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

《亂舞春秋》算是周傑倫快歌的一個公認標竿。周傑倫粉絲不但喜歡拿它來和其他歌手的快歌比較,甚至每到周傑倫發新的快歌單曲,都不免用《亂舞春秋》來一較高下。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亂舞春秋》的「內戰」battle

因為這首歌,確實有點東西。

有道是「一個和弦寫忍者,八段旋律譜春秋」,與其他兩三段旋律主歌副歌簡單循環的普通快歌不同,這首歌的旋律有八段之多(6段為主歌,2段為副歌),而由於周傑倫編排整合上處理的相當妥帖,使得旋律間不但沒有顯得雜亂而且配合有度,並在節奏之間形成了非常巧妙的和聲配合。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亂舞春秋》的豪華陣容

不光在作曲上獨樹一幟,歌曲的其他方面也幾乎沒有短板——作詞方文山文韻十足且誇張有趣的「文山道填詞」、管絃樂大場面編曲大師鍾興民在這首歌上恰到好處的即興發揮,都讓這首歌增色不少——能聽到戰馬嘶鳴的金戈之聲,也能聽到打碟和《街霸2》春麗的遊戲聲效,能看到「我是龜你是鱉」這樣令人噴飯的台詞,也能看到「生命潦草我在彎腰」這樣意味深長的感慨……突出的就是一個雅俗共賞。

要說這首歌在歌迷眼里的瑕疵,可能是這歌有個名不見經傳的甲方——《亂舞春秋》是網游《亂舞三國》主題廣告曲,和總被提起的《亂舞春秋》比起來,台灣的《亂舞三國》卻毫無知名度,甚至連個印象都沒留下來。按理說周傑倫合作加這麼炫酷的一首歌,多少能帶來點人氣或者記憶,但這款遊戲怎麼就這麼悄無聲息的煙消雲散了呢。

其實這事吧,還真不簡單。

帶周傑倫遊戲出道的「實力甲方」

要搞清楚這個問題,就不得不說《亂舞三國》的開發商——松崗科技(以下簡稱「松崗」)。

雖然做的網游確實沒名氣,但這家公司也不是什麼小角色,在遊戲領域,松崗也曾經是台灣的單機王者——從1993年進入單機遊戲市場起一直到2006年,憑藉著與EA、暴雪等知名遊戲公司建立的引進合作關系和還算不錯的自研遊戲,松崗的單機遊戲銷量一直穩居全台第一。

而這個榮耀里,也有周傑倫的一份功勞,早在2002年,當《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在台灣發佈時,松崗就邀請周傑倫為遊戲創作了宣傳主題曲《半獸人》,算下來,這也是周傑倫接的第一款遊戲代言。而《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的銷量也不負眾望,突破百萬套,輕松超越了之前引入台灣的《星際爭霸》。成為了松崗銷售史上銷量最好的三部作品之一(另外兩款是《反恐精英》和《暗黑破壞神2》)。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周傑倫《魔獸爭霸3混亂之治》宣傳照

但強勢歸強勢,盡管在單機市場上無出其右,本世紀初的網游熱和單機市場的疲軟還是讓松崗產生了「跨步做網游」的想法。2004年7月,松崗宣佈進入網絡遊戲行業,並以松崗在上海的研發團隊為企劃核心,聘請韓國JOINPACTY公司為技術指導,和內地企業上海聯峻共同打造這款名為《亂舞三國》的網絡遊戲。並再次邀請周傑倫來合作,為遊戲演唱遊戲主題曲。

表面上看,松崗這一頓操作都還算是穩妥,參與開發的三方倒是各自優勢鮮明,負責提供技術支援的JOINPACTY公司和松崗一樣都為暴雪合作方,雙方也因此產生了不少交流,其遊戲引擎技術也屬於當時還算不錯的。

而負責美術擔當的上海聯峻,有着為盧卡斯影業製作特效和美術外包的豐富經驗。至於松崗這個出資人自己負責的音樂部分,則找來了周傑倫。

讓周傑倫再度出山,也算是當時的「時髦操作」——彼時台灣遊戲市場上的人氣網游都盛行着「和明星簽約代言來爭搶人氣」的操作。這其中,《A3》找來了張惠妹、《仙境傳說》牽手孫燕姿、《天堂2》找到了當年的新加坡熱門新人林俊傑創作了《第二天堂》……可以說,每一個頂流網游背後都有一位當紅明星。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林俊傑這張專輯也叫《第二天堂》

但要說當年影響力,周傑倫還是更高一籌——2004年,周傑倫憑借03年發佈的《葉惠美》在華語音樂獎項斬獲頗豐,主打《以父之名》發佈時創下全球50多家電台同時首播,7億人同時聆聽的記錄。而收錄《亂舞春秋》的《七里香》則一月拿下300萬張銷量,並於年終拿下亞洲專輯銷量冠軍。再算上當年在春晚的初次登台引起的轟動效應。可以說是華語樂壇的絕對領袖。

那麼,頂級歌手+韓國科技+單機銷冠這樣的組合,到底出了什麼岔子呢。

「生命潦草」的《亂舞三國》

《亂舞三國》並沒有想象中順利。

2003年2月,松崗遊戲正式成立自研網絡遊戲部門,並於6月開始了遊戲企劃的具體執行,同時宣佈自研遊戲將在2004年第四季度正式上線。

但計畫趕不上變化,松崗正式對外公佈遊戲時,遊戲開發進度應該不快——雖然面對記者能詳盡地提出詳細的遊戲說明,比如炫酷的技能表現、自由技能組合和自定義職業,以及當時流行的五頭身Q版角色。但除了幾張角色設計草圖,它們並沒有提供任何實機畫面。

所謂的遊戲動畫內容,也不是遊戲宣傳的「五頭身Q版可愛角色」。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展示的遊戲草圖和CG

直到2005年3月,遊戲才正式對外放出了實機畫面,並在巴哈姆特提供了封測遊戲客戶端的信號,宣佈將於6月10日正式公測——此刻,這款網游已經整整跳票半年有餘。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2005年初放出的遊戲內宣傳圖

可與2005年發生的其他事件比起來,跳票不算是什麼大事。

一方面,之前有着密切合作關系的暴雪娛樂並沒有將《魔獸世界》交由松崗代理,而轉而選擇了與知名代理商智冠科技成立合資公司智凡迪,開啟了《魔獸世界》的台服旅程。原因無他,暴雪對代理商的要求是「有成功運營網絡遊戲的經驗」,而此刻松崗在網遊方面的成績,顯然不在暴雪的考慮范圍之內。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智凡迪是智冠電子與暴雪共同成立的公司,最初暴雪控股30%

另一方面,《亂舞三國》也因為三地聯合製作的方式在內地遭遇了麻煩,因為韓國、台灣和內地共同合作的身份,所以遊戲不可能被算為「海外遊戲」引進。但由於韓方的參與,遊戲也不能以遊戲身份發行。於是,在遊戲公佈之初,引進身份就成了問題。雖然遊戲官方一直在努力從中斡旋,甚至願意向大陸方提供源代碼,但最終,這件事並沒有得到妥善解決。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三地合作造成了《亂舞三國》混亂的血緣問題

當然,遊戲本身的品質也是個大問題, 2005年的《魔獸世界》對網絡遊戲行業進行了一次洗牌,壓力之下,各國MMO都在對應的進行着進化、學習和模仿。要麼也會對自身遊戲特性進行差異化的提升。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亂舞三國》的品質已經離主流3Dmmo相去甚遠。事實上,即便是在台灣,這款《亂舞三國》也沒有給玩家留下太多的印象。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亂舞三國的遊戲畫面

後來的故事

於是,在種種緣由下,有着超強代言人的《亂舞三國》無人問津,僅留主題曲在大陸傳唱。此後,無論是《亂舞三國》還是《亂舞春秋》都在大陸以另外的形式被開發出來,不過,這些遊戲都與這首歌再無關系。

唯一對《亂舞三國》有所念想的還是開發商松崗,在2009年,松崗科技在《亂舞三國》失利後,再次以「惡搞三國題材」「吳宗憲吳孟達豪華明星陣容加盟」「可愛五頭身」為賣點,完全獨立開發了新作《東風Online》。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

但此刻的網游市場已經今非昔比,大陸不再是台灣網游的應許之地,隨着內地網游的興起和台灣網游在大陸市場的進一步萎縮,該遊戲並沒有引進到內地。反倒是2011年,松崗科技以代理商的身份引進了網易的一款頁游,為網易的跨地區運營實現了了零的突破。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東風Online》已經在內地不具備任何優勢

至於寫出了《亂舞春秋》的周傑倫,後續也多次擔任了遊戲代言涵蓋,並在其後創作了如《無雙》《英雄》等遊戲主題曲。也上過chinajoy,之後更是和電競圈越走越近……

周傑倫忘詞的《亂舞春秋》背後,有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網游

但當人們提起那首打開他網游代言大門的《亂舞春秋》時,他的反應比較微妙——在2015年魔天輪演唱會南昌站歌迷點歌環節時,當一位激動的男觀眾表示自己要聽《亂舞春秋》時,周傑倫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過了許久之後,他才在提詞器的幫助下磕磕碰碰唱完了這首快歌。

大概,他是真的忘了吧。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