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在「讀懂孩子」故事徵集後,社友們分享了自己的煩惱與堅持。

熟悉游研社的讀者朋友應該有印象,過去一年,游研社發佈了數篇與遊戲、孩子、家長、教育相關的文章。

前不久,我們的一位作者朋友,雨瀨,也寫了套《讀懂孩子·心理安撫橋梁書》,由北師大出版社出版,希望通過專業的心理學知識,幫助家長「讀懂孩子」。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雨瀨在游研社發佈的數篇文章,包括《在無菌倉里玩遊戲的白血病患者》《陰影中的遊戲人——從業人士心理問題實錄》,都很有人文關懷。

她本人也是一位玩家(自稱「網癮少女」),所以她在書中講的許多故事,會更貼近玩家視角一些,非常適合玩家家長與孩子一起看。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雨瀨這套書剛剛入選「中國教育報2020年度教師喜愛的100本書」,獲得了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金波、教育家孫雲曉、北大中文系教授聯袂推薦。知名心理學家李玫瑾教授在微博上也安利過

社長也看了這套書,覺得與傳統意義上的童書有着比較大的區別,視角會更「現代」、更年輕一些,很值得推薦。我們也打算送幾本書給大家。

所以上個月,我們一方面在微博上推薦了《讀懂孩子》系列書,同時也趁機發起了一個故事徵集與圓桌討論,讓游研社的讀者朋友都來分享一些自己的家庭教育故事,我們好送書。

結果家長朋友們反響比較熱烈,令評論區隱隱有變成曬娃專區之勢。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最後,我們也精選了幾個有代表性的故事,它們屬於游研社讀者。大家都是資深玩家,在引導孩子玩遊戲這件事上,有着自己的思考,但也會有各自的煩惱與堅持。

(其中有社友向作者雨瀨提問,表達了自己的一點困惑,雨瀨也特地錄制了視頻解答,希望對大家都能有所幫助。詳情可見第三個故事。

身為母親不能玩游戲能說是苦嗎?

竹取  6歲孩子媽媽

每當別人問我為什麼沉迷遊戲,我就會說,因為它是我交際的方式。在被介紹對象的年紀,也是我遊戲里的親友妹子給我介紹了她表哥,一個魔獸玩家,充分理解我週末開荒不能和他一起出去的各種理由。

一年後,我的婚禮上朋友們都來參加了。我的team各自從千里之外而來,有的是我同學,有的是我的朋友,天南海北他們第一次見面,但是都神交已久,毫不生疏。我覺得世界真好。如果沒有遊戲,如果沒有網絡,我怎麼會和大家一起呢。

後來又過了一年,在我貧乏的業餘生活里,不玩遊戲是不能的,但問題是我有了小寶寶,而孕婦不能久坐。直到那個時候,我才開始明白,育兒是需要犧牲的,我一個「網癮玩家」終於是要被迫割裂網際關繫了。我不得不告別了網游,PvE需要大塊不受打擾的時間,PvP陣營戰需要忍受沒什麼素質的指揮對噴,對一個小朋友的成長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在小朋友還小的時候,我還可以偷偷玩一小會,偶爾和另一位輪輪班,各自有個娛樂時間。兩三年以後,小朋友已經是電子產品玩得特別順手的年紀了。他也很喜歡手機和平板遊戲。我們都明白輕鬆快樂的帶孩子方式,給他一個Pad,我也能偷懶打開遊戲,可以一玩玩一天,彼此都順心。

我是個重度玩家,當然理解孩子想要玩遊戲的心情。但是責任和義務,不得不迫使我不斷拒絕小朋友玩遊戲的訴求。他太小了、玩時間太長了、對眼睛視力不好、對身體不好、戶外遊戲才是小朋友健康首選……作為一個運動廢宅的我……孩子,真是改變了我的一切,令人窒息的日子,總算慢慢習慣。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事實上,我並不反對孩子對着屏幕玩遊戲,但是家庭教育和成長環境,不允許大家長久沉浸其中。父母、孩子都不可以。我特別心軟,有時候小朋友求一求我,我就把Pad或者手機給他一小會,偷偷地,不讓其他人看見。因為總會有橫加的指責:父母怎麼能給孩子玩遊戲呢?

記得有一次,好久沒有聯機的我約了朋友們一起面基,結果碰上一個熟人男玩家。他的孩子剛半歲。他看見我第一句話是:你一個母親為什麼丟下孩子來玩遊戲?我簡直目瞪口呆:你孩子才半歲你不也來了。他譏諷一笑:怎麼一樣呢,你是媽媽!我立刻摔包走了頭也不回。

責任和輿論仿佛大山一樣壓在人心上,為人父母不敢絲毫怠慢。

失去遊戲網際關系,我在三次元的交際關系也岌岌可危。失去最快樂的娛樂方式,無時無刻的內心拷問。當每次我想休息一會的時候,內心就要反復責問自己:會不會影響孩子。於是更加不敢玩耍,不敢給孩子遊戲機。我可以瘋狂地買主機掌機遊戲卡遊戲盤,卻不敢光明正大地打開。

最痛苦的幾年終於過去了,孩子漸漸長大,可以識字、明白事理了,也願意看UP主玩遊戲了,會上B站了。我漸漸可以和他商量交流,玩遊戲時間控制在家庭作業完成之後。他能和我一起分享他喜歡的UP主,我們一起健身環和尬舞,一起寶可夢,一起玩恐怖遊戲,他再也不會玩手柄讓《仁王》主角原地不停轉圈,再也不會執着地讓林克跳崖。雖然還不太會按鍵盤,但是掌機(觸屏)和鼠標操作的簡單遊戲基本上還行。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我失去了我所有的網友玩伴,卻獲得了一個單機隊友。雖然他特別菜、特別菜、特別菜。雖然我們不能一整天一整天地泡在遊戲里,雖然我下班後的大部分時間是教他功課,能一起對着屏幕玩的時候不超過半小時。他會慢慢長大,我會慢慢變老,我依然沒法放棄遊戲,也從不認為遊戲和教育不能共存。

以後的十幾年,我也仍然可以想象,我要因為輔導功課花掉大量遊戲時間。現在我已經開始隨身攜帶掌機,開始玩手遊,舍棄了一切花時間的遊戲,轉而向碎片化時間的遊戲進發。不捨得離開我的隊友們,甚至思念遊戲里的女孩子們,我們各自因為地理位置、結婚生子而少言寡語,母親的重任占據了她們和我的很多時間。我開始羨慕單身朋友,但卻又不敢光明正大地訴苦。

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身為玩家不讓孩子長時間玩遊戲能說嗎?仿佛開口就會讓人覺得不負責任。

別人的說辭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高道德標準的自責。自責真是太可怕了,六年以來,我一直沒有跨過去,我心里沒放棄我是個玩家。我害怕我玩遊戲的時候正好是孩子需要我的時候。當聽到有人給我說,有父母不管孩子自己打遊戲,或者不管孩子讓孩子瞎打遊戲,我也是義憤填膺的。我知道社會偏見如此,但是這真的不是遊戲的錯。是缺少愛。我同事中也有很多姑娘反對老公玩遊戲,甚至有不許玩手機的家庭禁令。我覺得這是缺乏溝通和理解,他們在遊戲的時候不兼顧家人。

讀懂孩子這個事情,我覺得我沒什麼不好懂的。雖然對我兒子喜歡的一部分遊戲不是很理解(他喜歡BeamNG、《玩具熊的五夜後宮》,喜歡恐怖遊戲),但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包括我侄子,一大小夥不想讀書不想工作只玩遊戲啃老,我也理解(不苟同)。遊戲是很好玩的,但是如果責任(工作、生活、家庭、學習、父母)更重,那遊戲是可以放棄的。就算很難過很難受。這要看心目中排行第一的是什麼了。如果心里沒有別人只有自己,不愛別人的人,永遠會在遊戲里失去責任,沒有自控力。

養孩子的父母都不容易。責任太大,有些就為了教育環境更保險走極端,乾脆什麼遊戲都不讓孩子玩。不玩遊戲的家長一刀切,不然還要費心瞭解孩子的遊戲情況,他們才不會這麼耐心。耐心又開明的話需要很辛苦。其實父母都辛苦,我們固然,我們的父母亦是。

帶着女兒玩怪獵

慕翔宇  兩個女兒的媽媽

去年的時候,我每週都帶我家老大玩上1-2個小時的《怪物獵人:世界》。老大當時還在上幼兒園,從看到泥魚龍哇哇大叫到現在自己能砍砍精靈鹿,一路開始狩獵,自己會調整視角,會用WSAD跑步……

我在游研社App記錄她的遊戲歷程(社友可以點擊此處查看)。小獵人第一次幹掉了大凶豺龍,我也把視頻拍到B站上,有5萬多播放,大家都很愛看。評論區最高贊的網友還建議:請讓她玩隻狼。當時我就回了句:我可是親媽。

我家小獵人後來披荊斬棘,一路狩獵了蠻顎龍、風漂龍……我也心里一直期待着未來我們一起砍雌火龍的時刻(我當時還過不了雌火龍)。但很快,小朋友因為上了小學,就沒有那麼多時間玩遊戲了。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去年年初還在上幼兒園的老大,現在上二年級。因為學業繁重,NS每週只能玩1小時,原來在玩的PC遊戲,包括怪獵,也只能都暫停了。

作為玩家,我們對孩子玩遊戲是有引導的:一般以主機遊戲和PC遊戲為主,遊戲建議年齡在16歲以下的,我們自己玩過(重點),且覺得里面內容沒有不太適合小朋友的,都會讓她試試。

現在老大能自己玩一些任天堂遊戲,奧德賽、耀西、馬里奧賽車、塞爾達,以及PC版的MHW,還有《Baba is You》。有段時間,因為孩子4點放學,距離我回家還有2個小時,她仗着外公外婆搞不定她,一回家就開NS玩個半小時才做作業。後來被我臭罵一通,這才慢慢開始先做作業後再看iPad,而遊戲機就只能週末玩了。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我和我老公都是ACG愛好者。從小學到大學,兩人的娛樂差不多都是看漫畫、看動畫、玩遊戲過來的。有了娃以後,可能會和大多數人的父母不一樣,幼兒園開始就讓小朋友接觸ACG內容。

由於書房里有大量我們買給自己看的漫畫,娃也會看到,她已經看完了亂馬、七龍珠、聖鬥士、多啦A夢。目前在看海賊王,不過她對海賊動畫和柯南動畫更感興趣。我家繪本也差不多占了4排書櫃(沒數過,可能200-300本),定時會給娃買繪本,週末會和她一起看,一起讀。不過最近她的識字量上來了,已經開始拒絕和我一起看了……

在和娃相處的過程中,我發現最主要的矛盾,其實還是學業問題。她不喜歡寫作業,但是學校作業必須完成,我給她的承諾是只要你做完作業,就能做你想做的事,但是每次都是6點半做到9點半,做完就要睡覺了。

現在,週末我會儘量讓她在室外活動。畢竟我們兩個都近視,想讓她的眼睛能更晚近視。所以現在上了二年級的老大,其實相比當初我帶着一起玩怪獵的幼兒園時期,能有的電子屏幕時間已經大幅減少了,悲劇……

13歲小孩不就是玩遊戲?

蘑菇  23歲姐姐

我其實不算家長。我的家庭情況比較復雜,爸媽在小學時候就離婚了,是外公外婆帶着長大,初中又開始住校。我媽找了個後爸,週末把我接回家。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沒和父母住一塊兒。

我爸也找了個後媽。可能因為是單親家庭,我爸想表達對我的愛,但也不知道什麼樣的方式最好,所以想通過送東西來展示。

小學三、四年級,我爸就一直送我小孩子喜歡的東西,最典型的就是遊戲機,NDS、PSP、IBM筆記本都是那時候送我的。

因為外公外婆也管不到我,我每天回家就玩遊戲,什麼都玩,比如模擬人生。甚至說服親戚一起玩,我一些姨媽、家里的老人,都被我帶着玩遊戲。

這也導致我從小就整天在家玩遊戲,不太喜歡和別人打交道,再也沒有跟朋友出去玩。好處也是有的,我感覺從小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就比較強。

初中因為住校,接觸不到電腦和遊戲機,我就玩彩屏手機,把所有能玩到的手遊都試了一遍,也帶身邊同學一起玩。

我會把設定好的女主、男主,把遊戲地圖載入腦內,幻想冒險故事,記下來,給班上比較宅的女生一起看。高考前我還在玩輻射與老滾。大學時代和朋友交流往往是通過網游。

這些我爸媽都管不了。我爸不在身邊,我媽有點「溺愛」我,或者說對孩子發展不太管,認為孩子就得好好玩。而我後爸,估計因為後爸的身份,覺得他也不太好管我。

這是我這一部分的網癮少女故事。接下來是我同父異母妹妹的。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自從有了我妹以後,我爸與後媽關系就不太和睦,高強度吵架。我妹和他們住一塊,因為家里老吵架,玩手機就是她轉移注意力的一種方式,所有熱門的、同齡人在玩的手遊都去玩。

我爸脾氣也不好,也沒禁止我妹玩遊戲,但玩久了一定罵,平時也會念叨:「她一天到晚就在玩遊戲」「她現在班上只能排到20名,以後怎麼辦?」我問過我爸:我妹有什麼擅長的嗎?有沒有什麼興趣愛好?他會說:那不就是打遊戲?她還會什麼?

哪有這樣的父親,他根本不瞭解女兒。我也問過我妹這些問題,她說自己擅長歷史,書上的東西看一遍就能記住,所以考歷史都不用復習。不過問她要不要往這邊發展,她也直接說不要。

現在打遊戲是和金錢觀聯系在一起的。我妹還上初中,消費觀也沒建立,不會開口去問父母要什麼東西,也不太敢,更不會找我這個姐姐要,畢竟沒有那麼親。有一次她偷拿我爸蘋果賬號給遊戲充值,我爸氣得不行,破口大罵。

我爸本來對我妹學習要求就高,他是當體育老師的。不同於我,我妹是他真正唯一帶大的孩子,寄予了厚望,他肯定希望自己的教育方式被證明是正確的。但我後媽又跟我親媽有點像,管得松,母愛爆棚,也因為教育觀念很大不同,和我爸以前兩人關系好,有了孩子就經常吵。

簡單來說,我妹在不斷拉扯之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結果只是變得更加叛逆,更加愛玩遊戲,我爸就更看不下去。而我作為同父異母的姐姐,也沒法幫她找到位置。

以前我妹都不太跟我交流。現在我更多會去主動地關心,她才開始跟我多說些煩惱。我爸不關心她的內心,那我作為姐姐,也只能更多地去關心。但她跟我說的煩惱,其實又都是我沒辦法解決的:我好煩我爸、我爸不讓我玩手機……

而且我自己本來玩遊戲就多,從小玩,沒法「以身作則」。給我妹也推薦過更好的遊戲。我的想法是,都喜歡玩遊戲了,為什麼不玩一些更好的?但其實沒用,我妹愛玩的遊戲,必然是同齡人都在玩的遊戲,這是我不能控制的。

引導這件事必須長期積累,我也不在我妹身邊,所以很難。而且我的風格其實也和我媽、我後媽一樣,放着玩。作為孩子,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能意識到父母對自己的愛,只要能意識到,就必然會懂事一些,懂事了,肯定問題也不大。

我妹今年13歲了。在我認知里,13歲不就是玩遊戲?好動的上躥下跳,不喜歡動的愛玩遊戲,跟同齡人比一比誰玩得好?

蘑菇問雨瀨:

在收到游研社送的書後,我把書寄給了我後媽。我收到的是「不愛說話的塔塔(8-12歲)」這一冊,其實我妹還要大一歲,但我後媽的評價還好。她說書里小男生和我妹妹玩遊戲的情況確實有一些類似,她跟我妹聊了聊,女孩早熟一些,過了童書的年齡,但就遊戲這個話題,溝通方式其實還是差不多的,應該有一定幫助。

據說還可以問書作者一個問題,我看到介紹,作者也是玩家,我其實會有一個疑問:像我這種情況,有必要給妹妹引導那些我喜歡的「好遊戲」嗎?

雨瀨答蘑菇:

70後老玩家的一點點迷茫

我的一幣通關時代  兩個孩子的爸爸  愛街機

我女兒今年17歲,快高考了;兒子上三年級,現在8歲。

我自己今年42了,小時候基本上是玩FC、玩街機長大,應該也算是國內第一批玩家。我經常會在游研社App發一些漫畫,從漫畫題材上應該也可以看出來。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玩遊戲這件事,其實在我閨女小時候,我根本沒什麼顧忌。那時候我也剛30來歲,我玩什麼,閨女也玩什麼,比如寶可夢、逆轉。不是我把遊戲硬塞給她,也沒有什麼引導,就是我在玩,遊戲吸引人,閨女就也來玩。

以前玩遊戲,跟現在也不一樣。我們小時候玩遊戲,基本都是偷偷摸摸的,要麼就是你表現好點,可以多玩一會兒。我們也沒受過什麼引導,因為父母本來就沒玩過遊戲。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閨女小時候我讓她學過吉他。那時候年輕,感覺跟着孩子寫作業、練練琴,然後沒事都打遊戲,這就到退休也挺好,我曾經這麼想過。當時給她買過一個手辦……也不能叫手辦,就是小玩具,兩塊錢一個,是寶可夢里的安瓢蟲。我閨女就特別喜歡,所以我也帶她認識了一下寶可夢。

你對自己的孩子也會心里有數,知道她會不會上癮。像我女兒,玩遊戲就不沉迷。年前動森特別火,我閨女也想玩,但我沒買NS,只有3DS,就給她下了老版的,也玩得挺開心,不上癮。我自己年紀大了,遊戲也不會搶着買,不着急,本來也沒那麼多時間玩遊戲。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我閨女和我一樣,也是靈魂畫手

但我兒子不一樣,我覺得我兒子好像自製力沒我女兒那麼好。所以我在PS上玩那些大型的、帶點暴力元素的遊戲,基本上我都不當他面玩,我都是他睡覺以後,有意識地避免讓他接觸。兒子喜歡手遊里的奧特曼,我也覺得現在手遊的機制不是很好,會給他刪了。

帶兒子玩過模擬器老遊戲,但他不是特別感興趣。我兒子說過一句話,說你這還不如4399好玩。我也不跟他抬槓,承認老遊戲畫面確實不行。但要是推薦新遊戲,我也知道他肯定喜歡玩,所以不太敢推薦。我也不會說不給他玩,只是順其自然,不推薦不適合的遊戲。

我會覺得只有特定的遊戲適合推薦給孩子,但老遊戲他們覺得畫面不行,新遊戲畫面太逼真,肯定不會都適合孩子。手遊我自己也不喜歡,最後還是玩任天堂這類。

說實話,沉迷遊戲也確實耽誤事。我有個外甥,總愛來我這玩,看我玩鐵拳之類的格鬥遊戲,我那時候也沒什麼顧忌。他對遊戲就會比較上癮,影響了學習,高中也沒考上好的學校。你說到底是遊戲的原因?還是說玩的人原因?我不太明白,說不好,會比較迷茫。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

玩家家長的四個故事:身為母親不能玩遊戲能說是苦嗎?女兒給我的父親節禮物

還好我孩子都比較乖。前兩天剛收到游研社送的書,兒子也很喜歡。

其實我之所以撿起來畫畫,一是閨女初中時學習壓力大,也比較叛逆,我感覺自己架空了;還有就是幾年前去熟識的一家遊戲店(我們這里現在已經沒有幾家像樣的遊戲實體店了),本來是想和老闆兒聊聊合金裝備和平行者,誰知到那里他說:「還玩遊戲呢?」我當時感覺五味雜陳,沒想到被遊戲店老闆說教了……

那時候我畫一些80後題材的漫畫,我閨女都說,你這也不是不行,但沒人看。我還跟在有妖氣上畫漫畫的人聊,他們也說你必須得畫那種年輕的、流行的。直到後來我在游研社發自己的畫,評論很多,也挺感動。

我閨女也知道我畫畫給社友們看的事,現在她不會說你的畫沒人看了,她還專門為我點贊。

希望以上故事能夠帶給大家思考和啟發。如果大家還有故事想要分享,歡迎在評論補充。另外,《讀懂孩子·心理安撫橋梁書》目前已在北師大出版社淘寶、京東等旗艦店上架,歡迎大家選購。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