站鬼畜區,《Trip》依然能憑借自己簡單悅耳的旋律,被網友花式演繹。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不過無論如何,誰也不能阻止它與營銷號緊密結合在一起了。

4

打開網易雲,幾首短視頻軟件BGM排行上最受歡迎的歐美歌曲的評論區,最常見的說法是「我是從XX(某段視頻軟件)過來的」,也總有人感嘆一句「好好一首歌,被XX給毀了」。

「沒有XX這首歌也不會有這麼多人知道」和「寧願不要被這麼多人知道」的論調也時常交織在一起。

小眾電音是如何「淪為」營銷號神曲的

當然種種討論都沒多大意義,畢竟只要不觸碰版權問題,怎麼去聆聽使用一首歌曲都是合情合理的。最後只剩下愛好者的一肚子牢騷——曾經一首自己耳機中無限循環的歌曲,如今再聽,只覺得整個世界都打開了手機拍照軟件的特效。

這些年,隨着短視頻的無處不在,給「被XX毀掉的歌曲」喊冤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徒勞但總算還有人「發聲」。相比之下,喜歡Axero及其音樂的,最早一批推薦《Trip》的朋友就要郁悶多了。

而且他們面對着一個令人匪夷所思,又不可能扭轉的悲傷局面——當年指望着這首歌能像Alan Walker及其音樂那樣火,結果火是火了,卻變成了營銷號神曲集錦里最一呼百應的那個。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糊里糊塗發展到這一步的,可能也沒人知道。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