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一個傳奇故事。

2019年12月31日,站在2020世代的門前,David按下了視頻的發送鍵。

在他的Youtube頻道上,一個名叫《Line Rider – Omniverse II》的視頻進入了審核流程。

《Line Rider》是一個2006年的Flash遊戲,在這個遊戲的畫面里,只有一個圍着彩色圍巾、坐着雪橇的小人,孤零零地在雪白的屏幕中間等待着。用畫筆給這個小人畫出一條供他滑雪的道路來,就是這個遊戲的全部內容。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11年前,David曾經參加過一個《Line Rider》的比賽。在這個比賽里,選手們要在限定時間內完成一張遊戲地圖,按照其精彩程度決出勝負。他們通常會拿出自己珍藏了一年的殺手鐧,上交一份作畫精緻的答卷,來爭奪當年的最受歡迎Youtube《Line Rider》視頻作者的頭銜。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就在與這些精彩作品的角逐中,僅僅憑借一張未完成的Beta版作品,David獲得了2008年比賽的冠軍。

這份作品的名字叫《Omniverse II Beta》。在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這部Beta版作品成為玩家爭相模仿的標竿。而玩家們也在期待着,這份本就十分出彩的地圖設計真正被完成時,能夠給玩家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只不過在接下來的11年里,他們都沒有等到完整版的出現,直到2019年的最後一天。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1

《Line Rider》最初並不是作為一款遊戲誕生的。

剛被創作出來時,《Line Rider》僅僅是一份插圖課的課後作業,正在工業設計專業就讀的大三學生的作者BoštjanČadež-Fšk將它作為一份工具上傳到校園網上,完全沒有預料到接下來爆炸式的傳播。

《Line Rider》確實更像一個工具,它擁有極佳的重力表現系統,這使得它在某些地區一度成為了課堂上的教學工具。《Line Rider》沒有目標、也沒有分數,沒有遊戲中應該有的任何獎勵機制,即使你讓滑雪人劃得再遠,也無法在遊戲中獲得一朵小紅花。

或許正因為它不那麼遊戲,《Line Rider》擁有了獨特的魅力。幾乎是在一夜之間,這款簡單的遊戲席捲了全球,成為了一款現象級的作品。玩家們喜歡它充滿創造性的留白,讓遊戲充滿了無限的可能;也喜歡它精妙的重力系統,能夠幫助他們實現遊戲中一些絕妙的創意。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2008年的《Line Rider》社區

憑藉著在玩家之間不小的影響力,2007年,《Line Rider》誕生的一年之後,作者在GDC遊戲開發者大會上斬獲了創新獎,《Line Rider》也一並被作為遊戲買下了版權。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在2019年的一次展覽中,作者還帶來了VR版的《Line Rider》

至此,這個「工具」才正式晉升成為了一款遊戲。

2

時至今日,在《Line Rider》的官網上,你還是可以輕松嘗試到這個作品。十幾年來,《Line Rider》經歷了數次更新,為方便玩家操作增加了許多輔助模塊,但這款遊戲還是和十多年前一樣保持着它原始的風味。簡潔的遊戲畫面,沒有任何門檻的操作,這個披着彩色圍巾的小人就這樣坐在畫板中間等待着冒險。

和其他作圖軟件相比,《Line Rider》中的作圖工具顯得過於簡單。默認頁面上沒有任何輔助圖形,只有畫筆、直線和一塊橡皮,拿起畫筆,在雪橇底端畫出一條略帶弧度的線條,再點擊播放鍵,就算開始了這個遊戲。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上方是畫筆,下方是進度條

但在我的試驗中,這個遊戲的樂趣就僅此而已了。因為我總是會不小心畫出過高過低的弧度,讓小人一飛沖天再急速墜亡,又或者想要試試那些視頻中看起來簡單高端的技巧時,因為找不准落點車毀人亡。於是簡單枯燥的一條直線看上去就是最安全的遊戲方式。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不過對那些在《Line Rider》中鑽研了多年的遊戲玩家來說,使用重力系統來嘗試更華麗的滑雪路線,算得上是遊戲中的基本功。僅僅在一年時間里,《Line Rider》就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社區平台,遊戲技巧也在這里被傳播、學習、不斷優化,並自我發展。

2007年,這款既擁有極高自由度,又擁有穩定玩家群體的遊戲,在自己特有的生態系統里誕生了第一次玩家之間的技術碰撞——《Line Rider》冠軍錦標賽。參加比賽的玩家需要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的參賽視頻,再根據社區中玩家的投票來決定勝負。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2007年的參賽作品已經擁有了很高的完成度

冠軍錦標賽的第二年,David和他的《Omniverse II Beta》為《Line Rider》創造了歷史。

3

在那時候的參賽作品中,一張好看的滑行圖配上一段和遊戲畫面差不多時長的音樂差不多就算是入圍水準,音樂和畫面的契合程度決定了作品最終能否進軍決賽圈。

而如果能夠做出一副精美的圖畫,再繪制一張畫面精美的圖案,讓角色在這張圖案上滑過,就當作帶觀眾欣賞了一番作品的亮點。

只有David的作品不一樣,他更喜歡利用遊戲系統來創造更精彩的滑行手段。在2007年的第一屆冠軍錦標賽上,David就曾經帶着初代《Omniverse》參加過一次比賽。在這次的參賽地圖里,他利用遊戲的重力系統來使角色一路反向運動,並摻雜了多種遊戲技巧,並在2008年的下一次參賽將這種炫技式的跑法發揮到了極致。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Beta版本的《Omniverse II》有太多缺點。從時長來說,他只有3分26秒。因為優先選擇好了音樂卻在完成之前發現時間不足,在最後幾十秒只好以簡單的弧線跑法一筆帶過。從故事敘述上來說,這個原計畫設定從遊戲宇宙中逃離的角色最終以卡在跑道盡頭而倉促了結。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Omniverse II Beta》的結尾

即便如此,《Omniverse II Beta》仍然遠超當年其他同一時期的作品。因為這短短三分鍾的視頻,幾乎是當時最尖端的《Line Rider》滑行技術的堆疊。

在律動的音樂陪襯下,David給觀眾帶來的一段酣暢淋漓的表演。

他讓角色從在圓形弧線的邊框極限劃行。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在無序的短橫線中飛馳而過。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利用慣性讓角色豎直向上滑行,在空中翻轉五個三百六十度之後順利落地。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在看似沒有盡頭的無限循環中找到出路。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直到三年之後,在玩家們想起它時,還會發出感嘆:這是我曾經見過的最讓人心潮澎湃的《Line Rider》作品。

憑藉著一己之力,David為《Line Rider》作品之後的發展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在之後的幾年比賽作品中,不管作者是不是在畫面或者技巧上做出了優化,都無法逃脫來自David最初創造的串燒式跑法,以致於玩家們還以這部作品為名創造了一個新的單詞「omnitrack」,意為在一條賽道中展現出了多種不同的技術風格。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無論何時在《Line Rider》社區里提起這個作品,都就像是提起一個傳奇故事。只不過和大多數傳奇故事一樣,你都很難尋覓到故事的後續。

在這之後,David逐漸在社區里銷聲匿跡,只有偶爾更新的Youtube頻道,會分享一些和《Line Rider》不那麼有關聯的內容。等待了好多年,這個故事始終沒有再續寫下一章,玩家們猜測他不再回來了。

但David始終記得,他的滑雪小人,還卡在地圖的角落里,等待着解救。

4

很難用語言描述最終版的《Omniverse II》是一個什麼樣的作品。它繼承了Beta版的技術內核,卻擁有了完全不同的視覺體驗。它加入了大量的幾何圖形、視覺效果,在遊刃有餘地掌握了運動軌跡的同時,還將線條的美感展現得淋漓盡致。

《Omniverse II》完整地講述了一個滑雪者從世界中逃脫的故事。它不再拘泥於尋找新的滑行技巧,轉而通過音樂、鏡頭的語言來講述故事的起承轉合。在這個視頻里,你很少能夠直接看到角色滑雪的路徑,它們大多被包裝成了形狀各異的圖形,等比例安置在地圖中。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一個簡單的,僅僅只有畫線內容的遊戲,不僅從畫面中成長為了值得觀賞的藝術作品,在敘述中也同樣獲得了飛躍。和大多數平鋪直敘通過一段旅途來講述故事的《Line Rider》不同,《Omniverse II》在一張地圖的反復循環中困住了角色。

視頻中的每一次鏡頭拉遠,都給了角色一次出逃的契機,也給了觀眾一探全圖的機會。

在欣賞完近一分鍾各類圖形的花式表演後,鏡頭第一次被拉遠,「YOU MUST ESCAPE」的標簽霸占中央,好像電影序幕結束之後才緩緩升起的片名。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第二次鏡頭拉遠在視頻的兩分鍾整。在經歷了電路圖式的迷宮探索後,角色獲得了一定的加速度向左上角的出口發起了第一次沖擊,最終卻以直線墜落告終。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在視頻的第三分鍾,故事即將走向終點。此時,整張地圖都呈現在了玩家眼前,地圖的右半邊,是剛剛經歷完的冒險,而地圖的左半邊,是David在2007年第一次參加比賽時的地圖,在那個名叫《Omniverse》的圖中,角色最終因為卡在出現Bug的出口未能成功脫逃。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在最後的三十秒里,這個圍着彩色圍巾的小人,以豎直向上的加速沖出了軌道,終於和這張逃離了11年的地圖正式告別。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

5

今年3月末,David在自己的網站中發佈了一篇萬字長文,詳細地講述了自己在這11年中是如何一點一滴構思出這份最後的答卷。他在視頻設計中用盡了自己畢生所學,也毫不吝嗇地在分享了視頻中的所有技巧。在文章最後,他正式宣告了自己《Line Rider》生涯的終結。

是的,這個遊戲或許也終於要走到盡頭了。不管它曾經擁有過怎樣的輝煌,在近幾年來,它的關注度正在呈現斷崖式下跌,最近一年的年度盤點視頻已經只有寥寥一萬播放量了。

花了11年,他為這個只有線條的遊戲做了一張地圖年度盤點節目的播放量一年不如一年

《Omniverse II》或許是它最好的結果。在這個視頻發出近一年之後,擁有了近九萬的播放量,在視頻下方的評論中,觀眾們毫不吝惜自己的贊美之詞,稱贊這是有史以來最棒的《Line Rider》作品;另一個專做《Line Rider》點評的Youtube頻道做了一個長達20分鍾的視頻來給現在的觀眾們回顧《Omniverse》的故事。

從一份課後作業到《Omniverse II》的誕生,《Line Rider》在十幾年的滑行里走得有些出乎意料的遠,可能誰也不記得起初它只是一個工具了。

但所有人都知道,到最後,這個黑白的遊戲,學會了講彩色的故事。

來源:遊研社